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黑薔薇 > 正文 第十四章 潮汐

正文 第十四章 潮汐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們逛了一天的煙臺,可惜都沒有碰到什么特別喜歡的衣服,我特別喜歡白色,他也特別喜歡,而且我們喜歡的白色都是很特別的那種,是明度最高的那種白色,稍微有一點雜質都不行,每個向我推銷衣服的人在我說了他們的衣服不夠白之后,都不約而同的向我翻來白眼。一杰告訴我,不想買的時候要說這衣服真好看,他說這世界上并沒有真正的純白色或者純黑色,我聽了心里覺得有一些遺憾,或許這世界上真的沒有完美?

    累了一天的我真想早點回賓館睡覺,吃完了在旅館旁邊的飯店的特色小吃以后,幾罐啤酒使我暈乎乎的,一看表竟然快10點了,我踱回到了賓館對面的街上,幾輛警車停在那里,一個頭發很短,看起來很干練的人帶著兩個我熟悉的身影走進了賓館。我趕緊靠在樹旁,把自己隱藏起來。他們怎么找這里來了?糟了,我的行李還在房間里面呢,幸虧信用卡和身份證我都隨身帶著,怎么辦啊?他們都找這里來了?我問他。你想回去嗎?他問我。我?我......我還沒玩夠呢!那就走吧,我們去買船票,我帶你去別的地方。他說。好啊,坐船好啊。我的心癢癢了,還以為這輩子都沒機會坐船呢。

    小剛開著剛租的車,躲在賓館的一旁,為了不讓那些警車發現,他這一路上可是費了好大的工夫。左穿右插,好比特工一樣。此刻,他正在車里面拿著小薔的照片向四周撒么著。一下子,就看到一個穿白色衣服的女孩躲在樹后。這小娘們兒身材可夠辣的,要是能打上一炮,死也值了,他想。他一見了女人,轉眼就把找小薔的事情忘在腦后了,現在就想過去逗一逗那小姑娘兒。他開著車慢慢的使過去,路過了那棵樹旁,他驚呆了,這不就是李薔么?機不可失,失不再來。他趕緊轉彎把車停下,翻出袋子里的麻醉藥,倒在了手巾上。然后把手巾卷好,開門下車,手放在背后,裝做路人一樣接近李薔,看李薔正在那里傻呵呵的出神,他頓時就放心了。在和李薔擦肩而過的時候,他迅速的轉身。而此刻李薔似乎也意識到了什么。剛想掙脫跑開,就被他攔腰抱住,另一只手中的毛巾,已經狠狠的貼在了李薔的鼻子上,李薔喊叫著,搖晃著,掙脫著,10秒,20秒,她掙脫的越激烈,就越需要氧氣,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想著,沒受過憋氣訓練的她,一直憋著氣,直覺告訴她,絕不能開口吸氣,就這么掙扎著,一點點耗盡所有的力氣,在她的肺好象要裂開的時候,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松開了口中的屏障,開始猛吸起來,那毛巾上的味道像有生命一樣鉆進了她的身體,刺鼻的氣味麻痹了她的神經中樞,她感覺一陣暈眩,四肢百骸都失去知覺,她癱瘓著,倒在了一個陌生人的臂彎里。

    小剛開車行駛在陌生的街道里,像沒頭蒼蠅一樣亂轉著,在一處相當僻靜的地方,他停了下來。他看著躺在后坐上的李薔,沒想到這么容易就得手了,真他媽的不夠刺激。他想馬上打電話回去,抬高三倍的價錢,可是當目光回到李薔的臉上的時候,他改變主意了,反正是個神經病,他媽的,不玩白不玩,他想。他邪惡的淫笑著。

    他找到了一處偏僻的旅館,這地方一定被本地人當做“炮房”吧,他想。他把李薔架了進去,此刻的李薔還處在昏睡當中,那在旁人看起來,就是一對喝醉的情侶跑這開房間來了,誰也沒在意的好好看看他們。小剛打開房門,興奮的把李薔丟在床上。自己的那話兒早就翹的老高,他麻利的卷起毛巾塞住了李薔的嘴,然后把李薔扒的一絲不掛,用車里帶來的繩子綁住了李薔的雙手。欣賞著眼前這幅是個男人就會心動的情景。

