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秋月松城 第九章 狐窟九變 - 六扇門軼事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六扇門軼事 > 秋月松城 第九章 狐窟九變

秋月松城 第九章 狐窟九變

推薦閱讀:

    濮陽人呂不韋賈于邯鄲,見秦質子異人,歸而謂其父曰:“耕田之利幾倍?”曰:“十倍。”“珠玉之贏幾倍?”曰:“百倍。”“立國家之主贏幾倍?”曰:“無數。”曰:“今力田疾作,不得暖衣余食;今建國立君,澤可以遺世。愿往事之。”以上之語出自《戰國策.秦記.呂不韋》。

    ******

    李玉堂依如昨夕,一副卑恭下官的舉止,圓眼圈紅,但臉上已帶出了商人獨有的精明之色。

    喬穩見之想之,故然猜出他正是亭中美婦人所言的“外子”了。在京之時,已對松江府略以調查,李主堂此人在短短三年內知縣榮升知府,自然是得有神女宗背景的賢內助的玲瓏八面,才得以如魚得水,步步高升。但想起亭中宋夫人所說的其仕途受阻,又是何等回事,他還是心存不解。

    果然李玉堂迎前行禮,說道:“喬大人,與賤內商議如何?”

    喬穩喑嘆,如以官家之法便是越權欺上之舉,此人巧繞律令,以道王的武林詔作引,又有得過此人內子之助,神女宗的江湖身分來說商,迫使自己只能江湖規矩來行事。此舉雙贏,他也不禁配服此人商賈出身的本色,便幽幽的回語之:“李知府,當真認為此乃奇貨可居之獲行?”

    李玉堂略帶商人味道的詰笑道:“耕田之利十倍,珠玉之利百倍,立主定國之利無數倍。”

    喬穩忽覺一切全似乎有點脫離他向來運籌帷幄的思策控制,語氣已憤憤冷冷的說道:“只怕你學不了呂不韋的成功,只得到了他的下場。”

    聽過這段史事的人都知道呂不韋金錢資助贏異人回國,爭奪秦王的寶座。贏異人后來果然成功登位,是為莊襄王,而呂不韋果然得到了無數倍的大利,獲封為相國,后更封為文信侯。雖其有封候拜相的風光,但下場卻是被秦始皇貶處蜀地,遂飲毒藥而死。

    李玉堂當然知曉,也覺氣氛不對,復轉回卑恭之態,避過此話題說道:“下官從東三娘和賤內處查得一些這次銷暑灣的名單和畫像。”說著從衣袖中抽出一卷冊遞交到喬穩手中,口中續說道:“您老熟知江湖中人,看否有所幫助,此賊在本地出現,協助您老擒拿之,也是本府的首要職責。”

    喬穩接過此物,細細端詳起來,心中想到此人還當真辦事滴水不漏,處人巧言令色。

    兩人邊說邊走,少許已轉回雅閣,閣門外邊久候多時的虎殿臣側立在旁,一見兩人,連忙上前向喬穩抱拳示禮。

    喬穩微微點頭,示意他跟隨其后,三人就此魚貫排列往里外走去。此仙倦里已與江湖的神女宗攀聯了關系,喬穩心想,不再是商議辦事之地,毫不猶豫打算動身前往驛站公館在行了事。

    三人轉過正門屏風,已聽到一陣陣嘈鬧聲,只見東三娘正腳登門檻,雙手叉腰,正與里門外場地的一位滿面晦氣,衣著死板的掌柜模樣的男人相互爭吵著。雙方護院和伙計架空相恃,看來兩人酣爭口角已久,皆氣喘吁吁,口沫橫飛。

    喬穩微皺眉頭,當然不想此瑣事所耽誤,尾隨的李玉堂亦見之,會意識趣的說道:“喬大人先走,這里交與我處理。”說完招呼外守的衙差支開路,喬穩和虎殿臣便快步離開,先行前往公館。

    李玉堂耳中聽完喬穩要他加快銷暑灣高斐后援工作的傳音密語后,看著兩人遠去,才放心的一邊帕拭額汗,一邊示意眾衙役干預起兩方爭端,行使官府職責來。

    高斐聽此聲稱桃花三姝的三人之語,心定大半,強撐內傷之軀起身,后退靠倚在其后的桃樹干,復按腰間機簧彈出柔劍,雙指夾撫過劍身至劍尖,然后微翻輕挑,此代表點蒼派標志的烏光軟劍便叮的一聲,插在雙方面前的空地上搖擺不定起來。他同時口中不疾不徐的說:“三位仙子莫誤會,在下乃是京中捕快高斐,前來此灣查辦緝拿的正是你們口中所說的花賊玉腰奴。”

