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秋月松城 第十章 賊心叵測 - 六扇門軼事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六扇門軼事 > 秋月松城 第十章 賊心叵測

秋月松城 第十章 賊心叵測

推薦閱讀:

    凡珍珠必產蚌腹,映月成胎,經年最久,乃為至寶,其云蛇腹、龍頷、鮫皮有珠者,妄也。自五分至一寸五分經者為大品。其曰走珠,置平地盤中,圓轉無定歇,化者之身受含一粒則不復朽壞,故帝王之家重價購此。語出節選自《天工開物.珠玉第十三.珠》。

    ******

    龐玉靜候許久,估計兩黑衣人將快醒來,轉身正想著用何樣方法盤問之,只見兩人嘴頰崩緊,全身一陣抽搐,驚飛葉枝,便頭側軟靠在彼此的肩膀不動了。

    龐玉所料不及,看著兩人翻白凸眼,嘴留黑血,仰天慘死的臉容,雖從小潛移默化著輪回轉世之說,首次近距離目睹生離死別,又兩人雖非他所殺卻因他而亡,年輕的慈悲佛心不禁由生悔意,手足無措起來。

    此時身旁已現出那療毒完畢的男者,伸手捏開兩人的嘴唇,細觀齒舌,又按探頸間氣脈,最后不忘懷中摸索一番。此人轉頭看著身側悔憐生容的龐玉,便說道:“龐少俠,莫要自責,歹人齒藏毒藥,早料到此毒發收場,比回落到他們主上手中好多了。”

    龐玉聽他之言,看來還深悉這兩黑衣人的來歷,便回神過來,問道:“未知閣下大名?”

    “在下風蟹子,有勞少俠援手。”那男者沉穩傲然的說道。

    龐玉初涉江湖中事,哪識此人,久仰寒暄道:“風先生客氣,舉手之勞而已。”

    “龐少俠說得輕松,要知身受暗香浮動花弄影的迷香,五個時辰內不與去毒,將肌腐骨酥,軟同花泥,所以說這兩個花奴,死不足惜。”

    “暗花的花奴?”龐玉奇怪道。

    “不錯,這些人無名無姓,皆已腰間花牌為號。”風蟹子雖如是說,卻也帶一絲剛才無所獲的奇異語氣。

    龐玉想起懷中的木牌,正欲開口說話,身后傳來女子的聲音:“龐恩人,江湖險惡,何不先問此人來歷,何以知之甚詳?”原來那兩女子也已恢復正常,從箱內起出走將過來,眼睛盯著風蟹子所手持的二指窄狹鋒劍,語氣已暗示出此人與賊人相伙的懷疑和敵意。

    龐玉見兩女子復掛垂耳的乳白珍珠已是色灰質渾,不想當世真有此如同喬穩所提及道王府的碧水溫玉相似的異寶,現見之,便知此珠已將她們身上的迷毒去凈吸收。他當然聽出言中弦外之音,下意識看了看風蟹子。

    風蟹子一向富于心計,又身藏秘密,生怕龐玉輕信之,將其處于不利的境地,便不假思索的反詰道:“兩位從入松江府就一直暗盯跟隨在下,又何從說來?”

    “當然是想看看堂堂的海南劍派高手,藏頭露尾之態,來此作何等不可告人的勾當啊!?”那左耳垂珍珠的女子一語雙關道破其身份,還似乎知道他此行的秘密。

    “你們到底是什么人?再要糊說,莫怪風某人不客氣了。”風蟹子被人識破行藏心鬼,裝假沉穩的語態已回轉原有的喉音激促起來。

    “劍辛無腸的風蟹子一貫橫行南海,何時對人客氣過啊!?”說著已與另一人騰挪方位,嚴陣以待。

    “好好,你等有心冒范,給小輩喂招,就禮讓三招不攻吧。”說完便劍橫在胸,垂視鋒面,一副高手自居的樣子。

    龐玉靜呆在旁,無從搭話,心想一波未平,又起波瀾,見三人劍拔駑張之勢,已欲動手,卻不知雙方好壞無從幫勸,只得拖開黑衣人尸首,遠離他們待觀其變。

    兩女子對視一眼不再答話,雙手腕接力甩,一人便蕩高翻飛于空,粉拳由上沖下,直揮風蟹子的頭臉前胸,而地上那人矮身竄近腿掃,同樣緊握的粉拳由下對上,勾搗此人的腮頸側肋。

