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秋月松城 第十一章 暗影重重 - 六扇門軼事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六扇門軼事 > 秋月松城 第十一章 暗影重重

秋月松城 第十一章 暗影重重

推薦閱讀:

    “...用這種獨輪車來送銀子,就因為這種小車子最靈巧方便,走在道上也絕不會搔擾到別人.這種車子是用人推的。騾馬有蹄聲,人沒有,騾馬會亂叫,人不會。”此語出自于古龍《七種武器.別離鉤》中選段。

    ******

    喬穩在氣喘慢悠的李玉堂的前引下,終于來到業已華燈初上,鶯歌酒意的釣魚花巷。他一向辦事獨思慎行,便對李玉堂說道:“李大人,相信援助高斐他們的船只現已準備就緒,你就先行出發銷暑灣,接手此事吧!”

    李玉堂先前急于稟報,隨行官差全部在押解仙倦里鬧事的人群回衙門落案,現身穿正式官服,又獨身前來,自然不宜在此煙花瘴氣的地方出入,便順理成章受命而去。

    喬穩步入巷里,來到李玉堂臨去所指的周家屋前。此時此處,門戶虛掩,空遼坦寂,門外側果然有一個虎殿臣所提及的,前任捕快“狗爺”手下的青衣混混在埋頭趴蹲盯守著。他見此人一動不動,心感不妙,上前輕推其肩,此人便順力倚墻倒下了。

    喬穩觸其鼻脈全無氣動,撫其身肌亦已殭硬,便知此人被人點了重穴,死去多時了。他遇事不驚,小心推門進入,只見中堂房間大開,黑木方桌上的殘燭弱焰,影煜著供案上旁邊的雙抱歡喜佛份外的妖野猙獰。他仔細的從左到右五間一排房子里外查索了一遍,留給他的只是空虛無人的房子,毫無重要的線索發現。

    “人哪去了?”喬穩心想,“是否與那三具棺材有關呢?棺材出留去處無非三種地方,壽衣店,已知暫無可疑,至于義莊和公墓倒要查查了。”他剛想到此處,便聽到一陣熟悉的衣袂破空聲傳來,虎殿臣業已孤身前來站在他的身側。

    “看來那孫不二當真脫獄而逃了。”喬穩稍加估計直接問之。

    “如樹公所慮,正是如此,我已著城守嚴設關卡,加緊出入盤查了。”虎殿臣亦知此是亡羊補牢之舉,深帶無奈悔意的說道。

    “虎仔上次前來,可記得此處有絲毫不同之處。”喬穩當然不相信賊人能不留蛛絲馬跡。

    虎殿臣上次前來正是在房檐墻外飛擒空擊暗花黨羽秦好男,居高臨下,對房外大堂情況自然一覽無疑。他記得當時,房側兩旁墻角堆放著三三兩兩的販夫走卒所用的獨輪手推車。那時未覺察此有歧巧不當,現想之,哪有人猴急到帶著吃飯工作的家伙來尋歡作樂的。想到此,連忙向喬穩如實回報聽之。

    喬穩捻撫銀須沉呤道:“獨輪手推車,靈巧方便,宜走山路陡道,走行無聲,歷來是賊盜劫鏢運貨的首選。哈哈!暗花此處目的快要顯山露水了哦!”

    月前昆山剿妖任務完結后,在其老巢收獲的紅貨款銀折算合計才兩百萬余兩白銀,原認為該組織龐大網羅,資金運作自然花銷大,損耗虧空亦屬正常,但后知其組織精簡僅十來多人,花銷自己多不了哪去,而暗花歷年作案累累,資金財產何只這個數。但昆山一役,下殺無赦死命,結果七妖去六,茍且一人“夭菊”,百問不得其解,自然盤無可出。故六扇門開啟此代號“暗花”的卷宗,出動業已半退休的“鐵樹”喬穩,亦是萬全之策,希望憑他多年經驗老到,擒人無數之能,從追捕暗花首腦的線索上一舉并獲此龐大高額臟款的下落。如無巨大的資金在背后支持,再犯起事來,也天大不到哪去,惡劣不到哪去。

    喬穩想深一層,暗花選擇此風聲鶴唳,頂風開啟之,是想轉移收藏地或是為了更為龐大的行動呢,難道在京城江南某地發生了自己也不知的驚人變故。

    龐玉在旁觀之亦所料不及,風蟹子之窄鋒劍如影隨形,洞透了采珠雙女的身體,始起于珍的前胸沒入深至扶手劍鍔,終止于珠的后背穿插突出血滴劍尖。

    風蟹子本人也想不到有如此威力無窮的特效,正欲抽劍飲血瘁死兩人,眼視于珍怒目恨意,泛血衣襟而暗幸,亦生疑于聽見其嘴角殘笑暗哼道:“看你還橫行到時!”只見于珍說完,貫勁鐵手緊扣風蟹子握劍手腕,十指尖脂掐肌入骨,風蟹子拔劍不出,暗嘆一句“中招了!”,左掌便順勢揮擊向于珍的額正“天靈”穴道。

