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秋月松城 第十九章 溫故演歷 - 六扇門軼事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六扇門軼事 > 秋月松城 第十九章 溫故演歷

秋月松城 第十九章 溫故演歷

推薦閱讀:

    白發漁樵江楮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

    喬穩從寅時伊開的東城門步入松江縣,在官驛門口便看到了剛歸來的虎殿臣,瞧其一臉沮喪,便知他此行徒勞無功。兩人進入驛所,喬穩坐在官椅上,聽完案桌前肅立的虎殿臣的報告后,亦然暗想神女宗與暗花組織反目果然事出有因。自道王武林詔下,加之外子官家李玉堂之故,權衡定奪后,這才與之通力合作,全力相擒暗花。

    此時女侍端上早點熱茶,喬穩招呼虎殿臣先吃,自己則打開虎殿臣上遞的來自神女宗方面的雙紅折貼。只見其上寫著:“酉時,春香樓,煮鱸候敘”,下款寫的“神女宋氏拜訂”,旁一行八個小字:“內附小卷,敬請觀之”。喬穩想定是商議碧水溫玉之事,續而抽出折卷,上面字體娟秀,洋灑數行,寫著正是:

    “妾身周前得到一古玉及一密箋,其玉正是道王府的碧水溫玉,乃是被誘拐出走的心字輩弟子,從京城經宗內處處秘密渠道,幾度周折方達我手。

    箋信中道明,其原以為覓得一如意郎君,與之雙宿雙fei,豈知此君卻是暗花中人,更查之暗花組織背后黑手是何許人也。而此梟雄便是殘殺其雙親,淪落成孤女的元兇。在暗花組織密謀盜玉之事中,她乃留下暗花記號,以示道王府人曉知其賊人所為,之后更是偷龍轉鳳轉移此玉而走。三日前就有暗花方面傳來條件,愿以物換物,重金加被拐弟子易此盜水溫玉。時我宗急需大量錢財周轉,又能救宗內弟子,又不得罪暗花背后的大人物,何樂而不為。于是和其達成協定,交易之地及約定切口。后來發生之事,如你所知,被龐玉鬼使神差破壞之。亦幸是如此,要知從京城方面情報傳來,那弟子已被人害死,還帶回了道王招親,武林詔下,聲討暗花的重要決訊,我宗便意下與之斷議。

    兩個時辰前,銷暑灣的飛鴿傳書,說暗花組織已下其先手欲搗毀,我宗產業汲汲可危矣。故奴家寫此折子之意,便是借此重申與暗花誓不兩立,只要喬爺樹公您金口諾定彼此先前約定,此碧水溫玉定在黃昏宴辭之后交予。”

    喬穩從字中之意方明,何以此玉會沉于府衙后院之水井,能在京地九門嚴禁之下流于松城,還有俞軻兒的弟子受那幾無破綻的栽臟嫁禍,卻留下暗花標記的敗筆。聽其最后之語,暗暗擔擾高斐他們安危之余,亦清楚看出神女宗真真正正與暗花組織從此絕裂敵之。

    喬穩看得仔細,想得入神,略一抬首捋須,不知不覺高斐已悄然安站在眼前,唯獨不見龐玉。

    原來龐玉高斐他們苦困銷暑灣幾個時辰之后,登高樹梢的鳳尾幫中人已發現有一大一小船只駛近灣內,而來船正是由松江府捕頭“陳金湯”指揮下的官兵戰船。而陳金湯在李玉堂出航前,剛從都府消案歸來,聽李知府說完來龍去脈之后,便請櫻帶頭援兵出船前往。皆因其難辭其疚,身兼典獄長,恨其不在,走脫犯人孫不二之故。

    眾人上船之后,起錨回返,過了千礁嶼之后,便到分水嶺域,向西回松江,向東出東海,亦是在此處發現那三帆折毀,漸沉沒角的銷暑灣船。龐玉與高斐相視之,已想到了他們之前跟蹤人至松江碼頭的秦好男,非是如他們所想之,到銷暑灣通風報信。現今估計其定是作為暗花組織的聯落人,與白鯊幫已商定好,在入海口接應轉移,出海逃逸。先毀銷暑灣船去其蹤,再乘白鯊海艦越洋去,兩人不禁暗想,暗花計謀果之周密無比,亦連著水后路亦完美之極。看來孫不二先前在仙倦里招認的航海路線亦有半假八真之成分。

