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圣解傳說之妙玉生香 > 第一集 第十七章 嗜血之城

第一集 第十七章 嗜血之城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那侍衛猛地一掌推開了棺蓋,紅色的光芒從棺*了出來,雖然光線不是十分強烈,但在暗室里顯得格外耀眼,那松脂火苗也為之一暗。

    芃在紅光乍現那一剎那,條件反射地往后一跳,隨即又湊上前去,她看清了紅光的來源——那是一柄闊劍,長四尺,十分古樸,沒有任何雕飾和裝潢,這柄劍赤紅如血,冒著森然冷氣,任何多余的修飾,都不能和它身上透露出來的萬丈殺念相和諧。

    這石棺竟然是劍冢!芃拿過火種來,拂拭去棺蓋累累灰塵,顯露出一段銘文來:天殺!嗜殺之劍!

    芃默默地注視著那柄劍,她俯身把它拿在手里。她奇怪這么一柄巨劍,拿在手里,重量卻好比一根羽毛。但這輕盈的劍,在她手里輕輕地震動,仿佛蘊涵著巨大的力量,她甚至聽到了暗啞的嘯叫。

    兩名侍衛也看到了銘文,他們不禁心頭大震,相視驚駭——天殺!傳說中魔君采精血凝煉而成的劍,它的暴戾舉世無匹,是一柄不祥之劍!魔君在萬年前被制伏后,這柄劍就落入皇宮武器庫里。在三千年前的紅石城之役中,當時的帝君——震·雷諾就曾用這柄劍征殺過馴獸人,但后來震在此役中喪命,這柄劍就不知所蹤。不想,卻是埋藏在此地。

    芃細長的手指緩緩地滑過血紅劍脊,她突然“啊”地驚呼了一聲,侍衛嚇了一跳,望過去,卻原來是她一不小心割破了手指頭,想不到,這劍脊也有如此兇狠的劍氣。

    芃指尖的鮮血涌了出來,和那朦朧的紅芒一碰,即刻化作一團紅霧,在空氣中散了開去,發出一股刺鼻的腥味來。女孩對氣味是很敏感的,芃皺著眉往后一退,腳下踩上了個什么東西,發出“喀嚓”的斷裂聲。

    芃低下頭去,在火光下,她發現自己剛才踩中的是一只人手枯骨,其中一個小指頭已經被她踩得粉碎了。

    這只枯手剩下的四指突然活了,“格格”作響,一反腕抓住了芃的腳脖子。芃嚇懵了,站著沒動,一侍衛急急一槍戳去,那枯手再一反腕抓住了槍頭,順勢一用力,整具骷髏竟然從地上站了起來。這骷髏的個頭和這侍頭相當,他的手順著槍頭往后一滑,抓住了侍衛的手腕,再一旋身到了侍衛的后面,把這名侍衛當成了人肉盾牌。

    就在這時候,另一名侍衛挺槍刺來,卻正好刺中了自己人,他一錯愕,那骷髏一抖手,手中長槍也把他刺了個貫胸。

    骷髏人依舊控制著那名侍衛,他深深的吸氣,大開丑陋的嘴,呼出令人作嘔的腐臭之氣。侍衛的血流到他的枯骨上,轉瞬即沒,好像是掉進沙漠里的水滴。

    芃依舊站在原地沒動,她的腿仿佛有千萬斤重,極大的恐懼震懾著她,讓她呼吸困難,她的臉因為窒息而變得青紫。

    骷髏人手中的侍衛慢慢脫水似的變得干癟,他的模樣甚至比骷髏人更讓人覺得猙獰,他緩緩地說:“還我劍來。”他說話的樣子毫無表情,實際上他也沒有肌肉來表情了。

    芃知道控制他的是后面那具骷髏,那名侍衛只是成了他的喉舌而已,她鼓了很大的勇氣,才舉起那把本來輕似鴻毛的劍來,她原意是要給他劍的,但她恐懼中動作失控,結果是拿劍尖沖著那具骷髏,骷髏通過侍衛的喉嚨發出了一聲悶喝,然后畏懼地往后退去。

    芃意外地發現這把劍原來可以克制他,她定了定神,試著再次將劍半刺半遞地舉了起來,那骷髏驚恐地往后退去,步履有點踉蹌。

    這下芃心里踏實了,她把劍端平,劍尖沖著那骷髏人,逼著他往后退出一條路來,她慢慢地向洞口移去……

    骷髏人被劍逼著,后退著,可是當芃快要離開的那一剎那,他突然不顧一切地沖了上來,芃發出了一聲尖銳的叫喊,然后本能的盡力把劍刺了出去。劍刺中了他,劍芒突然一盛,發出熾紅的光來,骷髏發出“嗤嗤”的聲音,化作一團團濃黑的暗影,像一群被驚嚇的烏鴉一般在夜空中炸窩而散。

