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秋月松城 第十三章 扇舞煙翔 - 六扇門軼事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六扇門軼事 > 秋月松城 第十三章 扇舞煙翔

秋月松城 第十三章 扇舞煙翔

推薦閱讀:

    “噴香化氣”乃是一種極高深的氣功,行功者丹氣運轉如絲,口中急速噴吐,借助周身彌漫煙霧,帶動煙塵霧粒疾飛,憑其細純力勁,或撞擊或急射,皆可碎石斷金,遠取首級之能。江湖中人因其鋒利如劍,光澤如長虹白練,稱之為“飛劍”,武林中更以泰山派掌令的“芳香貫氣”為至冠。此語出自于《六扇門掌故.泰山派》。

    *******

    高斐在桃花三姝的品形押送下,走了約摸一盞熱茶工夫,正神思飄渺間,眼前又是一花,身體竟然不再處于桃花園林,周圍是一片青翠的竹林,竹間溪流淙淙,如玉碎環鳴,一股清涼的風撲入懷中,讓人經不住精神振奮。

    高斐不問便知,此定是銷暑九景中的“萬竹綠坪”。竹林煙幽,石徑深曲,溪流盡處,如茵綠草坪上,長曲攀藤廊棚,棚內依稀可見三個持水煙筒之人圍桌背坐,正在騰云駕霧,與林中地氣白煙不同,口吐煙香竟然是紅黃藍三色纏繞,風拂消長不散,如獸張牙盤爪,份外的妖嬈奇異。

    領首的桃白白蓮步止挪,在棚外遙聲道:“棚內可否是泰山三位前輩?本灣突生動變故,待慢之處,敬請見諒。”

    泰山三兇,老大“惡來”,老二“善來”和老幺“東來”,乃是泰山派的三長老。三十年前中秋之夜,南天門之戰,力敵泰山一百三十八嶺崖,七十二洞主,此役中使群雄眾豪聞風喪膽,折服于泰山派,從而奠定了泰山派一統其山及其三人的江湖兇名。因其派習穿松紋印日裝束,且三人又手持其獨門的“翔云水煙筒”,故桃白白一眼認出呼之。

    瘦臉山羊胡子的惡來,在圓桌上磕了磕煙灰,手指著高斐說道:“不用客氣,此人留下,你們走人。”

    桃白白原先不清三老目的,客套說話,雖現知悉他們的目標乃是假扮高斐的“玉腰奴”,還是婉轉的拒絕著:“姬三先生已死,賞金獵人之說作罷,你三老還是請回吧!”

    “什么狗屁賞金獵人,我們不知,快快交人,你們應該清楚我們的脾氣。”

    現高斐乃是查清“姬三先生”死因的重要人物,桃白白她們三人哪愿放手,況且這個“玉腰奴”是真是假還是未知之數,神女宗一向周旋于權貴惡勢,對付方法自有一套,故桃白白依舊頭頭是道的說:“后輩三人無法作主,稟明主上方能定奪。”

    惡來走出棚外,山羊胡子崩直,深吸一口水煙,隨著淡紅煙霧從口鼻吐出,自恃江湖地位的他,傲慢的說道:“你等三人沒資格與我們討價還價,叫你們宗主來領人吧!”說完又復猛吸煙筒,煙窩煙草泛紅如炭,已微微冒出煙灰火星,向四周擴散開來。

    桃白白見其隱約有動武姿態,無奈向其他二姝示意,手腕忽翻抖,衣袖內滑出白羽折扇,將迎面熱浪拂散,態度亦強硬起來:“那后輩三人只有一展扇子舞來領教三老的`翔云十八盤`”

    桃白白手中“白羽折扇”,出自神女宗名家,亦京御裁娘之手,乃十六支丹鶴尾羽構架扇骨,故柔韌自如,石棉紗與天蠶絲交織扇面,故火毒無懼,加之配合她三人近乎舞藝的銷魂武功,見之者無不意亂情迷,交戰無力。

    泰山派得名山之獨厚,從無限夕霞云海之氣勢,三又三十八盤之山險,以景入武,演變成捍頂江湖的仙技“芳香化氣”。作為泰山長老之一的惡來,天性暴急,多年練就的烈炎氣罡,通過水煙筒傳動,灼燒并帶動蘊紅的煙草疾飛攻敵,江湖人稱之“二味真火”。剛才他使出的便是其中的起式“星火燎原”,豈知被桃白白借寶扇之利輕松灰飛煙滅,而形不成綿綿的煙索霧練。

