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圣解傳說之妙玉生香 > 第一集 第二十一章 飛天一戰

第一集 第二十一章 飛天一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請原諒我的力不從心,不能詳實而生動地描繪這場戰爭。

    殘酷、血腥這些慣常的字眼在這場戰爭面前顯得十分蒼白。好比英雄在人們心中的位置,強大的力量總能勾起人們心中的向往和愛護,在這種普遍的心態下,看到兩股強橫無匹的力量以最原始的方法做最激烈地碰撞,完全不知自恤的彼此毀滅,人們的一聲嘆息實在包含太多太多……

    是的,這不僅是一場殘酷的戰爭,更是一場令人痛心欲碎的戰爭!圣解大陸最強橫的兩種族群,龍族和馴獸族在這里殊死一搏,而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仇恨。正如犀提不愿意看到的那樣,許多無辜的生命卷入到這場戰爭里來了,熙和馴獸人或許有同樣的仇恨,旦、莫西、飛廉他們狹隘的心里卻有太多的yu望,但是矮人部落呢,龍族呢?這是個無法回答的問題,天地冥冥中的因果,又有誰能看得破呢?而戰爭的答案,就只有兩個:勝利或者失敗。

    戰爭一開始就打亂了熙的計劃。飛天鏡十萬人馬并沒有如期上演一場守衛戰,在離飛天鏡五十里處,熙的馴獸大軍就遭到了莫西的主力伏擊。決戰,就以這樣一種完全出乎意料的方式提前拉開了。

    龍騎士突然出現在七萬馴獸大軍的面前,紅龍那巨大的身影令馴獸人有點愕然,他們已經習慣于俯視,這會兒抬頭傻眼的樣子看上去十分孩子氣。

    龍騎士開始義無返顧地沖鋒,他們那致命的沖擊力,足以瓦解任何看似固若金湯的陣形。更何況,馴獸大軍并不以陣法見長,即使熙作了他們的主帥,也沒有在這方面有所加強。

    龍騎士很快沖進了馴獸陣營,后面遙遙跟著三萬帝國騎士。

    紅龍很少用魔法來攻擊馴獸人,它們用魔法盾來防身,而馴獸人在魔法面前完全幼稚,一個簡單至極的“大氣神盾”已經讓他們束手無策。魔法盾消耗要小一些,能支持紅龍長時間作戰。至于進攻方面,紅龍只消輕輕一抬爪,已經足夠將一名馴獸人踢出幾丈遠;當然,還有紅龍背上的騎士,他們都是帝國最精銳的勇士,他們的長槍,比起其他騎士,要更長,更重……一切數據顯示,這次馴獸人可是遭大罪了。

    雖然在轉瞬間,馴獸軍已經傷亡慘重,但熙并沒有慌張,他冷靜地指揮著戰爭,只是動作有點難以察覺的僵硬。誰又能理解他此時的心情呢?他不服啊,命運越是唬弄他,他就越要跟命運斗一斗,那從絕望中迸發出來的斗志,令他無視龍騎士的存在,也無視天意的存在。

    馴獸人開始用矮人對付他們的方法來對付龍騎士,他們矮下身子,用左臂的圓盾抵御騎士的重槍,然后掄起大斧專攻紅龍的下盤。當然,紅龍運動十分敏捷,下肢又異樣的強勁有力,自然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攻擊到的。但這一招還是有其效果的,因為這樣一來,馴獸人就像一顆顆頑固的絆腳石,使得龍騎士進攻速度慢了下來,戰爭進入了膠著階段。

    那些落在后面的帝國軍隊也完全趕上來了,莫西也來了,不過他躲在一個十分安全的地方指揮作戰,關于他具體所在,除了他的兒子昶昊,誰也不知道,即使有人僥幸知道了那個神秘人物就是主帥莫西,也不敢談論,誰敢談論軍事機密呢?對于莫西來說,戰場勝利永遠排第二位,排第一的是他自己的生命。像他這么一個珍視自己的人自然也是最多疑的,他認為一切東西都有背叛他的可能,因此他戚戚然,萬事小心又小心。你看他那張死氣沉沉的臉,一定會覺得他臉上的表情已經作古好幾百年了,那是因為他害怕表情會出賣自己,所以他就將表情也拋棄掉了。昶昊小時候因為總想把父親的人皮面具揭下來而沒少挨揍,他哪里知道,父親的面具是長出來的,怎么能拿下來呢。

