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圣解傳說之妙玉生香 > 第二集 第四章 天下第三

第二集 第四章 天下第三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琦兒是個熱情有點洋溢的人,只一會兒,她就從她那作精靈族長老的父親聊到了連綿不斷,闖禍不休的弟弟;然后又從犀提的父親問到犀提的弟弟,當然犀提必須告訴她他沒有弟弟。

    但是這么容易與人接近的琦兒,犀提卻在她面前不時露出捉襟見肘的窘相。這是怎么回事?犀提自己都好生奇怪,他與小雪坦裎相待的時候都沒有這么不濟過,他與心高氣傲的三公主針鋒對麥芒時都沒有這么窩囊過。其實,他是怕辜負琦兒的期望罷了,這倒真有趣了,對琦兒而言,無論犀提怎么的,她都會心滿意足的,這么個雄性激素旺盛的男人,能放在身邊聞聞氣味,都是蠻滋潤的。

    聽到眾人發出一陣陣驚呼,他們兩人才下意識地將視線轉向賽場。此時的賽場已經到了最后決勝時刻,立靶被收走,換上來帶有機關的活動靶。那靶十分小巧,大小如一鼓槌,并無固定軌跡,遽然飛出,倏忽而沒。要射中這樣的目標,對犀提而言,只能靠運氣了。一輪下來,連以射術著稱的精靈射手也大都脫靶交差。

    惟有一名射手,技壓群雄,靶一飛出,身動如脫兔,箭發如電閃。靶還未復位,他竟然從容不迫地再追發兩箭。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能命中目標已經難能可貴,他竟然連發三箭,且均中目標,實在令人嘆為觀止。更為可怕的是,等收靶檢視,才發現靶上僅存一箭,怪了,以犀提眼力不可能看走眼的,那么其它兩箭哪里去了呢?報靶員仔細察看,才發現那兩支箭,已經被剖成竹篾一樣撒落在地上。原來每一箭不僅命中目標,更把前一箭從尾到頭剖開了!如此準頭,如此力度,純乎神技!

    這名射手露了這一手不僅征服了對手,也征服了臺下觀眾,這些女孩完全顧不得斯文,狂野地齊聲呼喚著射手的名字:“翔!翔!翔……”

    琦兒也跟著眾人瘋起來,就是犀提,也不得不服氣:能做到這一點,不僅需要準頭和力度,而且對出箭的角度要求也十分苛刻,后一箭必須完全垂直地切入前一箭,才可能剖開,這就要求射手的身法要快到和標靶飛行路線同步!

    翔身穿綢質白衣,一副超凡脫俗的樣子,似乎孤高已久,深憾未能一敗。

    “琦兒,你認識他么?”犀提百無聊賴般的問。

    “誰?翔哥哥?當然認得啦,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的呢。你想結識他嗎?我叫他啊。”

    犀提止住了張嘴欲呼的琦兒:“不用,不用了,我沒有結識他的想法,只是隨別問問。”其實犀提早猜到他們應該是很熟悉的,族長的兒子和長老的女兒,有可能不認識么?就是聯姻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他問琦兒只不過是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確罷了。

    “呵呵,你是男孩子,自然這么說,你可知道,在我們綠野森林,有多少女孩對他魂牽夢縈?”

    “是嗎?那你可真幸福,近水樓臺先得月了。”犀提淡淡地說。

    “不是那么回事,我和翔不是戀人。他早就心有所屬,我嘛,也沒有那么容易被他俘虜的。”

    犀提有點不信,這琦兒怎么看也不像個那么正經的女孩。

    琦兒若有所悟地說:“其實呢,兩個人朝夕相處,外表就會顯得不那么重要的。他太傲氣,太臭屁,哼,小時候一點不肯讓著我……”

    “是嗎?那琦兒喜歡什么樣的人呢?”犀提厚顏地問,因為心情有點舒暢,說話就不再那么保守。

    琦兒居然紅了臉,妍媚的臉上也有了幾絲忸怩,從眼角瞅了瞅犀提說:“我——不告訴你。”女孩說不告訴你意味著什么,犀提當然是知道的。

    琦兒把話題有扯到了翔的身上:“不過,翔雖然傲氣,但在感情上,還是挺癡情的……”

    犀提就差沒用呵欠來抗議了,他不客氣地打斷琦兒:“這邊也完事了,琦兒,你來當我的導游喲,看看還有什么好的節目么?”