    僥幸偷生的芃不敢多留,她帶著劍爬了上去,才發覺四周十分荒涼,她離開軍營竟然有很長一段距離了。她在如霜的月下急急地往前奔跑著,心里在想:那骷髏生前是什么人呢?為什么死在劍冢之前呢?悠長歲月下隱藏的事實總是謎一樣的,叫人琢磨不透。正胡思亂想著,突然聽到一聲夢囈般的召喚在耳邊響起:“回來吧,回到我的身邊來吧——”

    芃驚疑地駐足細聽,那聲音就在她的耳邊,擦著她的發際:“回來吧——我的寶貝。”

    芃嚇得全身的血都為之一凝,汗毛一根根直豎起來。她用力地握住了那把劍,這是唯一能給她希望和信心的東西。她在內心感受它的力量,劍突然在她手心跳了一下,又跳一下,像是在應和她的心跳。她不知道是好是壞,只是使勁地攥緊它。

    劍的跳動越來越有力,慢慢的、似乎要掙脫芃的掌控,芃這時才發覺不妙,原來這劍應和的不是她,而是那夢囈一般的呼喚。那呼喚似乎很是得意,越發拉長了尾音:“回來啊——我的寶貝——”

    終于那血光之劍從芃那柔弱的手掌中彈了出去,橫在空中,卻是不往下墜,像是被什么定住了似的,一明一暗的在那里閃爍著,仿似詭異的呼吸。

    芃在天殺之劍彈出她的手掌的那一刻就虛脫的半坐在地上,她望向那把劍,它現在握在一個人的手中,那人背對著她,身材十分高大,披著巨大的斗篷,那顏色和黑夜完全融合在在一起,看上去,他像是把整個夜幕披在身上。

    芃不知道他什么時候出現的,也許他早就在那里,只是沒有被芃看到而已。現在他緩緩地回過頭來,兩只銅鈴大眼發出和天殺一般的血光!

    他舉步向芃走去,他們之間有幾步?兩步?三步?這就是芃生命所剩的長度?

    “黑翼!”

    風連一身雪衫,飄然而至,灑一身清輝,面上帶著天使般圣潔的容光。

    “風連!”

    “你終于長記性了,能叫出我的名字了。”

    翼并不理會風連的奚落,他一邊伸長腥紅的舌頭舔著手中之劍,一邊斜著怪眼盯著風連。“老伙計,這么多年來,餓壞了吧,今天就<!--中间广告位置-->讓你開開葷。”

    紅石城在夜里醒了過來。

    崗哨上,兩名士兵在無聊說著閑話。

    甲士兵說:“老弟,冷吧,這鬼地方,沒風都這么冷。”

    “是呀,比地獄還冷。”乙士兵說。

    “還真和地獄有得一比,如果不是頭上還有一輪冷冰冰的月亮的話……”甲抬頭看著月亮說,突然他結巴起來了,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你看看,那月亮……怎么變成紅色的了?”

    “啊,還真是的呢,老兄,出妖怪了呀,我可沒見過紅色的月亮呀。”

    兩人瞪著那妖艷的月亮,恍若夢中人。

    月亮下,突然飛出大片的黑影來,它們來勢迅猛,很快就能聽見雜亂的有力的撲棱翅膀的聲音。

    甲士兵嚇得一交跌在地上,嘴里兀自喃喃道:“天啦!是吸血鬼蝠!”

    吸血鬼蝠是什么東西呢?那一群藏在比地獄還陰暗深邃的巖洞里的極度丑陋的家伙,它們沒有毛,長著兩只帶鉤的長牙,長達兩尺的翅膀扇動起來,風中就會飄來一股嗆人欲嘔的腥臭味。

    甲士兵好大一會才回過神來,他慢慢地撐著石壁站起來,他的精神看來實在是太差了,以至于他的行動遲鈍得像個老人。他終于站了起來,卻感覺剛才撐住石壁的那只手掌里面黏乎乎的,難道是什么人在墻角根撒尿么?他心里這樣惱怒地想了想,把手放在鼻下嗅了嗅,又馬上推翻了自己的判斷,因為尿既不會這么黏糊,也不會這么腥,這腥里還透著點銹蝕的味道,鉆進他的喉嚨里,讓他一陣干咳。

    乙士兵望著他,說:“怎么辦?快報上去。”

    甲士兵哆嗦著點燃了火種,望著自己鮮血淋淋手掌心,說:“快報!快報!紅石城流血了,血啊,到處是血啊……”

