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圣解傳說之妙玉生香 > 第一集 第十九章 還我女兒身

第一集 第十九章 還我女兒身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對于兩個情欲高漲的人來說,接下來該干什么,風連不是完全沒有經驗的。

    他咬住晴的香舌,就像喝那杯爛漫六月,他囫圇地喝,不停,不停,不給自己半點清醒的余地。

    風連粗魯地撕扯那薄如蠶翼的衣裳,只是幾下,晴就完全裸露在他的面前,好像一朵怒放的牡丹。

    “啊,沒有什么能夠阻擋我!”風連心中野獸般的吶喊,他狠狠地用雙手掐住晴那飽滿白皙的雙臀,仿佛自己在蹂躪一朵最美的白玉蘭,他要用力地攥緊在手心,直到流出白色的汁液……

    然而他漸漸失去了自己,他不知道接下來自己會去到哪里?他以為自己就要成功了,可是在最緊要的關頭,他失去了自己,他沮喪地發現,他只能是小雪,他根本就做不了風連。

    他從來沒有這么茫然過,他也找不到晴,晴雖然在驚濤駭浪般的涌動,但好比是夢中之人,跟他完全沒有關系,他即使用盡全部的力氣,也不能讓她聽到自己……

    空白,生命極其空白!荒誕,一切無與倫比地荒誕!生而無念,死又何憂?

    風連開始墜落,那是一條深不可測的黑色地獄,他快速地往下墜,就像無法抗拒輪回的游魂野鬼……

    晴突然靜下來,她臉色蒼白,就像一朵被榨去色素的花,她無聲地委落,睜著一雙失神的大眼睛。

    但有一個模糊的身影依舊站立著,他漸漸膨脹,比風連更高一個頭,面容也越來越清晰,當那猙獰的面貌完全顯露出來,空氣中仿佛爆發出一聲驚呼:黑翼!!

    風連是玉質人身,從這一點來說,黑翼對他根本無可奈何,但是風連有意識,有靈魂,那么黑翼就有機可乘,他的“奪魂術”就是專門用來攝人魂魄的。如果風連有了防備,他當然也無計可施,就是沒有防備,在正常情況下他也偷襲不了風連,“奪魂術”和“詛咒術”基本原理都差不多,只有對比自己弱幾籌的對手才會起作用。

    因此,黑翼就在晴出來盥洗的時候控制住了晴,又利用晴的肉身瞞過了風連的搜索,然后,他在酒中下了“催情藥”,因為他知道,男人在高潮的那一瞬間,是最弱的,從身體到靈魂,都飄搖在風雨中……

    原來如此,也難怪玉吟會奇怪了,也難怪綠靂會不解了,他的女兒是個冰雪聰明的人,怎么會擅自帶陌生人*地呢?他的女兒是個守身如玉的人,怎么會讓陌生人睡她的閨房呢?綠靂這么百思不解迷惑著,最后只能歸結為女大不中留了。

    黑翼得意地看著風連在他眼前沉淪,他可是受夠了這個該死的風連了,這個自以為是的后輩,現在終于淪落為他的奴隸了,想到這里,他嘴角露出了難看的冷笑,這個丑陋的魔鬼,笑起來可是更骯臟了。

    可是他的笑容馬上就凝固了,因為眼前的變化實在出乎他的意料,他看到赤裸的風連在發生變化,他的身體,在慢慢地縮小,寬肩膀變得更窄了,胸部卻在隆起,線條越來越柔和,一層朦朧的柔光包裹住他的身體……

    到了最后,黑翼的眼睛睜得比大水牛的還要大,他看到:風連慢慢變成了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睜開眼睛,一手插進了黑翼的胸膛,黑翼來不及打一個寒戰,就被凝固成一座怪異的冰雕,這個丑陋的家伙,作成冰雕,倒是蠻令人尋味的。

    但風連卻是無心欣賞的,她(現在得用她了)只一抽手,那冰雕便碎了,碎得十分徹底,最大的一快也比黑翼的小指頭還小,可憐的翼!

