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圣解傳說之妙玉生香 > 第一集 第十八章 意亂情迷

第一集 第十八章 意亂情迷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凌晨時分,綠野森林一片生機。綠野森林是大陸北方唯一的森林,這寬廣如海的森林山勢平緩,幾乎沒有山峰。也沒有十分高大的喬木,因此陽光十分充沛,行走其中,一點也不覺得陰森,而香風來處,玉蘭芳草,令人目眩神迷。整個森林就像清淺見底的小湖,沒有危險,沒有秘密,叫人毫不設防。

    風連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多的花,也沒有見過如此多的飛蛾,這些飛蛾,只有一天生命,當太陽升起的時候,它們展開生命的翅膀,當黑夜降臨的時候,它們委落如塵。它們有著繽紛的顏色,像一朵朵飛動的小花瓣,在空中翩翩。

    風連懷疑自己回到了春天,但即使是春季,也沒有如此美侖美渙的盛會。他慢下了腳步,他已經跟丟了黑翼,不想再錯失眼前的美景。

    山間偶遇潺潺碧溪,濯喙小鳥,鳴聲深邃;落花流水,清漣艷麗。風連也忍不住掬水撲面,洗去一夜的風塵。

    就在這時,他聽到身后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就像貓兒的柔足。他在留意了一下,來了兩個人,而且,一定是女人。

    風連驀然回首,見到兩個大眼長腿的美少女,他們穿得很少,完全是夏天的打扮,也難怪,綠野森林就像一個巨大的保溫裝置,跟外面寒天霜地完全不同。當頭的一個見他回頭,就大方地沖著他抿嘴一笑。她的嘴和鼻子十分玲瓏,風連注意到她那大大的眼睛是黑色的眸子,神采十足,仿佛生來就是攝人魂魄的。

    另外一個丫頭模樣的,手上垮著盥洗的用具,看來她們是來溪邊梳洗的,她輕聲說:“小姐,我們換個地方吧。”她長長的頸子如同春韭一般嬌嫩,說話的聲音細微微的。

    “兩位,等會。”風連突然喚道。

    已經轉身的兩位少女回過頭來,好奇地望著這名神氣的陌生人,等待他的下文。

    “這是什么地方?你們是什么人?”

    風連的這兩個問題可真令人失望,而且毫無禮貌,叫人生氣。那丫頭模樣的氣鼓鼓地說:“這是這里。我們是我們。”這個看似柔弱的丫頭在外人面前有著一股辣勁兒,風連突然想起三公主的丫頭萍,難道小丫頭都是這樣的么?在主子面前謙卑,在外人面前跋扈。

    “玉兒,不可無禮。”女孩回過頭來,笑吟吟地對風連說,“這是綠野森林,我叫星閃·晴,她叫玉吟·何。”

    玉吟看來還沒有原諒風連的粗魯,她拉著晴說:“走吧,小姐。”

    晴對風連頷首作別,就準備離去。

    “去哪里?最好跟我在一起。”風連喝了一聲,見那玉丫頭回頭橫眉怒對,才解釋了一句,“有危險。”

    “跟你在一起就沒危險了?”

    “我可以保護你們。”風連說。可在玉吟看來,實在是大言不慚。

    玉吟還想跟風連打嘴巴仗,可晴拿眼止住了她。晴說:“還沒請教……”

    “我叫風連。”風連不喜歡那文縐縐的腔調,他截過晴的話頭。

    晴只是微微一笑:“那么,風連公子,怎么知道我們有危險呢?”

    “叫我風連——我當然知道,我一直追蹤他到這兒。”

    “追蹤?公子……風連,你能詳細說說么?”晴困惑地說。

    風連皺了皺眉頭,實在是麻煩,他有點后悔自己叫住了她們。

    晴想了想說:“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家離這兒不遠,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可以去坐坐,我們再詳談……”

    風連本來是一點都不想去的,但是他又擔心黑翼會潛入晴的家,再加上,他用余光看到,玉吟一聽到晴邀請他去作客就急得什么似的,他更覺得,不妨去晴家坐坐了。

    綠野森林一直秘密住著精靈族人,而星閃·晴就是族長晴·綠靂的女兒。玉吟的著急也是有原因的,因為在太陽帝國,精靈族一直就是帝國的敵對族群,他們住在矮人領地也是一個絕頂的秘密。但是晴執意要帶風連去族里,玉吟也沒有辦法,她懷疑晴是不是見到漂亮男人發春了,當然,風連那不同于太陽部人的滿頭銀發才令她心里稍稍有點安穩。

