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秋月松城 第十四章 峰迥路轉 - 六扇門軼事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六扇門軼事 > 秋月松城 第十四章 峰迥路轉

秋月松城 第十四章 峰迥路轉

推薦閱讀:

    古代君王派采詩官巡行各地采集民間歌謠,以便從中了解民間風俗及施政得失,叫做觀風。《禮記.王制》:“命太師陳詩,以觀民風。”后代各省學政或地方官到任時,命題考試士子,雖評定名次先后,卻與舉業無關,也沿稱觀風。

    ******

    “定本命,知晴雨,清虛天石供。”

    那發束黑白分髻,臉色陰陽參半的“東來”耳受之,頓時詫然,亦想起舊時高府拜壽之情形來。記得十五前,高斐祖父即高老太爺五十歲大壽那天,“東來”持泰山掌令“于東樓”之拜貼,在高府后書房密會高斐之父高瑞,而珍貴賀禮便是高斐所密語的山石盆景。相傳此物乃泰山飛來峰千年乳化的天然之石,其上無數山脈洞門,擁石者數其洞數,盡知人壽福禍,故有定本命之說。泰山派將此家珍尊寶拱手獻之,是有著無可乃何,必求高瑞的緣由。

    昔先皇微服登泰山,巡祭封禪之址,隨行“觀風,侍監,祭酒,房工”四常侍,豈知突發京城變數,故諸如祀事廢罷,泰山派就此種下株連嫌根。今現帝沿襲,封稱四御官,其中續掌“祭酒”之職,便是高斐之父,高瑞。皆憑其天文地理之術,祭祀裸玉之禮,得兩代帝皇器重,權朋朝野。果然新皇下詣高瑞,監督敗禪之罪。時泰山掌令深知,高瑞酷愛喜好石玉,操作祭品祀物,故假借拜壽之名,送上此“清虛天石供”。高瑞見之心花怒放,允諾諫書皇上,“此禍起于蕭墻,與泰山禪址無關”之說,方使泰山派免罷九族株滅之罪。

    故此乃高度機密,此人何以得知?東來思考著,猛得想起,那晚室內長榻臥睡,正夢囈“父親,講故事”之類碎語的孩童。

    “你是高瑞之子,高斐?”東來不再密語,揚聲說道。

    那晚高斐乃是五歲之身,睡眼松朧間,見長榻之側的靠幾上,放著一個由紫檀座架供放著的一尺來長的多洞石頭,眼簾依稀掃到其一大洞頂“清虛天”三刻字,耳邊隱約聽到父親與人交談之語,便又進入夢香了。后高斐年長些,在其父親每生日又復幾次,初不知其瑰寶,認為乃不過四面玲瓏,上面層疊著秀麗山峰罷了,直至父親在某雨日前夕,與其共賞,只見其洞洞天天會冒起朵朵白霧,云蒸霞蔚,嘆為觀止,始明白知晴雨之意,父親視其珍藏之由。到了高斐入江湖,明白武林之事,才明白此物傳說,及關聯事件的種種始末。故才有前面驚人密語。

    “正是在下,前輩可否先行停手再敘!?”高斐觀眼緊張形勢急語道。

    此刻方景,在東來密指示下,善來已欲施展緩十八盤中的景招“樹掛霧凇”,相應之桃花三姝方,尚未出招的桃仙兒業已提氣丹田,“舜天扇舞”正要暴發威力。聽到兩人對話,善來先行罷招起式,與躍頂而下的惡來雙雙步回棚中,而三姝本不欲與之敵斗,桃白白便收羽扇于腰,桃雙雙至扇入地,屏熄氣焰,后收扇袋中。兩方收兵停戰,氣勢收斂,場面頓時緩和安靜下來。

    高斐見兩方人一會默然沉思,一會竊竊絲語,不知何故,又一時語塞,無奈靜待其觀。原來先前在曲戲花廳之時,泰山三兇與桃花三株各收到不知名人的暗箭傳書,飛刀留紙,其上分說在“萬竹綠坪”與“桃花源地”,會出現暗花“玉腰奴”,故紛紛趕至。

