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潛力激活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林峰之危

正文 第四十五章 林峰之危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鬼影”里發生的事飛嘯無法知曉,但是此時拎著陳寺趕往集合地點的他卻感覺心中一陣悸動,似乎有一片陰影正在逐漸接近他,從四面八方,像瘟疫一樣,要把他吞噬,然后消化。

    但是飛嘯只是稍稍擔心了一下就拋到了腦后,反正就算有什么事自己現在也沒辦法,還是先想辦法把這個任務解決了再說。

    而另一方面,時間稍稍倒回去,林峰和飛嘯分開后,朝著一個方向一直前行,過了大概不到二十分鐘,林峰就來到了一處樹木極其茂盛的地方。

    林峰停下腳步,仔細的觀察了一下,自言自語:“雖然我的觀察力很弱,但是這個地方不會有這么茂盛的植被我還是知道的,而且好像還有不是這個地區的植物,看來是人工栽培的啊。嘿嘿,我的運氣還不錯,這里應該能找到什么線索吧。”

    林峰貓起腰,腳尖點地,沒有發出什么聲音,悄悄地閃身進入這片樹林。一路上沒有什么異常,只是太過安靜,蟲鳴鳥叫聲都聽不到,仿佛有一張巨口,把所有的聲音都吞了進去。

    林峰一邊小心翼翼的走著,一邊仔細地觀察著四周:“這種方式真是不適合我啊,好想趕快打一架啊。不過這個地方這么安靜,看來是有什么了不得的家伙在里面啊,必須要小心一點了。”

    正在這時,左前方傳來了野獸嘶吼的聲音,林峰神色一斂,屏住呼吸,稍稍加快了一下步伐,朝著聲音傳來的地方走去。

    隨著不斷的接近,傳來的聲音也越來越大,而且各不相同,但是似乎都沒有聽過。林峰有點納悶:這是什么聲音啊,不像老虎也不想獅子,好像有點像大猩猩,但是又不太像,又有類似狗叫的聲音,真是搞不懂。

    前行了不到一百米,被茂密植被包圍的這個地方的中心,有一處巨大的空地。林峰把自己藏在樹枝的后面,悄悄地向著空地看去。

    空地上有七名穿著白色衣服的研究人員,而在他們的中間,是一個個林峰沒有見過的人型的東西。

    有的渾身長著長毛,臉部異常的突出,臉上的器官似乎是哪個淘氣的孩子把它們打碎了又隨便安在了臉上一樣。吐著舌頭,佝僂著身子,雙手和雙腿都很細,但是卻有著堅硬的爪子。

    有的體型瘦小,但是卻有著三十多厘米長的利爪,一雙眼睛看不到一點人類的感情,只有暴虐和憤怒,身體上只有短短的毛發,但是卻有著一道道斑紋。

    而最后一種,則是三米多高,臉龐寬大,雙手過膝,胳膊比正常人的大腿都粗得多,也是最不安分的,不斷地向著四周咆哮。

    場上有一些殘肢和內臟,鮮血染紅了這片空地。那七個研究人員拿出一個小裝置按了幾下,那些怪物立刻都發出了低吼,但是卻很服從的走到他們的身后站好。

    “撕裂者的狀況良好,進攻性很強,而且痛感很弱,一切都符合我們的預想。而震動者則是超出了預想,力量,速度和協調能力都太出色了,人類和大猩猩的基因果然有很好的效果。最重要的是他們已經完全失去了自我,沒有一點感情,只知道破壞和殺戮,簡直是完美的戰爭機器。”

    林峰眼神冷了下來:原來他們就是拿人類做這種實驗!真是一群畜生!這些人死一百回都不夠,但是現在不能輕舉妄動。那些怪物一看就很難辦,而且似乎有力量型的,有速度型的,要把這些情報帶回去,讓阿飛決定下面的行動。

    林峰悄悄地向后退去,想要離開這里。那七個研究人員中的一個突然開口:“可惜啊,就是不知道和那些殺手比,哪個更強。”

    “這還不簡單,現在讓他們去和那個躲在樹林里的家伙比一比不就行了。”

