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秋月松城 第十二章 劍森墓幽 - 六扇門軼事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六扇門軼事 > 秋月松城 第十二章 劍森墓幽

秋月松城 第十二章 劍森墓幽

推薦閱讀:

    朱邪,本為西突厥部族名,后改稱沙陀,族人以朱邪為復姓。也作“朱耶”。相傳朱邪氏有血脈圖騰,熾翼朱雀,在該族神話中此乃鑄劍之匠。頂盛之期,其族長名曰朱邪赤心,后不知何故,族亡煙滅。語出《劍器之編年史.朱耶氏》

    *******

    白云遠山寺位于松江府城外的北面,山麓坐落主寺品形三殿,山腰遍布歷代佛冢塔林,后山則有上代主持坐化佛跡的白云洞。

    虎殿臣在靈犬“黑石”的嗅覺追蹤下,出城三里,過碧波秀野橋三里三,便停在前往東“幽塘冢墓”,西“白云遠山寺”左右兩岔路之上。“黑石”在此支路盤轉吠哼,虎殿臣便知其主人“狗爺”兩處地方都經過,只是時間先后不同。片刻過后,“黑石”終選擇其東之路急竄出去,看是嗅辨出味道的濃淺,虎殿臣快速做了個路邊暗記,好讓后來的喬穩知曉,追隨黑石走向“幽塘冢墓”之路。

    虎殿臣走在半塘半林的松軟土路上,靜空朗月,荷風拂柳,此地此景,未曾興起他寫意心情。就喬穩所猜測的的獨輪車痕與新近腳印全無,難道跟錯方向,他便兜起“黑石”入懷,展開“虎淵縱”的輕功飛掠起來。既然此路已知徑直遠通墓地,此犬又是邊停邊嗅浪費時間,思考并非他專長,多想無益行動唯先,加快速度到達目地方能解開他心中迷團。

    一里長路不用多久,虎殿臣經過后,前面便現出一片山丘石崗,空氣中已飄飛著零星磷火,出云冷月剪影,暗紅碑字,紙扎供物,完全襯托出了冢墓應有的鬼幽黑怖。

    “黑石”掙脫下地,在諸多窮人的泥堆土墳里嗅嗅轉轉,帶著虎殿臣深入墓區幅地。放眼過去,虎殿臣見之,全是半人高的拱球石冢,多半是富家商賈的祖墳村祗,還不少略帶有王室官家建造風格。

    就在此時,由遠至近傳來輕柔咯吱的腳步聲,虎殿臣身前人高拱墓后伸出一雙穿著青布軟鞋的秀腳,接著轉出了一個清淡青衣布褲的垂首婦人,一手團持濕紗拭淚痕,一手挽古色燈籠碧籃,突見前方阻人,汪眼抬頭微掃,后作防范之態,雙手抱籃入懷,甚是驚恐非凡。

    夜黑風高,孤男寡女,易幻犯罪,加之“黑石”嗅后無異,嗚呼軟趴于地,虎殿臣便本性側身讓過,少有輕語道:“娘子莫怕少驚,請自便先行。”青衣婦人聽聞垂頭更低,蓮步復挪憐泣而過。

    虎殿臣看著她腰擺臀搖的誘人后背遠去,想起先前她那憐艷驚瞥的入騷媚眼,白晰纖指的鳳仙花汁,絕非平凡農夫婦人,更有如此方景,亦非拜祭掃墓時分,其中必有蹊蹺,想到此處,他突然轉身,向那“青衣婦人”追去。

    虎殿臣腳步漸近,青衣婦人似是仍未覺察。他目光四轉,突然出手如風,一把向這青衣婦人肩頭抓了過去,他五指已貫注真力,只要是練武之人,聽得他這掌勢破風之聲,便該知道自己肩頭若是被他抓住,肩骨立將粉碎。

    青衣婦人仍似渾然不覺,但腳下突然一個踉蹌,身子向前一跌,便恰巧在間不容發的剎那之間,將這一抓躲過。

    虎臣驚喜發現笑道:“果然是好武功。”

    青衣婦人回過頭來,茫然道:“什么好武功?大爺你說的話,我不懂啦。”

    虎殿臣直視她那風塵秀樣,冷哼道:“無論你懂與不懂,且隨我去吧。”

    青衣婦人依舊懦弱身顫的說道:“哪……哪里去?”

