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圣解傳說之妙玉生香 > 第一集 第十六章 戰爭的陰云

第一集 第十六章 戰爭的陰云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犀提不能不盡快地趕回閃沙城,盡管他還不知道怎么面對熙,面對尤瑞汀,面對所有對他此行抱有極大希望的矮人伙伴們。

    當犀提把結果告訴大家的時候,矮人將領們難掩心中的失望;但是熙,卻是十分鎮定,他早就說過旦不會答應的,這一切在他的意料之中。

    “馴獸大軍必須撤退。”犀提斬釘截鐵地說,在這一點上,他是永遠不會退步的。

    “憑什么?就憑我這個人質么?馴獸部落為了馴獸平原可以接受任何犧牲,你覺得他們還會給你們很多時間么?”

    “為了土地就一定要戰爭么?戰爭就是你們人這些惡習!為什么就不能和平的面對這些問題呢?”犀提叫嚷的樣子讓熙覺得他幼稚得可愛。

    “現在拒絕和平的并不是我們,我們是不得已而戰,你認為我們應該去北漠么?馴獸平原可是馴獸人的發祥地,你覺得馴獸人還要繼續的流離失所嗎?”

    犀提知道有些東西不是自己可以左右的,他在旦面前那種無能為力的感覺又重重地襲了過來,他近乎呻吟地說:“如果戰爭不可避免,我只能遵守自己的承諾,退出這場戰爭,但如果你們繼續進攻閃沙城,沒辦法,我只能繼續戰斗。”

    熙似乎想了很遠,過了很久才說出一句話來:“如果你們愿意放我回去的話,馴獸大軍絕對不會再主動來攻擊矮人領地。”

    犀提慘笑起來:“如果你是我,你會做什么選擇呢?”

    熙認真地瞧了他一眼:“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不會接受,而且寧愿殺了人質,也不會放虎歸山,因為馴獸大軍的一切戰略都來自于這個人。但是,你不是我,你很重視人與人之間的誠信,而且還篤信著這一點,從你不信邪地去面見旦,就可以看出這一點。那么,你或許會選擇相信我,冒險來換取綠野平原的和平。”

    “是嘛?”犀提不置可否地反問了一句,接著說:“但你有沒有考慮得更長遠一些呢?你們不進攻閃沙城,就只能轉而攻擊紅石城,那么戰斗一打響,紅石城肯定會向閃沙城求援,你想想看,我們能夠做的選擇就只有兩個——一是前去支援,那么就變成了我們主動攻擊馴獸大軍,這么一來,你所做的承諾等于零,我們還得繼續作戰;第二個選擇就是我們抗命,不去支援紅石城,那結果也很明顯,我們就成了叛亂之師,跟你們一樣,遲早要面對帝國的討伐大軍,只怕到時候,情況要變得更糟糕。”

    熙不得不對這個看起來十分稚嫩的對手重新評判一些了,他認真的想了想,說:“據我們的探子回報,幾乎在我們進攻閃沙城的同時,紅石城的軍隊突然全部撤離了,他們放棄了對你們的支援,為什么就不認為是叛亂呢?”

    犀提倒是沒有什么,尤瑞汀和在場的一干矮人將領卻是臉上極為掛不住,因為他們雖然算太陽帝國的居民,但因為不是太陽部落子民,只能算是二等公民,在帝國上層眼里,自然還是外人,要格外提防,一有風吹草動,就會有叛亂之嫌。

    “本來我們可以馬上轉而占領紅石城的,但紅石城此舉令人大感蹊蹺,再加上,帝國內有大批人馬正趕往紅石城,而退走的人馬也都留在了飛天鏡附近,如果我們進軍紅石城,也不一定快過他們,如果他們反戈一擊,加上閃沙城的守軍,我們勢必會三面受敵。因此,我們還是決定按原定計劃,先拿下閃沙和綠野,免除后顧之憂,為了避免戰線拉得過長,對紅石城的攻擊倒是可以慢慢來。”顯然熙做夢也想不到旦那種超常規的行動只是為了保密而已。在旦眼里,龍騎士是他的秘密武器,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是絕對不能亮出來的。

    “我們會有個選擇的,我們需要開個會議。”犀提說。的確,這件事情非同小可,他需要和矮人首領們碰碰頭。

    犀提讓尤瑞汀召集各路首領來帥營召開緊急會議,他自己則認真地思考起自己的立場來,但是他思緒散亂,一時間竟然茫無頭緒。犀提起身長嘆,環顧四周,夜幕就要降臨,帳內還未掌燈,視野變得暗昧,心情煩躁難安。

    各路矮人首領用最快的時間齊集營帳里,在尤瑞汀簡單地介紹了一下目前的情況之后,犀提收起自己的私心雜念,逼迫自己完全按矮人的立場來處理問題,他說得很緩慢,顯得很鄭重:“現在我們只有兩個選擇:一是扣押熙,直面十萬馴獸大軍;二是放了熙,然后面臨的是叛離之名,當然,還有可能熙會背信棄義,繼續攻打閃沙城。”

