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煙雨江南 第七章 - 六扇門軼事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六扇門軼事 > 煙雨江南 第七章

煙雨江南 第七章

推薦閱讀:

    “第五梁”捻指突響,暗含“朔金掌”十重聲勁破入,榮典兩人盡受其音,耳鼓入密,頓受心靈震懾,殺氣已然雙雙弱禁。

    典愷尋聲眼尾盲掃而出,窺悟第五梁的表情深意,也自覺過而沖動亂謀了,于是他“刑天虛斬”手姿未變,呼吸卻漸轉輕勻,臉上也赤潮消散,慢慢踱步向樓外退去。

    榮世朱同樣招目望向“玉泯人家”那位發指能人,竟然將他的心法“槍衾鎖心”強行解脫,哪路神仙!?他不禁暗忖,劉崇常駐宴請之所,官府中人?難道是“六條”的巨頭?他猛然想起,典愷其手斧樣式,赤潮密布全身,正如三年前江山棋戲中,執金吾“典樸”所使那般,他不由明覺開來,原來是皇族中人。

    榮世朱于是手中槍腕轉空旋,收于其背說道:“正下花槍榮世朱,閣下慢走,取來稱心武器,我等約期擇地,槍斧再戰!”

    典愷見其收槍,長氣呼出,轉身跨出門坎之時,手勁尾甩嘶聲削入門柱,借此之斧痕諾下此戰了。他出樓沒入長街車馬人流,不久遠遠便聽見其傳回花滿樓的數語揚言:“京師典愷,在‘金風細雨樓’靜候爾戰書!”

    文須正慶幸有驚無險送走一位“煞星”,哪知門外又跨入兩人,他見之不禁頭都大了,真是當黑啊!

    入門其一盤發纖扣梅花釵的年輕少婦,朱唇話語連串:“什么人啊,滿大街大叫,不知禮數,‘金風細雨樓’的人嗎,居然到五大家的地盤來撒野,記下了,本姑奶奶下次如再聽到那混人聲音,非逮住打斷他手腳不可!哼!”

    旁邊丫環打扮之人輕言勸道:“少奶奶,少說兩句,場合場合!”

    樓上的“易誠博”聽到,不由容顏笑展道:“不虧是昔日惠四姑娘,女俠‘三剪梅’之風不減啊!”原來此年輕少婦正是惠知梅,劉崇之妻。旁邊的綠衫丫環便是夏若。

    易誠博話語未完,繼續說道:“花姑,聽到了吧,有人落咱五大家的威風,易某愿以百金開盤賭這倆人的勝負,如何!敢接下嗎?”

    語中的“花姑”正是梅先河之母,梅氏花姑。此時梅氏正扶手在“桃花源記”專屬包廂外,過道欄桿側,聽到此語,輕吐雞心欖,然后說道;“老易,不用相激,老太婆加伍佰金賭‘榮世朱’勝好了。”

    花姑愛聽評戲,姑蘇人所皆知。所以“閶丘顥”特意派帖通知,花滿樓有新評戲,哪知戲倒聽成,就來了個開張破‘財’,而且這財還是梅家有著風水財氣運轉之稱的“貔貅攀架南宮桌”。易誠博此舉,正好可下階收科,就當給花滿樓封個紅包,博彩大吉了。

    “花姑大氣派啊!,那就這樣定了,八月十五,嘉年華月圓之夜,在獅子山園林吧,”易誠博頓言轉而對樓下的榮世朱說道:“榮仔,沒問題吧?”

    榮世朱舉手示意道:“全由易叔安排。”他心想,反正找場挑戰,就是他本職愛好,又不是非定生死,現在變相得了張“蘇門嘉年華”的請帖,何樂而不為。

    易誠博時刻不忘開展其博彩家業,鼓勁道:“樓下的也聽到,本地姜對過江龍,易館隨時歡迎各位下單,現在盤口是一比五。”

    樓下一片嘩然,倒忘了先前周天仕的評書好戲,正所謂,說得好聽不如真打過癮。而此時的惠知梅才得機會,抬手向易誠博及梅花姑問安。請安之詞正欲呼出,正好瞅見其子“劉奎”的背影,正開溜前往三樓的“風雪行廊”,轉而罵道:“小兔崽仔,給老娘下來,不然家法侍候!”

