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圣解傳說之妙玉生香 > 第二集 第二章 原形畢露

第二集 第二章 原形畢露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那青年雖然被犀提的殺氣唬得一窒息,但又哪能就此罷休呢。他順手拿起桌上一酒罐,瀟灑地像扔飛鏢那樣一甩手,酒罐向犀提飛去。

    犀提心中一陣好笑,真是個做作的東西,流氓打架的手段他都要修飾得這么堂皇。可犀提馬上知道自己判斷錯了,正在他輕蔑地準備將那酒罐反抄在手里的時候,那酒罐卻驀地爆裂,空氣中也隨即彌散著陰寒之氣。那酒罐竟然被那青年灌注了水界力量,一挨近犀提便像冰彈一樣炸開了。

    犀提這才想到,這精靈族人不僅眼銳如鷹,是天生的神射手,而且對于自然力量的操控,一點也不亞于帝國的法師。這也是帝國將精靈族人提到馴獸人之前,列為頭號勁敵的原因。

    因為猝不及防,犀提來不及使用魔法盾來抵抗,只能運起護體真氣,生生硬受了這一記冰彈。雖然,這區區一記冰彈并不會對他造成多大傷害,但是這劈頭蓋面的一炸,衣物更被鋒利的冰凌和碎陶片割破,模樣十分狼狽。

    犀提打從娘肚子里出來,什么時候受過這等氣,又見那家伙側身對他,依舊保持著發鏢的初始狀態,一副帥得欠揍的架勢。犀提心里這個火呀,哪里還按奈得住,只聽他一聲虎吼,就準備痛下辣手。

    正當時,一道粗壯的身影一閃插在兩人的中間,是什么人如此活得不耐煩了?定睛一看,卻原來是頭發花白的尤瑞汀,他面紅脖子粗,顯然是又驚又怒,只見他大喝道:“翔,大膽!你知道面前的是誰嗎?他就是帝國的護國大將軍——犀提。”

    那名叫翔的青年顯然不服,他梗著脖子,一根青筋在白皙的皮膚下“突突”地跳著。看那樣子火氣還真不小,卻不知道他氣從何來,難道是怪尤瑞汀橫插一杠,害他沒揍過癮?如果犀提知道他這想法,不氣煞才怪。

    “你先回去!等會我再跟你父親去說。”尤瑞汀心中對這不知進退的小子是又氣又急,從他那種長輩對下輩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可以猜測得出,翔一定是跟他十分熟悉,而且關系絕不尋常。一個老矮人,跟一個精靈族的小青年,又會有什么不尋常的關系呢?

    犀提一直冷眼旁觀著,他心中的氣可是沒處發泄。

    翔終于老大不情愿地走了。尤瑞汀舒可一口氣,回頭正好碰上犀提那刀子一般的眼神,趕忙拱手陪笑:“將軍別來無恙,老軍師這廂有禮了。”

    犀提翻了翻白眼:“你是誰?”

    “老朽尤瑞汀呀。”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這還有假。”尤瑞汀當犀提跟他開玩笑。

    “我可不敢輕信,人家常說‘耳聽為虛,眼見為實’,現在我是連自己的眼睛都不敢相信了。”

    “這個……”尤瑞汀當然聽出犀提的話有話,他搔了搔頭,不好意思起來。

    “別這個那個的,如果不想說實話就別開口,省得費勁去編。”

    尤瑞汀不再搔頭,他從窘迫中抬起頭來,他明白既然犀提已經知道綠野城收留精靈族人這件事,不如實言相告,或許他以誠相待反而能換來犀提的好感,他對犀提還是很有信心的。

    “將軍,你知道一千年前的‘黑水之戰’么?”

    犀提點了點頭,他在軍事課本上學過這戰例,自然有些認識。

    “那一仗,帝國大軍戰勝了精靈族大軍,覆滅了由精靈族建立的‘無憂帝國’。”

    講到這里,尤瑞汀像是回到過去歲月似的,露出懷古情緒來,其實對于這場戰役而言,他所知道的絕對不比犀提多,在這場戰役面前,他也是小屁孩一個,只是年紀大的人都有懷古情結,動不動就要發作一下。還好他只頓了頓就回過神來,繼續說:“綠野城的這一支,就是戰亂中逃亡過來的。”

    “當時矮人族是帝國的盟軍,怎么又敢收留敵軍族人呢?”

    “在矮人族的史書上,也沒有這一段的記載。不過,在代代相傳的《族長石刻》(矮人族絕密大事記錄本,刻在一塊特殊的石頭里)里,有關于這件事情的記錄,當時的族長耶納在石刻里留下這樣的文字:大會戰接近尾聲,無憂帝國潰不成軍,當帝國大軍深入黑色森林腹地,大批精靈族人流離失所,離開了自己千萬年來的族地,整個大陸,精靈族人被肆意殺戮……綠野歷七百八十一年,有一批精靈族婦孺逃亡至綠野平原,乞求庇護,凄楚堪憐……精靈族在綠野森林落腳之后,在這將近一千的時間里,繁衍生息,人數也有十萬,并且精靈族的射手和法師還被我編入了綠野城的守軍里,這就是當日我們不愿意調綠野城的守軍來增援的原因。”

    “就因為一句凄楚堪憐,耶納就收留了他們?拜托再給我一個有說服力的理由。<!--中间广告位置-->”

    “……”

    “好個大膽的耶納!當時帝國國力強盛,如日中天,他竟敢婦人之仁收留敵國臣民。他就不怕背上叛國通敵的罪名么?他就不怕整個矮人族因此遭受滅頂之災么?他就不怕在一千后被我知道,”犀提講到這里停了一下,惡狠狠地磨了磨牙,“然后將他的子孫送入萬劫不復的絕境么?”