    黑翼那黑色之魂靈飄離了十里之遠,還一直在打寒戰。他又失算了,風連竟然是個女人!這一失算差點要了他的老命,他認為風連是故意引他上鉤,這更令他在心里害怕起來,這風連是什么東西,到底還有多少他不解的秘密?天啊,剛才風連那一招,差一丁點就讓他的元神都逃不出去。他順手一摸,天啦,他的天殺又一次失落了。

    紅石城,又一次經歷血的洗禮的紅石城,終于在月夜下平靜下來。那一輪圓月也變得蒼白了,失血地掛在空蕩蕩的寒宇。短短三個時辰,損失了兩萬余名士兵,生者忙忙碌碌,他們拾掇著戰友的遺體遺物,面對著冰涼的,殘缺的遺體,他們無言,戰斗殘酷到這個份上,人人都變得麻木了。

    飛廉找到了芃,他不知道風連和黑去哪里了,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他們能夠同歸于盡。

    他把芃帶回營帳,交給女侍照顧。他命令信使連夜趕回金頂城,把這里的情況詳細奏明圣上。他沒做更多的要求,他知道許多東西是要求不來的,他愿意靜靜地等待。他有種強烈的預感,自己的好日子快到了。

    當凌晨的薄霧消散之后,滾滾濃煙在紅石城沖天而起——那是士兵在焚燒尸體!為了對抗魔君的“嗜血大法”,太陽部落已經養成火化親人遺體的風俗。

    當十萬馴獸人大軍來到紅石城下,熙看到這種情景,自然不陌生,他心里好生奇怪,發生什么事情了?里面在焚燒戰死士兵的尸體,而且數量是如此之多!

    但他已經無暇顧及更多了,他只有速戰速決,雖然和矮人部落達成了暫時的協議,但如果紅石城之役成了持久戰的話,矮人大軍難免不會趁機而動。

    投石車準備就緒,戰旗翻飛,號角凄厲,鋪天蓋地的石雨擊打在這飽經戰爭肆虐的紅石城墻之上。

    飛廉倒也不是庸才,他把十八萬軍隊分成六個軍團,他和主將寧遠各統領一個馳援軍團,另外四名主將各帶領三萬人馬守住四道主要城門。

    但是說到行軍打仗,飛廉比熙實在有不小的差距,熙并沒有四面出擊,他攥緊拳頭,重點進攻北門。

    北門主將林榮很快就火急火撩地來找飛廉:“將軍,北門守不住了。”

    飛廉故作鎮定,輕笑道:“這北漠第一堅城到了我們手里,竟然是如此不堪一擊么?三千三百年的懈怠,金石都松成豆腐渣了。”

    林榮見這臨時主帥言辭恣意,不知道何言以對,只得默不作聲的呆立著。

    飛廉知道雖然自己帶領他們度過了昨夜那場災難,但這些家伙并不服<!--中间广告位置-->他。不過雖然他狠不得一掌將他斃了,以懲其守城不力之罪,但是他還是有足夠的耐心的,現在可不是起內訌的時候。他安慰林榮道:“我知道敵人投石車的厲害,你把長槍兵和弓手先撤下來,換盾牌手上去,我再增派五千名盾牌手給你。”

    望著林榮遠去的臃腫的背影,飛廉暗罵道:“帝國軍餉都讓你吃到肚子里去了,媽的!”他想了想,也放心不下,他叫傳令兵過去,讓寧遠的馳援軍團也往北門靠近。他心中已經隱隱感覺到,這場決戰就在北門了。

    不一會兒,只見南面旌旗飛揚,金甲迷日,卻是寧遠率部到了。飛廉騎馬過去遞話,到了陣前,只見刀槍寒颯颯,劍戟冷森森,殺氣亂行云,飛廉在心底暗贊:“這寧遠,還真是大將之才呀。”

    “寧將軍,馴獸人猛攻北門,看來主攻方向在這里了,你我所部只怕都要押在這里了。”

    “將軍洞察,就怕我們九萬人馬根本就擋不住馴獸人。”

    “擋不得一世,先擋這一時。我已經命信使火速前往金頂城了,相信援軍很快就會到了。”

    “嗯,想那矮人都能抵擋住馴獸人的進攻,我們帝國王師倒也不能給比下去了。”

    “哼,矮人?我看他們是以戰爭作幌子,私底下在合謀吧。”

    “是嗎……說來也是了,看那些矮人也不像有擋住馴獸大軍的實力。”

    正說話間,林榮又氣喘吁吁地來了。飛廉厭惡得大皺其眉,從林榮那濁重的呼吸聲,他就猜到了戰況。

    “不行了,不行了,馴獸人太兇狂了,我們頂不住了!”

    寧遠望了望冷若冰霜的飛廉,征詢說:“要不,我先帶部隊上去擋一陣子?”

    林榮聞言卻不喜反憂:“就你們那一點點兵力?給人家塞牙縫么?我看,如果援軍不到,為了保守實力,我們只有后撤了。”

    “往哪里撤?往家里跑么?有馴獸大軍在后面追著,你認為自己還有機會渡過離河么?”

