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大結局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正義決戰魍魎鬼魅奇域俠影蕩氣回腸

    決戰似乎就在八月十五了,正是花好月圓之夜啊,然而,一場血腥的屠戮卻要把這美好的一切打破。

    話說那夜〖藍☆刀〗等眾人和*魔鬼的條件*商議之后,大家一致推舉德高望眾的〖藍☆刀〗來作為大家的首領。眾好漢磨拳擦掌,決議要維護江湖正義,和西門城百姓的安危。于是大家一起悄悄的向“情人島”出發了。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蕭詩意郎此時又在做什么呢?

    “什么,你們這群飯桶,給了你們那么多化功散干什么用的啊!連幾個人都抓不住。哼!白養你們了。”蕭詩意郎顯然不愿承認自己目前局勢的被動,因為皇帝老兒——清華同方還在他手里呢!只要把這個牌拿住了,誰敢輕舉妄動啊!但為了以防萬一,蕭詩意郎還是對情人島做了周密的安排。

    八月十四,決戰的前夜。幾個身影偷偷的接近了情人島。沒錯,他們就是〖藍☆刀〗,雨落塵埃,幻影·無情,幻海♀美人魚,℡↘ㄝ界末ㄖ↙℡,施玉等人。

    大家早就計劃好了行動。分成兩組,分頭行事,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找到皇上的囚禁地點,然后展開營救計劃。〖藍☆刀〗、【論壇周報】、幻影·無情、雨落塵埃、施玉等人則主要負責營救皇上。值班員黑夜、℡↘ㄝ界末ㄖ↙℡、幻海♀美人魚、(中國制造)和悄風細雨a則留在情人島對岸的官船上負責接應,一旦皇上被救就指揮官兵全面攻島。

    趁著天黑,〖藍☆刀〗他們掩上情人島,情人島防守果然嚴密。但見十步一崗五步一哨。

    “唰!”一個人影從水邊蘆葦中閃出。“噓!是我!”來人低聲道。原來是潛伏在情人島的日月回首各個等法王。“這邊的暗崗我已經拔去,主要剩下島中心的十二個比較棘手的暗崗,今晚的口令是“雞肋”,大家跟我來。”

    “皇上在哪里知道嗎?”〖藍☆刀〗掌門不忘此行主要目的。

    “呵呵!是〖藍☆刀〗呀!我們之間的帳什么時候算呀?”值班員小天還記得n年前的那場斗嘴,“蕭詩意郎這個家伙老奸巨滑,任何人都不信任,大約只有以暴抗暴知道,不過據我和*魔鬼的條件*猜測,老家伙這兩天總在房間一個人吃飯,而且飯量挺大,皇上應該在老家伙的臥室里。”

    眾俠施展輕功向島中心慢慢接近。

    “什么人!”

    “雞肋!”值班員小天回答。

    “哦,自己人。”另一個問:“這么晚了還在干嗎?嗚……”來不及出聲,就被掩在后面的施玉和幻影·無情一刀一個了帳了。

    “hoho!又解決兩個!”〖藍☆刀〗總是這樣,為老不尊!

    “哼!”值班員小天白了〖藍☆刀〗一眼。

    “你們兩個呀!別忘了我們來干嗎的。”【論壇周報】說道。

    天漸漸亮了。

    我們再來看看℡↘ㄝ界末ㄖ↙℡他們這邊。

    “不知道他們怎么樣了,怎么還沒有動靜?”值班員黑夜在船艙里踱來踱去。

    “呵!值班員黑夜,他們才剛走呢,沒這么快,找到皇上還要一會呢。”幻海♀美人魚微笑道。

    “八月十五,”(中國制造)喃喃道:“八月十五,八月十五是小師妹梓夜鳳砂的生日。”悄風細雨a聽著不禁一震。

    時間在等待中慢慢的過去,似乎特別長。已經三更了。

    “不行,我們不能在這里干等。我要上島!”值班員黑夜說道。

    “不能等了。”℡↘ㄝ界末ㄖ↙℡也同意。

    “我把事情安排給別人,我們立刻上島!”

    “冰雪,你留下!。”值班員黑夜吩咐道。

    “我,我……好吧。”悄風細雨a只好說好,因為她知道她不會武功,現在這個時間不能拖累大家。

    “魚兒,我們是不論生死都要在一起的。”℡↘ㄝ界末ㄖ↙℡溫柔的看向幻海♀美人魚。

    “悄風細雨a,你就留著,等我們的好消息。我……”(中國制造)似有話說。

    “什么事?”悄風細雨a看向他。

    “這是我的收集了一生的奇異寶石,小師妹梓夜鳳砂最喜歡的,如果我不能回來,你就替我交給你姐姐。今天是她的生日。祝她生日快樂!”