    現在在帝國軍隊里,具體指揮作戰的其實應該是莫西的兒子——昶昊。在莫西看來,這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戰爭,如果龍騎士都不足以搞定馴獸大軍,那么只能說明帝國氣數已盡,也不關他什么事了。但昶昊顯然不這么想的,在他看來,這場戰爭在他千辛萬苦的努力下,終于艱難地被他掌握了主動權。莫西明白兒子的想法,就由著他去做,誰沒爭強好勝過呢,誰沒年輕過呢。

    戰爭到了這一刻,已經算是全面鋪開了。四處都是吶喊聲,大家用聲嘶力竭地吶喊著,讓這喊叫聲來把自己充實得滿滿的,讓自己再容不下其它東西,比如疼痛,比如恐懼,比如對生命的疑惑……

    現在昶昊就疑惑著,他不明白,馴獸人怎么會有那么多的血,一股一股暗紅的血,以千奇百怪的方式,從身體里面冒出來,盯了半天,斷定他沒有了,但臨死前的一個神經抽搐,又牽引出一大灘來,那血是那么濃稠。嗆人的血腥味一股腦兒沖進昶昊的肺部,他突然覺得胃中一陣痙攣,頭也一陣眩暈,他咬了咬牙,臉色有些蒼白,但馬上莫名其妙地興奮起來,他嘶啞地嚎叫了一聲:“殺!殺盡這些畜牲!”

    戰爭進展到這一步,馴獸軍已經沒有人能夠閑著了,就是熙本人也投入了戰場。熙那一頭金發在馴獸人群中自然是格外的搶眼,昶昊很快發現了他。昶昊一直躍躍欲試,可忌憚馴獸人的兇悍,一直不敢跟他們直面作戰,現在見到敵營中有一名太陽部落的人類,他豈能放過這一試身手的機會,他悄悄地摸了過去,準備給他個致命一擊……

    因為龍騎士的出現這個異數,熙被怨天尤人的情緒渲染得不能自禁,無法表情的臉也開始抽搐起來,復仇的火焰憋悶得他噴出了幾口熱血。天啦!他抬頭望向鉛灰色的天空,天意竟然就<!--中间广告位置-->是這樣弄人么?他在心里發起狠來:“來吧,把我容貌毀去!把我的皇位奪去!把我的女人奪去!把我的復仇的機會奪去!現在,把我的生命也奪去吧!”

    老天欠他太多么?又或許他還欠老天一條命!今日,熙就打算一并還了的。他高高地躍起,直視著紅龍那火焰似的雙眼,那龍背上的騎士,原本應該仆俯在他身下的臣民,現在狠狠地向他刺來殺氣騰騰的一槍。

    熙雙手一合,抓住了槍頭,他的面具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脫落,丑陋的面容上露出難看的慘笑,他噴出了一口血來,那口血像冰彈一樣在騎士面前炸開,騎士發出一聲驚天的慘呼,墜落如石。

    熙掉轉槍頭,對準龍頭就是一槍,那龍大怒,張口就噴出一口魔法烈焰來。熙也不用魔法盾來抵抗,他再一躍,堪堪避過,居高臨下,一槍刺下。這一槍夾帶著魔法火焰,呼呼生風,嘯叫而來,那龍也嚇了一跳,不愿硬接強擋,條件反射地往后一跳。不想,腳下兩名馴獸人一人抱纏住它的一只腳,正在砍樹樁呢。它這一退,剛好絆了一跤,那巨大的身軀竟然“轟隆”一聲倒塌下去!它這邊才倒下,立即有許多殺紅了眼的馴獸人蜂擁而至,按住它的頭顱,好一頓狂砍!