    三玉人聽聞如同示人以假,賊喊捉賊之感,左側那位發梳雙髻的玉人,像是閑情趣意的在身旁二人輕語著,但撫順耳際兩縷青絲鬂發的玉指已帶動著雪臂雙腕的金環發出攝人心脈的聲響,而右側那水仙花型束發的玉人側轉玉頸,似對中間那位黑發披肩,發間隨意別扣著桃花花簪的玉人眼神示意,但全身發衣無風飄飛,玉蘭尖指拂動,已有意無意遙指著高斐的關節要穴。

    高斐看著三人一字排開的陣勢已成拱形,慢慢移動攏近過去,頓時感到危險的緊迫氛圍逼來。

    他那先棄兵脅,后禮說之的方法不生效果,而那官府證明的玉兔令尚已不見,現以此江湖方法來試之未果,便想起龐主和童千京兩人安危來,不由急智嘆道:“與我同來有本縣的龐玉和童千京,不知三位可曾認識?”

    三玉人聞言止步,互視幾眼,心想先前已收到仙倦里的飛鴿傳書密曉此事,如他不是三人中的高斐,又何以得知,難道在“戲曲花廳”與龐玉一起那人身份亦有假,想起那人的所作所為,不禁疑云從生。

    高斐觀其三人秀眉微顰猶豫,想起那發盤宮裝墮馬髻,假扮桃白白的玉腰奴,便有點猜到三人的身份來歷,心幸續道:“龐玉與你們仙倦里的小蠻樊素是好友,這不是花賊所能知曉的吧?”

    三玉人聽其如是說,紛紛飄退三丈外,密語片刻后,居中那位玉人便說道:“高公子,奴家三人正是仙倦里的桃白白,桃雙雙和桃仙兒,并非我等三人不相信你,由于發生些變故,我們可帶你去見龐玉,但先要封住你的穴道,你看如何?”

    高斐百計無施,頗有點江郎才盡之感,傷重不支滑坐在樹下,閉眼棄氣的說道:“悉隨尊便!”

    那右側玉人“桃仙兒”上前,施展“蘭花拂穴指”的功夫,在高斐的“肩井”“章門”“曲池”等上身關節重穴拂彈過后,又將兩粒秘研的“桃花玉露丸”塞入其口,這才轉身退回。

    高斐上身受制動彈不得,看著兩顆不知毒藥還仙丹的粉紅丸子強灌入嘴,雖此物芬芳入喉就化,全身已血氣順,精神無比,但心理上感到首次被女子如此無辜擺布,當真又生氣無奈又后悔。

    果然那居中的桃白白開解道:“公子莫擔心,此物乃是奴家三人密制的“桃花玉露丸”,有提氣養神之功效。”

    高斐雖暫不能運轉周天,體息片刻也體力全復,盤膝起身,重現遇之安之的公子本色,溫雅的對三玉人說道:“三位玉人久候,有勞仙駕前方引路。”說完,踱步至插劍處,衣衫長袖掩過劍身,不知何法,柔劍便嗖的一聲沒入腰間皮鞘。

    “桃花三姝”她們蓮步挪移,一前二后將高斐圍在中央,品形陣行前進桃林深處。

    高斐外表神情風光,內心卻如風吹拂落衣衫的桃瓣般漸漸下沉。他看著桃白白她長發及腰,緋紅秋衣的倩背,心動異樣的問道:“三位姐姐以桃銘姓,定是通曉桃花扇的舞藝吧?”

    前引的桃白白似乎對他的溫存之語很是受用,后退與之并行,眉飛淺笑道:“公子識雅,奴家三人得意之作正是當中的`桃花三弄`。”

    高斐享受著她青絲拂面的幽香,和軟肩纖指的親密接觸,有心的說道:“適才本人就領教過玉腰奴化易作你所作的桃花扇舞。”

    桃白白微微唔了聲,當然明白此人挖空心思辯白,無非想暗示她們范了李代桃僵之錯,復而轉回原先的位置。

    高斐無奈,腦轉話題道:“此處桃樹滿庭,不知<!--中间广告位置-->是什么地方?”