    正在準備離開的林峰聽到這句話立刻停住了身形,看著那幾個研究人員又用那個裝置按了幾下,那些怪物就全部都看向了林峰的方向,口中發出興奮地低吼聲,迫不及待的要沖上來。

    林峰無奈的走了出去,看著那幾名研究人員,嘴角扯出一個弧度:“真是沒辦法,本來不想輕舉妄動的,結果是被發現了,那就沒有辦法了呢,只能打了啊。”嘴里這么說,林峰的表情卻十分的愉悅,將刀拿在了手中。

    那幾名研究人員看到這一幕都露出了冷笑:“哼!這些殺手果然都是一些自大之輩,以為自己有點本事就可以無敵了,就讓這些孩子們好好的教訓一下他吧,讓他知道,想要用身體對抗我們的科學技術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

    那七名研究人員按了一下手中的裝置,那些怪物立刻就發出了巨大的咆哮聲,聲音里全是愉悅,一邊吼叫著一邊風一般的沖向了林峰。

    林峰雖然外號叫瘋子,但是也不是真的瘋,雖然表現的沒有什么,可是心里卻是十分的認真,因為他之前就看到了這些家伙的力量和速度,絕對不是什么小嘍啰,比起b級殺手來只強不弱。

    沖在最前面的是那種身材瘦小的怪物,一共有三只,那些怪物在急速奔跑的時候上身彎下來幾乎與地面平行,雙手就放在身體兩側,但是速度奇快,林峰感覺比自己的最快速度還要快一點。

    幾十米的差距在那些怪物的速度下不到兩秒鐘就消失了,而那些怪物在接近林峰的一刻立刻分成了三個方向,一個直接沖過來,另外兩個繞后,由兩側進攻。

    林峰知道自己的速度比不上他們,干脆原地不動,一刀斬向正面進攻的那個怪物。因為那些怪物的身體瘦弱,林峰覺得它們應該是速度型,力量上肯定比不上自己。

    看到林峰的刀,那個怪物不閃不避,直接用自己的兩只爪子擋上去。刀碰撞在爪子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音,怪物的身體也向后飛去。

    盡管怪物被林峰一刀逼退,但是林峰也后退了兩步,而且剛才的一刀那個怪物的爪子完全沒有受到傷害,讓林峰的心里凝重了很多。

    但是此時沒有時間多想,因為后面的兩個怪物已經沖到林峰身邊了,林峰的后背似乎都能感覺到那兩個怪物利爪的溫度了。

    林峰沒有向后看,而是瞬間前沖,同時跳起,身體在跳起的同時轉身,然后把刀向后揮出。

    轉身的同時林峰看到那兩個怪物中的一個用雙爪死死的擋住了林峰的刀,而另一個則是用利爪沿著刀身向上劃去。如果劃中了,那林峰的雙手就別想要了,而且上身很有可能會被抓得血肉模糊。

    林峰沒有料到這兩個怪物還知道控制自己的武器,沒有辦法,松開了握著刀柄的手,同時一腳狠狠地踢在了一個怪物的頭上,那個怪物發出一聲叫聲就向后飛去。

    但是這個時候,身后又有幾道氣息襲來,那種感覺讓林峰汗毛倒豎,林峰當機立斷,立刻趴在了地上,幾只利爪立刻從林峰的頭頂劃過,而林峰也沒有閑著,雙手撐地,兩條腿向后狠狠踢出,立刻有怪物被踢飛了,林峰不敢再趴在地上,趕緊爬了起來。

    而這時,一道巨大的身影來到了林峰的面前,正是那種三米多高的怪物。

    這個怪物二話沒說,抬起胳膊就朝著林峰砸了下來。林峰雖然也有接近一米九,但是在這個怪物的面前就像個小孩子一樣,面對這一擊,林峰只能咬緊牙關,雙手交叉迎了上去。

    怪物的手臂砸到林峰的手臂的時候,林峰只感覺一棟房子砸了下來,雙手的骨頭都在**,雙腿也立刻彎了下去。

    那個怪物看到林峰居然擋住了自己的一擊,不由大怒,大吼一聲,手臂上血管暴起,加大力度要活生生的把林峰壓死。

    林峰感覺雙手越來越無力,同時胸口十分憋悶,因為剛才的一番打斗,那些怪物的配合十分緊湊,讓自己連緩一口氣的時間都沒有,此時更感覺辛苦。

    而更加雪上加霜的是,那三只體型瘦小的怪物除了被林峰踢飛的那一只游蕩在外圍以外,其余的兩只都沖了過來,鋒利的爪子抓向了林峰的身體。

    林峰沒有辦法,眼中露出瘋狂的神色,雙手發力,把那個怪物的手臂略微頂起來一點,立刻抽身朝著那兩個沖過來的怪物沖去,拼著被高大怪物手臂的勁風掃到和其中一只怪物的利爪劃到,抱住了另外的一只怪物。