    “恩,好的。”悄風細雨a聽著似乎要哭出來了。(中國制造)呀,悄風細雨a從心里嘆息道。

    于是值班員黑夜、℡↘ㄝ界末ㄖ↙℡、幻海♀美人魚、(中國制造)也向情人島掠去。

    再來看看情人島上。〖藍☆刀〗他們已經闖入了情人島的中心。雨落塵埃、施玉已受輕傷;蘭舟~傷的最厲害,為救幻影·無情中了一只吸血神鏢,尚可勉強支持。

    不過敵方損失更是慘重。僅留下了沐和紫、儒商*蝙蝠[email protected]奇遇.net、等十幾個高手,其余都不足為患。不過蕭詩意郎和以暴抗暴不知那里去了。

    “施玉,你怎么樣還可以吧?”“沒問題!”施玉道。

    “那好,【論壇周報】、幻影·無情這里就交給你們了。施玉,我們去尋找皇上。”

    【論壇周報】攔過攻向〖藍☆刀〗的㊣╰☆流星☆╮,雨落塵埃挑向沐和紫。〖藍☆刀〗和施玉順利走進蕭詩意郎的臥室。

    “你們來了!嘿嘿!!”臥室里蕭詩意郎坐在椅子里。“歡迎!歡迎!”

    “少陰陽怪氣了,皇上在哪里?”施玉喝道。

    “喲,皇上,他不在皇宮里么?這么到我這情人島來了。”

    “少給我裝蒜!”

    “嘿嘿!”蕭詩意郎陰險的笑著。“你們還走的了么?”

    “誰說走不了?”隨著“砰”的一聲,從床上穿出一個人來。

    哈,是*魔鬼的條件*。

    “你!你是臥底!”蕭詩意郎又驚又氣,手一按椅子扶手:“好,我叫你們一個也跑不掉。”

    “哈哈!你不會以為你那些安裝在島上的zha藥還又用吧?老板,很不好意思耶,昨天我忽然很想洗澡,可是呢,我又不想太沒個性,所以,我就帶了幾桶水,在黑崖洗了個澡,又在飲石洗了一個澡,還在海閣、友情堂……都洗了個澡。”這些明顯都是蕭詩意郎埋藏zha藥的地點,就見蕭詩意郎一張老臉氣的扭曲成s型了。

    “洗的好呀洗的妙!*魔鬼的條件*大俠,你可以以后幾年都不用洗了。”〖藍☆刀〗說道。

    “哼,天亡我也,但是別忘了還有以暴抗暴呢,他不會讓你們得手的。”說著,“颼颼颼”突向床上發出三支吸血神鏢。

    “小心!”〖藍☆刀〗揮劍擊落一枚。!*魔鬼的條件*手扣兩粒石子打下另兩顆。

    蕭詩意郎趁機又是四枚打向*魔鬼的條件*,其時,*魔鬼的條件*真忙于解救床上人之圍,無暇自顧。施玉早有防備,“當當當當”“火戰矛”揮出四枚全部攔住。

    這時〖藍☆刀〗“玄鐵劍”指天劃地,一招“獨孤式”攻向蕭詩意郎。出乎意料,蕭詩意郎競毫無招架之力。一代陰謀家就此嗚呼。

    “皇上小心!”*魔鬼的條件*,從床上引出一人,原來里面的是皇上。

    皇上清華同方一整衣服,“哼”了一聲,跨下床,右手向上把垂下的頭發向后一掠,頭也隨勢向后一擺

    原來床下是一個密室,皇上被囚禁于此,*魔鬼的條件*,昨晚乘蕭詩意郎尿尿之時偷溜進來終于發現了這個密室。其實這次得手這么容易,主要是因為蕭詩意郎千算萬算,沒有算到我們行動揮這么快。

    但蕭詩意郎根本沒有武功,卻是沒有料到的。

    “要取得勝利是不一定要靠武功的要靠頭腦。就象我。”皇上清華同方涼涼的說道。

    “但是沒有武功就只好被抓哦。”

    “死〖藍☆刀〗,小心我斬你!”清華同方終于臉有那么一絲絲紅了。

    在情人島議事廳,大家終于匯合到了一起。

    “皇上,您沒事吧?”值班員黑夜怕要喜極而泣了。

    “可惜儒商*蝙蝠[email protected]奇遇.net他們逃走了。”(中國制造)恨恨的說。

    “現在關鍵問題是,最難對付的以暴抗暴還一直沒有出現。”℡↘ㄝ界末ㄖ↙℡指出。以暴抗暴在哪里?這是每個人心頭<!--中间广告位置-->盤徊的事。

    “是啊,還有鬼冥圣女金雪※百合和以暴抗暴的弟弟。”*魔鬼的條件*擔憂道。

    “不好,官船著火了。”【論壇周報】說道。

    大家往外一看果真如此。

    “悄風細雨a,悄風細雨a還在船上。”(中國制造)喊道。

    眾俠急急趕去岸邊。

    這船怎么會著火呢?原來這就是蕭詩意郎的險惡用心,他要瓦解朝廷的實力,他知道朝廷一定會有所行動,國家是靠軍隊的,沒了軍隊,那個國家就沒什么了。以暴抗暴帶著幾十個羅咯混上了官船。悄風細雨a被抓了。

