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秋月松城 第一章 小城掠影 - 六扇門軼事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六扇門軼事 > 秋月松城 第一章 小城掠影

秋月松城 第一章 小城掠影

推薦閱讀:

    文人品評花種,有十客之名。以玫瑰多刺,故稱之為刺客。此語出自于《六扇門物語》。

    *******

    九月二十八,松江府城內,一個夜涼如水,清風如絲的平靜晚上。

    皎月照映下,那株代表府城歷史的千年古槐,樹影搖曳,葉聲蕭蕭,像夜蛾紛飛撲火。突然,樹叢中飛出一道黑影,空中掠過幾幢民居,伴隨剛驚落于地的葉子,無聲無定的飄停在一口石井旁。黑衣人略一思慮,微展身軀,正欲有所動作。忽聽身后傳來人聲:“莫動,能否扯下頭罩?”

    龐玉舒服的窩在府衙附近的一幢房屋的屋脊角里,和以清風拂面,遙想著遠處黑山那位古怪朋友,仿佛已經看到遠方星星磷火的墳墓鬼冢,聞到近旁碧幽池塘的荷葉飄香,不禁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剛生出夜探佳友的念頭,頭頂上方的圓月里忽現出一個黑點,眨眼間已化成人形,背向他掠遠而去。

    龐玉順著屋脊弧瀟灑的滑到平脊底,雙腳微弓,身體飄逸騰升,食指漂亮的虛空一點,隨著嘴唇的吹噓唔吟,黑影人攜落的一片槐葉美妙的在他的指尖上旋轉起來,“唔,又是一個多事之秋!”

    “鐵樹”喬穩巍立在獅子山頭,他眺望遠方,看的方向不是前方月色朦朧的松江府城,而是三里外名聞天下的秀野橋,要知道只有此處河溪所產的鳙才是四腮的。他和季鷹先生張翰一樣,秋風一起,便有了專鳙之思。如果不是接到代號“暗花”的任務,想到這里,不由心舒,不枉我等三人三夜不眠不休風塵仆仆來此一趟。

    “沾喬爺的福,終可一嘗四腮鳙膾的鮮味。”說話的是身后一個名叫高斐的年輕人。

    喬穩腦海中浮起在六扇門捕快名冊中對此人的相關記錄。

    姓名:高斐。

    年齡:二十一。

    排名:第三(新)。

    外號:燕子穿梭。

    武功:燕子十三劍式。

    ……

    特點:性格乖巧,不溫不火,待人接物,體面周到。

    缺點:內力不夠深厚。

    果如其述。

    聞言轉身,看著此人對著自己那雙崇敬堅信的眼神,似乎一點不擔心此行結果的成敗。

    這是當然的,想自己三十年前便以“鐵樹開花,十拿九穩”八字名満京都,天下無賊之地。想到這,不由意氣風發,邊笑邊說:”哈哈,小鬼頭,又拍老爺子馬屁了。”

    他心里明白,這次恰逢其事,是事出有因,不得以為之。自兵部轉到戶部以來,已經是半退休狀態,每遇案件,將功歸于年輕后輩。這次也如此,要知從事如此低微的捕快職業的貴公子,已經不多了。

    喬穩探手撫按了一下高斐的肩膀,綜合剛剛此年輕人的作息吐吶,復而轉身背手,看著遠外松江府城,感嘆道:“三天的‘禁修’沒有白費,緊記持之以恒。今天起,回恢飲食,不要傷及內腑機理”話語間已恢復平靜。

    高斐注視著這位捕快界的泰山北斗的高大背影,銀須白發飄飛,自然沒有注意此老的神情語態的轉變。他正興奮于剛剛盤坐十二周天后,內力滿盈,真氣通貫全身的情況中。卻不知此老感嘆的是此君雙十出頭,就達‘三花聚頂’之境地,頗有不及當年勇之感。

    高斐盤膝起身,心存感激的微微作揖,嘴里卻說道:“喬爺莫擔心,虎帶刀遲回,定是遇到別事,憑其身手必無危也。”他口中所說的‘虎帶刀’,正是他們此行的第三人,御前帶刀侍衛,官居五品,喬穩手下多年得力干將,虎殿臣。是以像高斐這樣傲骨,語氣行間也不免帶有佩服之意。