    由于那種怪物的爪子太長,被林峰抱住以后沒有辦法抓到林峰,就張口朝著林峰咬去。而此時林峰已經沖出去十幾米了,近身戰林峰可不怕它,一拳狠狠地打在怪物的下巴上,緊接著一拳一拳,連續二十幾拳把怪物的頭給打得不成樣子。

    林峰把怪物的尸體扔到一邊,咽下一口血,不過自己的傷,紅著眼睛看著剩下的怪物。剩下的怪物雖然沒有了理智和感情,但是卻有了動物的直覺,面對著此刻的林峰,怪物都有點遲疑,沒有第一時間沖上來,而是圍著林峰轉圈。

    林峰心里叫苦,他剛才可是拼了命才逃過一劫,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有點大意了,而且這些怪物之間的配合也讓林峰有點意外。

    速度型的搶先攻擊,分散敵人的注意力,同時盡量給敵人造成最大的麻煩,拖住敵人。然后力量型的主攻,壓制敵人,速度型的再來配合進行絕殺,剩下的那種長毛的則是在一旁游蕩,看準時機,隨時出手,還能警戒周圍,防止敵人逃跑。

    剛才林峰不僅僅是被巨大怪物手臂的勁風掃到,還被瘦小怪物的爪子劃到了,此時身上有四道傷口,鮮血已經浸滿了上衣,那爪子實在太鋒利了。

    看到林峰的樣子,遠處的研究人員都像在看表演一樣,一邊評頭論足:“看著殺手這種東西也不是完全的廢物嘛,還能頂住震動者的力量,而且剛才沒有死,還反殺了一只撕裂者,不過那也是因為還有追逐者沒有參戰,而且現在他還受了傷,看來是必死無疑了,哈哈哈哈!”

    “<!--中间广告位置-->果然我們的技術才是最強大的,什么開發身體潛力,人類能有什么潛力可以開發,而且能通過的人還那么少,咱們的成功率只要上去,這種殺戮機器要多少有多少!”

    “沒錯,最好拿這些殺手來進行試驗,他們的身體比普通人強那么多,一定改造了以后會更強,這樣他們也算是有點用處,哈哈哈哈!”

    林峰雖然聽到了這些,卻沒有當一回事,他不打算和這些畜生說些什么,而且現在自己確實危險了,“可惡,如果這三種怪物我只遇上一種,那我可以輕松殺了它們,速度型的力量弱,力量型的速度慢,可偏偏他們配合起來我就沒有辦法了,真是,運氣差啊。”

    林峰咧嘴笑了笑,“看來這次是要死了啊,只可惜沒有告訴阿飛這個情報,不過阿飛的話肯定可以干掉它們的。”那些怪物此時已經按捺不住嘶吼著沖了上來。“再見吧,阿飛,下輩子再做兄弟吧。”

    另一邊,飛嘯已經到了集合的地點,但是卻誰都沒有在,飛嘯沒辦法,只好先把陳寺放在地上,簡單的給他包扎了一下,就在那里等其他人過來。

    過了大概二十分鐘,傳來了聲音。飛嘯立刻看向聲音傳來的地方,只見若蘭也是拎著一個人,出現在了飛嘯的面前。

    看到飛嘯,若蘭立刻把手里的那個人放下,向飛嘯跑過來:“你怎么樣?沒事吧。我跟你說,我撿到一個人哦,他知道一些事情呢,不過他躲在一個地洞里,好有趣,我還以為是大地鼠,結果是個人。咦?你也撿到一個人?他是什么人啊?”