    此時于珍腋下鬼詭般的伸出一棉花白團拳,頃刻間“蓬”的一聲,于珠掌心放張,蜂窩芒球里飛濺出來的千針芒,如亂蜂出巢,一時間密林生輝,漫天花雨,風蟹子,于珍和于珠三人頓時被此千針萬芒釘成了刺猬渣人。

    采珠雙娘所使的正是“同心術”中玉石俱焚的招式“連辟誅”,她們故計重施,佯攻前,殺著后,雖成功斃敵,自身也難保周全。風蟹子位于窩球正前方,首當其沖,五官喉肩胸腹的要穴遭針芒盡刺,赤眼露出某種古怪不信的神色,左掌無勁的貼在于珍前額,沒哼一聲當場氣絕身亡。

    龐玉疾步上前,不顧避嫌的連連點拂二女的心腑要穴,血固然是涌止了,暫恢說話之力,但利劍已穿透心房,就是神仙來救也回天乏術了。于珍全身顫抖,口吐血泡,深情的看著自己的妹妹,斷續的說道:“姐姐比你早出半許,現在還給你了,總算是能同生共死,我先去……”說完便永遠閉上雙眼死去了。于珍平靜的看著姐姐如此香消玉殞,強忍悲痛深吸了一口氣,對龐玉說道:“其實我倆已被逐出島外,為了重返師門別無他法,唯有帶罪立功,尋回此夜明寶珠。近日得京城線報,有人在此交易出貨,我倆自知不是敵手,寧可拼死也要取回此珠。有勞龐恩人送佛送到西,將此物還與島中師尊,回復我們島人身份聲譽。我倆在此多謝您了!”于珠強硬的交待完始末,全身一陣輕松無息散功,最后溫柔的看看姐姐,腦海里追隨著童時雙雙采珠的魚謠歌漸漸遠去,眼眼慢慢閉上不動了。

    龐玉不想兩女子如此英烈貞武,臨終一諾自然要遵行,但也想到南海迢迢,島嶼星布,他們口中所說的筷子島,珍珠城,師尊又何處尋呢?

    喬穩意識到關鍵人物孫不二的重要來,連忙取出從仙倦里后院木屋尋獲的竹筒卷絹,并且用雙手撫展平鋪在桌上端詳起來。紙質柔弱,不似有火熏水浸顯現字樣的藥物反應,在殘燭晃忽下,卻驚喜的發現諸多隱跡暗線,與其下的素描曲線巧然想接,形成一塊似成相識的地理區域。他有此發現,便說道:“虎仔,快快取出松江府地圖來!”

    虎殿臣從懷中此物,將此羊皮地圖布于桌上,心中生起疑問:“那孫不二盤口供認,此乃暗流分布圖,是不是要拿海域圖……”

    喬穩斷然搖頭,堅定相<!--中间广告位置-->信定是暗花賊臟的藏金圖,并非孫不二所信口開河所糊扯的冷暖暗流。他將紙絹拓于羊皮之上,左挪右移,終于不偏不倚的停在松江城北邊一片廣遼的地區上。

    虎殿臣也心喜非常的看到如此吻合重疊的現象,用手按住其四角固定位置來協助喬穩,語氣也帶出一絲顫音:“樹公有所發現了?!”

    喬穩騰出雙手,撫捋銀須,眼睛出神入畫的研究的紙上那三個星星,交叉和圓圈等符號標志許久,然后釋然的微笑道:“有一點孫賊倒是講真了,此藏金方位確實用到航海的方法獲知。”

    虎殿臣頭緒初開,依然半解欲知,等待喬穩進一步解釋。

    “如果孫不二的住址權當行航海上的船只,也就是這一點,”喬穩手指紙上的交叉說道,“那么代表太陽的圓圈就是前進的經度延點,”他說到此處,用手稍抹桌塵灰在兩個標志間畫出一條暗淡的直線。

    虎殿臣翻開紙絹,看了一眼羊皮地圖說道:“但是此延周圍分布了諸多村落建筑名,如何是好?”

    “你說得對,關鍵的地方就在這個星星符號上,好比海船羅盤確定緯度,與經線十字正交的這個點便是我們重要找尋的參照地。”喬穩說完,指尖從星星處直劃了一道凹線直至與灰線交匯,然后內勁外鑠,熱力便洞穿絹背,在羊皮地圖上現出一個建筑名,白云遠山寺。

    喬穩重新領教了暗花賊眾的狡猾如斯,并非像一般綠林山賊所同一估量語之,雖說他們背后深藏的駭世人物暫且不會入世,但此事必有精耕細作之人操縱,他想到的便是孫不二所供出的雙頭目之另一,“薔薇野客”。

    此時院落外傳來三聲清脆急迫的狗吠,兩人相視一眼,虎殿快手收拾紙圖入懷,喬穩展袖撫滅桌間燭火,不由分說雙雙fei騰出屋。

    龐玉暗念佛語,抽出風蟹子的劍將此三人分開,然后掌風轟出三個凹坑,并把三組人埋入其內,用塊石壘了三個石墓。他接著就地取材,用劍削成三片木板,劍尖刻道,海南劍派風蟹子,筷子島于珍于珠姐妹,暗花花奴某某二眾等之墓的字樣,在此之后將此三牌插至于墓前。他起身拂凈衣衫,又宣佛偈,口里抑揚頓挫地七遍“超生經”止休,這才完成前塵今生來世的儀式。

