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小老頭兒 > 正文 小 老 頭 兒⑦

正文 小 老 頭 兒⑦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七

    平日里就少言寡語的小老頭兒現在更沉默寡言了。他一根接一根地卷著莫合煙,一口接一口地噴吐著煙霧,仿佛要將滿腹的冤屈都吐出來似的,剛進城時的喜悅早已無影無蹤。

    如今,他覺得城市是這么的狹窄,空氣是這么的混沌,人情是這么的淡漠!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不是熱乎得近于諂媚,讓人害臊;就是冷酷得勝似冰霜,使人心寒!

    此刻,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單,倍加思念家鄉父老:那里,天地是多么的寬闊,天連地,地接天,一望無垠;空氣是那么的清新,純潔、自然,甜里透著香,香里透著甜;還有那濃濃的鄉情,你幫俺,俺幫你,相互提攜,淳樸可親。人都說鄉下人沒文化、粗野、沒禮貌,的確,鄉親們拌嘴打架可以說是家常便飯,往往為一點兒雞毛蒜皮的小事兒,要吵就鬧得天翻地覆,要打就打得狗血噴頭,可那也吵得開心,打得痛快,吵完打過之后,勁兒出了,氣兒順了,來天見面,照樣稱兄道弟。但這城里人可不同,,比起鄉下人來是文明,可文明得邪乎,簡直讓人難以忍受!就拿這檔子事來說吧,人人好像都那么講理,個個似乎都干干凈凈,可有理跟他們就是講不通,再干凈的人在他們面前都會覺得自個兒骯臟不堪。很少聽見他們張嘴罵人,可那“嘀嘀咕咕”真讓人受不了,簡直比指著你的鼻子破口大罵都厲害。

    這些日子,他總感到腦袋嗡嗡作響,覺得那都是一片“嘀咕”聲。他憋屈的難受,想出出一肚子怨氣,可眼前的人個個都是那么文質彬彬,人人都是那么正正經經,你去罵誰?罵得出口嗎?小老頭兒只好回家去發泄,無緣無故地把孩子們罵了、打了,等氣消了,腦子也清醒了,又后悔了,同孩子們抱頭痛哭!

    一日,他覺得門外有人在“嘀咕”著什么,立時眼前浮現出了兩個在一起交頭接耳的人正沖著自個兒的房子指指點點的情景,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欲沖出去將其痛罵一頓。當鼓足勇氣他果敢地拉開房門怒目而視時,門外竟空無一人,可“嘀咕”聲依然不斷,順聲抬頭望去,連他自個兒也樂了:只見一對兒白鴿兒正在屋頂上親嘴呢!

    過去小老頭兒最害怕的是寂寞,而今他更感到了人言可畏!

    現在他多么懷念在試驗站時的儉樸而寧靜的田園生活啊!雖然那里也不太平,經常有豺狼猛獸出沒,可那都在明處,還好提防,相比之下,小老頭兒覺得這城里更危險!此時此刻,他多么渴望再回到那個人跡罕至、沒有欺騙、沒有是非、質樸溫暖的大自然中去呀!然而,這已經不可能,在他為妻子掃墓的時候已見到那里又雇了一個鄉下人,小老頭兒不愿同他爭飯碗。

    小老頭兒是善良的,他從來沒有過多的奢望,能從一個鄉下人變成一位城里人他就很知足了。他想保住業以取得的這一在鄉親們看來夠得上是驚天動地的“偉業”,愈這樣就愈發謹小慎微,委曲求全,對誰都畢恭畢敬,逆來順受。他從不與人爭什么,也沒有得罪過誰,更不曾傷害過任何人,可他不明白,城里人為什么老盯著自個兒不放,自個兒又為什么在一夜之間竟莫明其妙的成了眾矢之的?他更不明白,為什么自個兒所敬重的城里人竟這么容不得自個兒這個鄉下人?

    這時的他,像一只迷途的羔羊般感到了恐懼,他覺察到周圍的人對自個兒都虎視眈眈!他驚愕,他畏懼,他想逃離這塊是非之地!他感到城里再好也不是自個兒這種人呆的地方。他想回鄉下去,回到父老鄉親中去!

    他同女兒小梅商量,可小梅怎么也不同意,小老頭兒氣得打了她,她哭著跑了。“這個不懂事的孩子!”開始小老頭兒直埋怨女兒,可又想起那么多年的孤寂的山野生活和孩子們剛進城時連什么是“六一”、“十一”都不知道的情景,又感到對不住他們,那深陷的眼窩里滲出了渾濁的淚水。

    這時,小梅的班主任趙老師領著抽抽噎噎的小梅回來了。她姓趙,40多歲的年級,眼角上的皺紋沒有遮住她的俏麗。她是小老頭兒家屈指可數的常客,經常來此家訪。看到他的家境后,就格外關照小梅,還時常接濟他們,盡管每次都被小老頭兒婉言謝絕了。為此,小老頭兒十分信賴和感激她,待她像姐姐,敬她似母親。

    于是,在趙老師的催促下,小老頭兒便吭吭吧吧地把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地講了。趙老師聽后略一沉吟,說:“事已至此,你現在回鄉下又有什么用呢?不還是不明不白地背黑鍋?再說了,小梅他們現在正是學習的關鍵時期,現在走,那不是耽誤孩子一輩子嗎?咱們作家長的,不能只考慮自己,更要多替孩子們著想啊!依我看<!--中间广告位置-->你不妨先去找找失主,只要他(她)肯替你說話那就好辦了!”

