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小老頭兒 > 正文 小 老 頭 兒②

正文 小 老 頭 兒②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二

    農科所的所長辦公室設在二樓的一個充滿陽光的角落里,與人來人往的其他科室相比,可真是名副其實的“潔凈圣地”。

    此時,所長李照明正坐在辦公桌前愁眉不展。他那雙干涸得發黃的眼球一動不動地盯著桌上的文書。隨著一股又一股噴出的濃煙,那文書也由白茫茫的一片漸顯出紅色的“文件”字樣,尚未完全清晰又很快籠罩在一團更濃的煙霧之中。他的大腦此刻也同這“文件”一樣,一陣兒清楚一陣兒迷糊。

    眼下他十分為難。桌上的文件是關于評選市級先進工作者的,并給所里定了一個名額。本來這對老謀深算的李所長來說算不上什么問題,可與以往不同的是,文件中還規定,當選的先進工作者,除了獎勵1000元人民幣,有職稱的晉升職稱,沒職稱的晉升一級工資,還聲稱“這是一項改革的新舉措!”說的容易做的難,殊不知李所長正在為此犯愁呢!

    他深知,在這知識分子成堆的地方,如果只是個“先進”,人們并不怎么看重,甚至可能相互恭讓;但一加上“職稱”,問題就非同小可了!回想起自己晉升高級職稱時的一幕,李所長至今還心有余悸呢:

    當時,由于只有一個高級職稱的名額,又有所長親自競爭,別人都識趣地知難而退了,惟獨那個從印尼回來的倔老頭彭木之,自己本已是高級職稱了,還癡心妄想把行將退休的老太婆也拉進“高級”的行列。于是,雙方展開了一場“高級”爭奪戰。國人都知道,現如今的職稱,很難反映出一個人真正的水平,而是參雜著許許多多人為的因素。業務上孰優孰劣很難說得清,論資歷李所長同那老太婆不相上下,可她還zhan有歸僑的優勢。李所長也不含糊,充分發揮其在人事關系上的“主觀能動性”,經過幾個月的“拉鋸戰”,終以微弱的優勢險勝。

    “斗”得精疲力竭的李所長本以為這下可以松口氣了,不料那敗下陣來的老太婆也是個視職稱如生命的人,連氣帶病竟一命嗚呼了。作為一所之長的李照明,不管心里怎樣想,總得表示表示吧!誰知那痛哭流涕的倔老頭又出了花花點子,口口聲聲要求組織上對其老伴的職稱問題要“蓋棺論定”,追認什么“名譽教授”,說只有這樣他們才“門當戶對”,即使以后死了也能無愧“列祖列宗”。李所長理所當然的拒絕了他的無理要求。可那倔老頭也真夠絕的,竟然拒絕開追悼會,自己孤零零地將最終沒能體面地跨進“高級”行列中的老太婆的遺體火化后,帶著幽幽的怨恨飛往異國他鄉。為這李所長險些丟了烏紗帽……

    “吱啞”一聲打斷了李所長的思緒。見小老頭兒探進頭來小心翼翼地往里張望,李所長熱情地招呼道:“小老頭兒哇,進來進來!找我有事嗎?”

    “嘿嘿,”小老頭兒摸著腦袋憨笑道:“所長,剛才俺搞衛生時在樓道上揀到了您的公文包,就給您送來了!”

    “公文包?”李所長莫名其妙:“我的公文包在這里呀!”說著,他抓起桌上的公文包晃了一下,打趣道:“我說小老頭兒呀小老頭兒,今天早上是不是又吃鵪鶉蛋啦!”說罷,“哈哈”大笑。李所長屬那種很有涵養的領導干部,表面很隨和,但笑而不失威嚴,使你只能隨身附合,而來不得半點不敬不重。

    頓時,小老頭兒的臉漲得通紅,本來就不知怎樣放才好的手腳這下更找不著地兒了,喃喃道:“所長,都怪俺不好。俺看到這里面有您的照片還以為是您丟的就……”

    “哦?照片?我的?”李所長斂起了笑,滿面狐疑地接過公文包打開一瞧,不禁大驚失色,趕緊將門關嚴,臉也紅得同小老頭兒不相上下。

    “……俺不知……都怨俺……”小老頭兒惴惴不安、語無倫次地繼續說著。

    “沒啥!沒啥!小老頭兒——同志,您坐,我給您沏茶!”李所長十分殷勤地陪著笑。

    小老頭兒一愣,頭一回聽所長管自個兒喊同志,還給自個兒倒茶,受寵若驚:“所長,怎、怎么能讓您給俺倒茶呢?俺自個兒來、自個兒來!”