    飛嘯聽著若蘭的聲音卻感到一陣心安,雖然他不愿意承認,但是他剛才一直在擔心若蘭。此時見到若蘭沒事,不由得放下了心,感覺若蘭的話也不是很多了,聽起來很高興,但是卻裝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說:“我也不知道,先給那個人治傷吧,他們有什么情報之后再說。”

    若蘭卻完全不在意,仍然是一副高高興興的樣子。那個被若蘭帶回來的人此時虛弱的躺在地上,飛嘯為他處理了一下斷裂的腿骨,同時給他喂了壓縮食物和固態淡水。

    此時陳寺醒了過來,剛醒過來,陳寺就驚恐的看向四周,看到飛嘯和若蘭以后,陳寺的表情才平靜了一點,不過仍然帶有深深的戒備。

    飛嘯對此假裝看不見,只是看了一眼陳寺而已。而那個若蘭帶回來的人也恢復了一點元氣,向若蘭和飛嘯道謝說:“謝謝你們,謝謝你們,我以為自己死定了,沒想到還有人能夠發現我,這是老天對我的獎賞。對了,我叫呼日圖,是這個村子最后的一個人。”

    飛嘯眉毛一動,他沒想到這個村子居然還會剩下一個人,剛想要開口,陳思那邊卻先說話了:“你是呼日圖?你就是那個幸存下來的人?當時所有人都在找你,你怎么會在這里?而且你居然還活下來了!”

    飛嘯淡淡的開口:“這位先生,能不能麻煩你先自我介紹一下呢,對于我救了你這件事你不需要道謝,但是至少說一下自己的身份吧。”

    陳寺趕緊站起身來:“不好意思,這幾天的日子實在是太可怕了,我現在疑神疑鬼的,誰都不敢相信。這位先生,感謝您的救命之恩,不知道您二位是?”

    “我們是‘鬼影’派來調查這件事的人。”

    “你們是‘鬼影’的人?!哈哈哈哈哈哈!天不亡我陳寺啊!不是‘閃電’和‘血手’的人先發現我啊!哈哈哈哈!”

    飛嘯奇怪的看著陳寺,不知道這和那兩個組織有什么關系。

    陳寺收斂了激動的心情,正色道:“您好!我叫陳寺,是正在這里進行實驗的研究人員之一,負責逆人計劃,我就是在等你們!”

    若蘭剛剛露出感興趣的神情,想要說點什么,飛嘯卻打斷了她:“這些先一會再說,我們還有兩個同伴不知去向,你們知道什么嗎?”

    陳寺問:“您的兩個同伴都去了哪個方向?”

    飛嘯指了兩個方向,陳寺立刻面色大變:“有一個方向還好,但是另一個方向是特殊體的試驗場所啊!萬一被那些家伙發現了,那,那就完了!”

    飛嘯眉頭一皺,那正是林峰去的方向,開口問道:“特殊體是什么?”

    陳寺的語速極快:“特殊體是一些很強大的改造人,是把動物的基因融合的程度很高的實驗體,有嗅覺敏銳、奸詐狡猾的追逐者,有速度極快、帶有長利爪的撕裂者,還有力量巨大、身體結實的震動者,每一個都可以與b級殺手相比,而且它們之間的配合十分默契,往往是八九只一起,就算是bb級殺手都難逃一死啊。”

    飛嘯二話不說,一把抓住陳寺的腰帶,朝著林峰的方向全速奔去“小貓!帶著呼日圖跟上我!用最快的速度!”若蘭也立刻抓住呼日圖的腰帶,跟在飛嘯后面。

    飛嘯此時十分擔心林峰,因為林峰的實力也才只是b級,雖然林峰的潛力值很高,但是也就是能戰勝bb級,面對著那些怪物,肯定兇多吉少。

    飛嘯的全速是很可怕的,就連a級的殺手也只是在伯仲之間,被他拎著的陳寺只感覺周圍的景色在快速的后退,已經全部模糊了,而風從臉上劃過就像一把把小刀一樣,刺得臉生疼,甚至只能低下頭,不然連呼吸都很困難。

    在飛嘯全速的前進下,距離林峰的位置已經越來越近了。

    但是林峰此時的情況很不好,面對著兩個震動者,四個追逐者,兩個撕裂者的攻擊,又失去了自己的武器,可以說林峰這段時間是生活在地獄中的。

    此時的林峰全身上下都是血,有些地方深可見骨,右手異常的扭曲,這都是林峰試圖撿回自己的武器而付出的代價。那些怪物居然懂得用林峰的武器誘惑他,不過林峰早就已經把它們當成最大的對手來看待,沒有上當,不過為了拿回武器,林峰還是發了一回瘋,以右手完全廢掉,四根肋骨斷掉的代價,拿回了刀。