    面對犀提聲色俱厲的反問,尤瑞汀聽得心驚肉跳。

    “冒這么大的風險,僅僅是為了道義兩個字,耶納真是個傻瓜,敗家子,根本就不配做矮人族的首領!”

    尤瑞汀呆呆地望著犀提,這老頑童這會也玩不轉了。

    “不過嘛——”犀提把語氣拉得很長很長,直到尤瑞汀盼望得快哭出聲來了,這才說出了下文:“我很佩服他。敢犧牲,能犧牲,這就是真英雄!”

    尤瑞汀長長地吁了一口氣,略帶哭腔地說:“我的小祖宗,你也真會折磨人呀,也不體恤體恤我老人家,你看我這身子骨,禁得起幾下折騰。”

    “體恤你?去!誰來體恤我?我這一肚子氣還沒消呢。”

    “我體恤你,我做你的出氣筒。”尤瑞汀嬉皮笑臉,一副為老不尊的模樣。

    “算了吧,你先體恤體恤我的肚子吧,搞了半天,胃口又來了,走,陪我吃飯去。你請客。”

    “好好,吃多少我都算我的。”

    “好大方呀,明知道我吃東西秀氣就來充大方。”犀提很愉悅,有種晴空萬里無云的感覺,因為他本來就很喜歡尤瑞汀這老家伙,自從尤瑞汀對他掩掩藏藏開始,他可算是對人性有點沒盼頭了,今天前嫌盡釋,他快樂得隨時都想飛起來了。

    他們哥兒兩嬉笑怒罵著往飯莊走去。當然,進的不是“星露”,精靈族人的口味不僅犀提不喜歡,尤瑞汀也不喜歡,太娘娘腔了。這間“星露”,犀提后來才知道,它主要的功能不是酒家,而是精靈族人的對外聯絡點。

    他們走進的那家店,犀提也沒有看清楚店名,只看見招牌上畫了一頭生猛的大牛,對胃口,一種大塊啖肉,大碗喝酒的豪情油然而生。

    酒十足飯半飽,兩人的話越發多起來,也越發犀利起來。犀提拿手指著尤瑞汀:“剛才那叫‘翔’的臭小子,是你的親戚?”

    “怎么會是我的親戚?你腦瓜子不靈光呀,他是精靈族的,我是矮人族的,如果我們是親戚,那他豈不成了……”

    “雜種。”犀提得意地笑了,壞得一塌糊涂。

    “你……”尤瑞汀想生氣,但又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誰叫我今天是你的出氣筒,我認了,我忍了。不過下次有精靈族人在,你可千萬別說這種話,因為他是精靈族族長綠靂的兒子——翔空·晴。”

    “我就知道他的來頭有貓膩,你幫我警告他,少在我面前晃悠,因為——”這次可不是犀提又故意賣關子,在這當口,他竟然粗野地打了個酒嗝,噴了尤瑞汀一臉的酒氣,才接著說:“我一看到他就手發癢,我知道你們挺寶貝他,所以你就要將我的話放到心里去,萬一我不留神把他弄壞了,呵呵……”

    尤瑞汀并不生氣,反而笑瞇瞇的:“我聽仔細了。你不就是那么個小心眼兒么?我知道他剛才拂了你大將軍的臉,你不高興了,你生氣了,不爽快了,你們這些年輕人爭強好勝,相互嫉恨,我哪有不清楚的?不過你也別不好意思,因為我老人家年輕的時候也一樣。”

    “去你的老糊涂,我會嫉恨他?你可看清楚狀況,我出一個小指頭,他就得在地上作葫蘆滾,我會和他爭強好勝?我就是跟地上那只螞蟻去賽跑,也比跟他爭強好勝有面子!我瞧不起他,一個紈绔子弟,只會耀武揚威。”

    尤瑞汀可不怕跟他掰:“偏見!偏見!還不承認自己對他有妒意?我老人家說句公道話吧,雖然他少你幾分英武,但是他要比你多出幾層俊美呀。呵呵,我老人家沒說錯吧。”

    犀提夸張地仰天狂笑:“俊美?還嬌媚呢,一個大男人,說什么俊美不俊美,惡心不惡心吶。”

    “我可以肯定——你沒有心理疾病,但我要遺憾地告訴你,你很老土呢,怎么這么沒有審美情趣?男人就不能俊美了?男人就不能表現自己內心的嫵媚了?嘿嘿,真不愧是金頂城來的——”

    “金頂城來的怎么了?”

    “我不敢說,怕你小架子氣。”

    “裝呢,說吧,先恕你無罪。”

    “愚不可及呀,呵呵,太高,不可及……喂喂,沒信義,說好不生氣的,這可是民間歇后語,不要只找我一個人的麻煩,有力氣單挑,你一個人挑我們整個矮人族……”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54/47050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