    風蟹子心中暗鄙,果然小輩行徑,如此夾擊伎倆,定是認定自己將會用“劍指天南”的招式全力招架空中的重錘之時,地下那人便懷中腋下穿過,變招肘擊其背脊。不由竊喜,可以使用海南劍派中的殺著“天涯海角”分擊兩人,便可達到體面滅口的目的。

    不想地下那女子首先發難,她右拳迎著風蟹子面門一晃之際,掌手忽然放開,只聽“嗆”的一聲,精虹乍閃,一縷銀練,快若掣電,往風蟹子激射而出!

    風蟹子驚看從她掌中射出一支兩尺多長的鋒利細劍,他武功雖高,也想不到對方會有這么一著,袍袖一展,十趾從多耳麻鞋中探出節排的彈跳,步法怪異如同蟹漫海沙,身形已橫飄八尺之外。

    女子劍招用老,嗤的一聲,已將他的寬大袍袖刺穿,鋒及衣襟,緊接劍身橫劃,風蟹子便破衣當胸割開了一道血痕。

    風蟹子臨危不懼,此刻頓時揮發出海南劍派高手的預感,空中有如同此暴發飛劍襲來,原本已下擺的半式“天涯海角”變招為“劍指天南”,虛點在該女子拳距二尺鋒及的空間,幻想著暗帶著他三十年功力的凌利的劍勁,經雙劍相交,劍身傳送入身后,重傷其五臟六腑。

    空中女子果真拳松指張,便卻非掌吐細劍,只聽“錚”的一聲,已有數十點寒芒,從她掌心的銀色蜂窩球中暴射而出,滿天星雨般急打風蟹子的胸膛。

    這才是兩人精心布置的最后殺著,風蟹子心想,比起他們劍派的劍走偏鋒,辛捷詭異的武功手段有過之而不及,不由恐懼從生,已想到她們的來歷,不知他們的師傅是否亦來。

    他的窄鋒劍在如此昏光的寂黑石林,無法圈絞如此眾細牛毛般的暗器,只得再次施展他那古怪難看卻有效的獨門絕學“蟹行八步”橫挪身側數尺,另手不忘后扯背笠,擋臂于前權當護盾,持劍之手臂縮后甩,倒劍便從腋下抹出,劍柄精準的頓擊在地上女子她那業已飛踢向他胯下的裙里連環掃腿的足踝關節,反彈之劍回手顫動幾下亦將貫透斗笠欲傷及臉眼的銀芒擋了下來。此招正是他海南劍派不傳之技“天涯海角”的變招。風蟹子哪還敢進招,腳上使出“蟹行八步”中的“亦步亦趨”游走不定,口中殺氣濃騰的喝道:“筷子島的盤珠劍和千珍芒果然不同凡響,珍珠堡主就派你兩不入流的采珠娘來,也太小視我海南劍派的風某人了吧!”

    喬穩含笑看著一人從巷尾內角陰暗處轉出,虎殿臣回首視之,原來是仙倦里的侍酒小廝“八哥”。八哥氣喘迎前,朝著喬穩說道:“喬爺,有一錠銀的消息,不知想知否?”說完又是擺出一副描天掃地的舉止。

    虎殿臣聽聞一頭霧水莫怪,喬穩卻明白他口中所說的“一錠銀”,指的就是孫不二。看來仙倦里的東三娘為了顧及生意,更是可能涉及神女宗,并未將此事聲張開來。正如眼前的八哥,也不知孫不二已收押入牢。喬穩亦意會此人的身體語言,先前便是用一錠銀作為獎賞交換了孫不二的信息。

    故喬穩就言他道:“小子,飲水思源,君子之道哦!”