    皇上等一干人趕到岸邊,正巧以暴抗暴趾高氣揚的走上情人島。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稟掌門,蕭詩意郎已被殺,夫人受傷。”儒商*蝙蝠[email protected]奇遇.net也與以暴抗暴在一起了。

    “沐和紫,你怎么樣?”以暴抗暴非常愛他的老婆這是眾所周知的。

    “我沒事。我一向是最討厭武力的,但是他們欺上門來,總不能讓他們欺侮。”沐和紫恨恨說道。

    “殺!”以暴抗暴一聲。

    頓時,兩方人馬,混戰到一起。

    以暴抗暴果然是以暴抗暴,一出招就是殺招。〖藍☆刀〗、【論壇周報】,值班員小天三人合戰以暴抗暴,尚勉力支持。悄風細雨a被兩個情人島弟子押著,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血戰。

    沐和紫和雨落塵埃戰到了一起。“沐和紫,我再勸你一次,放手吧。”沐和紫與雨落塵埃是舊識,曾是很好的手帕交。“你們這些冷血無情的東西,惺惺作態又如何!”一劍向雨落塵埃刺去。“沐和紫,你聽我說……”雨落塵埃仍不死心。沐和紫右手單劍直刺雨落塵埃,左手卻在背后一揚,掩飾的十分巧妙,一支繩鏢,嗖地直射雨落塵埃胸口,直到射近雨落塵埃才發現。幻影·無情一直留心著雨落塵埃地動靜,此時不靜驚呼:“雨落塵埃!”然而鏢并沒有射中雨落塵埃,被一股激烈地勁風打彎,繩鏢反而射向沐和紫,沐和紫措手不及,一縷香魂只向封靈臺報道去了。

    “來過*活過*愛過長老!”原來救雨落塵埃的人居然是來過*活過*愛過長老。

    “來過*活過*愛過來了,我怎么能不來呢?”幻影·無情旁邊多了個人,幫星星接住♂不留♂的一刀。

    “自然也少不了我。”№.小魚兒長老也來了。

    “我也來啦,嘻嘻!臭小子,還認得本妖女?”軒寶寶最搖擺旁邊鉆出個古靈精怪的小白兔。

    我方一下子多了幾個高手,頓時壓力減輕不少,大家邊打邊開始談笑風生。

    蘭舟~這邊卻是不妙。與蘭舟~相對的正是*魔鬼的條件*多次提到的鬼冥圣女——金雪※百合,只見她白紗蒙面,一襲白裳,和蘭舟~的一身紅色勁裝相比,打的煞是好看,煞是耀眼,卻是險象環生。蘭舟~性子剛烈武功柔中帶剛,鬼冥圣女金雪※百合則不然,柔則至柔,使一條錦云兜,堪堪克制住蘭舟~的青蜂劍,況且,蘭舟~早已受傷。蘭舟~的青蜂劍指東打西,金雪※百合的錦云兜纏mian不絕,繞上青蜂劍,這一來,蘭舟~的照式每每施展不開。

    “啊!”蘭舟~低呼一聲,但見金雪※百合左手忽然又多出一條錦云兜來,向她直罩而來。

    一邊施玉但見不妙,火戰矛一招“仙人指路”挑向金雪※百合的錦云兜,幫蘭舟~解了圍。金雪※百合料不到施玉會出手相助,不由得呆了一呆。蘭舟~乘機青蜂劍劃向金雪※百合右手的錦云兜,“哧!”錦云兜裂開。施玉一招未老,又劃出一道,“淡掃娥眉”,本意是去了金雪※百合左手的武器,只是這位鬼冥圣女雖然武功不弱,顯然對敵經驗不足,眼見兩人齊向她攻來不由手忙腳亂,一心想避開施玉的火戰矛,一個“鳳點頭”,鬢間一股珠釵激射而出,施玉只好回矛接釵,不料正巧帶下了金雪※百合的面紗。

    一張楚楚動人,略帶蒼白的驚慌的臉出現在施玉面前。“你——”金雪※百合的臉忽然一陣嬌紅。

    施玉萬沒想到鬼冥圣女是如此的年輕、純潔!

