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秋月松城 第十八章 俞喬訴曲 - 六扇門軼事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六扇門軼事 > 秋月松城 第十八章 俞喬訴曲

秋月松城 第十八章 俞喬訴曲

推薦閱讀:

    古今興廢有若反掌,青山綠水則固無恙。千載得失是非,盡付漁樵一話而已。

    ******

    話說回主持無果施展完“韋馱掌”最后四招“誰入地獄,禪心永明,我佛慈悲,苦海回頭”之后,收功拭汗更衣,便看到殿堂側門旁正觀韋馱神像入迷的喬穩。無果看喬穩如此神情,早習已為常,每每津津樂道起此鎮寺三寶之一,及隱寓著韋馱護祖的傳說,人皆會癡迷,捐添香火之錢。

    無果輕喧佛號說道:“貧僧本寺主持,法號無果,施主私闖山剎,所為何事?”每日開寺結善緣乃是早課之后,非此時分,故無果有此不請自來之說。

    喬穩亮出六扇門的腰牌示之,一顯官腔:“官府辦事,哪容遲緩,喬某如有冒范,大師諒之。”此處出了命案,作為主持的無果脫不了干系,喬穩自然不多大客氣。

    無果乃是由此白云寺的總管庶務首座榮升至方丈主持,故知如何與官家富賈周旋,迎笑道:“喬大人此話嚴重,雖我佛門慈悲,但懲奸除惡亦功德所在,大人所查何事,我寺必鼎力相助。”

    喬穩最是受不了此佛語,直截了當問道:“方丈大師只須告之,昨晨那個托你寺做法事之人所在何處就行了。”

    無果想到喬穩乃說的是大善人秦田和的遺孀秦氏,回憶到此人未入本寺,交下衣冠棺木及供品祭物后就自行離去了,便哦應回道:“你說的是秦氏施主,其僅說將遠足某地,至于何地,其未說,故貧僧亦不知。”按一般寺院規定,香火游客止步于大雄寶殿,秦氏又身為女眷,自然不得進入寺中內院。而方外之人,自然守十戒,不問多語。

    喬穩想想犬爺所追之人乃是周家寡婦,周妙人,定是其以手下秦好男之名行此掩人耳目,移花接木之事。他續而估計到,周妙人定是離寺折回,由墓地秘道重入遠山寺,協助久候井邊多時的手下,將賊臟轉移出秘密山道。亦正是此時犬爺尾隨到此,豈知追蹤過深,形跡敗露,只好放出靈犬求援,無奈血戰井底至死。

    喬穩知在無果身上所查無多,咐于他遲些李知府會處理及告之其個中諸事,便由無果帶領下,右出穿過天王殿,照面了與韋馱天神像相背供放的伽藍天神像之后,便來到山門殿廣場。

    喬穩仰望著西翼鐘樓,駐步不前,想起入寺伊始,“神偷”俞軻兒便是在鐘樓某處,先予之強烈氣息,后來之折騰半宿的寺院追逐。此人何以現身于遠山寺,他腦海不斷復想,難道此事與之有關?

    無果觀喬穩神色目光,便宣一佛語道:“喬施主有緣來到,不如參觀一下本寺鎮寺三寶之一,東周梵鼎古鐘。”無果乃四年前出任的主持方丈,隨寺日趨鼎盛,愈覺佛學枯淺,故每晨早課前后,必在天王殿韋馱像前練韋馱掌以修身,完后便是到此鐘樓前坐壇參禪以悟小乘佛法。

    喬穩亦有心觀摩,與之走近,看此方頭大耳的主持大師非以佛學深明而任之方丈,必有一佛禪精通之得道高僧坐鎮此寺,方能使其寺香火鼎盛,游客不絕。他甚感此鐘樓處處散發著祥和佛意大于寺院別處,便心動說道:“不知龐玉其師在寺中何處清修?”

