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小老頭兒 > 正文 小 老 頭 兒⑨

正文 小 老 頭 兒⑨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九

    小老頭兒死了!

    一連幾天,農科所里沒人給打開水了,人們這才發覺好像許久沒有見著小老頭兒了,那些有著“志氣”的和沒“志氣”的人都不得不親自動手。從相互不滿的抱怨中他們得知小老頭兒忽然失蹤了,然而,除了他那雙大呼小叫地滿世界尋找爸爸的兒女之外,誰也沒有放在心上,更不覺得此事與自己有關。只有那些揪住了小老頭兒的“尾巴”不肯撒手的“正人君子”們像失去了獵物的狼群一般垂頭喪氣,百無聊賴地打發著時光。現在,他們只能在打開水的時候十分不滿地嘟囔幾聲。

    當小老頭兒的死迅傳來時,人們開始還不信:“自殺!誰?小老頭兒?笑話,有沒有搞錯,就他,有那個膽嗎?”消息證實后,又有人說:“也好,省著讓大家戳脊梁骨,活受罪!”

    于是,人們不論是何種心理,不論是曾經議論過小老頭兒的還是躲著小老頭兒的,不論是有“志氣”的還是沒“志氣”的,都想看一看,親眼目睹他們最瞧不起的人死后會是什么樣子。于是,李所長調來幾輛大轎車和一輛大卡車,拉著死者的親屬以及一口紅漆棺材和農科所全體職工浩浩蕩蕩地出發了。

    據說小老頭兒死在離他曾經工作過的那個試驗站不遠的一片樹林中。是夜,小老頭兒一手養大的試驗站的大黃狗忽然煩躁不安,吠叫不止。天蒙蒙亮,守站的老漢——也就是小老頭兒的接班人帶著大黃狗尋到離小老頭兒妻子墳墓不遠的一片樹林中,但見大黃狗圍著一棵老榆樹團團轉圈,嘴里發出“嗚嗚”的哀鳴。老漢這才發現了小老頭兒,趕緊向所里作了匯報。

    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遺體告別儀式!

    沒有組織,沒有秩序,人們懷著各種各樣的心情團團圍在老榆樹下仰望著小老頭兒。

    他靜靜地吊在這棵大樹上,頭歪向一邊,那只受傷的胳膊搭在身邊的一個橫叉上,按理說他只要稍一用力便可逃生,但他沒有,看不出他有絲毫逃生的yu望;他的神情是安祥的,那對曾經清澈似水的雙眼依然睜著,依然是那般憨實地俯視著眾人,只是沒有了先前那種自卑的成份,倒是眾人——這些平時使他不敢正視的人們,在這無愧的眼神中感到了有愧;他那厚厚的嘴唇微微張著,好像依然在訴說著什么,只是少了那種憨聲憨氣的笨拙的聲音,可眾人覺得那聲音隱約就在耳畔,愈發變得清晰了;還有那套西服,他現在穿著使人感到格外精神,可能是由于只有在現在,他才在城里人面前終于挺起了胸膛,只是那條曾給他帶來榮譽的紅領帶,已成了送他“回老家”的工具;那雙磨破了的布鞋和褲腳上的泥土,表明了他曾經走過了許多泥濘坎坷的路,還表明了他依然是個鄉下人!過去的小老頭兒在城里人面前總是顯得那么卑微,而今,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城里人,并且是那樣的坦然,那么不卑不亢……

    這些從前自認為比小老頭兒高大得多、干凈得多的人們,在仰視了他的遺容之后,忽然又覺得自己渺小了許多,齷齪了許多。于是乎,便異口同聲地紛紛頌揚起小老頭兒、悲天憫人地憐愛起他的子女來:

    李所長率先娓娓動聽地講起了了那個先前被“遺忘”了的動人的公文包的故事,講了小老頭兒如何主動交給自己,自己又如何表揚了他、接濟了他……當然,照片和包里其它不可告人的秘密又不可避免地被遺忘了,永遠的遺忘了!現在,李所長終于去掉了一塊心病,無論小老頭兒識字也好不識字也好,知道了也罷不知道也罷,他都沒有后顧之憂了,可以大言不慚地回憶小老頭兒對自己的信任和忠誠,說說應該說的和應該讓人們知道的……

