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邪途 > 迷惘少年 第二章 復雜形勢

迷惘少年 第二章 復雜形勢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在學校后山匆匆找點東西填飽肚子,我再次開始思考自己的方向。

    真的,要去做一個不良少年嗎?我笨笨的頭腦,作著艱難的工作,思考著成為不良少年的可能性,看來,我還是找不到自己的方向。

    作了一個不良少年能怎樣?我又應該怎么做呢?我完全沒有頭緒。

    以前,我是打了很多場的架,但是那是肉體上的搏擊,對我的思考一點的幫助都沒有,解決不了我現在的難題……

    而仔細想想,呃……好似,不良少年就是那樣一種人:是一種經常逃課,經常偷竊,還有經常打架鬧事的人。嗯,如果真的是那樣,我還是不做了,想一想,父親最討厭這種人,我的身體就直打顫……父親,一直是我最敬重的人,雖然,我學習不好,但是,他一直沒有罵過我,體諒我,而現在我卻要成為他最討厭的人,心中實在很是不安……

    只是,不良少年真的是這樣嗎?想一下平時幾個據說是不良少年的人,覺得又不想。

    他們,和我也沒有什么不同呀……

    想,想,想了一會,我決定不想了。我的頭,差點就炸了開來,這一個問題,真的很困難……以我頭腦,相信想一百年也不會有結果。而且,我不知道,但并不代表別人不知道啊,出到外面隨便找個不良少年問一下不就行?如果他敢不答?嘿嘿……我的拳頭總不假的吧?

    邊想,我信步離開了這躲藏了一天一夜的后山……

    不知不覺,我竟然想到了從前……

    父親是中學的教師,一直都在這里教書。所以從自己從小學開始,每每傷心都跑來這里躲上幾天,避開那一個傷心的世界。只是現在我竟不知道……以后我還會不會傷心,還會不會到這里來。希望不會來了……即使有點不舍……

    沿著小路下了山。

    在我的面前,車水馬龍,一派繁榮景象。

    榮州是最近二十年新興的一個城市,原來這里僅僅是一個小鎮。但是經過二十年的發展,現在已經是省里乃至全國都發達的城市了。二十年可以發展成全國發達城市,這對一個處于內陸的小鎮簡直就是一個奇跡。

    但,說句實話,這算不上什么,如果不是小鎮發現了一個幾乎在世界上絕跡的雞血石礦,引來一大堆的人來開礦,在這成家立業;如果不是小鎮在二十年里出現一大堆人才,不斷的回到家鄉建設,榮州,會有現在的繁榮嗎?我有點懷疑……

    只是,看到這一片繁華,再一次想起自己父親……

    雖然頭腦不行,但是還是記得小鎮當年的發展,就似,我看著它一點點的長大。這完全因為我以前每每在家吃飯,父親就拿出當年的事跡來教訓,來鼓勵我。希望我可以像他一樣有成就,像這個城市的大人物一樣有成就。其實,我父親的確不是什么大人物,雖然家里因為雞血礦的開挖而有不少錢,但是他也僅僅是一個普通的教師。只是,二十年前的小鎮,他……是第一有所成就的人,就算是成為一個教師……

    每當說起這件事,父親都眉飛色舞,仿佛,他是大名人一樣。事實上,他的確很成功,至少是比我成功的,他是村中第一個學業有成的人,坐落在市中心的《榮州學業有成榜》的第一個人便是他,成為以后青年竟想模仿的對象,為村中青年的成功做出了不凡的貢獻。而現在,他的兒子我,卻可能連初中都過不了……還是要去做一個不良少年了……呃……父親,對不起,讓你失禮了……

    無論感到多少慚愧,說句話,我的不良少年還是要做下去的。

    雖然這樣會讓父親覺得失禮,但是我再也忍受不了別人對我說三道四,再也受不了那對我投過來的鄙視眼光……

    只是出到大街,我才記起,榮州的不良少年界中有著一個奇怪的習俗,每一個不良少年,無論你多兇惡,多有本事,但身為不良少年,有一件事一定要做。那件事就是染發,而且,那發不是隨便染的,一定要染成紅色……

    不知道,這是那一年,由那一個人就流傳下來的習俗。反正,我出生之前,一直到現在,不良少年們都遵守著這樣的一個習俗。而據說,紅色除了看起來有型,酷外,還是學一個前輩的,那一前輩可是超級不良少年,六歲時就親手殺了自己父母,再用他們的鮮血染紅自己的頭發--他的名字是八神庵!