    兩船皆非海船,何以追擊之,故無奈船返松江,駛及碼頭,龐玉便告辭而回遠山寺。陳金湯這個捕頭已歸,他這個暫行捕快自動撤職,也是當初與之約定,加之兩天不見其師,十之牽掛種種,歸心似箭矣矣。高斐跟陳金湯與童千京在知府衙門告辭分道之后,隨之快步趕往官驛回報喬穩。至于其它人分散下船,落宿于松城大小客棧。

    喬穩聽完高斐在銷暑灣之陳述報告后,深感此行每每險象環生,屢屢有驚無憂。兩邊線索皆斷,現只有碧水溫玉此救命稻草能挽回少許面子,故即使是鴻門宴也要親力為此最后一搏。他想到這里,便遞將那神女宗紅帖與高斐虎殿臣兩人過目。隨之出聲商量道:“你們如何看待此春香樓宴請?”

    虎殿臣閱之聞之后,不語默然之,高斐則知喬穩其實早有定奪,便主動說道:“我倆聽候樹公差遣。”

    “好,所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照舊分工,虎仔勘探地形,暗布風眼,至于燕子你,道聽收風最是拿手,放手為之。”喬穩前半句乃說之虎殿臣,想當年喬穩便是七上七下江南虎丘,仿諸葛之術,最終收服包括虎殿臣在內的“虎丘五眾”,成為其麾下得力戰將。

    高斐虎殿臣兩人聽命領令,紛紛身辭前往而去。喬穩待兩人離去,復埋首案頭,欲起筆擬草此代號“暗花”行動的心得來。

    月上黃昏樹梢,辰時近乎酉刻,喬穩與早已布置完畢歸來的虎殿臣一起走出官驛。在中午閑時,喬穩問過當地侍從,春香樓乃是一家馳名松江府的酒樓,以一客“全鱸宴”叫板響譽各大食肆。其前樓門乃要路經污穢之所,釣魚花巷,故向來達官貴人,名人雅士皆雇船取水道前往之,要知此樓后院蓄養活魚的河塘與縱橫貫流全縣的水道相連。久而久之,此接送之活亦成為船家另門生意行當。于是兩人經人指引下,走下離官驛最近的水道堤口。

    兩人剛下達水道沿岸,已見遠遠水處駛近一烏篷窄舟,船頭站立著一人,正是久久未歸的高斐。喬穩當然想到,高斐已打聽過春香樓諸事,知他有雅風,故早雇定一船來接應他們。

    兩人上得船來,看著船夫搖揖蕩漾水花,已悠悠彎彎的駛往春香樓。三人拂簾曲身進入低篷雅間,只見里面已設花木席桌,隨桌四碟,三杯一壺其上。三人盤坐桌旁,高斐持壺斟酒入杯,僅滿于喬穩及自家,皆因知虎殿臣一向行動中稟守舊時兵人那種令在身,絕酒色之軍律。虎殿臣習以為常之態,知他倆又要杯酒長談,便轉首透過斜撐半開的底蓬格穿窗,看向船尾搖揖嘩啦的船夫來。

    高斐舉杯先飲為敬,舌舔嘴抿酒味說道:“此乃船家’老槳’私醸’松子酒’,喬爺不妨一嘗。”

    喬穩不客氣杯盡引喉,果感一股清澀別樣滋味傳入心中,他袖抹唇須酒痕,豪放哈哈道:“古有青梅煮酒,秉燭夜談,今夕我等也來個曲水流觴,案情演歷。”

    喬穩語意雙關,所言中“案情演歷”乃是六扇門中術語,捕快必修技能,是以賊人角色代入,拙摩其心理估計其行動,從而最大量洞察預算出敵情變動。而喬穩便是個中能手,這當然跟其從事捕快多年,累歷無數案件之經驗有關。

    “松江府衙后院水井旁,那黑衣人也就是我們后知曉的玉腰奴,被龐玉鬼使神差毀之交易行動,時其說四字’麥秀兩岐’,不知何意?”高斐首先發問請教之,向來能言善道的他,特喜從敵人言語細處推敲。