    喬穩對他的知人達意的分析,已見怪不怪了,聚聽凝視,口中唔了一聲:“來了!”只見山麓迷霧中現出一雙精瞳忽閃忽現,幾息間,虎豹身形之字縱躍上山,所到之處枝葉顫動翻飛。高斐正驚嘆于他的“虎淵縱”的氣勢中,此人轉眼已左膝半跪于喬穩面前,“稟樹公,已知會城守,可入城了。”

    虎殿臣尊稱“樹公”及行軍禮,乃是因為他是喬穩舊部前哨營的虎頭兵,而喬穩是營前三軍教頭,當時兵人皆折服于他的兵法武功,樹公之名由此而來。

    “是否發現賊蹤?”虎殿臣不報遲回,等的就是這名話。

    “不像目標人物。”

    “何以得知?”

    “蓄發,僧服。”虎殿臣回了一句古怪矛盾的話。

    其他兩人一點未對此語生出一絲懷疑。江湖人都知道,虎殿臣的一雙虎目,百丈之內也能觀察入微。

    “哪里?”

    “府衙附近的屋檐上。”

    “武功?”

    “揮手動作時,衣襟金光閃閃,但不像是武功所致.”

    “分析結果如何?”喬穩冷不丁說出一句話,問的卻是在旁聆聽,一直未發半語的高斐。

    “十之有七不是我們此行目標,花賊玉腰奴。”

    “何以得知?”

    “如虎帶刀所言,未見其黑衣蒙面,不像其風;但不排除易容,如此矛盾打扮,給人強烈印象,完全可以蒙蔽其真人本色。”

    “唔…”

    “還有一種可能?”

    “說!”看來喬穩也把前種推測給肯定了。

    “黃雀追螳螂,并喜獲夜蟬。”

    “意外之喜?目標人?花賊?四更天?”喬穩對他的跳躍聯想有所悟,要知道,不管對資深還是新晉捕快來說,直覺往往是破案的關鍵。

    “四更天?對了對了,此人是佛寺報曉人。”

    “報曉人?”說話的卻是已許久不開口的虎殿臣.他一向認為實際行動大于思考推敲,這也是樹公一直教導和欣賞他的地方,雷厲風行。所以話語雖略帶驚奇但更多的是不耐煩的宣泄。

    “此乃崇尚佛教法義的古風,每日交四更,諸山寺院鳴鐘,著人敲打鐵板木魚沿街報曉,促人早起,你所見的金光閃閃,想必就是一幅雞鳴報曉的袖金圖。”高斐款款道來,”《戶部通鑒》上有詩云,暗樹五更雞報曉,晚庭三疊鼓催衙。只是還有些地方感覺不對,卻一時說不出來。”

    “那你懷疑什么?“虎殿臣知道他如此書生掉包,只不過是引自己興趣,見樹公不語,便順他意接話。

    “要知道報曉不是知客沙彌就是寺畔農人所作,武功低微何以登高,所以極有可能是花賊所易。”