    八哥不想此人如此著重他這種小人物,感同身受,如大人大度,深觸全盤脫出:“剛才在我們里的門外與三娘娘爭吵那人,是本縣棺材店的老板張停,說花奴孫老二交了三口棺材的定金,卻逾期不來付補余錢,故找上門來。而三娘娘自從馬上風之事后,就最是忌諱與死人相關的東西,止之入內,雙方語言相激,便爭吵欲動起來。”

    喬穩虎殿臣兩人聽他快語連珠的說著,兩人各有所忖量,一時插不上話來。

    喬穩在旁靜聽沉思,孫不二本人在獄,妻子周妙人在逃,女兒<!--中间广告位置-->夭菊在京軟禁,一家三口活活在世,要那三口棺材作何用?如果八哥口中所說的張停無問題,那么據孫不二本人透露,暗花眾核心人物都聚集在此,難道不僅犯案在銷暑灣,還有其它所圖謀?想到這關鍵之處,古井不驚的城府已泛起陣陣漣漪,便向虎殿臣望去。

    虎殿臣聽聞“張停”二字,職業般的從懷中取出戶籍冊,翻閱起就此人的描述。

    張停,松江人士,四十出頭,外號“紫檀張”,皆因之臉色如同三代其商的棺材木般,死氣不變而得來。喪偶獨居,卻有一侄,年僅二十出頭,好賭負債,因抵壓房產而債主上門鬧事,從而驚動官府引發官司,因此在六扇門中留有案底。

    虎殿臣看此記錄,表面無異,一時瞧不出與此案相關,便搖頭回示喬穩。

    喬穩想了想正欲說話,一旁的八哥略帶一絲懇求的插語道:“喬爺幾時回京,讓我也見識見識皇都的花花世界。”

    喬穩眼光遠處,遙指笑道:“那就要看來人是否應允了,不然會說我拐帶之罪哦!”

    八哥隨他指引望去,街口依稀浮現著一個身著水鳥官服的人快步移動身影。他臉色微變,顯出平民怕官的神情,舌頭微吐后身體向喬穩作了個告別的示意,便一溜煙拐入側街巷子里去了。

    喬穩見之,暗自呼吁,心中泛起生不入官門,官民一家親的兩種矛盾心情來。

    此時街道上已清晰現出水鳥官服在身,身材略胖的李玉堂,喬穩便問一旁的虎殿臣道:“此人如何看?”

    虎殿臣虎眼精瞳審視之,來人步伐雖促亦沉,氣息雖喘但深,便回話說:“看不出會武功的樣子,像是練過某種氣功以至身龐體泰。”

    喬穩表示認同唔道:“不錯,那是官家常見的名曰’望天’的養生涵息的氣功。”

    不用多時,李玉堂已近前施禮稟報道:“下官有所發現,先前在仙倦里門外鬧事那人張停,確與犯人孫老二有買賣來往。”他邊說邊遞上交易三口棺材的票據,然后接著說道:“據下官估計,此必有疑中,但急于回報,此事待查。”

    喬穩想起在獄的孫不二,雖說已破其堅至上的硬氣功,但縮骨軟功尚在,憑其狡詐之能,極有遁逃而脫的可能性。他想深一層,暗花首腦潛隱在此的真正目的不明,即然釣魚花巷是發現孫不二的起始之地,亦是他唯一未曾探查之所,必有些蛛絲馬跡可尋。現已知銷暑之灣有神女宗之強靠內應,自認高斐他們那邊應無憂矣。

    喬穩便吩咐道:“李知府傳你手諭與虎帶刀,由他押解犯人前來,你則同我一起去釣魚花巷再探究竟。”

    喬穩如此安排,李玉堂和虎殿臣皆無異意。虎殿臣與喬穩合作多年,深知喬公擔心的犯人孫不二的現況,而李玉堂與江湖中人神女宗又有聯系,不知當中是否會私私相授,還是帶在身邊安穩點。李玉堂則亦非凡凡之輩,知府多年的經驗也明白一切案疑皆從源頭尋起的道理。

    喬穩看著虎殿臣領著李玉堂的手諭輕功離去后,便在李玉堂的引領下,兩人往街尾釣魚花巷的方向前去了。

    龐玉在旁觀戰,雙方激戰正酣在際,三人皆未覺從風蟹子破裂的衣襟內襯已滾落一個昏黃圓物。就在采珠雙女一輪進攻后,天空新月上弦,云開月影透林,此三寸大小的渾圓之物在月光映射下通體光明,其內亦蘊生著一光線閃爍不定。