    泰山三兇之所以在此灣出現,目的欲求奇藥“失魂引”,其原乃宮廷秘房術藥,如經武林中人煉制,亦能成為一種鎮定平和“走火入魔”的丹藥。泰山三兇中的東來,身修冰火兩極之氣,練就的“漩渦丸”雖然威力霸道,但亦有其缺點,每五年陰陽兩氣匯聚靈臺穴之時,便會走火入魔,故需此藥引氣歸元。他們黑道消息靈通,知曉銷暑灣的“十八家鋪”將有暗花盜眾洗銷此物,而暗箭傳書正好提到此物,之所以與桃花三姝出手,還以為是她們捷足先登之故。現知她們押送的人乃是高斐,高家與泰山派之間關系復雜,非僅是恩誼之情,回想知,便知遭暗花中人精密算計,差點上演相互慘殺之局。

    而桃花三姝亦有半半之數相信此人是真正的高斐,不然此人大可任由他們大打出手,更不會出言調停。她們商議許久,總覺中人家的圈套,卻總是不得要領。

    桃花三姝回憶開來,在“曲戲花廳”水閣橋前,眾人皆中暗花玉腰奴的“暗香浮動花弄影”之迷毒后,身著黑衣蒙面的花奴們不知何處突現,開始欲加以清場殺戮。而暗中行使外勤工作,統籌與控制灣內之安全的她們,立馬界入維持軼序,盡殺眾賊,藥救群雄。后又收到“十八家鋪”那邊的警訊,三姝才明白此乃暗花賊人的聲東擊西之計,虛是這里要毒殺眾人,實為那邊的珍寶財物。三人安置群雄在“曲戲花廳”后,便爭而往之,可惜為時已晚,十八家鋪早之一步被一批黑衣人收刮清蕩。故才有了后來龐玉在“黑石寂林”遭遇那批黑衣人并救箱中人,之后風蟹子與采珠娘相斗相死,以及龐玉在“白沙漫谷”匯合假高斐后,趕往“曲戲花廳”諸如之事發生。等三人返回曲戲花廳,龐玉和還有手掌玉兔捕令的假高斐已到達,正在商議誰人主持指揮擒暗花賊眾之事,三姝猜測此人定是因為她們與泰山三兇難以控制,便又施連環計支走他們,好再次毒計陷害眾人。此時回神的桃花三姝亦有后悔,似乎中了賊人的調虎離山之計。

    片刻后,泰山的東來發話道:“明人不說暗話,我們皆知中人詭計,此人是真正高斐,先解穴放人,我等再行商量對策。”

    桃花三姝互視幾眼,猶豫間,皆拿不定主意。

    性急的惡來喝道:“我們堂堂泰山三兇三十年威名,還騙你們三個黃毛丫頭不成!”

    “兩人真假難辨……”桃白白分析權衡不清。

    “你是認為曲戲花廳那個’高斐’,手執玉兔令,有憑可依是吧。”泰山東來打斷道。

    “正是。”

    “高斐一眾人曾中暗花毒香,昏迷過一段時間吧?你們認為暗花中人會做什么?”東來反詰道。

    桃花三姝冰雪聰明,立刻明了,暗花賊人定是在高斐不醒人事之時,取得玉兔令,又不殺高斐,以他作餌,再使法讓他們知曉在某時某地現賊蹤,暗嘆賊人奸計,便試問道:“你們也定是收到不明身份人的留書,才在此出現吧!”至此桃花三姝方才肯定眼前之人是真高斐。

    “猜對了。”

    高斐聽到此處,呼吁連連,想起與之在桃花源地,生死交戰的假桃白白臨逃前說的,什么游戲開始之話,頓時驚出一身冷汗,還當真九死一生。

    高斐看著正欲上前與之解穴,笑意盈盈的桃仙兒,心中一動已有了對策,說道:“不如我們還是保持原樣,不打草驚蛇,各位看如何?”心中已泛起要見識見識假冒自己之人,乃何方神圣來。