    他不知不覺的咽著口水,這小娘們兒太他媽帶勁兒了,怪不得那個老東西愿意花這么多錢找她呢,搞不好他們還有一腿呢!哼!你個騷娘們兒!說著,他拍了一下李薔那柔嫩的屁股。指印馬上就留在了上面,雪白的皮膚上面殘留著幾道猩紅的指印,就像一片未經開墾的處女地。

    李薔被這一下突如其來的刺激弄醒了,她慢慢睜開眼睛,這是哪兒啊?好象是個很簡陋的房間里面,就只有一張床,她趴在上面,雙手被綁的緊緊的,上半身很沉,根本動彈不得,她感覺好象有人在看她,她側過頭,卻看到一雙邪惡的眼神正盯著她,她不由的全身發抖,看看身下,才意識到,自己竟然一絲不掛的被扒光了,她下意識的想叫,可是聲音怎么也叫不圓。想趕緊掙扎著想起身,上身卻被人死死的壓入床墊中,只能剩下雙腳在那里使勁踢著。

    “好,騷娘們兒,夠騷,一會我一定好好滋潤滋潤你,干了這么久,渴壞了吧?”那人騎在她身上,用手指,撫mo著她微微干燥的桃花源。

    李薔從來就沒受過這樣的刺激,可以說,平生以來,這是第一回,在那消魂的撫mo中,她險些就被融化了。但是,在此刻,她死也不能讓這個猥褻的男人在她身上多停留一秒,快醒醒,一杰叫她。

    她用盡了吃奶的力氣也沒能把那個身軀從她身上挪開,那男人反而被她逗得更來勁了,他把李薔翻過來肆無忌憚吸允著李薔胸前的小辣椒。

    啊,好甜,好香,他忘魂的吸著,仿佛上面還留著那嶗山特有的礦物質。他用牙齒來回磨著那突出來的小櫻桃,一邊用舌頭添著,竟是那么的柔軟,真想一口把它含下來。

    這個變態,李薔用盡全身所有的力氣,一股作氣的彈起身來。小剛只聽“咣”的一聲,便覺得天旋地轉,正面的額頭就象被一個大榔頭狠狠的砸了一下,連后腦都腫脹的發疼。

    他清楚的記得,剛才迫近自己額頭的,正是那李薔的臉。

    “操!騷娘們!”他捂著<!--中间广告位置-->自己的額頭,血滑過他的手指。他狠狠的給了李薔一巴掌。

    李薔左面的臉已經完全的麻木,暫時還沒有疼痛的感覺,只是她能感覺到麻麻的腦門上的濕熱的東西正流下來,血隨著她的頭發,浸濕了床單。

    她又猛的起身,這次真的跟厲鬼一樣,小剛被嚇了一跳。她掙脫著竄下床。

    “操,還真是他媽的精神病!”小剛被嚇的汗毛倒立,瘋了似的又給了李薔一巴掌。

    這次因為用力過猛,李薔的身體隨著小剛的手臂飛出了出去,她的頭重重的磕在了一邊的墻上,又是一聲巨響,如果隔壁有人,他們一定聽的到。紅色的液體流滿了李薔的臉。

    小剛把她強行按倒在地,用勁全身的力氣在她身上踐踏著,李薔在那雨點般的攻擊下,喘息著,全身每一處都是鉆心的痛。她自己都不敢去碰。

    小剛覺得還不過癮,拉著李薔的頭發,像提小雞一樣,左右搖擺著,向右面一甩,李薔的身體旋轉著,在面對小剛的那一刻,后腰被床角的角鐵插了進去。

    她全身立刻就是一陣痙攣,下半shen幾乎失去知覺,這時全身的疼痛象被放大了百倍,又向她反噬回來,她在也頂不下去,她只能感覺到疼的惡心,頭好象變的幾倍大一樣,混混的,參雜著眩暈,她咳嗽著,每一次咳嗽,頭都像要裂開一樣。

    小剛看著渾身是血的李薔昏在那里,他覺得就這么玩下去肯定壞了興致,他可不想跟一個渾身是血的白肉做那檔子事,他想起了個主意,轉身走出了房門。

    李薔慢慢的掙扎著扶著墻壁蹭了起身,她用頭撞著房間里唯一的玻璃,那扇窗子,這點疼痛對她來說再算不上什么,她用牙咬著塊砸碎的玻璃,右面的嘴唇已經被割破了,血順著玻璃的邊緣,撒向地面。