    老張也在一往情深得緬懷著小老頭兒對自己的恩德,說他如何經常幫著照看自己的女兒,如何在某一天給玲玲買了烤紅薯吃,而他自個兒的孩子卻在啃咸菜——當然,從那以后,老張就告誡女兒不準再吃小老頭兒<!--中间广告位置-->的東西,不只是因為過意不去,而主要是嫌不干凈……當然,這些老張是不會講的……

    那位曾不惜余力搖唇鼓舌的“待國夫人”,此時此刻也悲天憫人地惦記起小老頭兒那雙哭得死去活來的兒女們,張羅著要向領導建議由國家扶養他們成人。末了,還撒下了幾滴極其“珍貴”的淚珠……

    這些在小老頭兒生前不肯原諒他的“過失”的人們,在他死后卻是寬容的,大度的。他們都在十分自覺地不再提及小老頭兒那段不太“光彩”的歷史,好像不曾有過一般。那些在人生前千方百計“挖掘”人家隱私的人,在人死后卻盡量為其掩蓋著某種“不光彩”的行為,非但如此,還苦心積慮地為死者罩上一個金光閃閃的光圈。這也許是對死者的一種告慰吧!

    他們畢竟是有良心的。這些在小老頭兒聲嘶力竭地申訴中無動于衷,耳聞目睹其哀腸寸斷的下跪和摧人肺腑的嚎啕而處之泰然的人們,此時此刻都發出了幽幽的啜泣聲。多么善良的人們啊!

    如果小老頭兒生前能夠聽到一句——哪怕是一句人們現在所講的話他可能也不致于去死,他是多么留戀自己的家鄉,多么想把自己的兒女扶養成人,多么渴望能做一個平平常常的城里人啊!可現在不行了,人們成百上千的贊美之詞他一句也沒有聽到,也不可能聽到!此刻他死難瞑目地躺在了墳塋里,墳前的墓碑鐫刻上了“前市級先進工作者”的稱謂。人們圍繞著剛剛親手建立的墳塋未免又嘆息一番,未免又道一聲:“唉——是個老實人哪,可惜心胸太狹窄啦!”

    對于小老頭兒的死,似乎誰都沒有過錯,誰看著都那么心安理得,可小老頭兒你為什么要尋短見呢?小老頭兒呀小老頭兒,看來千錯萬錯都是你自個兒的錯,誰叫你死了呢?

    參加完義務勞動的人們,忽然又記起了小老頭兒的遺囑,便呼啦圍成一圈觀瞧:只見諾大的一張白紙上,寫著一行工整秀麗的小字:“俺要回鄉下去!”字的下方畫著一口棺材,棺材上還歪歪斜斜地寫著“安裝費”三個字,一把斧頭將其攔腰劈成兩半,左半邊上寫著“農科所935.86”,右半邊畫著兩個小人捧著一本書,一個小人還拖著長長的辮子,書上寫著“趙老師”。眾人在一起研究了半天,學摸著遺書上的意思可能是指用“安葬費”還欠所里的錢和供兩個孩子讀書。

    大家為此又不免唏噓一番。

    照看著兩個孩子的趙老師見到遺書時立刻昏了過去……

    坐落在南山溝里的農科所試驗站,經過片刻喧囂之后又沉寂了,孤零零地孑立于茫茫山野之中,連狗都懶得吠叫,只有陣陣秋風刮著地皮上的野草發出陣陣凄厲的尖嘯。

    在試驗站高高的院墻之外,又多了一個黃土堆,上面插著的花圈隨著秋風在瑟瑟發抖。緊挨著的一堆小而成舊的黃土包,在它的陪伴下似乎不再那么孤單了,還頗增添了些氣勢。花圈上長長的紙帶像善解人意似地隨著陣風向身邊的土堆拘去,似要撫慰,又像要訴說,可總是差那么一截子,但它依舊頑強地一次又一次地像對方伸出了自己的手,一次又一次地做著徒勞的努力……“啪噠”,紙條短了,纏在了那塊字跡模糊的墓碑上,“嘩啦啦,嘩啦啦”,像竊竊私語,又像在幽幽哭泣……

    【完】

    初稿于1991年1月27日

    二稿于1991年9月3日

    三稿于1993年6月16日

    2004年3月26日整理于烏魯木齊

    e-mail:<a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c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432d2934757275037275706d202c2e">[email protected]</a>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871/48862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