    李所長摸出煙來抽了幾口,平靜了一下情緒,便主動談起了小老頭兒的戶口問題。小老頭兒雖說已成了所里的正式職工,可戶口一直沒能解決。因為市公安局有規定,每報一個人的戶口要收取2000元的安置費。<!--中间广告位置-->這對3口之家的小老頭兒來說,無異是一個天文數字。李所長未免又是一番感慨,一片同情,信誓旦旦地表示要盡快解決此事。

    對此,屢次求告無門的小老頭兒不禁感激涕零:“所長,您對俺這么好,讓俺可怎么報答您啊!”

    “嗨,這您就見外了!”李所長意味深長地說:“要講報答嘛,今后該說的說,不該說的就不要說。要聽領導的話,做好工作,就是對我最好的報答!”

    “可俺的工作沒有做好,您瞧,今兒個這事就因為俺不識字,沒文化,看到里面有您的照片就以為是您的……”小老頭兒十分內疚地檢討著。

    “怎么,你不識字呀?!”李所長喜出望外。

    “是——不過所長您放心,今后俺一定努力學習……”小老頭兒有些心神不寧了。

    李所長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掏出手絹邊擦汗邊說:“小老頭兒呀小老頭兒,識字不識字倒不要緊,只要聽領導的話,不識字又有什么關系呢?有時候哇不識字的比識字的更好工作!”

    “噯!噯!所長放心,今后俺一定努力!”小老頭兒的臉上又露出了憨憨的笑意,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道:“嘿嘿,俺如今正跟俺丫頭學識字,都認得好幾種字了……”

    “什么?你認識字?認識什么字?”李所長有些緊張,迫不及待地問。

    “嘿嘿,俺說不好!”

    “那快寫寫看!”李所長急忙找來了紙和筆。

    “所、所長,俺寫得不好!”小老頭兒不好意思地搓著手。

    “不論好不好你都給我寫寫看嘛!”

    見李所長面有慍色,小老頭兒只好顫顫巍巍地費了好大勁兒寫了“小老頭”三個字,那“老”字比其它兩字大出近一倍。而后,放下筆,擦著鼻尖上的汗水,憨然一笑:“所長,讓您見笑了!”

    “唔,不錯不錯!還會嗎?”

    “不會了!”

    “真的?”

    “真的!”

    “嗷——”李所長緩緩地坐在了椅子上。

    小老頭兒見所長不再說什么了,惶惶不安地嘟囔著:“俺還認得一些可就是寫、寫不出來……”

    “呃?嗷——”李所長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所長,您忙,俺給您添麻煩了!這公文包……”

    “呃、嗷……”李所長像是從夢中醒來,“你看我這記性,這公文包是我的!”

    “您的不是……”小老頭兒不解地看著桌上的另一只公文包。

    “哦,是這樣的,我有兩個,這只不常用,我還以為在家呢!”

    “是呀!嘿嘿,俺還沒猜錯!”小老頭兒欣慰地笑了。

    “嘻嘻!”李所長附和著笑了幾聲,漫不經心地問:“你揀到后給別人看了嗎?”

    “嘿嘿,俺不識字,想請人……”

    “誰看了?”李所長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

    “本來俺盤算著請人幫著看來著,可后來俺打照片上認出了您,就送來了!”

    “嗯,做得不錯!”李所長贊許地點點頭,從公文包里摸出了幾張鈔票,“這幾十塊錢你就拿去花吧!”

    “這、這怎么行!所長,俺不要!俺不能占您的便宜!”

    “嗨,這怎么是便宜呢?這是我代表所里獎勵給你的!”李所長異常親切地拍著小老頭兒的肩膀,再三叮囑道:“公文包的事你可千萬不能對別人說,這里面都是機密文件,要保密!懂我的意思嗎?”

    “噯!懂、懂!俺在部隊上呆過,知道保守秘密,您就放心吧!”

    “嗯!好!今后該說的說,不該說的就不要說,我會關照你的!”李所長憂心忡忡地目送著小老頭兒走下樓去。

    【待續】

    2004年3月26日整理于烏魯木齊

    e-mail:<a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c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8fe1e5f8b9beb9cfbeb9bca1ece0e2">[email protected]</a>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871/48861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