    大家一片沉默,顯然在這種重大抉擇面前,沒有人敢妄言。犀提繼續說:“我這次回金頂城,帝旦雖然沒有答應我土地換和平的要求,但是他的二十萬大軍已經重新部署到了紅石城,因此,如果馴獸人再度進攻的話,我們很有可能不再是孤軍作戰。”犀提沒有提到大軍的主帥,他不想提風連的名字,他內心里抵觸著這個名字。

    大家依舊沉默著,聽犀提的語氣,他自己似乎趨向于第一種選擇。

    犀提接著說:“如果熙有誠信的話,我們就有望暫時得到和平。而且,所謂的叛離之名,也不一定就會扣上來。當馴獸大軍攻打紅石城的時候,我們又將面臨兩個選擇,出兵援助,或者按兵不動。出兵援助的話,我們有選擇時機的余地,如果時機把握得好,我們有望會同帝國部隊一舉消滅馴獸人;如果這種時機一直都不出現,我們還可以選擇按兵不動,繼續觀望,當然,這么一來,帝旦一定會認定我們懷有貳心,討伐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但可以肯定的是,暫時,矮人不會有戰爭,帝旦即使不滿,也不會立即發兵來攻打矮人,因為他現在最主要的敵人是馴獸人和魔君,他一定會先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就算有天大的不滿,也一定會留待秋后結算。”

    矮人首領不能不感動,一個太陽部落的人,能夠設身處地替矮人著想到這種地步,他們心里怎么能毫無所動呢。當然,分析是分析,他們認為犀提作為太陽部落的一員,帝國的大將軍,一定不會真的樂意矮人背叛帝國,因此右臂重傷的艾戈拉已經嚷嚷開了:“大將軍,反正得打一場,長痛不如短痛,明天我們就放手跟馴獸人一搏了!”他的聲音聽起來十分愉快,好像臂傷倒是挑高了他戰斗的興致。

    可大家并沒有跟著他起哄,因為其余的人可不像他那么把戰爭看得浪漫,戰爭對于大多數人而言就是遲一天好一天,如果遲早一戰,他們考慮的就是避輕就重。

    尤瑞汀問犀提:“紅石城的援兵什么時候能到?陛下有所明示么?”

    “他只說一入城就開拔來援。”犀提說出的這個答案,他自己也十分不滿意<!--中间广告位置-->。

    “部隊從望北城出發到紅石城,不過八百里,他們是五日前動身的,按常理,他們已經到達紅石城了,可為什么到現在一點動靜都沒有呢?”

    犀提當然明白尤瑞汀的意思,他是懷疑旦并無援助閃沙城的誠意。犀提對旦也沒有信心,雖然和熙打交道不多,他卻是寧愿信任熙多一些。當然,他并不知道尤瑞汀的懷疑有更深層的意思,因為他們矮人和精靈族的交往不是子虛烏有的,他們甚至早就做好帝國興師問罪的準備。當日,他們極力反對讓綠野城的軍隊來援,就是因為那里的守軍有三分之一是由精靈族人組成的,他們互補長短,已經成為一個不可分割的戰斗整體,不讓他們來援,一來是不想拆散這個整體,降低綠野城的戰斗力;二來是怕犀提看出什么端倪,要知道,精靈族主要擔任了矮人軍中弓手的位置,而現在閃沙城守衛戰中,最需要的就是弓手,如果來援的士兵當中竟然沒有一名弓手,那自然是無法向犀提交代的。

    “…………”

    沒有人能回答尤瑞汀的這個問題,犀提和大家一樣無奈的沉默著。

    “那么,馴獸人給我們最后期限在什么時候?”

    “明天日出之后。”白發蒼蒼的羅伊德黯然回答道。

    “這樣吧,”尤瑞汀這個挺逗的老人,現在看起來可是莊重得令人不敢出一口大氣,“如果明天紅石城的援軍再不趕到的話,我們就釋放熙。你們大家覺得如何?這只是我個人的想法。”

    大家都不著聲,拿眼望向犀提。犀提知道,尤瑞汀的意見代表所有矮人,現在就只看他表態了。

    “我覺得這是可行之法,以后的事,只有見機而動了。”犀提也很干脆,有些東西不必多說,特別在明白人面前。

    紅石城,紅石城怎么了?它靜悄悄的,一片死寂,荒廢一切生機,就像一座龐大的千年墓穴。

    二十萬大軍猶如一個腳步沉重的巨人,風連他們行軍了兩天一夜才趕到紅石城,光是渡過大陸最長的內流河——離河,就花了整整兩天的時間。到的時候薄暮冥冥,黑暗降臨,倒使得這原本死氣沉沉的空城有了一絲活力,飛廉敏銳地感覺到黑暗中似乎有某種東西在涌動,潛行……