    虎殿臣不語,額項血脈突現,雙手已暴曲虎爪之形,向她的腕間命脈勾去,看似招出輕盈,卻力達千鈞。

    青衣婦人不退反迎,纖手連籃向虎殿臣送去,隨著她向前踏進一步,手勢微振,錚地一聲作響,燈籠碧籃里的拜祭之物,傾飛而出,散置于地。那個看似竹編實為抹碧細韌鋼絲所精制的籃子,竟由四面籃腳之處,各自伸出了兩寸來長的一截狀如虎牙的倒鉤利刃,通體上下閃爍出月映銀光。

    跨虎籃,是名存江湖外七門罕見兵刃之一,籃重十五斤零八兩,內刃外鋒底勾,全憑手提機簧控制伸縮,平時偽以竹絲花籃一般無二,一經施展起來,松放自如,神出鬼沒。它向來是街道暗殺的首選武器。

    虎殿臣的一式“靈虎攀枝”的變化威力全撞擊在籃身,發出金屬脆聲,亦激發了此物上籃邊沿挺生出十二個尖銳棱鋒,倒伸直刺其長臂。他虎目精精,更見滑入籃中其手欲被霍霍交錯的鋼片內刃吞絞。他哪敢多想,便出“虎淵縱”之“脫柙入林”的功夫,爪頓化掌后折,臂急縮身反竄,在其后的墓頂左右騰跳開來。

    青衣婦人的跨虎籃講究鉤刺掄圈,身隨其動,底鉤牽扯著虎殿臣的袖衣,外鋒控制著虎殿臣其臂左右脫離,籃中內刃便好如附骨之蛆,寧要噬其臂方休。

    虎殿臣真氣運盡,背脊撞在其后的墓碑上,此時青衣婦人的跨虎籃猶如南荒食人妖花,張牙舞爪般眼看就要將其撕裂,陷入盤口之餐。他雖退勢受阻,額冒驚汗,動作亦甚是靈快,橫腰剪尾,將軍脫袍,回弓射月,黑灰外袍便如翻云覆雨的重壓籠罩向青衣婦人。

    青衣婦人一陣獰笑不絕,臉上全是囊中物的渉獵滿足感受,持籃食拇二指暗按機關,上籃沿十二棱鋒縮沒伸突,身籃盤旋一周,其招“磯轉回牙”使出,頓時刺破吞吸虎殿臣的衣衫螺旋入籃,內刃錚錚霍霍絞錯過后,鋼格籃孔便噴射出碎布裂帶,跨虎籃其力勢不減,前進刺絞墓碑,露出椎形深孔。

    此時鬼墓幽森,陰光冷月,破衣撕條在塵石飛揚中亂舞,空中更是回蕩著婦人的妖聲,煞是一番沉悶憂郁。

    虎殿臣連溜帶打,三招過渡人已轉到石碑之后。先前他本著大男人之態禮讓三分,輕視其女子,險遭痛失左臂之惡果。現終得喘氣之機,哪敢再藏私,雙手一伸一縮于虎錦護腰,雙手中已套上了件精光閃閃的兵刃。只見這兵刃長僅九尺,在淡云凄月影輝下,瑩瑩發光,看來有如數只無柄的銅叉般,只是叉身卻又彎曲如爪。這正是虎殿臣仗以成名的“虎雙奪”。

    “虎雙奪”,界于鐵手套與鋼護臂間,亦身兼兩者之優,一百零七式的虎雙奪,抓,撕,鉤,纏,扯,絞,封……,曾是昔日前哨營的虎殿臣在千軍萬馬中擒殺眾敵的利器。一旦施展,攻式如潮,剛烈瘋狂,式畢方休,乃是武林罕睹的外門功夫,令人難以抵擋。

    虎殿臣交錯互擊,雙奪鏗鏘作響已叉卡住了青衣婦人妖怪般的跨虎籃。青衣婦人驚矣失色,當然未曾見過此比之更怪異武器,心中亦想到此物有著類似跨虎籃般深不可測的威脅,優先思動,手勢再展,十二外鋒回縮,底籃四倒牙勾扣“虎雙奪”的彎曲利齒,拉收著她順勢身橫腰折,轉之側面,繡花鞋下秀足已一招陰險毒辣的“春風纏絲腿”已向虎殿臣的跨下踢去。

    虎殿臣兵器架空力虛,上身前傾,下盤受招,口中大喝,胸腹呼吸間,雙奪外翻內絞,瓦解勾牙對兵刃束搏蕩開,虎軀騰空,險避撩陰勁腿,于飛之身倒蔥頭首,只見雙手揮舞青光盤旋忽閃,百式虎雙奪之招“天降神兵”,如泰山壓頂般向青衣婦人頭頂鋪蓋下來。

    青衣婦人不想力拼兵架,腰肢擺扭欲倒,下盤平臥伏滑,如青蝶振翅飄遠丈外。她正欲下墜沾地,虎殿臣的虎雙奪業已重擊深地,五道力勁伴隨著地表破裂漫延,石板青磚波動起伏卷送而來。她見之身動,細胸巧翻云,凌空人影翻轉脫形而出。