    風連并不理會精靈族跟帝國的什么恩怨,他只是吃驚,在這個看似平靜的森林里,竟然還住著這么大一群人。

    精靈族的領地是十分隱秘的,四周都是深及人腰的雜草,而且這里的樹木也特別茂盛,挨挨擠擠的,密不透風。入口十分出人意料,竟然是一大叢花,而那花也非真的花,是數量眾多的色彩鮮艷的飛蛾。他們用什么力量來控制這些飛蛾,讓它們乖乖地聚集成一道天然的屏障?

    風連在一個天然木棚里見到了綠靂,四根極大的橡樹支撐著這個木棚,一些綠色的藤蔓就是屋頂,墻壁也是藤蔓織成的,整個看起來就像掛在樹間的一個巨大的綠色蛹繭。

    這個族長的住處和周圍族人的并無異處,風連在心里對他先有了好感。一頁不高的藤簾就是所謂的門了,早有人為他掀起了簾子,他彎腰走了進去。

    綠靂看上去很年輕,沒有胡須,精瘦修長,兩眼炯炯。他見到風連很熱情,看不出有什么不安。但他顯然也不懂什么禮節的,看來是多年不和外人打交道生疏了吧。

    風連倒是無所謂,他討厭禮節,對這名生性直爽族長又多了一分好感。因此當綠靂問他,到底是什么危險降臨了綠野森林的時候,他毫不遲疑地將事情和盤托出,只是沒說自己是紅石城守軍的統帥,他覺得那根本不值一提,他遲早都要向旦辭去這一軍銜的。

    綠靂難掩心中的震驚,魔君黑翼可是個令人談虎色變的人物,現在居然來到了綠野森林,他又怎么能處之泰然呢?幸虧這里還有個更厲害的角色,竟然能追得魔君滿山跑。因此綠靂滿腔熱情地邀風連多逗留幾日。

    風連想了很久,因為他要顧及紅石城的守軍——如果紅石城的守軍能支撐三個時辰,“嗜血大法”法力消退,自然就會沒事,如果撐不過,自己回去也沒有用,現在早就過了三個時辰了。<!--中间广告位置-->現在最危險反而是這些無辜的、活得悠哉的精靈族人了,因為黑翼跑到這里就失去了蹤跡,很有可能潛伏了起來。自己一旦離開,保不準這些精靈族人都會成為他的盤中餐,黑翼是被他追攆到這里來的,如果他不負責任的拍拍屁股走人,實在是過意不去的,更何況,他對這些精靈族人已經有了很深的好感。

    黑翼是個不受控制的異數,他可能潛伏此地,也可能再次回到紅石城,但兩相比較,他潛伏的可能性要大點,因此,風連決定在綠野森林搜尋幾日。

    晴很高興,她迫不及待地說:“就請住在我那里吧。”

    風連大感頭疼,這女孩怎么這么口無遮攔呢。

    晴看出他表情不自然,忙補充了一句:“我就暫時住在玉兒那里好了。”

    綠靂也表示支持。看來他們的確是將風連當成貴賓招待,偌大的精靈族一定也有空閑的房子,但他們卻讓出族長女兒的房子給他住,一來是表示信任,二來是表示尊敬。

    晴興致勃勃地領風連去她的住處,那是一間和綠靂的木棚差不多的所在,只是頂上的藤蔓上吊著星零幾朵白色鈴鐺一樣的花兒,平添了幾分素雅。風連當然也注意到了一些柔軟的絲織物,還有一些小可愛的女性用品,他覺得有點窘迫。

    但晴一點也不在乎地站著,并不覺得在一個男人面前展示自己的閨房有什么難堪,看來精靈族的民風很是開放。

    晴熱心地為他介紹房間的功用,好像旅社的招待。可風連已經老大不耐煩了。

    “我要搜捕黑翼的蹤跡,不要讓任何人來打擾我。”說完他盤膝坐下,閉上眼,不再理會晴。

    晴有點尷尬,她愣了一會兒,輕輕地退出了房間。他就是這么搜捕黑翼的么?坐在房子里,一動也不動?雖然晴有這樣的疑惑,但她并沒有大驚小怪,她想風連一定有他獨到的方法。

    風連將意識放逐到土界空間,就像一株老樹伸開它的龐大的根系。漸漸的,風連的意識已經悄悄地伸展到整個綠野森林,可是他并沒有發現異常的能量波動,綠野森林風輕云靜,正常叫人訝異。

    但風連并不大意,他越發覺得事情有點詭異,他知道黑翼一定還沒有離開,可他在哪里?為什么把自己隱藏得如此之深?