    芃在他身邊,瘦削的身子,輪廓溶在濃墨的夜色里,顯得越發的弱小,惹人憐愛。飛廉下意識地挺直了腰桿,握了握腰間的佩劍。

    風連嗅到了空氣中氤氳的怨戾之氣,他嘆了一口氣,眼前似乎浮現出臥尸千里,血流成河的慘狀來。

    他呆立半晌,揮了揮手,像要趕走一只惱人的飛蟲似的——他不想陷入悲天憫人的情緒中去。他害怕面對自己的內心,他的內心不可觸碰,痛苦和迷茫隨時會他苦心經營的冷傲。

    他誕生了幾千年,都沒有準備好如何涉世,是犀提將他和這個世界牽連起來。他以風連之名入世只有一個目的——報復!但是現在,他來紅石城做什么呢?這跟他的報復有什么關系嗎?或者這一切是宿命的牽引?!又或者,他是要用一場慘烈的戰爭,來磨礪自己的心靈?的確,他很需要血與火的洗禮,來喚醒體內的雄性氣息。

    風連表情冷漠地叫來飛廉,他內心很厭惡飛廉,他語氣生硬地命令他,讓他安排人馬各就各位,駐扎在紅石城。明天,他就要帶上三分之二的兵力去增援閃沙城。

    風連不知道犀提在閃沙城領導著矮人大軍,金頂城極少有人知道這一秘密。芃卻有強烈的直覺,這直覺告訴她,她沒有走錯路,她離自己所愛的人是越來越近了。這種感覺令她莫名地興奮起來,忘掉了一切的恐懼。

    她的所有勇氣來源于愛,犧牲一切,奉獻全部的愛,除了她那比戰士更無畏的勇氣,她什么都沒有,她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她沒有戰士那種預感危險的天生的嗅覺,她覺察不到紅石城的詭異,相反,這異域的風光令她著迷,殷紅的石墻,倒伏如獸的廢墟,千里荒涼的原野,這一切,滿足著她憑吊懷古的幽思。

    在朦朧的冷月下,她只帶了兩個侍衛,在紅石城無目的地漫步。她好比一個好奇心難以滿足的旅行者,越走越偏僻……

    跟在后面的兩個侍衛有點慌張,但他們依舊沒有說話,因為他們既不想在一個女孩子面前表現出膽怯,也不覺得這個弱女子還能做出什么更大膽的舉動來。

    他們鉆進一間半塌的石屋里,那里布滿灰塵,仿佛有幾個世紀都沒有人進去過,這是什么地方?誰都不知道,他們都已經迷失了方向,甚至對自己還在城內都發生了懷疑。兩個侍衛覺得這實在是太荒誕了,而芃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家似的,在房間里穿梭自如。兩名侍衛大大的叫苦,他們跟了上去,搶到了她的前面,他們用長槍探路——地下是厚厚的灰塵,誰知道下面掩藏著什么陷阱呢?他們的長槍敲在堅硬的石板上,發出“叮叮”的聲音,芃順著長槍開出的一條道,繼續往前摸索著……

    芃的樣子是完全著了魔,她像個調皮的小孩子,不經意闖入一間古屋,去拜訪一位千年孤獨的老人。清幽的月光從屋頂縫隙漏下,她躡手躡腳的身影,在光線十分暗淡的地下室里,看起來就像忽隱忽現的幽靈。

    突然,長槍敲擊出來的聲音發出完全不同的音調,侍衛很奇怪,他反復地敲了敲,的確不同,像是敲在一塊薄石板上,而下面是空洞洞的。兩名侍衛面面相覷,傳達著彼此內心的疑惑。

    芃蹲下來,把上面堆積的灰塵扒開,那是一塊四尺見方的白色石板。一名侍衛有他那鋒利的槍尖挑開了石板,露出了一個黑黢黢的洞口來。

    大家望著洞口遲疑了好一會兒,芃帶頭走了下去。兩名侍衛也壓抑不住自己的好奇,他們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吸引了這名弱不禁風的女子,弄得她像盜寶賊一樣,他們也跟了下去。一名侍衛點亮了手中的松脂火種,火光很弱,但足以將這簡練的地下室看得清清楚楚——一眼看去,里面除了一樽石棺,什么都沒有。地下雖然有些坑坑洼洼,但一切掩埋在厚重的灰塵之下,僅憑一些簡單的輪廓,根本就辨認不出什么物件來。

    那石棺顯然把芃嚇了一跳,但她馬上又鎮定地往前走,好不容易才蹭到石棺前,卻依舊站著,不敢有什么動作。她站立了好久,終于放棄了親自開棺的打算,她回頭朝其中一名沒有拿火種的侍衛招手,示意他過去掀開石棺。自始至終,她未發一言,生怕一開口就驚動沉睡中的什么人似的。

    侍衛對于石棺倒是沒有什么畏懼的,他們都是戰士,從死人堆里打滾過來的。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54/47049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