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煙雨江南 第五章 - 六扇門軼事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六扇門軼事 > 煙雨江南 第五章

煙雨江南 第五章

推薦閱讀:

    第五梁、第二陵及敖笑三人,如辰坐落在花滿樓雅間,玉泯人家。

    品茗碧螺春茶,淺啖糕點四客,此恬靜江南風絕非那豪羈西涼情所能替代而感同消受之的,第五梁不禁心嘆,剛之由“浮白”所激起的遲暮雄心,似乎正如那浸舌甘芳、入喉茶流,點點滴滴中潛移默化。難道正應敵臣戰書所言,老矣!?

    第五梁此時正與敖笑處于側廳棋弈室,兩人在珍瓏沙盤上模擬推演著邊疆三漠之攻防。“江山戲棋”戰期將近,所謂商機為先,賓客以帝,小商則擺珍瓏殘局與弈金,巨賈亦設沙盤棋室以博樂。第五梁見接頭正主“劉崇”未至,只有先以此作等,雖說戰事未發,未雨綢繆,運籌帷幄,也是先謀之舉。

    “西涼這邊,有少主擎武陣,及風字頭智籌,自軍于背嵬,定固若金湯。”敖笑在沙盤西方堆壘一丘,示作西涼地,又安上兩色旗代表人軍。

    第五梁點頭贊同,敖笑語中“少主擎”便是其子,第五擎天,西涼邊陲為侯;而“風字頭”乃是其昔日摩下風部統領,顧長風。想起其因歸盤山一役而已殘坐輪車,他就不禁心楚黯然。

    “藏蒙起兵,齊擺軍演壓境強態,自然是作勢佯攻了。兵書有云,軍正旗整示強實弱。”第五梁斷然分析道。

    “主公高略,如我帶兵,也必行詭道。能打,裝作不能打;要打,裝作不要打,陷藏實力,終以絕擊。”敖笑語出,可謂是智勇雙全,不減當年。

    “天兒信中亦云,統帥軍護也非藏蒙金刀附馬,哥舒朗。此人正忙著為盟國藏宗,尋覓轉世活佛,西涼危情應無憂矣。”第五梁說起其兒,立馬想到也正是此因,其才放心遠派其得力之助,丁五葵前來。

    “但愿‘冰葵仔’探清‘拔野什狩座’虛實,早日前來協助主公。”敖笑倒是說出了第五梁想法,而他想起哥舒朗,那曾位亞“瑯琊將榜”次席人物,憑其圓月彎刀可與第五擎天之“赤熛怒”技爭一雄雌的蒙古王子,而不在西涼邊境,也是大為放心。

    第五梁用指揮枝在沙盤中劃出一道彎長沙痕,以示北疆烽隧連城千里,然后又在東側圈起大片幅地說道:“東疆有老虎崖,千仞可牢,又近京都,自有帝師揮戈,向來不必我等謀略。”,他說到此稍停,動手又在長痕中央畫出兩豎長道及一個方形,便續道:“此處,關內道、云中城。此前的‘歸云柵’外,突厥游騎肆掠無度,而后的‘劍北關’南,一閥二家爭權奪勢,可謂是內憂外患難成事。”

    “主公擔憂得對。‘朝歌譜’里就記載有此相似戰役,‘斡仲工會’曾在‘張掖’彷建此處地形,那次比試,突厥都護‘鬼方熊’領將,棄騎精步而疾走此道‘呼延谷’,如果不是‘少主擎’識破其計,其必偷城功成而奪魁棋弈。”敖笑從懷中取出此抄刻竹簡,放在沙盤前與第五梁一一對照。

    敖笑相互比劃批點,然后在沙盤對應“呼延谷”處插上兩旗,便說道:“此處不是有兩國‘斡仲工會’監控守護嗎?如突厥欲復施此計,怕是難矣!”

    第五梁連連搖頭說道:“斡仲工會乃是民間組織,至大也不過是諸國譴使館,一旦遭其所在國主驅逐,所謂修戰解兵、口頭協議,頃刻蕩之無存。”他對被沉封于歸云柵內的赤壁爍劍,一直是耿耿于懷。

    敖笑半開玩笑說道:“我倒是希望取回主公的‘赤壁’。”

    第五梁分析道:“游戲歸游戲,現實如若盜城,必是里應外合,想必其‘拔野什狩座’先頭部隊定是為此而來。”

    敖笑明白過來:“也就是說云中城定有內間。主公先覺,那‘冰葵仔’就可能一時半會回不來了。”

    第五梁正欲回話,卻被一語打破:“叔父,我見到歡哥了!”說話之人正是第二陵。

    第二陵早在兩人紙上談兵之時,已倚柵觀景于廂西涼臺。

    他津津有味聽著侍奉在旁的茶博士,細數著對街旺角“榕樹頭”,那露天戲臺上,戲子們所演澤的一出《江湖戰事—木魚藏》。此劇目講敘了在蘇塘揚三地交界處,“觀風常侍”識破“高句麗”所進貢兩尊巨石臥佛空體,內藏刺帝殺手,從而演變成一場轟天破地的大戰。大戰之后,碎散千手佛肢所在山崗就變更成“掬手崖”,裂段十二佛軀所在洼地就易名為“佛柱窟”,滾落三面佛頭所在山澗就叫作“斷蓮溝”,而從此三不管之地就稱為“佛手丘陵”。

    第二陵就是從一位扮演高句麗刺客臉上某處六扇門暗記,認出所言歡哥之人。而此人正是第五梁直屬暗部,“喜怒哀樂”四暗刻中的喜隨,常以假名“阿歡”。在茶博士離廂換水后,第二陵便出聲知會與其叔父。

    待第五<!--中间广告位置-->梁出到涼臺打出暗語,并接收“阿歡”回應手勢之后,便聽到樓下當街一位著裝青素,丫環打扮的雙十姑娘對其臺閣仰道:“敢問諸位,可曾見過我家小少爺,”似乎見第五梁三人面生,便轉語續說:“一個后腦勺掛著個白瓷臉譜的少年?”