    “從我給你倆看之神女宗折卷已知,那玉腰奴在此出現所為何事,至于那四字估是誤當龐玉為交易人并探之的暗語切口。”喬穩說<!--中间广告位置-->道此處,語停話頓少許,心中幸之,如無那半路“程咬金”,代職捕快龐玉現出,那碧水溫玉亦不知何處覓從,他更盡一杯酒后,又生江湖掌故釋之,“道王未發跡顯赫,前身乃是仕貴族,在那時兵荒戰亂年代,常以手掬谷廣施難民。此人崇三盜之道,勸服盜賊從良,教誨眾民歸農,傳授耕務之術。久之游民紛至沓來投奔之,民歌童謠皆頌之曰,桑無附枝,麥秀兩岐,三盜司農,五谷豐登。后被“觀風”常侍以其詩有大不敬于九五之尊及皇氣吉祥,讒傳入先皇耳中,龍庭自然大怒,以反賊討之,以又致一場官逼民反,生靈圖炭的戰爭浩劫。這便是江湖史上,京城三驚變之觀風之謠。”

    “聽吾父言,前代觀風常侍便是三覺羅!”高斐亦有所悟道。

    “不錯,我便從那玉腰奴言之’麥秀兩岐’,及其動武暗留心法在龐玉衣衫之破裂形狀,就此斷知暗花組織的幕后黑手乃是三覺羅。”其實道王夫婦與三覺羅之間千絲萬縷之關系,以及碧水溫玉本身之秘,喬穩還是在此隱止未說。

    高斐暗暗點頭,想起在桃花源地,力封強擋其必殺劍技之“剪水”,那易之桃白白的玉腰奴使出三幻三沒的手法招數,“采采菊南籬愁秋風”,定是其獨門心法“三朵菱”之體現。

    喬穩與高斐爾后碰杯互飲,默然少會,只聞搖槳咯吱,劃水淙淙,兩人紛紛沉浸在各自思想之中。

    喬穩回憶起在仙倦里,從小廝八哥之語,暗花盤問語錄,得知孫不二,矢菊和周妙人三者關系,故將暗花線索定在釣魚花巷的周家寡婦身上。至于在其后院“品心亭”邂逅神女宗宋夫人,得知碧水溫玉之下落,純屬估猜驚喜之獲。

    而高斐追朔到在釣魚花巷,在已知身陷六扇門高手包圍,無所出逃的情況下,孫不二不惜點穴裝醉,代玉腰奴假意受擒,還有那以身犯險的秦好男,其目的皆是瞞天過海,混淆視聽,欲掩蓋玉腰奴潛入即開前往銷暑灣的銷暑灣船之本意,以及在場那些假扮恩客,正將動身用獨輪車接送臟款的眾花奴們。可謂是雖高斐,龐玉及虎殿臣三人勇奪智取,無奈暗花賊人亦狡詐無比。

    之后兩人便共同推進想回到仙倦里,孫不二與秦好男卻皆弄巧成拙,一人在仙倦里被盡毀其功,亦暴露暗花秘密圖紙,被知曉獨輪車之途;另人則消失在松江碼頭,更是血本無歸,被識穿暗花賊眾在銷暑灣作惡之蛛絲碼跡。

    最終喬穩與高斐心思總結,雖機緣巧合,得貴人之助,但為時以晚,全數白果。喬穩雖誤解暗花圖紙,線索方向有所差,卻得犬爺及朱邪百器之助,查出幽塘冢墓與遠山古剎之密道,便還是讓周妙人捷足先登,攜款而逃。而高斐與龐玉猜錯秦好男的真正意圖是與白鯊幫船只會合,卻誤中副車,跟上暗花雙頭血洗銷暑灣之線索,雖得童千京與桃花三姝等人之聯手,還是讓暗花組織他們劫船滿載,逃之夭夭。

    此時一直默然自處的虎殿臣啟口說道:“那個司馬紫衣為何在此出現?”