    龐玉一生就佛家清修,自然物欲淡泊,見到此奇物生異景也只是懷生新奇心情罷了,但卻不知此斗大的珍珠名曰“夜明”,乃稀世珍品,正是雙方不死不休爭戰的導火索。

    風蟹子見之不作言語,古銅臉色亦趨黑沉,步法停滯不移,身形因左腳尖上下虛點地而變得晃動開來,持劍手腕翻轉劍柄反扣,劍身緊貼長臂,渾身殺氣不減更增,籠罩著采珠雙婦。

    采珠娘們絲毫不敢小視風蟹子這不八不丁的架勢,兩派爭霸南海多年,兩人自知敵派有一種拐劍絕殺的功夫,在她們的《筷子島戰札》上記載著,相傳是海南劍派的先輩“南海拐仙”所創,拐意劍招,變幻莫測,而風蟹子現所展演的正是其起手式。

    兩人相視一眼,心意相通不能力敵只能智取,要想方設法說服倚仗旁人,也就是龐玉才有勝算。掌持蜂窩銀球那女子五指一陣按旋,只見剛才打散周邊的銀芒便如受磁引般,如數全回吸入其球的細孔中去了。別一名受傷半膝跪蹲的女子手離重創的足踝,口咬銀牙一掌硬擊深陷入地直臂支撐,然后便說道:“月前我島圣地經人潛入,盜走千年蚌母體內的子珠,我家島主斷定除了依借本島異寶“水母潛衣”能順利通過漩渦深淵到達入口外,便只有南海另一奇珍“黑精水靠”,而且……”

    風蟹子哪容她多說,一式“劍風拐月”招發身動,斜削側抹了過去,運行中屈臂如一波三折,使劍鋒頓時挽出了五朵劍花,分別點向了說話那女子的眉肩喉胸各處要穴。

    說話那女子頭垂弓背,空手后勾牽住另一人的手腕,然后用力前甩掄臂,那女子便腳前首后整個人向風蟹子的劍圈中揮來,空中那雙看似平常的繡花鞋竟然使出連環穿心腿功夫中的勾剪踢蹬絞的五種力道,與風蟹子的狹窄劍鋒相擊出陣陣火星。

    筷子島門人傳技皆成雙入對面授之,心法講究“兩人同心,其利斷金”,此名曰“盤輪剪”的招數,與先前的“雙fei擊”異曲同工,倚借寶物的獨有特性并聚集最大合力來達到奇攻對敵的效果。

    風蟹子看著此怪招,像是蒙古摔碑手中的一記背投,又更像是奇異兵器“獨腳銅人”揮出來的一招“天蓬伐桂”,招數后發先至,一時間封堵住了劍花的擴散的變化。他的窄劍受迫回蕩,空手平按鋒面,才能穩住勁力欲脫掌中之劍,重拙亦將身形后推數尺,腳下更是滑出兩道深深的鞋槽。

    風蟹子看著近在只尺之內的昏光珍珠欲罷不能,口吐深壓悶胸的濁氣,恨恨的哼道:“連二代島主的“玳瑁殼鞋”都現出來,看你們還有什么法寶抵住我這招“穿云駑月”。”

    “此物正是海南劍派的鎮海之寶,事發后在我島域七海里亦發現其派標志的逃逸船只。我們乃當值圣地護法人,于珍與妹妹于珠,我兩帶罪之身受島主之命,不惜千里,越洋尾追,但不幸的是……”半蹲于地的于珍斷續說道,看來帶傷之身使出此招也花去更多真力。

    風蟹子思索,本派鬼詭多變的劍招似乎她們都能相應使出克星般的招數一一瓦解,心中一動,以簡化繁,以不變應萬變,便屈臂回環平劍直刺過來,集聚了他三十年功力的一劍硬要強憾比之還要鋒窄的盤珠劍。

    于珍被此劍帶出的強大氣勢止息斷言,回首相視于珠一眼后,掌中盤珠復而嗆的一聲伸出劍芒,然后抖腕晃擺如雀開屏,頓時在身前舞出了一片劍光星簾。于珠收到孿生姐姐視死如歸的眼波,毫不猶豫,回飛于地的身體移形換影般轉到她的身后,左掌右拳貼按在背脊的風府二穴,將全身真氣由經脈匯集到姐姐于珍的丹田。

    龐玉在旁觀之,月光下,風蟹子一道劍光如閃電穿梭般,飛入密布裹防著采珠雙女的星光劍雨群中,叮叮鐺鐺雙劍相擊無數次后,光影始散,終現出了三人的驚心恐怖的身形狀態來。

    (待續第十一章暗影重重)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908/48987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