    琦兒眼珠兒轉了轉,黛眉一挑:“有了,我帶你去看魔法比賽。很好看的,放煙花似的。”琦兒將魔法比作放煙花,犀提真有點哭笑不得。

    魔法比賽是唯一個不作男女之分的項目,因為魔法和體力的關系不大,對于精靈族人而言,魔法能力的大小,不在于男女性別,只在乎天賦靈根。

    魔法比賽也到了最后決戰的關頭。臺上兩人比拼的是火系魔法,火,這是精靈族人最擅于使用的魔法元素。

    對陣的一方是一名精瘦的中年漢子,清朗挺拔,龍章鳳姿,雙目有神,眼疾若電。

    另一方卻是妙齡少女,娟秀清麗<!--中间广告位置-->,一襲綠衫,如雨后新竹,馨香如蘭,不沾半點凡塵。她正凝神祭起一個“烈火神盾”,對抗著那中年男子的“地獄烈焰”。雖然是白天,但那烈焰與神盾碰撞出來的耀斑閃爍著比陽光更刺目的光華,也難怪琦兒說是放煙花,犀提以前從沒往這方面去想,今日想想,還真有那么個味道。

    當然這個看似璀璨的煙花其實是十分兇險的。犀提有點替女孩擔心,一切防御魔法都是應急的,要想克敵制勝,還得用攻擊魔法。如果以防御魔法跟對方抗起來,那更是十分不智的,當日犀提在“黑色殿”就吃了大虧的。犀提不知道女孩還可以支持多久,但越久就越不利,見女孩遲遲沒有行動,犀提以為女孩已經是無力反抗了。

    可事實證明,犀提的想法是完全錯誤的,那女孩一直使用初級防御來對抗高級魔法,實際是在顯示自己的實力,她想知道自己在反擊之前還剩多少余力來抵御對方的攻擊。

    終于,她感覺到一絲難言的倦怠,知道如果再撐下去,恐怕就會把到手的冠軍給玩掉了。她不再猶豫,決定果斷地出擊。魔法盾突然爆漲,將熊熊烈焰推得往后退了幾尺。正在犀提驚疑這女孩竟然能將普通魔法盾發揮出這么大的威力的時候,更令他不可想象的事情發生了——

    那女孩驀地撤掉魔法盾,然后凌空一躍,手持鳳凰印,一團明晃晃的光圈將她包裹在里面,四周的空氣著了火似的,逼得四丈之內的觀眾忙不迭地往后退去……

    這是火系終極魔法——“火鳳重生”!犀提看得目瞪口呆,他一直以為自己天下第三地位堅不可摧,可想不到在這綠野森林,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少女都能輕松地使用終極魔法。他不禁為自己的孤陋寡聞汗顏,看來,如果不加油,這天下第三都難以保住了;也或許這大陸不知什么角落,早就有第三,第四在那里藏著了,他已經到第五第六都不一定了,犀提越想越惶恐,狠不能馬上找個地方去閉關修煉。

    “火鳳重生”能吸收一切魔法元素為己所用,因此,那中年男子乖乖地住了手,只能感慨萬分地望著那女孩在火元素的包圍下,化身為一只火紅的鳳凰……

    火鳳吸收了足夠多的元素能量,賽場十丈內仿佛掉落了一個太陽,人人都燥熱得窒息。眼看那女孩就要做火鳳一擊,那中年男子突然跳出賽場,爽朗大笑起來:“好了好了,我認輸了,晴丫頭,你還真敢把這終極魔法往老爹我身上招呼呀。”

    那女孩收了魔法,兩靨紅撲撲的,嬌嗔道:“爹,還不是你逼的,死不認輸,我差點把握不住了。”

    犀提驚魂未定,仿佛剛才與那少女對陣是他似的,他問琦兒:“這女孩是誰?好厲害。”

    “是啊,她是我們族長的女兒,叫星閃·晴,跟他對陣的就是我們的族長,她的老爹——綠靂大叔。”

    “星閃·晴?一個連老爹都不是對手的女孩,厲害厲害。”

    “是啊,”琦兒翹起嘴巴說:“晴姐姐也是最近才變得這么厲害的,一年前她也只比我強不了多少的。”

    “這樣啊,那她肯定是有什么奇遇吧。”

    “誰清楚呢,反正她這一段很不正常。”

    “不正常?”

    “是啊,她一年前生了一場怪病,把我們大家都忘記了,除了她爹和她的小丫頭阿玉,其他人她一律不認得,連見了我都好像陌生人一般。好氣人吶,就現在她也不怎么記得我們小時候的事情。”

    “是這樣啊,奇怪了,難道是火鳳重生,將靈魂寄宿在她身上?不會吧,那也太荒謬了……”

    “荒謬嗎?也許就是呢,生病后她就突然變得很厲害,學習魔法更是像小鹿學跑,站起來就能跑得飛……看見了吧,她老爹都不是她的對手了。”

    “這事情有點玄妙了,有機會我要跟她切磋切磋。”

    “是嗎?你能對付她剛才使的那個魔法么?”琦兒雖然是發問,但眼里卻是充滿敬佩,好像已經肯定了犀提能對付晴似的。看來,她對這個威武的男孩寄予了很高期望。

    “不能——”犀提又賣關子,“我不能保證,我在接了她那一招后,她不會受傷。”

    琦兒的眼神已經變成崇敬了:“犀提哥哥,你真這么厲害么?那么你現在就去找她比試比試啊——不過,你接了她那一招,你自己會不會受傷呢?”

    “我嘛,保護別人不行,保護自己還是可以的。但現在不是比試的時候,你看她現在那種狀態,難道我是趁人之危的小人么?”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54/47050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