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劍憶太岳 第二章 月暉霧橋 - 六扇門軼事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六扇門軼事 > 劍憶太岳 第二章 月暉霧橋

劍憶太岳 第二章 月暉霧橋

推薦閱讀:

    第五梁目眩著六扇門信鷂展翅消失在遠天晨暈,雙掌虛握緩緩收緊,仿佛昔日“權殺西涼遠”之將風氣息正莫名般絲絲入扣復還。而其心結突解,全因昨夜一幕:

    當“春申號”停泊在蘇愚船塢,浮白在第二陵牽引出船艙后,藐視架岸甲板不前,甩頸脫韁而出,原地盤蹄躊躇,瞳光忽閃,瞬間展開天馬行空之式飛躍岸上,后起天一人馬之式,引傲長吟,向落足身旁的第五梁訴諸不滿。第五梁親見此際,頓時老淚縱橫,滿腔熱血奔騰,鐵馬冰河入思,抱撫著與之生死與共的親密戰馬,嘆道:“好!浮白!吾明已!”

    第五梁從窗前晨曦中走回書房案桌旁,拿起其上一份卷宗閱讀開來,這刻起真正進入其暗部“畫魂任務”的主持角色。

    “沈郎召閣下:

    中秋日辰時,獅子山園林,易豐匯盛典,恭望君傾囊。

    (背附珍藏清單一份,博君鑒賞如意。)

    宴請人:蘇門半城

    宴請日:八月十五”

    第五梁觀之,其實是一份“蘇半城”邀請江南名人的宴函拓本,只不過函頭具體人是沈郎召。而此見面禮也正是密樞院的典愷能以進入對恃部門之六扇門的叩門磚。

    蘇半城,蘇東隸、蘇中酆乃孫子爺三代,稻米發跡,傳至孫輩,良田萬頃,園林無數,商界行內戲稱,半邊姑蘇城主,原名已無人問津。其擁有蘇氏園林中,有著“冠江南”之獅子山園林,中秋日必辦嘉年華,而今秋亮點就是“易豐匯”的珍藏拍賣。

    易家,姑蘇城五大家族之一,博彩業務及拍賣行當,為其主打生計,而易豐匯正是易家其姑蘇分會所。

    而沈郎召便是“悲情公子”沈暮白,郎召取引于“君上諭召,如郎參見”,此四字出于天子給予“郎”的手諭中前八字,乃出示身份之用。“郎”者,密樞院執行天子任務之人,而前任郎者,便是沈暮白。

    此宴函初看無它,奇怪之是背附清單上本應壓軸隱晦的末項,清晰書寫“十之藏品:魯公面具;出品人:曹遺水”。有先王御匾“民間糧匯”的蘇半城,家族三輩子官商通吃玲瓏,豈不知此物之風險,宴請沈暮白之另因就是借其身份傳達朝廷三大秘密機構之密樞院。

    雖說沈暮白因臥惡揭底“京都三巨變”之幕后首腦,就此暴露其郎之出身,從而功成身退做回自己。但憑其憫憐黎民之心,與天子千絲萬縷關系,蘇半城料定其必如他所愿,事實告之,確實如此。

    曹遺水,看便知是頑主登記假名,其真正身份及是否有無幕后主使就是此次江南之行的首要之重。第五梁僅觀人相馬倒是在行,故尋查之事早在月前,著地方官府捕頭明查暗訪可疑人物,而所得資料一向交與第二陵整理及分析。

    第五梁坐下案椅,從案桌上取出第二陵提交的資料卷冊。此份二十多頁的嫌疑黑名冊,首頁正是曹遺水其詳盡綜敘。

    “陵宇,進來敘事吧。”第五梁向門外值守的第二陵揚言道。

    第二陵剛之接替守夜的敖笑一直在門廳等守召喚,聽言后進入書廂,給其叔父行禮招呼便進入正題來。

    “曹遺水,真名,漕益,男,今四十歲長,盱眙縣觀前街人。雙十出頭接替掌勺其父一間河鮮食肆,因經營有道,五年間十家分店遍布始觀前街至姑蘇城處處,乃當時姑蘇人譽為飲食新科。其年更被飲食大亨‘閶丘顥’相中,成為炙手可熱的閶丘姑爺。”第二陵頓言示意要否詳釋閶丘家族史。