    “那現在是去府衙還是去青樓?”虎殿臣像是問高斐,卻是在等喬穩的意見。高斐聳肩無意,也望向喬穩等他意下。

    喬穩也覺時間無多,言簡意賅:”我和虎頭上府衙,燕仔下青樓。“說完,三人品形沒入山霧,向這名望天下之城飛奔而去。

    龐玉正是喬穩等三人口中所形容的“蓄發,僧袍,衣襟繡雞鳴圖”之人。

    碧波秀野橋外三里的白云遠山寺就是他與他師尊三年前云游到此,寄宿至今之地。兩處景致與城中的月螢長青槐合稱“松城三古景”。遠山寺成名在于它后山的白云洞和寺內的一口古鐘。自從百年前白云主持坐化仙<!--中间广告位置-->游于白云洞后,歷代主持從此不能將這口其實是東周梵鼎的古鐘鳴響。相傳諸世佛祖在說禪渡世時,拈花撫壁,吟唱梵音,極其重要的開壇法器之一,不知何時何地煙沒于在此寺中。龐玉師尊識其鼎,悟其法,以拈花十指紛彈鼎內壁,諧生十方聲源,透徹法鼎通體,不僅余音繞寺,而且聲傳百里之戶。現任主持無果大師當然不會放進此光佛耀祖,重興寺貌的良機,與城令李玉堂暗商,愿年納香火錢一分息。城令當然心領神會,明為能提高仕績和財政的舉措。于是聯合城中望族富賈重修經通寺院之路和重塑大雄殿佛祖金身,從此寺內香火興旺,晨鐘梵音裊裊。

    話說回龐玉說了句”莫動,能否扯下頭罩?“頗有后果前因的話,驚得黑衣人動作停滯,神色茫然。要知道他在飛身落下前,在屋檐上故意高縱低翻,其主要的原因就是窺視十丈之內有無夜行人行蹤。

    龐玉復手于背,氣定神閑站在三丈處,如玉尊容,目視著黑衣人的后背。

    黑衣人當然未有深究龐玉的話意,他只覺此人所處的距離和方位完全避開了他使出類似“夜戰八方”,“夜叉鬧海”等回攻之術的攻擊,同時令他汗顏的是,對方的精氣神緊緊鎖住自己頸后大動脈,稍一異動,利劍般的壓力就會貫喉而出。他暗生此人何方神圣,心中一動,兩指緩緩按在喉間。

    龐玉不想黑衣人如此順意,見他雙指探向頸間,像要取下頭罩,當然不會注意黑衣人罩下耳根和喉間氣管鼓動。輕松呼氣間已聽到慘森幽遠的聲音似乎從井中生起,“麥~秀~兩~岐!”

    他悚然的將集中力投向古井,神色迷惑,“什么?”,驚魂未定之際,只聽忽忽之聲已傳來。

    原來黑衣人在龐玉一松一驚一疑后,脫開了龐玉的精神鎖,不見何法揮動汲水的木桶擊飛過來。

    龐玉并沒有冒冒然掌擊木桶,可以想像木屑水珠飛濺,暗藏內勁勢將會襲擊他前胸數幾外要穴。

    他重拾心情,身軀掠起,左手左腳飛出直接攻向業已轉身的黑衣人。

    按常識既然是左掌直劈,斷然不會同時左腳飛踢,因為同方向手腳齊飛,身必失平衡,易被敵人所乘,故定要手腳并用,也是左手右腳,或反之。

    黑衣人不知是被他的怪異招數搞得舉手無措還是識破此仍虛招佯攻,像尊黑石般紋絲不動。

    龐玉無奈,右手一撓腕握住桶繩,身體奇跡般的回旋,右腳勁踢,腳尖直勾黑衣人的腦后玉枕穴。

    黑衣人不作任何格擋,身體鬼魅般虛晃一下,避開龐玉必殺一招,蓄力的一拳像無助的擊在空氣中,龐玉的身軀卻像受怪力牽引,后背撞向拳勁的中心。

    龐玉躲避不及,伸臂合掌,手腳身軀直崩一線形,勢要硬接這一擊。

    黑衣人只聽“卟”的一聲,并不是他所如愿的脊椎骨破裂之聲,像擊在棉絮中,氣勁頓時化去大半。

    原來龐玉在追蹤黑衣人之時,知覺他的袖金僧服醒目,已將它折疊成厚塊,腰縛背藏在緊身套裝內。

    雖然半數的勁力被此袍化去,他也被震得血氣翻涌,卷帶剩余拳風,身軀如同巨木般旋飛出去。

    黑衣人見勢大怒,蒙紗間精芒大盛,拳化掌,腳前跨,身相隨,追向外飛的龐玉。

    要知道江湖中人,如武功想登峰造極,是不會穿像“金絲甲”,“寒猬衣”來保護的。一是會被對手恥笑武功低微,這種東西除了能護住心腹不受直接傷外,毫無有處。真正的高手能力透護甲,使內腑支離,傷重之慘比死還難過。另外還可能通過對其護之不及的頭腦,臉目,手腳進攻,也可達到斃死的目的。二是會過份依賴它,難以在武學方向更上一層樓。