    怎么聽這一個前輩不是中國人。反而……有點似鄰近的日本人。六歲就殺了自己的親生父母?這一個前輩還真的是罪大惡極,自然,也讓我感到惡心……

    好在,雖然是成為不良少年,但像那一個前輩那樣弒父殺母的事我并不用做,也不敢做,我雖然不是一個好人,但我承認,要我親手殺害自己父母,我實在做不到。而染發嗎?除開血,還有很多東西是紅色的……

    “小兄弟,你想做什么啊?”找了間最近的理發室,一走進去,大師傅就友好的迎了出來。

    “嗯……我想將自己的頭發染紅!”真有點不敢說,說實在,我看起來并不像一個不良少年,身高一米七五,但是身上實在沒幾兩肉,還戴了一副斯斯文文的眼鏡……說是不良少年,更不如說是一個書生!

    果然,吞吞了口水,大師傅瞪大雙眼,吃驚的道:“小兄弟,你要染紅發?你是不是剛剛從外地來的啊?告訴你,外面那些人的紅發是很有型,但是學不得啊,他們是不良少年啊,你要是染了……唉,不如這樣吧,你染金發怎么樣?那樣看起來也很酷啊!什么?你不喜歡?那銀色呢?那樣可以襯出你冰冷的氣質,讓你……”

    我皺皺眉頭,苦苦一笑。難道,不良少年真的要兇神惡煞嗎?那么,我就兇一點吧!

    “臭老公?”我一拳敲在桌子上,用和我個子不相稱的力氣將面前的桌子打入了地下。再將那個啰哩啰嗦的老頭提起來,用手指不斷的點著他的鼻子,惡聲惡氣的道:“告訴你,你大爺我就是個不良少年,少啰嗦,快給我染發,不然我就拆了你這間店!嘿嘿……”

    冷笑兩聲,還真的嚇住了大師傅,呆呆的看了一陣,他顫聲道:“老兄,老兄,我……我染就是了,你……你不要砸我的店。”

    “哼!”冷哼一聲,我轉身坐到另一張桌前,大聲說:“快點給我染,我不耐煩了!”

    “是……”大師傅打著顫,急急的向我走過來……

    染了一頭好發,我走出理發室。里面,還聽見,那一個大師傅的哭喊聲:“沒天理啊!這么小,就學壞了……”

    學壞了?就像我一樣,榮州的不良少年們,到底是跟誰,怎么學的?

    三十多年前,一個社會報告說,當時的青少年犯罪大多是因為受太多港產<!--中间广告位置-->片的影響。可是,都過了三十年了,現在很多青年連什么是“hellowood”都不知道,更不會知道什么是港產片了……

    再一想,大概,和榮州的警察太少有關吧。發展二十多年了,只是在當年小鎮的基礎上發展多幾百個警察,這么發達的一個城市,至少要多五千個的……

    而,我真的是變壞了?

    那為什么?我隱隱,竟有點心慌……

    面也有著紅……為的只是欺負那個老頭?為的僅僅是不付染發費?

    不良少年不是都應該這么做的嗎?

    大街上,那些人看著我,眼中的又是什么眼神?為什么那么復雜?有鄙視,但為什么更多的是害怕?

    很復雜,既然要鄙視,那么又為什么要害怕呢?害怕的本來應該是我……可是,現在,我可以大搖大擺的在大街上走,他們每每被我的眼光掃到都匆匆的低下頭……

    其實,我也不想他們害怕我的。

    我的目的只是想他們不再鄙視我。我再一次想到,徐靜璧的那封信,我的同學們,是不是真的在低聲發笑?

    難道,不想讓人鄙視,就真的只有這樣嗎?

    我不知道,我頭腦實在太笨,除了這一條路,我再也想不出,正如現在我不知道我適不適合做不良少年一樣……

    “邵星塵邵老大,你終于將頭發染紅了?唉!你早就應該染了,要是你染早點,我們河西也不會這么亂了,你本來應該是我們河西的頭頭的!”身左突然傳來一個男孩的嚷聲,轉頭一看,是熟人,馬文俊,嗯,在他身邊還有和他一向形影不離的劉卓。

    劉卓,小學同學,綽號猴子,他也的確像一個猴子,身高一米六六,瘦瘦的,身上和我一樣沒有幾兩肉,也和一樣平平凡凡。而另一個馬文俊,實在應該重點介紹,雖然,他也是我小學同學,但是他和我,和劉卓都不一樣。身高一米七二,身穿一件白衫,再加上俊臉,倒有點玉樹臨風的味道,而他的外號也叫“玉面小生”……而,最令人害怕的是他的頭腦,整個榮州,都令人都害怕的頭腦……還有一個外號“玉面狡狐”……

