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煙雨江南 第一章 - 六扇門軼事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六扇門軼事 > 煙雨江南 第一章

煙雨江南 第一章

推薦閱讀:

    第五梁憑欄卓立于艦首之上,心神與水色茫茫依然。

    此時天尚未亮,在艦首像“木神尊”雙眶“照乘珠”的映射下,“京蘇水道”十丈開外晝白無遮,沿岸蘇遺景致際綿,青階雨堤潤秋寒、圃柵排柳朧珠露,翹檐角鈴隨風影,諸如等等盡數沉浸于其深湛眼簾中。

    第五梁年長五十許間,面尊素訥,體泰身擎,膚色淡黃泛金,似乎練就某種高漠玄功,雖無錦甲器武加身,渾身亦震懾出縷縷澶然戰氣。

    而這艘名號“春申”的福田“花屁股”,乃是已服役三朝之久的宮廷運木艦。全身鑲嵌花菱鐵甲,不懼蒙沖之撞;五節帆制風行已改雙盤明輪驅動,全漆桑椹樹膠,可拒波斯之火;水龍石車座炮皆全,及三層可容百眾戰士的樓艙,可謂是不失昔日“南洋金湯”之威名。

    第五梁正撫mo著木神尊翅羽上的瘡痍彈痕,忽地覺得與之命運相仿,英雄遲暮,無用之地。時國勢暗涌動蕩,遙想西涼武演壓境,蒙藏誓師三清南下,東西突厥戰書禮朝,“三漠之殃”即二十年后又卷土重來。而想起那驚天憾地的“白馬殛契”,更是叫他如何不感傷悲愴。

    而此時船艙內應景般傳來一陣悲怒馬嘶,不久其內便轉出一位年近雙十,傲正清堂的七尺男兒,身形貌廓與第五梁極其酷似,其步近第五梁后側少許,張口嘆道:“叔父,‘浮白’近三天來愈之燥怒,估計明天就連我也親近不得了。”

    “浮白”,乃是昔日與第五梁一道鏗鏘西涼的鐵驃,因肌色若云,鬢卷如朵而得名。而稱之叔父的那位著衫玄黃的男子,便是第五梁同族世侄,掌酒侍劍于帳,名及字,第二陵宇。

    第二陵見之不語,身背雙手展出一件秋袍,披覆于第五梁肩上,說道:“露重秋涼,叔父珍佑身體。”

    望著昔稱“西涼不動峰”的第五梁,如今隨風袍濡隱約動搖的肩背,第二陵當知其心結所在,所謂心結心解還須系者,系者,浮白也。

    “梁左匹夫,朽如廉頗,老驥歸田,昔日圣山大戰,焚坑我族萬眾,共憤;縱卑人近殺神,馬如云龍,不戰則取白馬殛之,祭吾族圖騰。”

    第二陵揣摩著懷中那卷突厥戰書,默讀著其間內容,行文機鋒語措洋灑,正是出自*首席文謀,叛臣恭如晦之手。

    二十年前,第五梁率所部“背嵬軍”精驃八千,深入直搗突厥圣巢“歸盤山”,與屬下“風林火山”四部擺下龍門戰陣,血屠磊戰四天五夜,懾服“薩滿喀木”印下降書“血手圖羚”。可惜此汛未及劍北關,朝廷已與突厥議和,而然其所殛白馬,正是與三公主同名愛騎“云蘿”。戰事如斯,雙方所料未及,最終唯互割交降和書,恨恨收兵了事。現今復施此伎,可見突厥對歸盤山一役,對第五梁之恨綿可見一斑。

    當第五梁閱諸此書后,三天只酒未語,就連三十年來風雨不變的習慣,親飼撫飲浮白馬亦不再。解甲多年無法請纓應戰也罷,其辱其次,想至與“云蘿”同母所生雌雄雙馬之一,同一噩命,生死與同多年,又豈是他所能面對乎。

    此次乘船下江南亦水載浮白同來,就是借此次江南為“江山棋戲”甄選名駒之機,能否與其一喜結良緣誕下血脈。

    所謂江山戲畫,戰爭泣戈,成王敗寇,始終一弈。此“江山棋戲”由“七國象戲”演變而成,下者君主,其棋一將,一偏,一裨,一行人,一炮,一弓,一弩,二刀,四劍,四騎等皆替真人,弈將下來,刀光劍影,干揮戚舞,蠻是場小型戰爭。此每五年一次的盛事,深受諸國君主所喜,于蒼生黎民,可免生靈圖炭;于強國,勝之易,城池割邑垂手可沾,猶雖敗,多況延契結盟無它;于弱國,如若勝之,則可震懾窺謀圖伐之國,贏戰利品,強己軍力,榮光國威。

    故諸君舉國覓才若渴,良工名匠,因神兵利器得以百家爭鳴;人杰將相,憑武藝神駒得以盡顯風liu。而“朝歌譜”便是由此而生,由“斡仲行會”記錄了“江山棋”每次弈局、全數戰役的詳細札本。而世人津津樂道的卻是其中的“瑯琊榜”,因多次在中立國“瑯琊”舉行,且瑯琊王曾親為將弈,英雄無畏而得名。