    黑衣人誤認為龐玉自恃寶衣在身,才使出如此驚險不要命的怪招,所以毫不猶豫掌勁攻向龐玉的頭頂的天靈穴。眼見便要觸及臉面,正欲變掌為爪勢取龐玉的頭顱,突覺前胸壓悶,如受巨木撞擊,一股股熟悉像來自自身的強大氣勁將要力透心脈而來。

    龐玉被擊飛的方向不是常理的向下弧線,而是向上翻飛回旋,黑衣人掌近臉面時,他強勢在空中停滯身體,由于自身回轉離心,收聚來自黑衣人的拳勁如數甩歸黑衣人身上。

    黑衣人此時招式用老,身體已被帶離地面,無法再生新力,只得內息運轉更替,掌化拳,拳化爪,爪化掌,在胸前品形三幻三沒,三種狀態的氣勁在空氣中形成交錯層疊的氣墻,巧然化去突如奇來的強大氣勁。

    月光下強勁罡氣相撞交織,流光飛射,瞬而消散。兩人皆覺氣流撲面,卻無聲無息。只聽”嘣“”叭“”突“的三聲響,頓時將一時處于鬼詭壓迫,無法渲泄的氣氛給破壞無蹤。

    嘣的一聲是汲水的木桶落地的聲音。可見兩人雖然幾度生死毫厘,兇險無極的攻防交替,也只不過是短短的一段時間而已。

    叭的一聲正是龐玉橫摔于地的聲音。最后一招是出自他師傳佛門”須彌勁“的兩大絕招之一,名為”參差浪“。此招乃是以旋轉陰勁驅動,配合身體運作,力道初輕后重,受阻更甚,恰如浪潮漂木起伏,力可翻舟吞鯨。龐玉使出此耗巨真元的招數,失控落地,雙頰升起的兩抹紅暈逐漸褪去,代之而起是不建康的蒼白臉色。

    突的一聲就是黑衣人落地之聲。與龐玉不同,他是豎直墜落,腳跟撞擊地面才能支撐平衡。要知黑衣人來自一個秘密門派,他正是參悟其門中內功心法,加之他一向孤芳自賞,所以將其演化成的武功稱之“花間有意”。”花間有意“一共有十招,他剛才所使的正是其中的必救招數,名為”采菊南籬愁秋風”。寓意縱使*,枝莖搖曳欲斷,菊瓣迎風不落一絲,不管力勁多強,也蕩之無存。雙方對招下來,看似他略占上風,其實罩下已口齒發腥,血氣上涌,雖外表看似平常,但從身體動作來說,便知已身受重傷。

    此時雙方都感到遇上了平生最難對付的勁敵,雖聽到對方的沉重呼吸和急速心跳,但皆覺無勝算,一時無心也無力相斗,兩人都有點后悔沒有攜帶武器。兩人就如此,一個平臥不動,一個肅立風擺,相應對視。

    龐玉左肘撐地,拳托太陽穴,左腳屈叉垂足,雙目忽張忽閉,一付寶相橫生的態像。

    黑衣一見大驚,突記起師門提及的最忌畏的人物,使的療傷方法正是如此樣子,難道此人是他的弟子不成,頓時殺氣大盛,欲要再起殺著。如錯過此機會,憑他是那人弟子,必有不世之才,以后就難以收拾了。

    龐玉像受到感應般,黑發飄飛,衣服澎漲,口中卻緩緩說道:“不知來者是友是敵?”

    黑衣人聽后一步一步后退挪移,最后沒入井旁樹蔭下,殺氣才漸漸散去。明月云進云出間,樹下黑影也終于消失了。

    原來兩人從地聽辨風之術,已得知有夜行人往此方向過來,龐玉便先聲奪人,而黑衣人心神不定,來人是友是敵,只好先行逝去。

    龐玉深舒一口氣,耳中響過無數衣袂破風聲后,看到一個鶴發銀須,腰佩官牌的高大身影飄落,便放心的閉目冥想,神識復于混沌。

    (待續第二章:談笑青樓);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908/48986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