    高斐在旁視聽,見及三十年前的風云人物,回憶起其師點蒼名宿“點蒼老人”,在自家后花院秘授技藝間際,論談到武林之大家諸種。言及泰山派的“噴香化氣”,其是一種基于物源相互張力大過各各重力故能漂浮,從而能氣御成飛劍狀態的霸道武功。其門下據自身功力大小差異,所使藍黃紅黑白五等劍氣,前三色乃是長老級專用,余二乃門人用之。至于其掌令的煙香之源更是采自萬年封雪的泰山秘谷,號稱“彤素芝藍香”,能燃極細輕粉,至凈至純,故能吹射驚人,非身俱一脈單傳的掌令心法“芳香貫氣”所不能駁御之。

    惡來轉身對棚內那二郎架腿,背桌而坐的“善來”說道:“哈哼,二弟,好多年少有人如此叫囂了,完全不把我們這些老頭放在眼里嘛!”

    善來不語,依舊大吐煙黃,蒸籠其身,聽及惡來之語,圈繞周身的旋渦煙氣已向棚外三姝,呈同心形漫延擴散,帶出了波波寒意。與惡來不同,他主修冰晶傲氣,十載徘徊于岱頂及黑龍潭,更是泰山秘谷的守靈人,觀泰山隆冬霧凇奇觀所悟,乃是借助煙黃灰白的媒介,吹氣冷卻成冰晶霧粒,專門浸敵肌膚,傷寒經脈,非三十年功力無法運轉自發而達殺人至命之境。

    桃雙雙速扶快移高斐,至其三身側后竹地,封之腰間要穴,讓之坐倚竹身,然后安心與桃白白并排,始籠袖翻飛,雪臂環鳴止,纖手之中已握現一把巴掌來大的柄扇,名曰“火梧紈扇”。其扇質乃波斯“不知火”的異材所制,扇之表層帶能與空氣自燃的白磷礦物,平時以白臘冷密之,扇形呈梧桐葉狀,十片狹長尖銳葉萼,一旦動武揮扇,透裂臘層,便會暴長火焰飛舞,灼敵膚發衣物,利害非凡。

    桃雙雙巧然豎扇一切一劃,精準界入襲近煙環,善來暗藏冰勁的煙灰撞擊扇面之上,發出金木頓鈍之聲,亦帶動扇面隨柄柚轉動,熔臘透層的火焰暴亂卷飛,反將善來的煙黃死灰復燃,沿環跡倒流,如火蛇纏mian燒至棚內。

    棚外泰山三兇之惡來,先知先覺受觸,衣衫星星洞洞,頜下長須燙卷,心中頗有彼之道還于己身之感,于是縱身上竄于高,空中鐵板后翻,才安然退危肅立于棚頂。

    善來聽著桃雙雙的臂環魔音鳴沖耳膜,只覺火焰如同行間在鬼符樂譜上的跳躍妖怪,連連將棚竹燒黃得吱吱響作,大有竹毀棚塌之后果。他便手甩煙筒沿臂周旋,筒底煙水傾泄而成旋渦水簾,與噴吐于口,乃內丹九轉,貫含冰晶傲氣而兩者相合,頓時如同銀瓶乍破,冰蛇亂舞,與桃雙雙揮舞扇招“火蓮依依”交錯,極度空間內,遍布冰火朝天,連綿煙雨團團,形成一幅神乎其神的奇景畫面。

    雙方小試牛刀,初露鋒芒,有驚無險,互無勝數,雖說泰山派之仙技瀚然,但神女宗之神兵亦靈性。看來非列陣布武才能一解方休,高斐在旁觀之嘆之,正應桃白白前話中意。

    江湖陣法,遵循以一為本,始二至幾,又九九歸一,有二儀三才四象五行六梅七巧八卦九宮等等布局,故派生出諸如此類的陣形。其中以三才陣為基,江湖人愛虛榮,美其名,揚其派優,如泰山的“翔云十八盤”是也,神女宗的“扇子舞”亦然。雖說兩陣皆天地人三才同陣,其攻防卻有所差異。泰山其陣,汲天為天,主功;星羅為地,主守;會心為人,主活;故主輔統籌,攻守兼備。而神女之陣,時天之陰陽,利地之水火,和人之剛柔,故強極弱略,全攻全守。