    “原來喬大人聽龐玉提及過,龐玉師父,無隱禪師正是在鐘樓內苦修’鐘默禪’多年了。”無果想到喬穩乃官府中人,龐玉現又暫代捕快之職,自然兩人認識。

    喬穩暗想果如他所猜,法號無隱,江湖未聞,鐘默禪更是無所知,不明其語,等待無果繼續說下去。

    無果接下說道:“龐玉師徒兩人三年前云游至本寶剎,無隱禪師見之東周梵古鼎,以拈花佛指振鐘,鳴聲遠傳百里之外。亦因此曠空之舉,寺院中人及松江縣人皆覺無隱禪師佛法高深,慕名前來,本寺重鎮興旺。雖說之后晨鐘不復再響,但聲名已遠播,十方僧侶紛至沓來,到此鐘樓前來坐壇參禪。而龐玉之師至此未出鐘樓一步,未語之半句,每天由龐玉供齋食,以指交談,眾僧知之更是認定乃是一種無上佛學修行,信之又崇,拜為無隱禪師,曰之修鐘默禪。”此一連串之語,他不知對游人香客屢說多次,自然口吐蓮花之極。

    可惜喬穩不信佛,任其說得天花亂墜般,心中亦是認為不會憑空無故多出兩個其不識之江湖高手來。他忽然想到那俞軻兒能近出鐘樓左右,而此無隱禪師又感之未覺,兩者之間難道相互認識。

    兩人很快繞過三階白石圍欄的坐壇,便來到了示有游人止步之緊閉鐘樓門前。喬穩見樓身高立厚實,一時無法感之有無人在。他仰觀此懸空鼎鐘一角,穩重古氣,身周鏤雕無數周朝圖紋及彎曲梵文,外表平平無其,的確看不出如無果此說神妙。無果雙手合十,對其釋道:“喬大人抱歉,無隱大師清隱修身之所,只好如此。”

    喬穩心想果與佛無緣,無法看到此得道高人了,加之暗花賊眾,道王期限,神女之約等要緊之事隨之腦海飄至,便作罷告辭,由無果陪送下出寺而去。

    喬穩快步縱下至白云山麓,急施“馭氣騰空”飛掠,不到片刻,便已在“碧波秀野橋”之上駐足換氣。其破空振蕩之勢,頓時橋下靜溪漣漪,驚魚四弋。一路行來,一直想著俞軻兒那偷兒突現之事,故靈覺動開,果然到此便感到一股熟悉氣息,所想之人已在此候他多時。

    未等其說話,橋墩下俯身貼壁一人已朗聲傳上:“首先這不是天子腳下,其二我倆現沖其量是照背,未出彼此間約法三章。”

    喬穩輕捋銀髯,笑道:“你個俞軻兒,多年不見還是如此老頑童。對了,何以在此出現?”

    兩人約法三章之三便是實話實說,橋底的俞軻兒自然不語之以假:“還不是為我那寶貝徒弟。”

    “那又如何?”

    “你當知我空空世家之出師之驗吧!”

    喬穩唔聲肯定,稍有好奇問道:“你弟子所選何題?”

    所謂“出師之驗”,乃是空空世家規定,繼承人出師必經一場嚴峻考驗,由師出題三備之,而徒擇一完成之,以示授技禮成,承掌空門。所偷之物,無奇不有,每次皆原封無損還之,故也未造成大害。據喬穩所知,俞軻兒執掌空門前所偷之物,便是已故寧王府設防八道禁門內的一罄烏孫青田酒。

    “道王府,碧水溫玉,三個月。”

    此時清晨一抹金光如女人溫柔之手暖撫溪橋,斜映著橋下俞軻兒橫臥瘦削身影及倒垂及肩辮像于如鏡清溪之上。

    喬穩聞其語見其影,卻頓生莫名陰霾冰冷的襲涌心海,久不能平復。原來一切禍于空門,知此偷兒必有后話,他便跺足責問道:“如實說來。”

    俞軻兒受喬穩一足頓,心神如受重拙,幾乎失勢入水,聽見喬穩語氣已帶官審犯之味,解釋連連:“道王府失竊次日,其手下便在對街閣樓上,發現他神色疾迷發呆,手執道王府建筑圖紙,口中還喃喃不停著’碧水溫我盜之’之語。定是被人催眠說之,還是潛意識中最后的記憶所緊記要做之事。”說到后半,俞軻兒語峰轉帶悲意,心中暗嘆,可憐其弟子如此天縱之才淪落如斯。

    此事喬穩聽道王提及過,曾擒獲一人,不想原是俞軻兒之徒弟,因在其身上搜得花奴腰牌,故道王才斷然與六扇門通力合作圍剿“昆山七妖”。聽此時語氣之意,定是認為其徒弟受人栽臟嫁禍,便耐心問道:“道王如何處置?”