    眾人聽聞點頭稱是,不失好法,將計就計,歷時來個關門擒賊。于是泰山三兇先行,暗處盯哨,而桃花三姝還是品行三人,圍住高斐前行,一同向曲戲花廳走去。

    喬穩聆聽著療傷完畢后的虎殿臣的報告陳述,朱邪百器見他們談及公事,便避<!--中间广告位置-->讓走到其師墓前,靜靜思想事情來。

    喬穩思索到青衣婦人乃往墓深隱去,且中朱邪百器的劍氣,必行之不遠。所以他與朱邪百器暫且告別,另囑有空再行分析其師“劍無心”之事后,便招呼虎殿臣,兩人速速朝青衣婦人逃逸方向追去。

    喬穩與虎殿臣兩人在墓徑徘徊,卻找不到絲毫血跡鞋印之類的追蹤之痕,而虎殿臣懷中的“黑石”又垂頭喪氣,嗚呼悲喘,喬穩一看但知中了盜賊慣用的下五門中的“失味散”。兩人一時無措,有點后悔不帶上朱邪幫忙,此人在此為師守墓三年,對這里的地形多少有所認識。剛想到這里,已聽到朱邪百器在不遠的地方搖手招呼道:“喬師傅,這邊來。”

    朱邪百器將兩人帶到一處不太顯眼的樹旁石墓跟前,說道:“這里便是先前青衣婦人初現之地。”然后抬頭觀天色,又對喬穩告辭道:“喬師傅,再過半柱香之時,便是弟子’夢劍’修練之刻,我就不打擾你們辦公事了。”說完復走遠回到其師之墓去了。

    喬穩看著朱邪遠去的背影,想到他定是認為自己陰差陽錯放失賊人,故又現身幫忙,看能否亡羊補牢。要知其師門門規嚴令,修劍時期,杜絕一切無關諸事,更不用說公家事務了。

    喬穩觀其墓構奇特,想到青衣婦人冒險現身,讓虎殿臣見之,借故讓靈犬“黑石”嗅覺無用,其一使其失去追蹤人跡的能力,其二更重要的定是怕暴露此處玄藏機關。他看著虎殿臣在墓前墓后仔細的摸感敲聽,知他精通此術,定能有所發現。

    要知虎殿臣乃是“虎丘七眾”中一員,未發跡前,皆盜墓者,最擅長的本領就是偷盜王公巨賈的墳墓。果然虎殿臣在樹身敲了三下,然后在墓前供燭上忽左忽右扭了幾下,最后在墓碑上一拍,只聽轟隆一聲,墓后便開啟了通往地下階級的拱門。

    虎殿臣聞墓氣清凈,以他盜墓老手的經驗判斷出,如不是有透風構置,便是存在秘密通道引來新鮮空氣。他取出“捕快七隨”之火折子,空搖起燃之,沿階而下十來尺,來到平地,靠壁行走點燃掛角火把,明亮起眼前的一個外廳內堂的墓室來。

    喬穩隨尾而下,看到外室中央擺設的石桌圓凳光滑無塵,內堂零星散落著半啟倒置的寶箱及木條空柜,看來近期必有人來過,且又行走匆忙無從收拾。此時已肯定了他先前的猜測,孫不二到青衣婦人,棺材到獨輪車,全是為了暗花盜眾的多年賊臟轉移。

    虎殿臣細細搜索,終于看到一灘血漬,并點點滴滴血濺引向內室旁的墻根,轉頭向喬穩示意有所發現。他稍微一用力推墻體,原本只是測度其厚薄及空實,哪知墻身軋軋作響向后轉,半開啟現出了一個暗室。暗室不大,長寬高皆四尺來多,正墻與頂壁交處有一方孔,近乎陡峭的向上延伸收窄生成通風口,而地面上有一個僅容人身垂直而下的暗道。

    兩人已從呼吸中感到潮濕水氣,似乎從黑漆不見底的暗道下聽到急速湍流的水聲。虎殿臣舉著火折子向下照耀,觀察有否向下沿攀的設置和安全方法。大廳火把亮度無所及此,喬穩見之,隨手將側壁的掛墻火把取出,想將其點燃,幫助虎殿臣照亮清晰。不料剛將其拿下,只聽叮的一聲后,咔咔兩下,暗道被機關石板封閉,兩人皆覺不妙,便見身后的活動石墻復慢慢關閉,遠方頭頂已傳來嘩嘩的滾石聲。