    《泰山地理志》云曰,泰山十八盤乃是登天階梯,呈九折十八彎之狀,在險壑峭壁間盤繞延伸,分慢緩緊三段,段段沿線更是有鬼斧石刻,洞灣松瀑種種景致。而泰山派心法,以景入武,三兇合<!--中间广告位置-->陣,各領一段六變,造構了威懾武林的“翔云十八盤”陣法。高斐想到三十年前的“南天門之役”,他們布列陣武,敵數敵眾敵群,始終如三,可謂所向匹敵,乃是江湖人經久長談的武林軼事。

    至于桃花三姝的“扇子舞”,高斐雖是初聞,亦見識過“仙倦里”小蠻的媚舞之姿,“銷暑灣”姬三的扇戲橋曲,更讓他憶起“悲情公子”沈暮白談及,百年女魔頭石觀音的銷魂武功“男人看不得”。加之方才三姝其二舞扇的魔幻攻擊,故高斐從未抱有小視之態,不敢判定誰方強弱。雙方各余一人未曾亮武,泰山三兇老幺“東來”能集陰冰陽炎兩氣聚于掌心的“漩渦丸”,雖有耳聞未曾親見,而三姝中的“桃仙兒”又會使出何種神出鬼沒的神扇舞技,高斐心中好奇非凡,專注關睹起之后戰事發展來。

    喬穩空中頓曳,轉墜之身猛然半屈膝停落在地,輕功余風帶動須飛衫拂,直身移步后,正對著三丈外的朱邪百器說道:“朱邪兄,稍停莫戰,黃鶴樓故人何曾記得?”

    朱邪百器對十年前在黃鶴樓閣與師把酒論武的“喬穩”當然記憶猶新,自己亦受益非淺,得此人授與一招半式,“七擒七縱七唐手”中的“無擒無縱”。也就是日前喬穩力破孫不二外功“一串鞭”的終極招數。此后七年與師游歷程求劍中,朱邪憑此招觸類旁通,領悟“奪劍”,此招正是其師尊“劍無心”從未道破訴之的劍道境界“無劍”,使之進入了全新的修劍之道。

    故朱邪百器解下蓑衣,放下腰跨之劍,跪膝叩首說道:“家師嚴令,旁人之前,尊稱您為老師,在此弟子朱邪百器拜見喬穩,喬老師。”

    喬穩老臉微笑,果然是尊師重道的家伙,要知朱邪其師乃出自武林兩大仙跡門派之一,又號稱“仙道”的劍無心,身世輩份超然,既使是其徒弟朱邪,喬穩稱呼同輩語之,也有點冒范。但朱邪因其授技之故,稱其為師,是已喬穩老懷安喜,不然白花老頭謂之朱邪為前輩,還真老臉難掛。

    喬穩上前扶起此人,笑道:“如你所愿,以后直呼本名`百器`,起來答話吧。”他哈哈說著,邊指著身法停滯,神情僵硬的虎殿臣紹介:“自家手下力將,姓虎,字殿臣,你們多多親近。”

    虎殿臣先前受朱邪百器的劍光炫耀,剎間眼漫白茫,精神陷入空虛,實體如被支解成星云塵埃,漂蕩迷失在夜穹中。他現始魂歸神回,僅一眨二息,他追擊青衣賊婦的左飛奪,和防胸門戶的右護奪何時紛落插地而無所知,自覺像被妖術迷幻般手足無措。

    而青衣婦人招出身退,后掠數丈,雖說已在朱邪百器劍光揚灑邊緣,身形也不免一陣顫動搖晃,眼前天地萬物褪卻黑白二色,她橫心努力再一縱身,便沒入黑暗的墓群。

    虎殿臣認為既然全身無傷無損,便行前向喬穩稟告道:“樹公來遲,屬下無能,”接著轉向朱邪百器恨視暗哼,續說道,“拜此人所阻,暗花賊婦業已走脫。”話語剛落,一股血箭不受控制的沖喉急噴而出,身體亦不由自主的直臥后倒。