    昶昊見著這恐怖絕倫的一幕,可是給嚇慘了,他好慶幸自己方才沒有貿然出手,這個人,可是比馴獸人的戰斗力還要強,自己那稀爛的手段,實在還是不去招惹他為妙。這樣想著,他慢慢退回到數十名近身侍衛的保護圈內。昶昊和其父有所不同的,他的父親在安全的地方都會很小心,他呢,到了安全地方就會很跋扈。

    他現在不甘心起來,難道自己就被這么一個丑八怪給嚇倒了么?他先拿出強弓對準熙射了一箭,那箭準頭不錯,不過當它到達目的地時候,熙已經呼喝著去遠了。倒是那一箭挨著他身邊的一名侍衛的耳旁射出的,把那侍衛生生的唬了一大跳。

    昶昊詛咒著自己的運氣,又掂量起一把標槍,做出沖投的姿勢。周圍的侍衛都用余光警惕著,不動聲色地跟他拉遠距離,剛才那突如其來的一箭已經把他們的膽子嚇破了,看來在這位冒失的主子眼里,他們的生命不會有多值錢,被他誤傷還算小事,如果一不留情掛了,那可真的是冤枉了。

    這一次,總算被昶昊搞中了目標。他那一標槍恰好從熙的腳縫穿過,將熙的一只鞋子死死地釘在地上!釘中腳縫要比釘中腳趾還難吧,這一槍,真是夠準的。

    熙拔出標槍來,暴怒地尋找暗算自己的人。刺破一只鞋子,是不值得生那么大的氣,可是暗算這種行為,豈是熙這種光明磊落的英雄能夠容忍的。

    昶昊準備跑回侍衛的保護圈,可是剛才因為侍衛怕被他誤傷,已經和他拉開很長一段距離了。他正飛逃著,熙奔了過來,一掌擊中了他的后腦勺,他“嚶嚀”一聲,像個柔弱的小姑娘一樣倒在熙那寬闊的懷里。原本,昶昊不至于這么不濟的,可是他一心想著逃跑,情急之間忘記了如何使用武功了。

    俘虜了昶昊之后,熙倒是從混亂中冷靜了下來,手中這人在戰場上有數十名侍衛,可見地位不低,或許就如當日犀提俘虜他那樣,可以帶領這些馴獸人躲過今日一劫,以圖他日東山再起。

    因此,他拿手扣住昏迷不醒的昶昊的脖子,大喝一聲:“住手!!”

    那些侍衛早就嚇呆了,周圍許多人也陸續地住了手,想看看他有什么說法。

    莫西很快也來了,也難得他有一次能在戰場上現身。原本他不想表露身份的,但是一見到熙,他就知道一切都要掀開來談了。

    “見過熙王爺。”也幸虧他沒有任何表情,要不說這句話的時候不知道會有何等尷尬。

    “不敢當,我手中這位是令公子吧。”熙冷哼了一聲,他可不想跟莫西羅嗦。

    “……”莫西腦子在快速地轉動。

    “是——不是?”熙沒耐心了,他手上一緊,昶昊的臉色因為缺氧成了豬肝色了,幸虧這時候他暈了,否則鐵定殺豬般的嚎叫。

    “是的!請王爺高抬貴手。”莫西急切地說。

    “要高抬貴手的應該是鎮北大將軍你吧。”熙揶揄得很凄切,“還請鎮北將軍放我們這些人亡命天涯。”

    “可是,我怎么對得起皇上和部落百姓呢?”莫西說的可都是忠臣應該說的。

    “少來這一套吧,你還是先對得起你自己再說吧。放,還是不放。”熙的手頭又是一緊。

    “但是……”莫西舉手制止他,“我放了你們,你們什么時候放我的兒子呢?”

    “等我們回到大漠安全地帶,令公子就可以回來和你團聚了。”

    “這……”莫西的樣子頗是躊躇,看來他擔心即使自己放馴獸人回到大漠,兒子也回不來。

    “如果你要和我將心比心,妄度我的誠信,那沒有辦法,今日再有流血,就先從令公子開始!”

    “好吧……”莫西故意磨蹭了很長時間,才裝作無奈的樣子應允了熙的要求,周圍可是有很多雙眼睛在看著他呢,他能不演演戲么。

    終于不足三萬的馴獸人,在最后時刻得以保全性命,回到了極寒的北漠。

    這一戰,帝國方面也損失了六萬士兵,兩千龍騎士。留下大量的尸骸,有戰友的,也有敵人的。但無論是誰的,這些面目全非的尸首最終將皮肉無存,只剩下蔽野白骨,而這些皮肉,原本也滋潤過,被父母的手百般呵護過……;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54/47050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