    第五梁擺手示其繼續,閶丘氏,其當知其詳。

    閶丘氏,姑蘇城五大家族之一,以經營大小食肆、酒家、客棧為家業。“金玉如意福瑞滿,酒色財氣花槍榮”,前者指的是食客啖家所皆知的閶丘各酒家其名菜及店號;而<!--中间广告位置-->后者則是江湖中人熟曉的,人稱“耍敵花槍”榮世朱,瑯琊卒榜上赫赫有名的“四大兵卒”之一。其因酒色財氣皆慧知,一向是閶丘各酒家能以安穩經營的首席鎮霸保全。

    正所謂閶丘滿樓,易家博彩,惠顧書香,吳家錦繡,梅堰章園。而閶丘大當家“閶丘顥”便是姑蘇城內其五大家族中,唯一能與蘇門半城較板其地產樓契諸多之人。閶丘三大酒家,福瑞滿三樓,其中“花滿樓”便是此次第五梁姑蘇之行,與六扇門本地通會面之所。

    “入驁三年后便自立門戶,在出生地觀前街一帶,興建三里蟹莊庭園,更以‘蟹三件’光宗耀祖,風意一時。而立之年,為祖墳尋穴,掘泄閶門河,殃及閶丘家族風水,終與其岳父,閶丘顥反目成仇。在易家主持之下,在其金陵‘易佰盛’會所,兩人豪賭身家,最后以漕益落敗定局。”第二陵猶如說書般精彩延敘而來。

    聽及蟹三件,第五梁當知其典故,因此物一現世,便就成為姑蘇城名家望族迎親嫁女之必選稼妝。漕益其發跡年少、興旺中年至漠落半生,由第二陵口中款款道來,對于飽經戰爭風霜的第五梁來說,不禁呼噓,商場之賈如戰場之真。

    最終第二陵便說到了此人與魯公面具之間關聯,“漕益此后紙醉金迷,聲色犬馬,放蕩其身,一妻一妾終棄之而去。二年后,不知何故,易家收其為賞金食客。”

    “不知何故?”第五梁首次打斷其侄之話,要知六扇門情報一向以淵源詳盡為原則,此語四字可知其中必有諸多未知秘密待之考證。而賞金食客,乃是易家生意中諸多門客稱謂之一,所為諸事,天南地北八珍材料,山海地志食經菜譜。

    “道聽途說是易家接收了漕益所有賬賒債務,暗地言里是其岳父放言要易家給其生路照顧。”果不其然,第二陵如斯說道。

    “在其以易家食客為生諸年,憑其廣博人脈,飽覽食經,還算得過且過。從易家方最后線報得知,七月七日晚,其領一筆初賞重金、八千兩銀票后,便從易家后門出走不知所終。”

    第五梁從來沒責疑過六扇門情報系統,即然確立了首要目標,漕益,便由此人身邊相關人物查辦下去。

    于是乎第五梁問道:“關系網如何?”關系網,六扇門物語,江湖中人,處事及物,皆環環相扣,時錯綜復雜,雖宛如蛛網,亦有跡可尋。

    “七天后,其父祭日,月望十四,已著人蹲點藏守其漕氏墓園;其妻,‘閶丘荼’雖兩年前休夫歸娘家,在漕益消失第二天卻回到漕家發跡故居‘蝦蟹食肆’,當起了老板娘;其妾‘蘇卿憐’現所在青樓‘仙遐度’,在漕益消失即夜便被易家以千金無限期包斷。”第二陵著重其至親重要來說。

    “三處情報如何?”第五梁繼續問道。

    “漕氏墓園這邊,目標人不見,掃墓人、墓植園丁及碑刻攤當倒是多了起來;至于蝦蟹食肆處,有閶丘顥兩個從三茅山學藝歸來的兒子,閶丘達及閶丘展,守護排檔,吃食成客則可,入幕為賓就難了;而易家那邊就看似簡單,曾開門見山說,愿與六扇門合作,但要找能話事之人來談。”第二陵紋理縷析說道。

    看來此曹遺離一灘混世魔水啊!第五梁暗忖,更是交構如此深重關系網,還真需得曉蹤識路之本地通才行。

    “好!相約地頭蛇何時何處?”第五梁雖如是問于其侄第二陵,他還是打開第三個卷宗默閱開來:劉崇,蘇塘一帶十里亭長,與其屬下“求盜”湯仙胡,曾參與年前六扇門昆山剿妖任務,獲得吾門六隨,禁煌胄。此人所使武器,倚玉尺八,善截脈點血,專攻“寸、尺、關”三處關節脈絡。在江南蘇塘揚三地間,精通黑白潛就規則,管盜故態律控有方。

    第二陵應道:“劉崇,辰時,花滿樓。”;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908/48990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