    “他觀我弟子神情癥狀,便知所以然,之后賣人情予我,親送其人回我空門在京城的秘所。”俞軻語氣長短<!--中间广告位置-->不一,像是有點含糊保留。

    “如此古怪,不象道王之風嘛?到底你弟子受了何等催眠術?”喬穩已微微所感,相當好奇到底什么讓道王一改初衷。

    “’三覺羅’的’失魂引’,如若不是,也是他弟子’玉腰奴’施之。”俞軻暴出驚語。

    三覺羅,乃是一江湖梟雄之綽號,人名不真祥。六扇門記載,此人是武林史記之“京城三驚變”的肇事者,江湖多年紛爭動亂的最魁禍首,列六扇門殺無赦黑名單首位。至于“失魂引”,非東海之濱,嶗山道教所煉制的,傳說能平和走火入魔的圣藥,而是“三覺羅”貫通佛魔兩門的高玄武功,中輕者,催眠頓迷受役,中重者,絕語失憶禁武,旁人不識,誤解作一種近魔入妖的禁咒術,無不聞風喪膽。

    從俞軻兒之語,喬穩得之三事,道王府失竊案乃是暗花組織一手包辦,非俞軻兒之徒所為;三覺羅是暗花組織的幕后操縱黑手,難怪道王要囑托之尋回碧水溫玉;暗花組織首腦人物“玉腰奴”乃是“三覺羅”的入世弟子,合他先前估計猜測及總部派之主持此次行動之因。

    “原來如此,難怪道王如此反應,”喬穩嘆之,心想三覺羅其人,連自己也不敢輕易招惹,便續回到最初問題上,“那又與你再次出現有何關系,難道知其蹤,想與之報仇吧?!”

    橋墩貼臥依舊的俞軻兒露出窩囊表情,暗想我如聞其味還不倒走十萬八千里之處才怪。他當然不明說以至失面子,便道出其在此出現的原由來:“我本意是去五臺山清涼寺找我的方外師兄,救治我寶貝弟子的失憶瘋癥,豈知僅’若愚’個笨和尚在,還好亦知其蹤,差我帶上’無遮大會’的佛牒,到松江府來會之。我暫放弟子在寺,連趕三天晝夜昨晚方落步遠山寺。”

    老一輩江湖人皆知,五臺山清涼寺的降龍伏虎兩位尊者,乃是羅漢堂首座,大智若愚僧,及副座,大巧若拙僧。而后者便是俞軻兒口上所說的方外師兄,乃因若拙僧入世布道之時,曾授之三式“空手入白刃”招數,故有心敬謂之,而若拙則隨喜稱之入世師弟。雖說若愚與若拙是佛門師弟,但俞軻兒卻性格怪哉,不與他論輩。

    喬穩雖不信佛,卻掌故周全,記起十多年前,“三覺羅”魔性大發,三度大戰于清涼寺,終被兩位尊者渡化遁走,從此絕跡江湖,人間蒸發。而清涼寺亦寺毀僧亡多數,若愚則戒律面壁思禪,若拙則入世苦行布道。喬穩心想兩僧乃是極少數能克制“三覺羅”的人之一,或有良方真功治此禁惡之疾不定。

    “莫非那無隱禪師便是伏虎尊者,大巧若拙?”喬穩已半肯定說道。

    “正是,我亦閑得無聊,便和你玩了半宿迷藏追逐。”

    喬穩估計其在遠山寺現身時辰,便知他亦無所知該寺暗花秘道之事,看來撞入寺院祭堂也是偶然無意之舉。他不禁嘆謂,舉頭三尺有神靈,冥冥中自有安排。

    喬穩忽然想起俞軻兒那閃爍之語,便說道:“道王從來自負霸道,哪會與人面子,輕放你弟子,實話實說來!“

    “果然是道王故友,騙你不過。雖我不知暗花賊蹤,卻曉得碧水溫玉已由神女宗渠道流入松江府。而道王人情便是一百金盜回此物,也是我現身橋底原因。”

    喬穩知俞軻兒要守彼此約法三章,故特意前來知聲要行盜,必竟此處是他辦事官轄之地,俞軻兒不想違背諾言。他便笑道:“此人情我幫你還,我已應允護送神女宗隨玉入京,我也不想失信于人。”

    俞軻兒也知道王已下武林詔,一切按江湖規矩,連六扇門亦亂來不得,也就告辭道:“那我就不多事,送你臨行禮物,好好接著!”說完手一揮臂下溪,使出空手入白刃之“手掬空月”,鏡溪未驚,卻在水底頓時竄飛一縷銀光于空,然后松身下落踏水,一式燕子三抄水,足下水面連蹈,屈膝振臂,又是無聲無息的俞軻兒式的“馭氣騰空”,身形飛遠五丈之后,便沒入消失在溪岸的秀野林中。