    他們兩個就連滾帶爬地往營帳奔去。在他們身后,那原本平整的土地拱動起來,突然,伸出一只白骨嶙峋的手來……

    紅石城真的活了,上百萬在地下躺了幾千年的白骨,突然拖著干涸的枯骨,準備找回他們失落太久的血肉之軀。

    號角吹響了,戰鼓擂動了,軍營沸騰起來。而大片大片的骷髏人像山一般地往這里壓來,他們沒有嗅覺,沒有聽覺,沒有視覺,他們只能本能地感覺鮮血的流動,沸騰的血液更是讓他們瘋狂,那是積壓了幾千年的瘋狂。

    那是一群不顧一切的掠食者,如果他們的脆弱的雙肢被打散了,就用雙手往前爬著,即使只剩下一只腦袋,他們還是吧嗒著嘴巴,吸取著空氣中彌漫的血霧!血液涌進他們干涸的身體,涌進他們塌陷的眼眶,在那里形成一只無皮無肉的裸眼,看到了幾千年不見的世界,于是他們更瘋狂地往士兵堆里沖,他們還要皮!還要肉!還要人的一切!

    在天上,還有奪食者,吸血鬼蝠凄厲的嚎叫著,它們的聲波密密麻麻地在這里交織!

    它們的每一次俯沖,都伴隨著“喀嚓”的骨裂聲,那是士兵的頭骨被它們兇殘的利齒咬開的聲音!

    這些太陽部落的士兵,雖然平素訓練嚴謹,可從來沒有人教會他們面對如此恐怖的敵人,他們根本就不再記得什么陣法了,他們只想逃,但卻是無處可逃,周圍都被這些累累白骨包圍了,就是能飛,也飛不出吸血鬼蝠的利齒。

    飛廉的臉呈現鉛灰色,他雖然無能為力,卻是絕不甘心,他的事業才開始,怎么能死在這里呢?他喝令士兵們集中起來,縮成一個圈,這樣面對敵人的數量就會減少。

    這種應急的辦法倒是十分合理,這些骷髏最可怕的不是攻擊能力,而是龐大的數量和喪心病狂地猛攻。盾牌手舉起盾來,在最外圍;弓手則在最核心,他們對付的目標,是天空的那些嗜血狂魔。

    對于他們來說,這是一場根本就沒有勝算的戰爭,但是,他們的目標不是勝利,他們只需要贏得時間,他們的全部希望都放在一個人身上,那就是他們的主帥——風連!

    等到風連醒悟過來,黑翼的“嗜血大法”已經完成了。

    風連皺起了眉頭,因為他知道,“嗜血大法”是無解的,他的士兵必須面對那些嗜血狂魔,當然,他們只要能堅持三個時辰,法力就會自然消解。

    成群的吸血鬼蝠落在黑翼的身上,風連已經看不到翼的形容,仿佛他在剎那間生出了百十支翅膀。

    因為翅膀的撲棱,風連感覺臉上腥風陣陣,他再次皺起了眉頭,他作過女人,而女人都是對氣味很敏感的。更讓他不可容忍的事情發生了,那些鬼蝠竟然呼拉一下飛了過來將他包圍起來。

    他哼了一聲,倒是冷靜了下來,也不急于動手,看看這些腌臜的東西到底囂張到什么程度。

    讓他失望的是,這些嗜血如命的家伙,對他似乎沒有興趣,因為他的體質完全不同與人類,他的血管里流的不是紅色的血液,而是白色的玉菁之液。這些自然比血液蘊涵更高的能量,但是,這些能量不是它們能打主意的,相反,是能置它們于死地的東西。

    風連卻是不愿再等下去了,他一拂袖,面前的那些鬼蝠就被凍成冰凌,翅膀立時僵在那里,再也動不得分毫。風連再一揮袖,那些鬼蝠迸裂開來,像一朵朵綻開冰花,箭一般的向黑翼射去!

    黑翼在喉嚨里發出一聲低喝,他的身影晃了一晃,已經到了十丈之外。他知道風連的厲害,剛才的“嗜血大法”消耗了他許多精力,他的目的已經到達——他和風連必然有著一場決戰,但不是現在——他在月下急行,就像一股黑色的陰風。

    風連緊緊地跟了上去,他不能放走黑翼,這個敵人,在明處要好對付得多,絕不能再讓他躲起來喘息!

    本來風連的速度要比翼快那么一點,現在加上黑翼受了傷,按常理,應該很快就能追上。然而事實上,在黑夜里,黑翼好比如魚得水,消隱其中,完全不露痕跡。風連只能一邊感應他的能量波動,一邊追蹤,這么一來,速度自然就慢了下來。

    兩個奇快無比的能量波動,在夜空下,猶如無聲的閃電,幾個起落,已經去到了天邊……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54/47050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