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圣解傳說之妙玉生香 > 第二集 第三章 臀上那個好險的坡

第二集 第三章 臀上那個好險的坡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犀提死纏著尤瑞汀,非要尤瑞汀帶他去精靈族住一段。犀提這一段被母親管著,實在是難受極了,他從小就在母親面前放不開。搞得一個本來十分開朗的孩子,有時候看起來是那么的不茍言笑。他現在逮住了尤瑞汀這個活寶,又哪里肯輕易放了他。

    犀提和當日的風連一樣,對精靈族門口的那“飛蛾之門”十分稀罕,他將那些飛蛾捏在手指頭上,反復地端詳,喃喃道:“這真是些奇怪的小東西,它們的靈性從哪來的?”

    尤瑞汀正在跟著門口如臨大敵的守衛解釋什么,他們不時對犀提指指點點,大概是尤瑞汀在向他們解釋他為什么帶了一個太陽部落的人來精靈族這隱秘之境吧。

    尤瑞汀一定說了不少夸張之詞,當犀提走過去的時候,衛兵看他的眼神十分恭敬。

    “喂,老……哥(這老哥可算是犀提對尤瑞汀最尊敬的稱呼了,他本來想叫他老小子,老不死的,老混球等等諸多外號之一的,可是突然意識到有旁人在,就改了口,也算是顧惜尤瑞汀一點面子。)你來看看,這飛蛾好奇怪。”

    尤瑞汀附嘴到他耳邊輕聲說:“你別大驚小怪的好不?讓人家看笑話?這么沒見識,真是土老冒。”

    尤瑞汀不等犀提反駁,他又回頭問一名衛兵:“你們族長綠靂沒出去吧?”

    “沒有,怎么會呢,今天是六月十八‘鶯飛節’他怎么可能離開。”衛兵一邊說著,一邊露出悻悻的表情,好像為自己不能參加那個什么‘鶯飛節’而不平似的。

    “什么?今天是‘鶯飛節’嗎?”尤瑞汀近乎尖叫地說,“告辭告辭,我要去鶯飛草地了。”

    犀提跟了上去,追問他:“老小子,你倒是說說,這飛蛾為什么這么奇怪?”

    “你還有心思問這個呀,傻小子,不瞞你說,我老人家的心——早就飛到鶯飛草地去了。”

    “我可不管你說鶯飛草地還是蟲跳草地,你快告訴我,這飛蛾是怎么回事?根本不用魔法,是什么力量讓它們這么有規律地聚集成那個什么‘飛蛾之門’的?”

    “不說不行嗎?”

    “不行,不說軍法處置。”

    “我老人家算是服了你了,你真是個好學的孩子,那我就實話告訴你吧——我也不——知——道!”

    “好你個老小子,自己也不知道竟然還大言不慚地罵我是土老冒。”

    “嘿嘿,我不懂但我不問,我不問誰知道我不知道?因此,不做土老冒的秘訣之一就是——到一個陌生的地方,絕不問東問西。”

    “你——說的倒還有點道理。”犀提竟然也能接受他這一套歪理,還若有所思地說,“其實世上有許多事情,你再怎么問也沒有人會搭理你的,沒準還會遭人搶白。”

    “咦?傻小子也開竅了。”尤瑞汀和犀提現在真的可以說是死黨了,只有尤瑞汀敢叫犀提傻小子,也只有犀提老小子老混球的亂叫,尤瑞汀還能樂悠悠地咧著嘴。

    “喂,瞧你那*,鶯飛草地到底有什么東西,把你的魂兒都吸去了?”

    “嘿嘿,妙不可言,妙不可言。”

    “到底什么嘛?”

    “好多人,好熱鬧……”尤瑞汀一臉向往地說,好像回到了初戀年代。

    “那我不去了,我不喜歡熱鬧,不喜歡很多人。”

    “喂喂,你傻勁又上來了呀,熱鬧還不好?人多了才有趣吶。”

    “反正我不去了!”

    “真不去?不去我保證你后悔到明年的這個時候!”

    “這么恐怖?”

    “喔,就有這么恐怖。走嘛,我老人家還會害你嗎?別磨磨蹭蹭老氣橫秋的樣子,那本來就是年輕人去的地方。”

    其實“鶯飛節”哪有尤瑞汀說的那么夸張,不過是精靈族人每年舉行的一個類似運動會的大型活動罷了。

    精靈族人民風潑辣,人性自由開放,這個“鶯飛節”差不多每一個比賽項目,男女機會均等,都分有男女項目,當然像舉重這一類項目除外,本來精靈族人的那種裊娜身材就不適合笨重的運動項目。

    精靈族的女孩平時都穿得精致、稀薄,上了運動場,更是近乎“原形畢露”,那個凹,那個凸,還有那個好險的坡!看來,真正吸引尤瑞汀的原因就在這里吧。當然,也怪不得尤瑞汀老不“端莊”,說來他也是極其不容易了——老婆去得早,有沒有給他留下<!--中间广告位置-->一兒半女的,那等寂寞、孤獨,對于年過半百的尤瑞汀來說,又怎一個“慘”字了得的。