    “無論撤到哪里?總比留在這里等死好。”

    飛廉聞言大惱,他心里暗想:“如果風連在這,你一定不敢如此放肆吧。”他越想越氣,突然拔劍沖林榮奔去,林榮嚇了一跳,只一呆,飛廉已經一劍砍下了他的馬頭!鮮血狂噴,濺了飛廉一身!林榮肥胖的身子從斷頭之馬上栽了下來,樣子十分狼狽。

    渾身鮮血的飛廉以劍指馬,狠聲道:“如果誰再敢言退,有如此馬!”

    他轉頭望著林榮:“林將軍,你的三萬人馬都已經死盡了么?”

    林榮望著面目兇怖的飛廉有點張口結舌:“這個……這個……自然是沒有。”

    “那么就死盡了再來向我報告!”

    林榮在嚴冬寒風里揮汗如雨:“可是……可是到了那時候,城門就被攻陷了呀……”林榮既無軍功又無韜略,能混到這個職位全靠察言觀色,見風使舵,但這會也被嚇迷糊了,說起混話來,還打著顫兒。說到底,他也不能不怕,如果飛廉一下收不住火氣,演一出陣前斬將立威,他沒準就這么不明不白的斷送了性命。

    “滾!”飛廉只回答了他一個字。

    林榮丟了馬,在下坡處一個踉蹌,竟然真的骨碌碌滾了下去。

    飛廉瞧在眼里卻沒有笑,他不知道這樣得罪部下來立威是否有效,他偷眼見到寧遠眼中掠過一絲不安。

    飛廉豎耳一聽,馴獸人的投石車所降下的石雨正處于驟雨初歇的階段,他望了望寧遠,寧遠會意,點了五千弓手,五千盾牌手,一萬長槍手,往北門城墻上去了。

    林榮半途追上了林榮,他命一親兵為林榮牽去一馬。

    林榮見了他,自是喜不自禁,全然忘了自己鼻青臉腫的疼痛。

    一行全速趕往北門,上了城樓,寧遠才知道林榮所言不虛,北門已經到了千鈞一發的時刻!

    馴獸人不用云梯,只將一根巨木搭上城頭,他們不著鞋履,手足指甲尖利,是攀援高手,只消幾個縱身,便可以躍上城頭。不時有馴獸人撕破防線,躍上墻頭,雖然被及時圍剿,但馴獸人何等攻擊力,四面都是險像環生。

    寧遠來的可說是正是時候,他一上來就奪過一名士兵手里的長槍,一槍標了過去,一名馴獸人剛剛攀上城墻,即被長槍貫胸,慘號著摔了下去。

    寧遠指揮弓箭手排成列,一聲令下,萬箭齊發,沿木而上的馴獸人被射退。再喝一聲:“放!”城門一丈內箭如栽蔥,密密麻麻沒有一處空地!寧遠所管轄的帝國射手可是非同小可,拔箭放箭,行云流水,一氣呵成。而且準頭好,訓練有素,可謂是指東射東,指西射西,有條不紊。

    林榮雖然也有幾千名弓箭手,但是缺少訓練,上陣后盲目濫射,早已經十囊九空,無箭可發,失去了戰斗力,只拎了把腰刀在手里,準備跟馴獸人近身肉搏呢。

    寧遠的幾波箭雨,即刻將攻城敵軍逼到三丈之外,守城將士頓時士氣高漲,信心倍增。

    馴獸大軍這時卻不像傳說中的那么瘋狂的,只知道一味猛攻,那是因為是熙在領導著他們。馴獸大軍靜了下來,緩緩后撤……

    寧遠舉起令旗,眾箭手搭箭上弦,屏息斂聲……然后一直到馴獸大軍撤出了射程之外,寧遠也沒有再下令放箭,他沉聲道:“所有弓箭手和長槍手撤離城墻,盾牌手留下堅守!”

    這個命令很快就被證明是十分英明的,因為馴獸人的投石車又“騰騰騰”開始發射石頭了。但是石雨過后,一直到傍晚,馴獸軍沒有再發動進攻,除了哨兵,其他的人似乎都進入營帳休息了。寧遠內力深厚,清楚聽到了馴獸人那雷鳴般的鼾聲。他皺了皺眉頭,年輕的臉上顯露出凝重的神色,他輕輕下令:“除了墻哨外,其他人等可帶甲休息一下。”

    西邊殘陽如血,映照得整個紅石城都十分凄艷。紅石城,此一戰,又將有多少勇士喋血?紅石城的鮮血,就像怨毒的詛咒,三千三百年后,詛咒還沒有消解,又重新將幾十萬生靈,籠罩在那血的怨咒里,血的宿命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54/47050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