    原來不善參與交談的虎殿臣拿出銷暑灣名單圖冊,回顧其在官驛時,旁聽高斐上報喬穩關于銷暑灣的陳述,相應對照核查:

    桃花三姝,表面是仙倦里外出陪游的三位名倌,內里是神女宗人,在銷暑灣護法安全,欲設計擒拿暗花玉腰奴,結果被其先發計人,散發“暗香浮動花弄影”毒害灣中人;

    泰山三兇,欲在“十八家鋪”高價購入平和走火入魔之藥“失魂引”,結果遭舊高斐,蜜官金翼使算計,差與桃花三姝自相殘殺;

    阮洛七,率鳳尾幫眾掌舵銷暑灣船,準備與其幫已入主之幫會“三湘七澤”派出三大高手在“神仙財坊”秘密會見,受白鯊幫總管古闊洋及金翼使挑撥,險死于非命;

    古闊洋,從內間媚姨處獲曉鳳尾幫相關情報,為保“鯊鳳定航”之勝,不惜重金雇用暗花殺手,在“白沙漫谷”誘殺了來自三湘七澤的三大高手,最后更是想互勾結,劫船出逃;

    ……

    司馬紫衣,未明。

    虎殿臣只從喬穩口中提及過,其人乃是來自三大武林復姓世家之江北長樂鎖莊,還是“財神”九老會的成員之一,故有所疑發問之。

    “聽龐玉說過,司馬紫衣及其手下,和采珠雙娘,風蟹子都是在十八家鋪受襲,之后在黑石寂林,后兩方人為爭筷子島至寶’夜明珠’,雙雙相斗而亡。至于司馬紫衣等人在白沙漫谷內獲救。此人到底何以在此出現,我還真想之不透。”高斐說完,自然而然望向喬穩,看之看法。

    “應是夜明珠緣故,此珠與碧水溫玉相近功效,加之十八家鋪乃是清銷紅貨之寶地,雖現無法知曉此人是否與暗花有關,但大有可能是此夜明珠的買家。”喬穩想的是,身為財神九老會成員的司馬紫衣,定是借此珠討好或要脅道王,在現今權勢紛爭亦趨復雜的京城之地留下籌碼。

    “喬爺分析極之有理,龐玉亦提及過,采珠雙娘便是得之風蟹子要與人交易夜明珠的情報,才跟蹤到銷暑灣。還有在援兵官船返航途中,司馬紫衣多次上前與龐玉客套,閑聊過他身背布包的風蟹子遺物,海南劍派的奇窄古劍。大約是我近于龐玉左右,其時還隱約其詞,定是想打聽風蟹子之下落。”

    “大至如此吧。”喬穩漫不經心應道,內心暗想卻是此事一經傳遙,采珠雙娘其師,那與道王,三覺羅同一時代的“珍珠城主”必定重出江湖,那時武林又將另番模樣。

    “聽聞徐老前輩與道王乃是舊時情敵,不知與之有關系否?”高斐常與“悲情公子”沈暮白笑談風月韻事,故知少許。話中言之的徐老前輩便是東海筷子島,珍珠城主。

    喬穩搖頭說道:“此乃陳年往事,應與此案無關,”他心知此徐老怪物雖如高斐所說,是道王之舊時情敵,亦與之是八拜之交,個中因由非一言兩語能道明。故話題打住,口風一轉問道,“且說說你外出久歸,有何收獲?”

    高斐一正酒意微熏的臉色,回報道出:“我上午皮包水,下午水包皮,總算收到風聲,這次碧水溫玉之事,因銷暑灣慘變,已傳得滿城風雨,街知巷聞,估計一會春香樓私宴將會是諸多雄豪聚集的鴻門群宴。

    所謂皮包水,水包皮乃是指坐茶館,泡澡堂,此兩地人多嘴雜,亦是最能聽聞秘密的場所。

    喬穩當知其意,聽完高斐所說,唔道:“那就好,越多越亂。”

    高斐與虎殿臣相視一眼,當然不明,齊疑望向喬穩。喬穩續說道:“一向魔門性情是不達目的,勢不罷休,加之暗花組織在銷暑灣之所作所為,難會錯過此混水摸魚,趁火打劫之大好機會。”

    高斐與虎殿臣聽聞皆覺大有此可能性,兩人商議后,于是高斐提意道:“是否要撤去已暗布風眼,以免打草驚蛇。”要知風眼之要則便是防外堵出,致監控之所為絕境死地。如若如此,又如何能引蛇入甕。

    喬穩亦點頭同意:“亦當如此,虎仔照辦就是。”其實他內心早有打算,嘴角已露出神秘笑意。

    高斐與虎殿臣無睱再顧及喬穩之暗笑含意,皆因船家老槳已輕敲烏篷頂,示之將駛達目的地,春香樓。

    (待續第二十章宴戲折腰);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908/48988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