    喬穩平靜的張掌平放,陽光下鱗光閃閃之物空落入手,正是一尾活蹦活亂的四鰓鱸魚。好意頭,一帆風順,游刃有余,他感染著俞軻兒那未泯頑童之舉的深意,心情漸愈好轉不少之后,便往三里外的松江城飛掠而去。

    話說回虎殿臣與喬穩分道所去,依松江建筑圖示,無多左鄰右舍,輕快趕至郊外的秦氏屋邸。他在大屋四近潛行數次,搜索絕無人蹤之后,這才停展“伏虎聽風”奇功,身貼屋墻躍入堂內天井。

    此時遮云籠月,夜色靡暗,虎殿臣雙腳剛落地磚之際,就見手掌火折子之焰火逆風飄擺若滅,心弦警示頓生,腦后耳際已有一股強烈武器破風之聲襲來。他雖不及轉身,亦臨危不亂,一式“天王托塔”,運氣貫臂如鐵,硬勢橫扛擺平。只聽錚錚金石撞聲,虎殿臣頓時耳鼓一陣嗡鳴,手套虎雙奪之雙臂狂震亂麻,而眼前地下青磚更忽隱忽現著帶狀影圈,伴隨著空中遠發近聞的叮叮清脆聲,已向他的首頸和四肢籠近。他心想已落入陷井,敵人必在此潛伏多時,突發暗擊,攻其措手不及。虎殿臣心中哪容他想像何等武器又襲之,手腳展動,使出虎嘯拳之“虎卷剪尾”,在后封閉五大空門,連消帶打,身退背貼正堂柱前,終于暫離險勢,面朝正視來襲之人。

    隨之虎口欲裂而脫手翻飛的火折子在空中盤旋著輪輪焰圈,雖說光線不足,已夠三人打了個照面辨識何方神圣。虎殿臣精瞳尾閃而過,只見十步外一妙齡女子,玉手扶駐地琵琶而立,另掌張搖在前,盡做暫停止戰狀。他觀其容,已認識出此女子正是前日在松江府衙后院見過的其中一位,后在龐玉高斐他們口中才知是知府李玉堂家,宋氏少奶奶的使女,樊素。而宵立風中墻頭,正招舞著飄帶的正是小蠻。

    樊素已朱唇啟,玉齒動:“虎官人,且住手,原諒奴家兩人魯莽出手,我倆亦是潛伏于此欲捕孫不二罷了。你莫怪哦!”而剛才配合樊素的“玉催鐵琵琶”并擊的“花形鈴鐺帶”,發出“蓮花夜合”失效后,再展“百合初綻”攻向柱下虎殿臣的小蠻聽之見之,頓時振臂收帶纏身復原,跳下墻來走近她身旁。

    原來在仙倦里門前,東三娘與棺材鋪老板大鬧事件之后,宋氏少奶奶便知孫不二此人是暗花組織派入神女宗在仙倦里的臥底內間,憑其宗的周全情報剖析,不難曉知其與周妙人,秦好男三者之間關系。自孫不二脫獄出逃,她便想到城郊的秦氏大屋,于是派出樊素與小蠻前往之。而兩人到時尚且空屋無人到,商討之下決定潛伏監守一夜,結果等來卻是虎殿臣,還發生樊素拿手琵琶技,“暴雨欲來”之一幕。

    虎殿臣知是誤會,想到她們主上與樹公喬穩有著約定,無奈郁悶生氣,只好有官語大之:“此地交由六扇門處理,閑雜人等皆現離去。”

    小蠻媚目盼盼,嬌語道:“虎大人,奴家已查過全屋,所有重要宗卷物件已被賊人要么柜空燒毀,要么清搬運離了。”她停頓呼吸一下,續道,“還有你這里就好,少讓我們多走一趟,這是我家少奶奶宴請喬穩大人的帖子,由你轉交了。”說完放下一紅帖在身旁一個觀賞石龕上之后,兩人作萬福告辭出屋而去了。

    虎殿臣作事與喬穩如出一輒,不親為之哪能放心,故入屋細索盡處,真如兩人所說,尋無所查。既然兩人苦守一夜無果,想必賊人亦不會出現,想到此,虎殿臣便轉身出室,收起龕上紅帖,躍墻而出屋,朝松江城回往,向喬穩回報而去。

    (待續第十九章溫故演歷);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908/48988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