    加上他身兼“族長”和“城守”雙職,日理萬機,根本就沒有時間再娶妻,什么叫無私奉獻?這就叫無私奉獻。平日里水靈水秀的姑娘可是多著呢,他是個精力旺盛絕無腺體毛病的男人,怎么可能不怦然心動?但他品行端正,絕對不會去強搶民女的,所以只能在女人堆里擠擠,做一些不傷筋動骨的摩擦,他就幸福得心滿意足了。

    尤瑞汀最愛的是女子賽跑了,他那眼珠兒隨著女孩起伏的豐胸一上一下地跳動,看來他已經很久沒有這么激動了,他的嘴唇有點發顫:“傻小子,你看到了么?有活力吧,比小兔子可愛吧。”

    犀提也是第一次見到這么多的異族美女,而且穿得火辣,這種事情,在金頂城跟本就是想都不用想啦。他的眼睛也有些迷離了:“是啊,洶涌啊。”

    “服!就這句,洶涌!”

    老小子一邊拼命往前排鉆,一邊回過頭來對犀提說:“人夠多吧,夠擠吧,知道什么叫香汗淋漓了吧?”

    犀提本準備跟在他后面,可老小子不答應了:“你別離我太近呀,那么大高個,想襯得我更矮么?”

    “急色鬼似的。”犀提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那我們分開好了,我們等會再碰頭,我想去看箭術比賽。”

    “去吧,去吧。”尤瑞汀沒時間回頭,背對著他說,因為他長得矮,被周圍精靈族人窩在下面,聲音聽起來是甕聲甕氣的。

    犀提無奈地搖了搖頭,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犀提對精靈族人的神射術早有耳聞,一直無緣得見,今日自然要開開眼界。既然要開眼界,就得欣賞最高水準,那就應該舍棄感官刺激,去觀看男子箭術比賽。

    他往四處望了望,他要自己去找,不想問人,老小子的歪理還真對他起了作用。遠處有一個圓形的立靶,而周圍觀者如堵,清一色的粉骷髏。他知道,如果是男子項目,觀眾多為女性,如果是女子項目,十有八九就是尤瑞汀之流。因此,他一看觀眾,就知道一定是男子箭術比賽。

    他小心翼翼地往前擠,但還是不能避免碰到一些柔軟的、有彈性的東西,有種三分舒服,七分心跳的感覺。但似乎沒有人留意他,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臺上的比賽吸引去了。

    不過也有例外,當犀提好不容易擠到最前頭,馬上就收到了抗議:“喂,你這么高的個子,站到我前面,讓我看你的脊梁骨嗎?”

    犀提回頭看到一位艷麗的女孩,她藍色的眼影泛著螢光,嫩綠長裙上露出一段光潔的小蠻腰,(犀提聞言一驚,跟她是拉開了一定距離,不是那種胸背相貼的擁擠在一起,所以能將她從頭到腳盡收眼底)一抹亮黃束胸,很玄地包裹著那躍躍然的青春yu望。

    兩人打了一個照面,犀提看出這女孩雖然話語有點重,但眼中并無真正的怒意,倒有點嬌嗔的味道。那女孩也沒想到面前是位這么有男人味的小伙子,心中怒意早就了無蹤跡。

    “對不起啊。”犀提幫女孩撐了個地方,兩人就并肩站著了。

    女孩突然想起什么了似的,用迷惑的目光望著他:“你,是太陽部落的人呢,怎么會來到這里呢?”

    犀提雖然比較持重了,但是因為長期受母親的管束,仍然不善于跟陌生人打交道,更別說這么成熟漂亮的女孩了。如果碰上只需用冷漠就可以對付的陌生人,他還很有些自信,可是這女孩卻是熱情洋溢,雖然對他的來歷發出了質疑,但那眼神里包含更多的是友好和善意的好奇。

    犀提終于放棄了避重就輕幽默的回答,因為他臉已經憋得通紅了,還沒想到一個滿意的回答。當然他沒有支支吾吾,那不符合他的個性,他就那么干挺著憋悶著,最后卻老老實實地說:“是一個朋友帶我來的。”

    “哦,原來你是我們精靈族的朋友。”女孩非常乖巧,輕描淡寫地化解了犀提的窘迫。

    “是啊,我是朋友,不是奸細。”犀提并不滿意自己笨拙的幽默。可女孩卻“咯咯”地笑了,好像他是天下第一幽默的人似的。

    “是啊,是朋友。我叫琦語,你可以叫我琦兒,朋友,你呢?”

    “我叫犀提,你不可以叫我犀兒。”

    女孩更是笑得花枝招展。犀提見狀在心底感慨:如果世上的人都如這女孩這么容易快樂,煩惱就根本不存在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54/47050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