    “嗨——對呀!”小老頭兒茅塞頓開,不好意思地摸著腦袋道:“俺怎么就沒想到這個茬呢?”

    第二天,他破天荒請了一天假,按著派出所提供的線索跑了十幾公里的路找著了失主。當他說明來意后,失主重新將他上上下下地審視一番:“嗷——拿錢夾的原來是你呀!”

    “噯、噯,是俺揀的!您能不能給俺證明……”

    “證明?哼,怎么證明?說我沒有丟錢?”

    “俺不是這個意思,俺是說……”

    “得啦得啦!”失主不耐煩地揮著手:“你們所怎么樣是你們所的事,我管不著!我只說我的錢少了,又沒說是你偷的,你心虛什么?”說到這,她白了小老頭兒一眼,嘟囔著:“我想你們單位不會無緣無故地這樣對你吧!”

    “你、你這人怎么這么沒良心?”小老頭兒氣得臉紅脖子粗,胳膊也哆嗦得越發厲害:“如果當初俺不、不把錢夾還給你,你、你那么些東西都報不了銷……”

    “呦——嘖嘖,看把你能的,少了臭狗屎我還不吃菜啦?你那‘先進‘是怎么當的你自己心里明白,沒有我的錢夾你當得上嗎。別以為我不知道,我老同學都告訴我了!”

    “你……你……”

    “你別哆嗦,厲害的還在后面呢!你以為姑奶奶是好欺的?老娘我已經到公安局報案了,誰偷了我的錢我早晚把他揪出來!”

    “你……”小老頭兒真后悔呀!后悔自個兒當初為什么不把那錢夾留下,哪怕扔進廁所呢,也不致于落得這步田地!自個兒當初可憐失主,如今誰可憐自個兒?

    徐徐的清風使小老頭兒漸漸地冷靜了下來,他想起了失主最后那句話,心想,她能到公安局去告狀,自個兒為什么不能呢?公安局又不是為她們家開的!

    又有誰會想到連老實巴交的小老頭兒也會告狀呢?也正應了“兔子急了也咬人”這句老話,極度的憤怒使小老頭兒走進了市公安局。

    當他找著了公安局信訪科時,出門時還掛在東邊的太陽此刻早已溜跶到西邊要休息了。小老頭兒踏著自己的影子跨進了接待室,一位身著制服的老同志接待了他。

    聽他講明了來意后,老同志問:“是誰說你拿了里面的錢呢?”

    “他們都是這個意思!”

    “你們領導說了嗎?”

    “沒!”

    “那失主呢?”

    “也沒這樣說。她只說少了錢!”

    “那有沒有什么具體的人說你拿了里面的錢呢?”

    “具體的人?”小老頭兒有些弄不明白。

    “嗷,就是你知道不知道是那個人、叫什么名字說你拿了里面的錢?”

    小老頭兒想了半天,搖搖頭,道:“不知道,他們都是嘀嘀咕咕的!”

    “這……”老同志為難了!

    小老頭兒這才發覺自個兒被搞成這樣竟還不知道是誰搞的,不禁嘆了口氣,心里話:這城里人可真鬼,挨了罵都不知道是誰罵的,想告狀都找不著一個主!

    老同志又拿起電話詢問了一番,然后道:“同志啊,你的處境和心情我們十分理解,也很同情。你別著急,我們會盡力幫助你的!現在這問題的關鍵是這錢夾里的幾十塊錢,你說它是被偷的吧,小偷既然費勁八力地偷到錢夾怎么會不要錢呢?說是丟的吧,可又少了2000多塊錢,所以現在還不能馬上下結論。也就是說,如果當時這錢夾里沒錢倒還好辦,可以推斷是小偷作案后遺棄了錢夾;但問題是現在里面還有幾十塊錢,這就不好說了,既偷錢又留錢不符合邏輯……”

    “娘哎,這城里的賊娃子怎么都跟鄉下的不一樣,你偷錢不偷光還留下點兒做啥?你這不是坑了俺嘛?!”連氣帶餓,小老頭兒癱倒在長椅上,昏了過去。

    老同志見此情景,急忙截住一輛警車,想把他送往醫院。半道上小老頭兒蘇醒過來,執意要回家,警車便又將其送回了農科所。

    【待續】

    2004年3月26日整理于烏魯木齊

    e-mail:<a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c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76181c01404740364740455815191b">[email protected]</a>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871/48862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