    龐玉收拾好他們的遺物,窄劍入鞘包布扎縛于后背,夜明珠,盤珠劍和千針芒球,如能在以后示人身分報之死訊之等等諸物,皆全部放入舊時與師尊云游化緣的寶齋袋內。他重鎮精神,想到前還有四個巨箱藏人要他營救,不多猶豫動身前往他們遠去的方向。

    龐玉疾走于野草羊腸崎嶇山道,輾轉蜿蜒黑巖樹海中許久,地勢起伏變化間突現眼前光景,急暗隱于側旁長草亂石后。他目窺視之,百步外頂月深谷,正如觀光方帕所述同,景如其名,白沙漫谷,兩壁其黑如墨的插天峭崖,中裂三尺寬的一線天的桶型天工,環谷如雪白沙深漫其底。他不欲冒進,要知沙白如晝,夜空顯眼,一踏入谷,定會被暗中守風所驚見。他看著兩行深淺不一但卻整齊魚貫的沙陷足印隨風淡隱,正想著要如何神出鬼沒的潛入,谷中黑縫鬼詭般飄出一白影,月射映沙,折顯出此人斑環束發,血浴錦衫,長劍揮舞間混身帶出一股邪人殺氣來。

    龐玉自識此人,正是與先前給人倜儻友親相左,現甚是煞氣敵惡之感的“高斐”。患難重逢,他自然歡喜迎前,口中亦激動連連:“高兄莫驚,在下龐玉,你滿身帶血,無恙吧?”

    “高斐”臉色陰陽不定,精目忽閃,看著龐玉背縛的奇形窄鋒劍,權衡猶豫后,鎖眉始松,殺氣淡去,干咳沙啞的說道:“有勞龐捕快關心,此皆賊人殘血。”

    “花賊玉腰奴!?”龐玉雖感其語氣神情有異,但想到驚變后人有失常亦屬正常,也就不再在意。

    “僅其手下花奴兩三。谷中洞穴密布相連,如蛛網蟻巢縱橫,想是在我緝捕差際,逃逸谷外。”“高斐”搖搖頭,收劍入腰間劍鞘,隨手從懷中拋出幾塊花形木牌到沙地上。

    “那些藏人箱子呢?”龐玉見之,與他搜獲之類同僅編號不一罷了,便繼續關心的問道。

    “至于他們,業已釋解先行前往曲戲花廳。谷中已無人,時間無多,我們立刻動身。”“高悲”似乎很是在意他們的安危,急于離開此地。

    “好!走!”龐玉當然沒有懷疑“高斐”何以了如指掌此谷底洞,便深深看看此谷一眼,轉身跟隨其后,雙雙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喬穩和虎殿臣剛出屋外,臥尸墻跟旁飛竄出一個黑影撲向虎殿臣的腳下。虎殿不作動武之態,反而俯身伸手過去,他已認出此便是“犬爺”的精靈狗“黑石”。

    “黑石”享受著虎殿臣的額正撫mo,口中似乎悲傷嗚呼著,在其腳跟轉了兩圈,吠了兩聲,然后跑出幾十步外,又再狂吠,似乎要虎殿臣跟隨而來。

    虎殿臣從喬穩眼中亦看到歡喜的神光,此犬定是發現其主人蹤跡或是賊人處地,要知“犬爺“字條留就是追蹤孫不二的妻子“周妙人”,并且方向正與他們所發現的白云遠山寺相一致。

    喬穩點頭肯許,意味深長的說道:“虎仔,你就先跟這條線索,我先行回官驛,確定某些事件。”

    “遵命樹公!”虎殿臣事不疑遲,追隨“黑石”飛奔縱跑的身影,心上已生起對其主人的不好預感。

    喬穩回到官驛,進入自己房間,案桌上繁冗公文累堆,從中果然有八百里快馬緊急公文,內容便是神女宗所提及的道王招婿的榜文。他快目翻鑒其它,亦發現一個請求調配人手文件,其中說的正是其所擔憂的情況,講的就是江南近日多出數倍江湖人士行蹤,捕快與探子無暇應付,懇切增派的事。喬穩動筆如風,立馬圈批肯,然后便開始在信鴿卷紙上,密報起其幾天來代號暗花行動的情況來。

    暗花賊款現已有眉目,玉腰奴身份關聯已知曉七八,更是盤出另一首腦“薔薇野客”,極之可能是此人暗中策劃,喬穩內心其實慮甚于喜,在逃未獲的賊眾,友敵不明的神女宗,半途橫出的財神七老會,諸多種種都他不能應從,非他以往十拿九穩所能權權操控的。

    須與過后,喬穩推窗見月,放飛信鴿,帶著他喜憂參半的疑慮,展翅飄逝夜空,遠至京城六扇門總部。

    (待續第十二章劍森墓幽)

    *******

    附言:病態暈菜之章,見諒。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908/48987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