    不過那些怪物也不是沒有受傷,一只追逐者被干掉,一直追逐者的腿斷掉了,一只撕裂者沒有了左手,還有一只震動者的肚子開了一道口子。

    但是這也是極限了,那些怪物的痛覺很弱,傷口沒有讓它們畏懼,反而更加的殘暴,而林峰卻是大量失血,再加上斷掉的肋骨的痛楚,林峰現在就連站著都是費了很大的力氣。

    此時一只追逐者看到林峰因為痛苦而微微歪了一下身子,立刻沖了上來,其他的怪物也在后面跟著,林峰雖然十分的不甘心,可是卻連揮刀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死盯著這些怪物。

    近了,越來越近了,最近的那只追逐者離林峰不到一米了,林峰已經能夠看清它嘴里的牙,聞到一股腥臭的味道和它眼里的貪婪,“這就,結束了嗎”

    一把刀,劃過空間,刀鋒泛著冷光,出現在了林峰的眼前,林峰還沒有反應過來,那只追逐者已經被一刀砍成了兩段,內臟灑了一地,鮮血有些濺到了林峰的身上,而那把刀,則是插在了林峰面前的地上。

    被攔腰砍斷的追逐者還沒有死去,上半截身子在地上痛苦地哀嚎,剩下的怪物全都嚇了一跳,趕緊停了下來,警惕的看著四周。

    林峰呆呆的看了一眼那把刀,熟悉的模樣映入眼簾,林峰松了一口氣:“看來是不用死了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而飛嘯和若蘭也出現在林峰右邊不到二十米的地方,剛才正是飛嘯看到林峰危險,立刻拿出刀來,回想了一下之前的那種感覺,把刀扔出,立刻將追逐者一刀兩斷。

    飛嘯沒有撿刀,而是放下陳寺之后,拿出了最好的傷藥給林峰治傷。若蘭也放下呼日圖,來到了林峰身邊,幫忙給林峰治療。

    那幾個研究人員看到飛嘯和若蘭以后還沒有什么反應,但是當他們看到陳寺和呼日圖的時候,立刻叫了起來:“陳寺!原來你在這!你這個叛徒居然還沒有死!還有你,呼日圖!我們沒有殺你是你的榮幸!你居然還敢逃跑!不過你們這是自投羅網!抓你們回去可是大功一件!”

    飛嘯把傷藥都交給若蘭,緩緩站起身來,眼中閃著寒光看著那幾名研究人員。

    那幾個人看到飛嘯的眼神,都十分的憤怒:“一群低等的野蠻人居然看不起我們!讓你也見識一下改造人的厲害!你們這些廢物永遠都會是我們科技的手下敗將!”

    話音一落,兩個撕裂者就一左一右地沖了過來,面對著這一幕,飛嘯沒有一絲表情,就在兩個追逐者剛要碰到他的那一刻,飛嘯動了!

    飛嘯的身體一動,就消失在追逐者的眼中,那兩只追逐者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飛嘯已經出現在了它們的頭上,雙腿狠狠的踢下來,踢在了兩只追逐者的頭上,兩者追逐者連哀鳴都沒有發出來就一命嗚呼。

    而此時一只震動者來到了飛嘯面前,正是那只肚子上有一道傷口的,抬起一只胳膊就砸了下來。飛嘯向前走了一步,抬起一只手,輕描淡寫的就擋住了震動者的胳膊。

    震動者怒吼連連,用另一只胳膊砸在被飛嘯擋住的胳膊上,用盡力氣往下壓,可是飛嘯仍然只用一只手就擋住了。

    抬起頭輕蔑的看了一眼震動者,飛嘯左手握拳,狠狠地打在了震動者的胸口處!

    震動者的胸口發出“咔咔”的聲音,龐大的身體也隨著飛了出去,飛出了近五米才落在地上,整個胸口都凹陷了下去,內臟更是順著傷口流了出來,一動不動了。

    面對著這一幕,那七名研究人員和陳寺、呼日圖都愣在了原地,林峰則是苦笑著搖搖頭,變態就是變態。

    飛嘯看著那幾名陷入震驚狀態的研究人員淡淡的說:“正好,我也想讓你們見識一下我們殺手的厲害呢。”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850/48680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