    “沒有你所說之人在此,姑娘,不知你~”回話搖頭之人是第二陵,未等其說完,只見那丫環已一溜煙混入人群中,轉入側巷不見了。

    第二陵觀其身形及步伐,似乎還會點輕功,他正想問其家主人是不是劉崇,豈知那姑娘一閃走人,所料不及。

    從茶博士口中八卦得知,“玉泯人家”是“惠知笙”所長期專訂的雅間,其左右四間也正是為其他“姑蘇五大家”所特設的。而惠知笙是劉崇的岳父,所以第二陵才估計,姑娘所找會不會是劉崇兒子“劉奎”,同時亦想從中得知劉崇現處何方。

    而話說回劉崇此時正在“十里亭”后院,“亭云佬”的藥廬竹棚內,用藥酒小心翼翼的涂抹著斷肋之傷。

    亭云佬,劉崇作為亭長其手下兩卒之一,專掌開閉掃除。他原是“三蘇義莊”的守棺人,一次劉崇其子劉奎與同伴打賭在義莊過夜,結果不小心滑崖斷腳,被他所救,不僅醫愈其腿傷,還將其以前暗傷全部療好。劉崇向來人盡所用,當知其能,便請當任“亭云”之職。故其名便由“停尸佬”變成了“亭云佬”。

    劉崇因觸動傷口而楚生冷汗,開始有點埋怨道:“你配的是什么藥酒!?不會是毒藥吧!?你想殺死我啊!?”

    “你不是說‘藥渣’更重要嘛,還膽定說能自已料理,先忍著吧。”在棚角一端案桌旁的亭云佬沒有理會劉崇,完成其手上工作后,才向坐在藤凳上的劉崇走過來。

    亭云佬遞給劉崇一張包藥方片紙,之后便開始給其纏腰裹胸系肩,繃帶固定傷口。

    劉崇接手那紙,見字讀道:“川烏、草烏、麻黃、細辛、馬前子、羌活、獨活。”他頓頓首,搖搖紙,問道:“那是療什么傷的?”

    “從聞辯出的七味來看,應是十三太保的藥引。”亭云佬邊說邊在腹部做女人大肚手勢。

    “十三太保?安胎藥!哈哈,那就對了。”劉崇有點激動,又再牽動傷口,曲臉裂口說道:“能不能看出幾個月了?亭云佬?”

    “按藥渣成份估計,不會超過三個月,”亭云佬想了想,補充說道,“而且那藥還是未成煎透的。”

    劉崇起身穿好上衫,裝戴上佩飾武器,一旁正在整理手尾工作的亭云佬不經意間說道:“你又辦哪家的傷風案?”

    “姓曹……”劉崇沖口而出,話未及半就后悔之極。要知此事已納入六扇門暗件,不及于外人,是鐵律來的。

    “咦!曹遺水回姑蘇了啊?”亭云佬吃驚道。

    “咦!亭云佬,你什么時候關于起姑蘇城事來了,每次談及,你都是借顧轉去解剖你的青蛙啊魚啊。”這回輪到劉崇驚訝道。

    亭云佬當真轉身回到案桌上忙起事來,語氣沉靜說道:“這幾天我回‘三蘇義莊’一趟,藥柜那邊,我已經為你準備好幾天用的療傷膏藥,一會拿走。”

    “聽說漕園那邊,三天一墟,你不會正好也是去漕園吧?”劉崇半開玩笑半試探道。

    亭云佬眉須轉跳,可惜背對劉崇未使之覺,而其雙手認真穩當的操作著銀針,并沒有回答劉崇。

    一時間沉悶氣氛在空氣中醞釀起來,劉崇干咳一聲,轉將話題:“是了,不見我家那條化骨龍啊?”

    亭云佬倒也識趣:“阿奎啊?這個小不良,在藥缸里泡不到半個時辰就溜了,說是花滿樓有好戲看。”

    一語驚醒夢中人,劉崇習慣性的郁悶連連,取回藥渣及膏藥,臨出院落時不忘顯擺其亭長的小官威:“亭云佬,你的假準了,放心去吧,回來給我報銷車車馬費及探親費就行了。”

    亭云佬聽聞言頓時停針,一陣臭罵:“去你的吧,你個大不良!”

    劉崇哈哈大笑的走出亭外,便見到一位著裝黃素,丫環打扮的雙十姑娘,正站在亭門旁向他施禮。此女子正是其妻“惠知梅”的兩個陪嫁丫環之一,名叫秋紋,而另一人則名叫夏若,常以綠衣著裝。

    只聽“秋紋”施語道:“孫姑爺,夫人囑咐,找齊奎少爺與您,酉時前回惠府作壽。”

    劉崇頓時眉間皺成個幾字,今晚“惠知笙”四九歲壽于家中請宴,連此等大事也忘了,看來譚四那幾彈腳還真不是蓋的。他只得郁悶的說道:“那死仔孢啊,落腳之地我已曉得,你就隨我去尋他吧。”說完兩人一前一后,施展輕功向姑蘇城進發。;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908/48989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