    此時攻守逆轉,虎殿臣狂吼<!--中间广告位置-->前撲,青光風疾電掣攻來,青衣婦人無奈手勢復施,交兵擋架,只聽光芒交錯,宛如閃電,耳中只聽得一連串驚心動魄的“叮當”聲響,兩人業已對戰了五招之多。

    虎殿臣乃是浴身于刀光劍影,全攻亦勇者無敵的近戰高手,招招凌厲非凡,每每兵交金鳴皆使青衣婦人節節退敗。雖說他占盡上風,亦不敢有半點差池,須知青衣婦人之武器,又名鴛鴦跨虎籃,歷來是雄雌雙對,現僅單籃示適敵,想必藏有后著。

    兩人幾番輪攻盤守,轉戰墓幽處處,白練與青光交織,火花四濺兵交互鳴后,終停駐分立于入墓主道的兩旁。

    青衣婦人花容失色,氣吁汗淋,屢屢重擊,跨虎籃皆有散架脫手之感,酸痛之手亦發沉重,把持不住。先前委身現形,心存目的,悔此錯著,既如此,將錯就錯,全力進攻并非無勝算。她暗咬銀牙,口中不忘假意分神道:“大爺少慢,不然喊人非禮啦!”說話間從后腰衣服內摸出一個精鋼扁平折疊,通體棱角刃口的玩意來,隨著她手勢揮振,錚錚清脆膨展成比另略小的跨虎雌籃來。

    虎殿臣見之抖出跨虎雙籃,豪興狂笑著:“別煞費苦心,快快束手就擒吧!”言下之意,此地光景,斷然鬼影全無,如喚其黨羽,更是無懼,便運氣丹田,嚴陣以待。

    此時秋月無邊,夜星朦朧,幽風陣陣,伴隨著三聲狗吠,墓深飄來一股懾人磁性之音:“你等何人?在吾師尊墓前爭斗擾其清靜!”

    聲畢影現,黑暗中走出赤褐卷發,高鼻深目之年青男子,此人蓑衣披身,腰胯支劍外掛,正神色微怒的注視著虎殿臣身旁的大理石墓碑。

    虎殿臣無暇理會之是否外族非中原人士,不想橫出支節,讓疑是花賊“周妙人”的青衣婦人因此趁機走脫,便朗聲官腔:“六扇門在此辦事,閑雜人等諸請避讓!”說完他不忘順著突現男子的目光,朝旁邊的碑鑲金字望看。

    青衣婦人遙對此墓正前二丈,墓碑刻字一鑒無過,正是“尊師劍無心之墓,愚徒朱邪百器拜敬立上”兩行。她本僅在擔心此人神出鬼沒的在墓堆出現,不知是否被之知曉,她在先前一時辰的秘密行跡。現在見“劍無心”三字,哪能多想,要知“劍無心”此人乃是她組織祖師爺的同輩中之超然人物,她所知悉的便是頭目師尊,多少就因此人閉關離塵,未想入世。她看著此年青男子蒼白無血的狹長臉頰,卻悔生寒意,腦海滿生走為上策的念頭。

    “朱邪百器”軒眉飛揚,薄唇齒動:“天王老子也要在吾師墓前三叩首再罷!”言語間,右手拇指扣無名指,成三指特殊劍訣式,右腳探前半步,腳跟對左足尖,左手拽起蓑衣外擺,撫握苦心劍柄之際,澎湃汪洋的劍氣由身透出,瞬間溶入了虎殿臣和青衣婦人原先的氣場。

    兩人見其瞬息萬變,神光內斂的雙目現出寒星閃動,頹弱身子漸漸變得高挺英偉,面容猶然完美如大理石雕像般輪廓分明,在此人身上仿佛受到某種魔法催動,難道這就是劍客獨有神跡特質?虎殿臣見朱邪百器微側遙對,與青衣婦人成崎角兵勢,他非昔日吳下阿蒙那么沖勇,未亂心神,口中鎮喝:“助紂為虐者,當以同黨共謀擒拿!”他邊說邊探懷拋臂于空,已放出了六扇門求援響箭。

    青衣婦人見朱邪百器側背于她,對恃著仰首視天的虎殿臣,既然形跡敗露,心如蛇蝎的她何會輕放此逃遁之機,雄籃還原收腰之后,當胸雙手作寶塔狀,合頂雌籃底座,招臂劃出詭異怪圈,真氣吐咄道“暴!”見聽風聲銀閃,數之不清的細長流芒游絲由籃格勁射而出,威力盡籠其它兩人身周左右三丈方圓之處。