    “掀開我面紗的人只有我的夫君。”金雪※百合輕若蚊蚋的聲音字字傳入施玉的耳中。(此段皆于有觀眾抗議施玉比較慘,說是沒個伴~~哈哈~~~~^-^)

    蘭舟~也看到了這些情況,一時三人都立在那里。

    但是群戰并沒有停止,情人島的弟子們一個個倒下,以暴抗暴也多處受了重傷

    “啊!”隨著一聲悶哼,儒商*蝙蝠[email protected]奇遇.net也走完了他罪惡的一生。

    越來越多的人攻向以暴抗暴,同一時間,超過十件兵器,同時攻向以暴抗暴。“二十四——式——必——殺——”只見以暴抗暴不退,俯身,沖入刀光劍影中,又自陣營中閃出。就這一招,幻影·無情肩膀尚一記深創;施玉頰上被劃了一道口子。

    “哧!”錦云兜挾著金雪※百合的內力激擊恨天。

    “鬼冥圣女金雪※百合!你——”以暴抗暴怒道。

    “他是我夫君,你不可以傷他!”金雪※百合指著施玉很認真的說。

    以暴抗暴本已受重傷,再加上錦云兜一擊傷勢更沉。他退,很快!直抵島邊,這邊悄風細雨a被情人島嘍羅扣押著。以暴抗暴一把抓住了悄風細雨a。

    “哈哈!哈哈!!我不服氣!!!!!不服氣!不服氣!!!!!!!”以暴抗暴對天狂叫,他的臉上流滿了不知是他的還是別人的血,連眼珠也是紅的,使得他看起來格外的恐怖,他的一只手抓著悄風細雨a的后背,“哼!你們在場任何一個人都不是我的對手!”是的,大家得承認,如果不是聯手的話是誰也沒有辦法制服以暴抗暴的。“你們認為我殺人如麻,是惡人,你們呢?死在你們這些所謂君子手上的人難到少嗎?哈哈!哈哈!……”以暴抗暴喘了口氣,“成者為王敗者為寇,如果我成功了,哼!你們還不是乖乖的稱我為君子?今天老天不幫我,不幸功敗垂成。二十年后又是一條好漢!”悄風細雨a在以暴抗暴的手里,。〖藍☆刀〗、(中國制造)、℡↘ㄝ界末ㄖ↙℡、幻海♀美人魚他們,都很焦急,卻不感輕舉妄動,怕以暴抗暴一掌把她劈死。

    “怎么?”以暴抗暴扭曲著臉怪叫道:“想要我放了她?啊?!〖藍☆刀〗,你這個偽君子!”

    “以暴抗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把悄風細雨a放了,立誓從此在不踏入江湖,我們就放過你。”

    “哈哈哈!你們也太天真了,士可殺不可辱!我以暴抗暴會向你們這幫偽君子低頭?休想!我死也要拉個墊背的!”說完,以暴抗暴一手舉起緩緩向悄風細雨a的頭頂落下。

    完了!悄風細雨a閉上眼睛,心里低喊:“別了,兄弟姐妹們!”

    然而預期的一掌并沒有落下,怎么回事?

    悄風細雨a不禁睜開眼睛。只見以暴抗暴盯著她發髻上的一枝金簪。這枝金簪式樣很特別,簪身比一般的要長一寸,簪飾也不是普通的鳳頭、花朵或是流蘇,而是綴著一只戒指,戒面是一顆碩大珍珠。悄風細雨a知道這樣的金簪世上一共有兩枝,一枝的珍珠上面用微雕刻著“人間有愛”為沐和紫所有,自己的這枝的珍珠上刻著“天地有情”。

    “沐和紫,沐和紫!……”以暴抗暴喃喃的叫著,“沐和紫,別急,等我,我來陪你了。啊……”以暴抗暴正沉浸在失去沐和紫的傷心中,不提防背后有人一箭射來。以暴抗暴回轉身去,“七種武器之彈弓,是你!好!好!死在你的手里總比死在那些偽君子手里好!……”以暴抗暴慢慢倒下,忽然,他一把抓住梓夜鳳砂的衣袖,“時……時,我……知道……你……是的,……幫……幫……我,……沐和紫……沐和紫……”“我知道,我知道,我會把你們倆合葬的。”梓夜鳳砂流著淚說道。“謝……謝……沐和紫……沐和紫……沐和紫……,我……來……”沒說完,以暴抗暴的手就松了。

    “梓夜鳳砂,你怎樣?”七種武器之彈弓一把抱住梓夜鳳砂。

    “以暴抗暴,他——”我在發抖。

    “我,我對不起他!哥!對不起!”七種武器之彈弓低聲說。

    “不過,一切都結束了!

    是的,一切都結束了。一切告已段落。。明天依然是個嶄新的開始!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903/48968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