    喬穩見之,疾手速扶,盤坐其身,五指真氣熱力貫入其背后脊椎穴,推血過宮小周天后,便暗嘆起朱邪百器的劍氣利害來。

    要知虎殿臣身懷有著“十三太保”著稱的“虎胄拳”,雖是拳名,卻是外修力內斂勁的外家硬功,傳說能屏障全身七十二大穴,不畏任何劍氣刀勁的攻擊。哪知朱邪百器施展的劍二式,亦名“劍羅秋螢”的劍氣卻能侵穴走脈,業已傷損虎殿臣的“手少陽”“足太陰”二道經脈。剛才虎殿臣表面看起無事,其實其周天經脈,丹田穴息已被封閉沽耗盡殆,當血液復流沖穴,肌骨重新運作,便如同缺堤泄洪,強大壓力就會導致經錯脈亂,逆血沖喉而出。還好虎殿臣未曾強行運丹田之氣,僅簡單的肢體動作,不然就會遭走火入魔的惡果。

    喬穩呼吁罷手,探手入懷,取出宮廷圣藥“白芨熊膽丸”,納入虎殿臣之口,對著正虛目微張,蒼口欲啟的他說道:“吐吶大周天九循,再行起身言語。”所謂故人難遇,便問起旁邊的朱邪百器說道:“你師尊亦在此地吧!?”

    朱邪百器先蓑衣覆身,復支劍佩腰,略帶悲意回話道:“先師已仙去歸塵,先前這位虎殿臣仁兄,在他老人家墓前大打出手,擾其清凈,故弟子唯有出劍自救,豈知失控傷及您喬師傅的手下了。”

    “你尊師護靈不怪,又不知者不罪嘛,況且虎仔傷無大礙,不要放在心上。”喬穩說到此處,話鋒一轉,捋須皺眉疑道,“你師傅人如陸地仙神,難會輕易死去,是何時何地何況的事!?”

    “今日便是弟子守墓盡孝三年之期,師傅是平平靜靜的在白云山腳下故世的。”

    “那更不可能啊,《六扇門.人蹤錄》上記載著,劍無心,皇歷天清十四年秋分前后,武當山御神道,求劍中。”

    朱邪百器聽聞,驚喜交集,其師死祭,正是秋分節氣日,而現今乃天清十七年,正合三年之數,試問一人如以能同時現身兩處萬里之地,如果喬穩其言真實,便肯定了自己三年來不斷反詰,何以師傅會死的疑團,難道是假死!?他便激動說道:“那日我詳盡探其氣息全無,經脈斷殆,肌骨僵硬,才照其留書遺言,入棺守墓三年。”

    “以你師傅之能,諸如顯征,定能辦到,龜息入棺,說不定在閉關修劍吧?”喬穩說罷,亦暗想到各中必有玄機,要是能開棺確認,以他法眼定能看出端詳。雖想這般,如此冒范諱忌之話是不能直言道出,故出語引朱邪百器本人主動提出。

    朱邪百器聽聞思動,喬穩之語不無道理,其先師“劍無心”亦不只一次說過,劍法練到某種境界,不用身體亦可練之,運用思維,在腦海中追求劍法中變化和破綻,尋找出一種最能與自配合的技法;而人在肉體受到極度痛苦折磨或人在精神上深感到死灰俱寂之時,思想往往會更加敏捷百倍。

    正如人若被封閉在棺材里,就會頓感與世隔絕,變得心靜如水,平日模糊依稀的種種對戰經歷與應敵劍數就會一一重現在眼前。對于一年多未曾動劍的他來說,一出手便能重傷虎殿臣和青衣婦人兩大高手便是很好的實證。朱邪百器回憶到此處,心喜萬分,難道師尊用此法修劍,心中已生起開棺檢示的想法來。

    話說回高斐見泰山三兇與桃花三姝已達劍拔駑張之勢,雙方皆躍躍欲試,等待最好的時機出手。他心中不由對桃花三姝擔擾起來,雖說三姝有所目的,一路脅持而來,但以他與暗花“玉腰奴”惡斗的傷勢,三姝能陪伴其左右,不受暗花再襲,又進藥療其傷,也算是救命恩人。一方面他權衡思量,三姝敢于悍抗泰山三兇三十年的江湖地位,雖勇氣可嘉,但實力相差太遠,無疑是飛蛾撲火。他心想用何法才能化干戈為玉帛呢?

    高斐思索,問題在其身上,雙方都認為自己是暗花玉腰奴,如能證明本人身份不就能解決了。他眼見泰山方陣中主活的老幺“東來”已喉鼓唇動,開始密語傳聲發動新一輪攻擊。他雖手腳不能動彈,還好能憑三寸不爛之舌,不由多想亦對其傳音入密來。

    ******

    ps:刻意窮寫古龍風的“武戲文打”,無奈失敗之極,嘆嘆差矣。

    (待續第十四章峰迥路轉)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908/48987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