    第五梁雖因疆守西涼,從未參逢其會,但<!--中间广告位置-->其子,第五擎天卻在雙十年華間,蟬聯“瑯琊斗將榜”首座,以人馬戰技“赤熛怒”力挽狂瀾,所向匹敵。現已拜為西涼侯,子承父業,鎮守西陲。就連侍劍身后的第二陵亦是少年成名,在“瑯琊劍榜”中列三甲之末,人稱“少嵬劍”,真可謂是將門多虎賁。

    此次姑蘇之行,明為江南甄駿官,對于精通寇術的第五梁來說,也算合乎。在六扇門三巨頭中,與“鐵樹開花”喬穩之精于緝查擒拿、“百寶鬼婆”寧采和之善于策內謀局不同,他職領六扇門暗部督師,教與戰陣縱橫及生死煉歷,授之風鑒彼此及琢人相物。而此次暗部開啟由他掌管的地字號卷宗,代號“畫魂”,目標魯公面具,就是著重其技能而發。

    相傳春秋時,魯公周游七國,七易其容學習機關建筑術,每列一國皆功成名就,不少身份貴為相侯、三公、司馬,每轉一國皆將所為事跡朱于面具之內。可想而知,諸國城池圖紙、密宮寶藏甚至武功密芨盡數其中,何不讓人驅之若鶩,引殃天下大亂。

    所謂禍不單至,隨同突厥戰書一起而來的六扇門密報告之,突厥“十司薩滿穆護”起壇升招“索羅魂幡”,暗遣“拔野什狩座”入關,欲與恭如晦江南會合。而有所謀圖,無非魯公面具及第五梁罷了。

    而與第五梁隨行三人,第二陵、典愷、敖笑,前者親衛左右,安全不懼;中者京都國戚,深淺未知;后者唯一背嵬,眾敵難御。如此零架組合,何能應付玄乎局勢?故六扇門總部便飛鷂傳書予機要在外、第五梁直屬暗部、“喜怒哀樂”四暗刻,轉往姑蘇城急援。此外遠在西涼的第五擎聞汛亦當機立斷,授意義弟“旗令使”丁五葵,至劍北關尾隨路襲追殺“拔野什狩座”。

    至于魯公面具信息源來,便是月前由典愷執領皇家筆函,親遞六扇門總部。典愷,其人身份姑且不說,而觀其出入與六扇門、觀風署齊名于朝廷三大秘密機構的密樞院,便知其人不容小視。要知三大機構,六扇門人才鳳麟,鮮于江湖,而觀風署人物顯跡甚少,卻是曾出現過顛覆武林的一代梟雄,“三覺羅”檀越之。至于密樞院,最之名聲在外的便是昔日有著郎之稱號,柄帝之密令的“悲情公子”沈暮白。

    密樞院一貫行事詭秘,資源向來非共享,對于典愷,第五梁知之甚少,了解僅在六扇門檔案依稀記錄的幾字,確典氏皇族,疑典韋后人,傳候執金吾。對于背嵬軍自家人,敖笑,其作為“風林火山”四字頭領之一,歷經歸盤山一役而安然,另其二死一殘,可謂是實力非凡。至于第二陵,年少成名,意氣風發,正需磨練。三人單兵能力尚可,加之未曾到位的“四暗刻”,那就另當加別論了。

    第五梁認真思維眾人,時刻不息在分析調配著隨員實力,此乃其兵家謀參常性已久。

    “喜怒衰樂”四暗刻乃是第五梁入主六扇門后諸力打造的得意門徒。在六扇門三巨頭的暗部中,以“百寶鬼婆”寧采和的“魍魎虛二”最是神出鬼沒,無人知曉其詳。而“鐵樹開花”喬穩的“白玉十二辰”人數至多,皆因臉罩木臉獸,合生肖之數而得名。至于第五梁部下四人,其綜合實力甚強,精通戰陣“四龍象”,現身之時系蒙京戲臉譜,暗刻四諸情表故語之。

    梆梆云板聲響二長三短,瞭望臺傳來將近及“蘇愚船塢”二水里之示。于是乎,第五梁回轉心弦正欲有所行動,便聽到三層雅間窗格忽吱開啟,那披掛罩衣,衣冠整容的典愷就出現在窗沿,雖之夸張般手伸懶腰,虛偽似哈欠連連,但難掩其清澈烔然雙瞳俯視期望于第五梁;而底艙通板撐開,那額臂青筋未隱,剛之與槳夫共伐的敖笑冒出甲板上,似乎盤坐于斯,力不從心的拭撫著背覆武器,但那刻起目光不離第五梁背影;加之第二陵三人六目交感,第五梁依舊視若無睹,倒是轉身走入艙內,席坐于宴桌旁,與三天前不同,杯酒遠絕,起筷飯菜來。

    敖笑見之,喜出望外,手勢動作順暢起來,而典愷觀容相色,也瞧出了有所轉機,閉窗就息去了。又是一個無言沉酌之夜,但愿此時的姑蘇城亦安眠無憂,第二陵暗嘆之余無奈行使權命,在其號令聲下,槳輪盤動破水乘浪,艦船以快似奔馬的速度,朝江南名城姑蘇開去。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908/48988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