    風連意罩整個森林,就像一只靜侯的翠鳥,不放過半點風吹草動,就這樣一直到日頭偏西……

    突然他感覺到一股能量的靠近,雖然很弱,甚至根本就不能對他構成傷害,但靠得太近了,以風連現在的敏銳,就是一只螞蟻爬近都逃不脫他的掌控。

    他把意識收回了一部分,聽到了那柔軟的貓一般的足音,他想起是誰來了,他有點想生氣,不是說了不要來打擾嗎。可他又馬上意識到自己的態度有問題,是呀,他是一個男人,晴是一個女人,而且無論從哪方面來說,是一個美麗絕倫的女人。如果這么一個女人都不能勾起他的一絲興趣,只是讓他覺得討厭的話,只能說明他不是一個合格的男人,或者說不是一個內心健全的男人。

    這個想法讓風連十分的不安,他甚至有點惱怒。

    晴還在門外徘徊,似乎下不了決心,是進去,還是不要打擾這名冷傲的男子呢?她猶豫不決。

    就在這時候,風連掀開門簾出現在她面前,他的臉上含著笑:“有事情嗎?”

    晴嚇了一跳,被他臉上那比太陽還要燦爛的笑容嚇了一跳,她吶吶地說:“我是想請你……哦不,是我父親想請公子一起共進晚餐。”

    風連摸了摸根本不知道饑餓的肚子說:“是嗎?我也正好有點餓了。”但他又搖了搖頭,“不行,我不想去你父親那里用餐。”

    “為什么?”晴睜大了眼睛,一臉可憐兮兮的樣子,這個小姑娘,快要被風連的一驚一乍的折磨死了。

    “第一,我懶得走;第二,我想和一個男人一起進餐,無非是吃吃喝喝,那吃相一定十分不雅;第三,我覺得在晴妹妹這里用餐一定別有情趣。”

    晴被他一句晴妹妹唬得心臟“咚咚”一陣急跳,但她馬上嬌羞地說:“那我讓他們把酒菜送來好了。”

    “嗯,只是別把你父親送來就行了。”

    豐盛的酒菜很快就端了上來,風連招呼晴坐下:“晴妹妹不陪我么?”

    晴低頭落坐,為了掩飾自己心頭的拘束,開始為風連介紹菜肴,精靈族人的菜肴都是素菜,一些花卉都被他們巧妙的加工成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比如清香茉莉,淡素*,也難怪他們的身材不分男女都那么的好。最厲害的是他們的酒,每種酒的顏色都不同,每喝一種酒就等于在品一種花。

    晴帶了十二種酒,代表十二個月。

    晴頻頻為風連倒酒,他也并不推辭,酒來則仰脖飲盡。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倍,風連端起那杯淡黃的臘梅,佯醉地望著晴說:“又到了十二月?呵呵,我們可是共飲了兩個年頭。”

    風連避開晴射過來的熾熱的眼神,醉眼朦朧地輕晃著酒杯,人影藤蔓也跟著晃動……他真的感覺有點眩暈,而且身體慢慢有點躁熱,唇舌有干渴的感覺,他抿了抿嘴,心里有點吃驚:這世上還有什么酒能夠醉到了他么?他仔細打量了一下自己身體的反應,明白過來——這精靈族的女孩就這么放浪么?見到自己的喜歡的男人就要設法弄到手?

    他壞壞地笑了,很灼熱的目光瞪著晴。晴穿得很單薄,黛藍色的綾裙,銀絲鏤花的披風,額上佩戴著藍寶石珠花,窄肩和纖腰光潔溜溜地露在外面,那小巧玲瓏的圓臍,更如一朵輕笑春風的野菊。

    風連大膽地摟過她,她發出了一聲令人銷魂的呻吟。精靈族的人身材都很高挑,晴幾乎就和風連平頭了,但她那苗條的身體卻是很輕靈,風連一只手輕松攬住她的腰,一只手在她身上摩挲起來,他的動作很輕佻,甚至狂野——晴的身體側面弧線很美,風連的手在那里上下滑動,就像是高八度又低八度地拂拭琴弦。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54/47050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