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黑夜 > 第二卷墮落 5 以血還血

第二卷墮落 5 以血還血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一路上我們慢慢行進,卻一直沒有遇上敵人,但我們絲毫不敢因為如此而放松警惕。依舊是一邊搜索一邊前進,又繼續走了近三個小時,前面的樹林忽然明亮起來,確定安全后,我們走了上前,這里的樹木有被砍伐的痕跡,林木稀疏了許多,陽光也照進的更多,所以比叢林中別的地方顯得明亮一些。

    再往前走,前面出現了一條簡易的小路,勉強只能走過一車的寬度,路是南北走向,一邊通往剛果河的方向,一邊往密林深處延伸,不知所終。由于昨天晚上下過一陣子雨,本是濕滑的路面更加泥濘,路面上有清晰的汽車輪胎印和腳印,一名隊友在地面仔細分析痕跡后,對周誠匯報道:“痕跡是今天早上留下的,經過的應該是一小支軍隊,大概50人左右,往河邊去的。鞋印很零亂而且五花八門,說明這個隊伍都是些幾乎沒有經過訓練的散兵。車子只有一輛,是部吉普,說明重型武器數量不是很多。”周誠聽后沒有發表任何意見,而是謹慎的帶著我們離開小路,鉆回到林中,當進入到夠深處后,他才停下來,大家開了個小會。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那些痕跡就是屠村的那支隊伍,而且很有可能是叛軍,你們說我們應該怎么辦?”

    “絕對是叛軍,昨天襲擊我們的應該是政府軍,他們有正規統一的軍鞋,而屠村的這支部隊鞋子極不統一。”李目說道。

    “這樣子在林中轉下去也不是辦法,就算我們到了指定目標,黑杰克也不一定在那,我們不如殺到村子里去,抓幾個叛軍問問清楚。”聽見萬國力的話,大部分隊友都點頭贊成.

    隊長環視四周把我們的反映都收在眼里,沉吟片刻后,說道:“那好,我們接近村子,如果有機會就發動攻擊,如果沒有,我們就繞開,繼續往指定地點行進,好,出發!”說完便帶頭往河邊方向走去,我們趕緊跟上。

    忽然走在后面的萬國力“啊”的叫了一聲,大聲說道:“抓了俘虜我們怎么問啊?我們又不會說剛果話?”說音剛落,其它隊友一齊低笑了起來,連周誠也不禁莞爾。

    看著萬國力一臉莫明其妙的傻站在那,李目再也受不了,走了回去,忍住笑低聲對他說道:“真不知道你腦袋怎么長的,我們出發前不是學習過剛果的一些基本狀況嗎?”

    “啊!那個啊!我聽得實在是無聊,就睡過去了。”萬國力抓著頭尷尬的說道。

    李目一臉服了你的表情丟下句“那我也幫不了你了。”便搖著頭跑開了。只聽見萬國力一頭霧水的嘀咕道:“什么啊?哪有說一半就跑了的,做人做的實在太差勁了。”接著又低聲嘟嘟嚨嚨的不知道說些什么。

    我就走在他的身邊,最后實在是受不了他了,便輕聲對他說道:“剛果的官方語言是法語,隊長這些人大部分都當過雇傭兵,而世界上最大的雇傭軍組織就是法國的外籍軍團,很多小兵團的雇傭兵都曾經在法國受訓過,所以他們對法語應該是很熟悉的。”我一口氣說完,便不再理會一臉恍然的萬國力,也跑到隊伍前頭去了。

    很快,我們便小心的接近了村子,對方居然沒有布置暗哨,只是在村子最高的幾個塔樓上做了幾個臨時崗哨,還在對著路口的塔樓上放置了一架重型班用機槍。憑著異能,我帶著大家繞到了村子側面,那是所有哨塔所看不見的盲點處。

    來到叢林的邊緣,我們小心的往外看去,村子占地不大,大概只有四五個大型足球場般大小,緊靠著剛果河倚河而建,全村也只有30來棟木制塔樓,大部分都很簡陋。此刻村里已不見一個村民,只有幾個穿戴不整的叛軍,正躺在房蔭下睡覺,槍則隨手扔在一邊。村子中央是一棟最大的房子,外面停著輛軍用吉普車,看形狀像是改裝過的蘇聯車,有些年頭了很是破舊,而房子里面則隱隱傳來喧嘩聲,不時還爆出幾聲吆喝。塔樓上的幾個哨點大部分都只放了架槍在那,人卻不知所蹤,就算有哨兵的都是心不在焉,不時轉頭望向那棟大房子。