    這次換了其后手腕雙環的桃雙雙欣然回語:“此處是我等三人的款客居所,庭中眾樹皆是仙仙所栽,真恨你辣手催花,哼!”

    高斐聽得這般嫣言怨意,哪里再生得氣來,難怪剛才那桃仙兒如此不客氣,便轉朝那不溫不火神色的桃仙兒微點頭,抱歉道:“在下這里告罪了,”然后回身道出所想,“不知我們要到何處?”

    “此處名曰桃花源地,與黑石寂林,白沙漫谷,萬竹綠坪,翡翠幽境,八角塔閣,兼加水謝花都各處景致居所,合稱銷夏九景居。而我們前去龐玉所在便是當中的戲曲花廳。”桃雙雙款款道來。

    高斐聽其所說與迎賓方帕所繡繪的無異,邊走邊心憂展眼遠眺,而思緒已深延他方。

    龐玉醒覺,發現自己窩在一株高達數丈的枝繁葉茂的樹丫里。他透過葉隙看去,天近黃昏,估計已迷暈過了二個多時辰。扶枝之手觸感絲質軟滑,他扯下此迎賓方帕,只見原方帕包系處的樹皮像用利刀削刻著“自己小心,我去獵狐,以牙為記。”幾字,下面還雕上了個彎曲的尖角。

    龐玉心想定是他那百毒不侵的獵友“七郎”所救,他倆自是無憂,卻不知高斐又何如。他連忙暗運佛門玄功吐納,不須片刻便丹心通明,將體內迷香殘毒盡數消殆無蹤。

    龐玉躍下樹來,正欲打算,便聽到遠處傳來些沉重踩踏地上枝葉的腳步聲。他隱于樹后,等聲音行至近處,探頭窺視之,只見幽秘曲折的叢林山路上,十個黑衣漢子,兩兩分抬著五口大箱子走過,箱子顯然很重,大家都很吃力。尤其是最后一口箱子,抬箱子的兩條大漢滿頭汗出如漿,已經落后了一段路。

    兩人放下箱子,氣喘拭汗,喝水休息,其中一人發牢騷說:“上頭命令真怪,竟要留人活口,累得我們死去活來的。”另一人聽聞,雙眼四顧,顯出非常后怕的神色,催促道:“別說了,休息夠了吧,挨完這一段路,到白沙漫谷就輕松了。”

    兩人起箱欲走,眨眼間便見龐玉如風般閃現在面前,一人正想驚呼喊出,一人剛觸握腰刀刀柄,龐玉已雙手拇指按捏其腕間脈門,揮臂交錯拉扯,兩人便雙額相撞,頓時全身軟趴在箱面上。雖說此招是簡單的“野馬分鬃”,但時間,力道拿捏得正到好處,并沒有發出驚動四野之響應。

    龐玉推開兩人,掀起箱蓋,棺材般大小的空間內盤曲蹲坐著二女一男,不知是點了穴道還是如他一樣受迷香之毒,皆閉目垂頭,完全毫無知覺。

    龐玉從小隨師苦修“六識神通”,其中的眼通便有一重名為“目空一切”的境界,他一見此三人,腦海便浮現出三人在水謝花都的情景畫面。記得當時那男子竹笠掩眼,布包背劍,不像周邊歡天喜地的其他游人,只顧低頭行走,步伐沉重,如履千鈞,全身一副外家高手的樣子,但卻不見其額側“太陽”兩穴外凸顯露,奇怪之極。而那兩名耳垂珍珠的女子形影不離,則總是保持男者五尺距離,雖左右盼顧不止,但總會若不經意的在其身上多掃視幾下。

    龐玉深受佛教禮節之數,將那男子抱出扶至草地臥石靠坐,拈花指拂穴探脈,全無反應便知與他般中了迷香。他挪動兩人黑衣人至樹下,解下他們的腰帶,手腳交錯背對綁縛,接著扯下一段柔韌的葉枝曲弓巧妙的卡別在系結中,此仿自“童千京”生擒野豬之術,如兩人稍有異動,此枝將會飛彈而出起到警示作用。

    龐玉拾起從腰帶中掉落的兩個雕花木牌,其上分別刻了“十七”“二十一”的字號,再無其它特別之處,復而懷中摸索亦無所獲。他便拿起那飲水竹筒,吸了一口,運氣噴灑在那男人的古銅色的臉上,然后來到箱旁,濕手掌窩水團,暗勁化之兩水箭分射她們的唇間“人中穴”。