    虎殿臣頓感眼花幽藍迷茫,意識此乃是江左司徒之獨門毒性暗器“煙雨斷腸絲”,左手奪身前臨空急劃蓮花十字,虎嘯聲聲間,右手奪一式“飛虎馭爪”已脫腕追擊青衣婦人。

    朱邪百器無視兩人夾擊雙招,一道冷森森的寒光已自腰跨間猝然閃起,精躍繽紛如夜空群星似的光點倏而布滿周遭,像煞遠古的流虹迸暴碎散,又瞬息合攏,幻為青煙一縷,在劍芒的光輝曳尾微微一抖中,他已將手中的苦心玉柄劍平平伸出,正沾黏著數不清的流芒游絲,在閃耀著寒光的劍身上輕輕顫舞,地上,四周,及朱邪百器的衣衫上,卻沒有任何一絲變化痕跡。

    喬穩彎腰屈膝探明虎殿臣所留的方向標,始官驛一路行來至此岔路,城出三里三外的碧波秀野橋,未見其溪下的四腮鱸魚,向西遙建遠筑的白云遠山寺,僅聞其寺鐘的夜課清蕩,現將進發往半林半塘的幽塘冢墓,心中亦萌生一絲感觸。

    喬穩臨出官驛之時,觀閱六扇門公文附件,報告了最新的一件流竄州府六縣作惡的獨行盜殺人案件,已在松江府破獲落網,現由該地的捕頭“陳金湯”解押州府總衙。行文中還提及了得一民間秘密組織“老友記”之助,當中記載了其成員三男三女,以龐玉在內,“獵朋”童千京等人諸如綜述所見無它,至于“鬼友”乃組織老大,僅簡約“用劍高手”四字。多年經驗升華的預感告之,將會馬上見到此人。

    喬穩起身之際,響徹云霄的煙花沖天箭正在夜空中形成紅心黃外環的花樣,此乃六扇門急援,虎殿臣有險的信號,他運氣丹田,振臂后劃,破空鳴風,“馭氣凌空”的身法業已施展,帶出十丈開外,朝往煙花響徹之地。

    龐玉緊隨著“高斐”前后飄忽,左右不定的輕功飛馳,難以與之親近說話。“高斐”似乎通曉去路,龐玉不曾生疑,看著他殺氣沉重,劍意濃郁的樣子,倒是讓他想起了他的鬼友“朱邪百器”。

    說起此仁兄這個矛盾體,天生火暴發型,粗獷外表,而平時緘語少言,靜如外子,一向修閑松散,少與人動武,一旦揮劍視人則進入無語倫比的境地。

    朱邪百器的劍法,在龐玉看來,有著某種認知能力,如同他從小苦練的“六識神通”相似。記得他們第一次相識情形,龐玉初為鳴雞人,四更時辰未到,風聞塘荷幽香,巧遇朱邪百器,時他正在塘亭品嘗松江特產“紅糖粉藕”,要知荷塘在墓冢之旁,故被龐玉誤為食人妖怪,沖動出手。兩人僅對一招半式,便知悉誤會,龐玉的指化拈花之“葉底留蓮”使朱邪百器如坐蓮臺,而朱邪百器的荷莖化劍之“劍一”則使龐玉如浴春風,皆從雙方身上體現到了劍之道諦,指之佛禪,非大奸大惡之氣息。

    喬穩騰空在天,正好盡鑒了十丈余開外的朱邪百器那似曾相識,從出鞘,揮劍到定勢之劍招“劍羅秋螢”,已想到此人便是“劍無心”的弟子。

    十年前與劍無心在黃鶴樓盞酒論劍之時,侍候在旁,褐發寸頭,年僅十多,身背巨盒長匣。后來方知,此盒能容數劍,皆劍無心游歷求劍的戰利品。他記憶猶新,時兩人以文斗勸酒,對桌盤坐的他揮潑碧玉酒斗,暗藏“崆峒七傷”內勁,使空中酒珠星羅密布,晶瑩飛濺,而劍無心僅唯以指間雙筷化劍,展“劍二”式,神跡般的將如數酒量收發自如的挑入彼此酒杯。

    喬穩當時正如同“鑒王”諸葛徽明所明鑒,此人心靈與劍魄相融相息,劍法浩如煙海,指貫九霄,縮蒼穹一粟,以達神之界。現今在松江名城的幽墓,由已年長雙十的朱邪百器再現劍光,感受萬分,已覺有其師八分神韻。(待續第十三章章名待定)

    *******

    ps:第二卷《劍漫修遠》主角之一“朱邪百器”粉墨登場,重筆揮之。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908/48987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