    她把玻璃丟在床上,然后背過身去,忍著十指連心的巨痛,用雙手拿著那塊玻璃在綁住雙手的繩子上開始摩擦,她感覺那玻璃已經碰到自己右手食指的骨頭了,完成以后,她又把玻璃小心的放回窗臺,雙手卷著那全是血的繩子,躺在了她剛才昏倒的地方。

    小剛回來了,他的手里拎著兩瓶啤酒,他把李薔抱回床上,看著沾滿了鮮血的身子,竟然散發出一種奇異的美,他淫笑著,咬開瓶蓋,把啤酒均勻的倒在李薔的每一處肌膚。李薔那翻開的傷口被酒一澆,就像有無數螞蟻,在啃她的骨頭一樣,不過她還是得咬牙忍著。

    酒澆完了以后,他開始如癡如醉的添著,真甜啊,從白嫩的腳底到無暇的耳根,他的兄弟早就高高的站了起來,李薔看準了他的那個部位,突然的抬起膝蓋,直直的撞在那卵蛋之上。

    他被著突然的疼痛驚住了,還沒回過神,就感覺肩上像被撕掉一塊肉那樣疼,他此刻只想掙脫李薔,可是此刻,李薔的手指已經深深的陷入了他的身體,頓時他感覺自己的胸口又少了幾塊肉。

    他像見到鬼一樣的想推開李薔,可是自己身上的肉已經一片一片脫落,他坐在床上來回劇烈的擰著身軀,始終沒辦法擺脫李薔,終于他以為停下來了,誰知,剛剛遭到襲擊的卵蛋,又被李薔一腳踩下,他疼的掙開了雙手,李薔也終于松開了自己,等他從疼痛中清醒過來的時候,這里只剩下到處是血的房間,和大敞四開的房門。

    我披著沾滿了血的白色衣服在街上娘娘蹌蹌的走著,剛剛經歷過的事情還一幕幕的在我眼前閃過,我覺得胃里一陣劇烈的惡心,我靠在墻邊吐了,吐出了所有的東西,我還在那里干嘔著,直到什么也沒有了,把所有東西都吐出來以后,我感覺好點了,我扶著墻,終于看到了有些人流的街,在我站上去的一剎那,我的雙眼模糊了,就像以前的某個夜晚,我失重了,我輕飄飄的,像雪花兒一樣,慢慢的降落在了地面上。

    此刻,在膠洲灣的某個漁船上,一個滿臉疤痕的人跪在船板上,冰涼的海風,浮著他那輕飄飄的靈魂。他知道,被帶到了這里,死神也就離自己不遠了,他隨著潮汐在漁船上左右輕搖著,潮汐是海水規律的升降活動,如果海水在白天上漲,稱為潮,如果在夜晚,便叫汐,海水有消長,人生也是如此,不停的銷蝕又增加,可他的生命卻被一點點的銷蝕著,再不會增加了。

    “大哥,你放過我吧,我求求你,我還有老婆孩子,大哥,大哥,我不想死啊~~你放過我,我保證把粉給你拿回來。大哥~~!!!大哥!!!你放了我吧,你饒了我這回吧,大哥~~~~!!!”他還是不放棄求生的yu望,只要他胸口沒多出一個洞,他始終認為做這些掙扎是有用的。

    “大哥~~!!!你放心吧,你放心吧,我,我肯定把天潮救回來。”他不說這句話還好,戴眼鏡的黑衣人一聽到這話,反而彎起嘴笑了起來,那笑真的很難看。

    滿臉疤痕的人,抬頭一看這笑容,馬上全身哆嗦,他知道自己是說錯話了,想說點什么補救,但是他知道自己嘴笨,只怕說多錯多,可是此刻,嘴是唯一能幫他逃出生天的東西,他又怎么能不說。

    誰知道剛張開嘴,一把金屬的東西就抵了進來,他嚇的咬緊了牙關,牙被那東西磕的生疼,瞳孔像被強光照到了的那樣,縮小的像針尖兒一樣,在這一刻他忘了怎么呼吸。

    海上的夜,月光皎潔,像一道射線,筆直的穿入海心,血水溶進了海水,他所有的血就像地層中冒出的石油,迫不及待的從他的鼻孔,嘴里噴出來,船上的十幾個人把他卷好,就像蝦握壽司那樣,他就像那蝦子被包在中間,只不過,享用這美食的,恐怕不是人,是海洋生物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59/47056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