    如果不是他們和我一樣頭發都是染紅了。表面看起來,他們都是無害的。但是千千萬萬不要小看他們,他們兩個不是簡單人物。

    我讀的學校是榮州第一中學。在榮州,這所學校是最好的,但是,也正是在這一所學校中,有著全河西最出名的三個不良少年組織,“青龍組”,“血殺幫”和“飛月社”。而劉卓和馬文俊兩個,就是其中“青龍組”的老大。

    青龍組,一共才二十一人,和其他二個比起來實在很少,但是,這一支“青龍組”也是最可怕,最古怪的。在傳聞,這個組平時和別的幫一樣沒什么兩樣,也是收保護費,但是他們組織里面的人不只打架,平時也經常學習一些高深的知識,打算用知識來武裝自己,他們的組員在學校里也個個都是學習尖子……

    學習尖子?不良少年?這兩個詞竟然天衣無縫的合在了一起,也難為劉卓和馬文俊兩個人了。不過,也不奇怪。

    在事實中,劉卓和馬文俊他們兩個在學校里雖然不是學習尖子,和我一樣都被老師討厭。但是他們兩個人有一樣是超過我的。他們都有一種愛好,而且還十分的精--劉卓,本時喜歡物理化學,平時就研究一樣莫名奇妙的東西。而馬文俊,則喜歡考古,喜歡歷史,對歷史有著很高的造詣,對幫派的管理很有一手……在這樣的老大領導下,他們青龍社不這樣發展都不行!

    “你們不應該叫我邵老大吧?”嘆了一口氣,我看了一眼劉卓,馬文俊說道:“我還想加入你們的組織,做你們的手下呢。這一下你叫我老大了,我怎么加入?”

    “就算不叫你也千萬不要加入我的組織!”馬文俊嘆了口氣,苦笑道,“如果還是以前,有邵老大這樣的人才來加入我們“青龍組”,我們自然是無限歡迎,不可能拒絕的。只是,今時不同往日了。”

    “今時不同往日?”看著馬文俊嘆氣,我心一驚,皺皺眉,問道:“今時不同往日?我不明白啊?我有什么變化嗎?我不還是以前的邵星塵?只是染了個頭罷了。”

    “是,邵老大你還是以前的邵老大,我們‘青龍組’也還是以前的‘青龍組’。只是……”長嘆一聲,馬文俊說:“現在的河西再也不是以前的河西,內憂外患一起來,我們‘青龍組也’岌岌可危!”

    岌岌可危?有沒有那么嚴重?

    只是,隨著馬文俊的長嘆一聲,讓我也直皺眉頭。看起來,河西這邊的內憂外患真的很嚴重……

    以他“玉面狡狐”的頭腦,還有事情處理不了嗎?他可是玉面狡狐啊。別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青龍組雖然是兩個人建立起來的,但是,事實上是馬文俊一個人在發展。劉卓,已經完全迷失在科學的世界里面了。而現在,就連馬文俊這樣足智多謀的人也仰天長嘆,那……我不敢想象……

    而事實上,馬文俊告訴我的情況遠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嚴重。

    我本來的想法,河西的另外兩個幫分別聯合榮州的河東、河北區的不良少年組織一起來壓迫青龍組。但是事實上是,河東,河北兩個區的不良少年分別實現了統一,暗地里開始向我們河西擴展,而內患,說起來也不敢相信,竟然是河西這邊突然冒出一個“英才幫”,由一個叫做宋英才的少年所領導,竟然在一個月內發展出大勢力,迅速擊敗了三大組織中的“飛月社”。

    聽起來,真的很嚴重。

    不用說統一河東河北的人了。他們統一得了河東和河北,一定有他們的能力。而宋英才?這個人的名字聽起來實在很俗,比我的還要俗,但是他也絕對不能被突視,可能,他比另外兩個人更加的危險……畢竟,從前我還沒有聽說過他這個人……一個不被理解的人才是最危險的……

    “唉!”我在心中微微嘆了口氣,看來,這一個不良少年也不好做,并不是有拳頭就行的。一樣,這一行也是要有一個聰明的頭腦……看來,我也不適宜做一個不良少年,可是,我又能做什么?難道,要我做一個乞丐?

    我在心中嘆氣,但表面上,這句話我很自然不會出口,我雖然笨,但是自保我還是會的。所以,我反而安慰他們道:“你們就不要擔心了,放心吧,事實一定不會那么嚴重,你們青龍組……”

    我還沒有說完,遠遠的,一個人就急急的喊了起來:“兩……兩位老……老大,大……大事不好了。英……才幫襲……襲擊我們……”

    我……我靠,臭老天,竟……竟然,這么快就開打了,那分明是不給我面子嗎?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874/48864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