    隊長忽然望向我,我會意下趕緊放出神識,只有三個哨塔上有人放哨,五個人在房蔭處睡覺,而其它人都集中在村子中間的大房子里,由于人太集中,我分<!--中间广告位置-->辨不出具體的數量,只能判斷大概有40余人,此刻他們正賭得天昏地暗。我將情況大致的用手勢告訴大家,又仔細的指出三個哨兵和房子外面叛軍的位置。隊長簡單的做了幾個布置,分配了一下任務,我們便開始了進攻。沒想到敵人如此松懈,這么好的機會,是誰也不會錯過的。

    三名隊友小心的從哨塔的死角處向哨塔接近,他們是我們隊中的尖兵,最擅長的便是這種任務。三聲微不可聞的弩聲響后,那三個哨兵幾乎同時軟倒,每個人都是咽喉中箭,想喊都喊不出來。清除了哨兵,我們便全體向村子中央的大房子潛去,當經過那五個正睡著大覺的叛軍時,我們將其中一人擊暈后,便順手將其余人的脖子割斷。不愧都是些殺人狂,那些傷口都巧妙的避開了頸動脈,只是將氣管割斷,使用這種精確如手術刀般的刀法,目的就是讓尸體不會流出太多的血。

    當我們悄無聲息的接近了房子,里面的人卻毫無知覺,依舊是賭聲高亢喧囂不止,隊長做了幾個手勢,我們迅速散開,將房子圍住,守住各個窗口,而隊長則帶著二個人往正門摸去。

    “嗵”的一聲,隊長一腳把門踢開,乘對方措不及防,三個人對著屋內就是一陣狂射,只聽見槍聲大作,子彈擊中人體和木板家具的聲音連綿不斷,里面更是慘叫震天哭喊聲不絕于耳,只到彈匣的子彈全部掃光,屋內再也沒有站著的人了,幾個反應快的叛軍也只能縮在桌子后面,根本組織不起還擊,但這里畢竟是連年戰亂的剛果,這些叛軍都是亡命之徒,他們并非沒有還手的能力,只是在剛剛的突襲下,被我們壓住了打。

    槍聲一停,隊長他們根本不給敵人機會,他們迅速的往里扔進幾顆手雷,便飛快的退了出來,而其它窗口的隊友也在同一時間往里面扔擲手雷,數十顆手雷在瞬間同時炸響,木制的房子怎能承受如此威力的爆炸,轟的一下整個房子便坍塌了下來,揚起漫天的木屑和塵土,其中還夾雜著空中濃烈的硝煙和刺鼻的火yao味,震天的槍聲和爆炸聲突然間停了下來,四周一片平靜,在極響和極靜的巨大反差下,我有一種失聰了的錯覺。

    過了半晌,待到一切塵埃落定,廢墟之下沒有一點動靜,看來屋里已沒有一個活著的人了。看著這次突襲任務近乎完美的完成,我的心中卻沒有一絲喜悅,50多人的生命在短短的三分鐘之內全部被我們剝奪。雖然已不是第一次接觸殘酷的戰斗,但從小在法制社會成長的我,還是很難接受這種公開且赤裸裸的謀殺。

    但是為什么上一次我卻沒有這種感覺,反而帶有一絲興奮呢?難道是因為在上一次我殺了一個人,參與了謀殺,而這次沒有?看來我也有殺人的yu望,而這種yu望也許是人類的本性。和動物一樣,人類也有噬殺的本性,只是一直被法律和道義所壓抑,一但失去這二種壓制本性的桎梏,那么人類也許會和動物一樣互相殘殺喪失人性,或許更甚,畢竟動物只是因為食物和配偶而自殘,人類卻又復雜多了。二戰中德國對猶太人的屠殺及侵華日軍在中國的獸行就是最好的例子,一但失去了道德和法律的束縛,人類就是最殘暴的野獸。

    我們在一個戰亂中的國家殺人,仿佛一切都是天經地義一般,也的確如此,在這里,不殺人就要被殺,別無選擇。但是這又符合這個國家的法律和道德嗎?那為什么我們可以在這里誓無忌憚的殺人呢?這就是國家的能力了,只有國家這個機構強大了,才能強行壓制住這種人類的本性,而用法律的手段和力量來束縛它,一但國家失去了足夠的武力,光靠道德是無法制止這種血腥殘殺的。也就是說,高尚的人性只是建立在強大國家的前提下。你沒有強大國家機構的制約力,那又憑什么去談人性談人權。當然,國家也能引導國民的人性,當這個國家掌握在一群軍國分子的手中時,人性就是丑惡的,就像日本。

    高家的人可以隨心所欲的胡作非為,這也和國家能力有關,并不是我們國家不強大,只是因為它早就被蛀空了。既然法律已經失去了約束力,那么又何必去遵循道德這個自欺欺人的幌子,看來,我和高家的恩怨只有用最本性的方法來解決了,以暴易暴,以血還血。;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865/48857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