    喬穩和虎殿臣哪還敢多想,心動身移,退回大廳,透過漸漸閉關石墻的隙縫,從通風道源源不斷而下的圓石尖礫頃刻間將暗室填滿,而活動墻亦完復平整,就算神仙來也堆將不開了。

    喬穩雖為兵亦暗嘆,是賊的暗花,全盤計劃如此周詳精密。先不說墓穴藏所之選取和建造,勢必蓄謀以久,非一日之功。而墓室內挖掘貫通地下水道,水下船只載輸,暗渡陳倉將其快速運離。想必通道另頭已由專人接應獨輪車運送,現說是知其確切之所,也望塵莫及難追。喬穩一時間黔驢技窮,三十年從未如此信心全失。

    虎殿臣剛才驚出的一身冷汗未散,以他昔日盜墓之功觀之,此墓穴之營造及開啟機關看來,設計之人可謂嘆唯觀止,大師之作,還有那寧玉碎莫瓦全的斷后機關,更是專門針對盜墓人而設,如說一不小,就差點與石長眠。他撫額汗,望著茫然一時的喬穩,便主動先行領其出墓,現當真難保機關復動,永陷墓穴隔絕于世。

    喬穩緊捋頜下銀須,墓前來回渡步,多年經驗告之,現最主要的是冷靜思考,不要讓賊人亂了陣腳。他一向相信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只要人為,必有蛛絲馬跡可尋。他腦海里先將這兩天情況諸事重溫歷歷,線索,人物以及難疑提及分析,揣摩再三后但有了初步的行動計劃。

    此時虎殿臣聽吩問道:“樹公,下一步該如何是好?”

    “地下之水道必匯出汲水之井,我們先從此下手。”喬穩回應吩咐之。

    “松江府全縣有百來處水井,何從查起呢?”虎殿臣說如此,還是拿出縣衙工部冊,細細查閱開來。

    “最近之處是哪里?”喬穩問之。

    “白云山地界有三處,山上遠山寺一口,山下東西村各兩口。”虎殿臣如實報來。

    “那就選前者吧。”喬穩思量說道,與孫不二的地圖所繪相符,多少有根可據。

    喬穩看了看碑文墓字,心中思動,說道:“周家奶奶手下,是不是有個姓秦的婦人?”

    虎殿臣點頭稱是,當然記得在周家院子那個野蠻無理,被他虎爪之威就擒的潑婦“秦好男”。

    喬穩手指墓碑落款“秦氏”兩字,示之與虎殿臣,吩咐道:“查查此死者的背景。”

    虎殿臣翻到戶部冊頁,稍微搜索已找到相關,便讀道:“死者,泰田和,縣內巨富,十年前死于哮喘,有一元配遺腹子,父死之時,其遠門經商,又無其他宗室,故財產皆由其大姨太’秦氏’代管。”然后頓了頓,續說道,“樹公懷疑她們是同一人?”

    喬穩知唔暗嘆,隱約覺得秦田和家已成了暗花賊人的羔羊傀儡的受害者,“大有可能。”

    虎殿臣續看一段,略帶佩服的說道:“樹公猜測不錯,這里還提及,秦田和捐款修略過遠山寺的植林道路,前任知府還特意給予嘉獎,故留有記錄。”雖不善思考的虎殿臣,據自身盜墓知識也找到了相關共通點。

    喬穩聽聞,更加肯定自己想法,下水暗道必與寺井相邊,便續問道:“那就更有理由證實一下,且再看秦氏有否房產提及?”

    虎殿臣查看一下,說道:“秦氏已于五年前變賣城中所有田地房產,現東郊尚有一處大屋。”

    喬穩亦雷厲風行起來,分工道:“好,老辦法,兵分兩路,我往遠山寺,你去東郊大屋。”

    虎殿臣領命,報拳告退,氣運虎淵縱的輕功,身起呼嘯飛迭而去。

    喬穩觀月霧漸迷的夜空,看來又是一個無眠之晚,想起道王期限,神女承諾,也立馬動身前往該地,白云遠山寺。

    (待續第十五章月弦古剎)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908/48987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