    兩女子便嗡嚀的醒轉過來,眼視周邊狀況大驚,猛的起身正欲提氣躍遠,不想全身沉重,手肢僵硬,又倒回箱子。此時那男子也啊的叫喊后蘇醒,用手本能的撫抹著臉上的水跡。

    龐玉為了消除他們的疑慮,躍離至那兩個黑衣人的樹下,快語道:“三位莫驚,在下龐玉,你們先運氣逼毒,遲則迷香攻心了。”

    三人聽聞,回想起在花都的“戲曲花廳”外眾人皆倒的情景,不由分說聽從龐玉的話行動起來。

    兩女子紛取懸下對方的耳飾珍珠,含珠入口舌下,雙掌互按腰腹的肝膽腑位,不須多時,兩人紫唇張合間便呼吐出淡薄的煙藍。而那男者則左手指訣變化無度后,按點幾個已運逼聚毒的重穴,然后右臂向后彎展,布包背劍飛出一道寒光過后,指尖便削破箭出串串黑水,濺在一旁的青草立馬發黃萎折。他亦無力將此奇形窄狹之劍回鞘,脫手于地,閉目養神起來。

    神憂愁慮的喬穩快步趕往公館的途中,張口問身側的虎殿臣道:“虎仔,可曾認出全部人士?”

    虎殿臣現已翻閱完喬穩交與的卷冊,聽聞便回道:“稟樹公,有名道姓的多數是本地的巨商富賈,與松江戶籍本上名字對應,只有馬紫衣的名字不在其列。”

    “寫著不詳的紫衣中年人?”

    “對,其上無畫樣,僅寫了紫衣貴氣中年,金鎖雙牛腰飾等十字。”

    “沒錯了,此人真姓司馬,是江北長樂鎖莊的司馬紫衣。”喬穩經虎殿臣提及醒悟,再次感嘆佩服神女宗的情報犀利。

    昔日武林傳誦,玉南宮,牧歐陽,當司馬。人言鎖,總會聯想到錢莊,而司馬家經營的卻是當鋪,與開錢莊不同,當鋪著重保與守。憑其御用鎖匠的祖先所世代相傳的鎖技,自然將生意經守得固若金湯。雖說司馬在三大復姓世家中居尾,但京城總鋪有御筆題匾的金漆招牌,長樂鎖莊無疑是其中最名聲顯赫的一家。

    虎殿聽喬穩一說,頓時明了過來,金鎖雙牛正是司馬各家當鋪的獨門標志。他見喬穩又捋須沉思,便疑問道:“樹公擔心什么?”

    “司馬紫衣另一身份乃是`財神`九老會的成員,他出現在此,故然是游玩還好。”喬穩雖說如此,但也僅是他一廂情的想法罷了。

    虎殿臣當然聽說過“財神”之名,據六扇門卷宗記載,“財神”乃是一個集團,山西的大地主和錢莊老板組織成的集團,有財力、有魄力,什么樣的生意都做,什么樣的錢都賺。卻從未聽說京都的司馬家也進入此秘密組織。他堅信喬穩,自然肯定此信息的可信度,不禁也擔心道:“那高斐他們的處境?”

    “看他們的造化和神女宗是否當真幫忙了。”喬穩也甚是無奈。

    虎殿臣知喬穩對己手中的卷冊了如指掌,便問及所不知曉的內容:“圖頁上皆武林人士,我只認出水煙竹筒的泰山三兇,那斗笠背劍男子與兩位耳垂珍珠的婦女,不知樹公可否告之?”

    “那男子不敢肯定,但兩位婦人只耳掛珠,一左一右,成雙出現,極有可能是南海的兩大海客之一,筷子島所派出的采珠娘子。”

    眾所周知,南海海域一向是海盜的天下,其中群盜中的歷史悠久的兩霸,是以販賣昆侖奴為生的海南劍派,與以養殖高售珍珠為計的筷子島人。兩股勢力乃百年死敵,已明爭暗斗海據,各有興衰沉浮。

    虎殿臣想了想,正欲說話,喬穩動指示意打斷,朝對街彎角內巷的方位揚聲道:“靈嘴滑頭,還躲到幾時,你們知府不在,放心出來吧!”

    (待續第十章賊心叵測)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908/48987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