    家法二字不說還好,劉奎聽聞,身肩陣晃,嗖聲就不見身影了。惠知梅見之,連忙施展“梅花起”的輕功,繡花腿蹬門柱,手牽懸掛宮燈,柔甩空蕩,一起一落,便往二樓“風雪行廊”追去,口中還罵意連連:“好啊,當你娘在家繡花吃素是吧,等著吃黃鱔煎羹吧!”

    樓上的第五梁愕然,有如此悍妻,他倒是好奇,劉崇何方神圣駕御得了。他示意之下,第二陵立即動身尾隨跟去,當然是要從二人身上落實,劉崇到底身在何處。

    第二陵追至“風雨行廊”,那里的不少食客茶友已近欄圍觀。劉奎已躍出廊外,空中無數抱身盤斗而下,半屈膝及地之后,回首對著二樓的惠知梅炫耀道:“梅姐,我的‘筋斗操’瀟灑吧,嘻嘻!”

    惠知梅忍氣吞聲,你就嘻哈吧,著我逮住就知衰!她心中暗罵之余,運轉“梅花落”的輕功,也縱身飛跨廊外。劉奎見著其母空中之姿,宛轉如青鸞歸巢而下,輕飄似梅花落落無痕,一時忘卻逃之夭夭,與樓上街下見者一道鼓掌喝采開來。

    惠知梅及地剎那,見到劉奎又欲開逃,沒于長街人潮,便暗生一計,假意拐踝扭腰,裝作受傷盤坐,喲呀嬌哼連聲。劉奎耳靈收風極快,憐母之心由然而生,腳下滑步而止,后空翻三縱身而上,腳尖在路人肩、地攤架及馬車轅上“三抄水”后,便一個箭步已達其母之左,扶起其身來。

    劉奎關心之語未出,卻見其母眼中狡黠寒光一閃,暗忖聲遭,僅退卻半步,而惠知梅手中不知何處抽出的一支凈骨雞毛撣子,已噼嚦啪啦點擊密布全身。

    此時的劉奎就仿佛八盤鞭炮纏身,麻辣燙翻江倒海,雖說幾年來“云亭佬”已將其身體泡得銅皮鐵骨般,但那心魔陰影,從小到大,每次著此黃鱔<!--中间广告位置-->煎羹之罰,滿天雞毛橫飛籠罩之情節驚悸腦海,哪還能亂動得了,下意識般蹲坐于地,雙手攝耳,作出求饒之狀來。

    “乖奎兒,這才是十四歲頑童的樣子嘛,裝什么小大人。”惠知梅揪住其兒耳朵兒,繼續說道:“今天你外公四十九壽,給我回惠府拜壽去。你若再逃,就不止禁足一個月那么簡單了。唉!真是子之錯,父之過啊,劉崇這家伙,這么重要的日子,身為一家之主,人影都不見。”

    “之乎者也,為人母者,要循循善誘,不可餓其體膚,勞其筋骨,不可。。。。。。”劉奎一旁諾諾嘟囔著。

    “說什么鬼語啊,小子!”劉奎立馬遭了個暴頭栗子。

    “沒亂講啊,剛才如是說,梅姐快啊,趕緊去補上崇哥的賀禮!”劉奎辯道。

    “也對哦,即刻去買。不對!剛才那句沒這么短!”

    “這個嘛,多出來那些,是我受‘黃鱔煎羹’的疼楚聲。”

    “啊!寶貝兒子,那先回家抹點‘清涼祛痕傷膏’再說,不然留下疤痕,你崇哥又要說我鞭笞你了,以后娶不到漂亮媳婦,如何是好!”

    “梅姐!你!娘親!你。。。你太夸張了吧!”

    兒娘兩人相互磨牙快打,看來是惠知梅得勝了,說話間,腳下不停,兩人漸漸消失在長街之后。

    風雨行廊內的“第二陵”沒有知趣其談笑對白,他驚訝的是最小的劉奎,居然會“猿飛術”中的“筋斗操”式,那可是以“虎殿臣”為首,代表著盜墓者一脈的輕功絕技;而年輕少婦“惠知梅”施展“梅花輕功”還算見識了,但那雞毛撣子之功,卻是來自南海珍珠城的“亂披風”的招數。這么一家子真是有古怪人緣,第二陵暗嘆道,既然已打聽到劉崇將于今晚給“惠知笙”祝壽之事,便回轉花滿樓主樓而去。

    第二陵走在三樓過廊上,傾聽著樓下大廳周天仕的評書演義,正好說到“三絕羅”檀越之與“大巧若拙僧”機鋒談禪落敗,魔性大怒,開始施展“森羅萬象”心法與之武斗的精采之段。第二陵興趣不在,文人言武總是夸夸其談,對他來說,唯有千錘百煉,親與敵戰,那生死一線之刺激,才是他所至愛。

    第二陵回到玉泯人家包廂,座上已多了一個之人,見他跨入廂內,那人轉頭用呆呆的眼神示意一眼,然后又與第五梁交談起來。第二陵見之大喜,此人正是已作茶博士打扮,第五梁屬下“哀暗刻”,第二陵常常喚他作“神哥”。

    “神哥”剛從佛手丘陵歸來,也就是在樹梢用“千里望”監視之人,正跟第五梁回述其在那里發生的情況及收集到的情報。第二陵落座,與第五梁及敖笑認真傾聽,神哥說著說著,當講到劉崇受譚四彈腳正天花亂墜之時,忽然起身,又扮回茶博士,斟茶倒水起來。

    原來廂外已傳來一個憂郁的聲音:“那個正是我,武功低微,讓‘第五巨’見笑了。姑蘇亭長劉崇,見過大人。”第五梁復姓第五,又是六扇門三大巨頭之一,故劉崇才有第五巨之說。

    神哥見當事人在,也不想暴露身份,跟第五梁示意之下,就走出了廂外。劉崇與各人略作寒暄,知道第五梁有軍人了當之脾性,就直接說道:“那幫人是祁連白氏,第五巨,你老看是不是與樹公調查之事有關。”樹公,六扇門三巨頭之一的喬穩。

    “陵兒,你說一下吧。”第二陵專作情報收集,所以第五梁如是說道。

    第二陵應聲說道:“六扇門最新情報,‘樹公’喬穩已取回碧水溫玉,已知幕后主使是‘三絕羅’檀越之的兩大弟子所為。雖說擒住了其一的‘玉腰奴’,但押運至‘彤云崖’之時,卻被其別一弟子‘金翼使’解救而去。還有‘昆山六妖’的巨款估計已被‘巨鯊幫’從海上運走,暫時下落不明。”(相關詳見第一卷《秋月松城》)

    劉崇沉默少許才說道:“祁連白氏傾城出動,定是知道仇人‘孫不二’的下落,此人在,兩大弟子估計也離之不遠了。說不準巨款就用于姑蘇此處。”

    “剛才說到了祁連白氏有江南甄駿帖,而叔父正好是甄駿官,故‘龍膝落’這條線索值得一跟,就當并案調查好了。”第二陵與劉崇同是那種思維快索之人,話語間已有了對策。

    “嗯,第五巨這次目標是魯公面具,其中物主是‘曹溢’,拍主是‘易誠博’,還有場主是‘蘇半城’,所以這三個人正是我們首要的調查對象。”劉崇也有了思考默契,具體到人了。

    “好,龍膝落、獅子山園林及仙遐度這三個地方是必要去的,就由你這個地頭蛇帶路了。”第五梁認為靜坐想多無用,快速機動才是真,話中已帶出行動之意。

    “正想就此給你們接風,現在只好轉地方了,今晚有本岳丈大人‘惠知笙’四十九宴會,不如一起前來吧。到時姑蘇五大家之人想必會在場的,第五巨大可暗中調查魯公面具這事了。”

    劉崇來前,已想好此方打算。

    “好!就這樣決定吧。”第五梁心想不久就將前往“龍膝落”,估計就這次機會見見姑蘇城名人了。

    劉崇聽聞第五梁同意,卻也高興不起來,想到空手賀壽,可預見其妻“惠知梅”那姑蘇特產,河東獅子吼,不禁郁悶冷汗虛額。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908/48989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