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圣解傳說之妙玉生香 > 第一集 第十五章 土地換和平

第一集 第十五章 土地換和平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旦他們留守在外面。瑋把熙領進房內,她關上門,也不知道她動了一個什么手腳,奇跡般的,在壁櫥里出現了一個暗道,只聽她說:“這原本是我父親設計用來處理突發事件的,這秘道通往城外,你快走吧。”

    熙猶豫地說:“那……待會你如何向他們交代呢?”

    “沒關系的,我自有說法,他不會將我怎么樣的?”

    “哦,那是,我看得出來,他喜歡你。”

    瑋被他沒頭沒腦的一句搞得羞愧起來,“你……當真不知道那位公子的行蹤么?”

    熙身子風中秋葉般的搖擺起來,身心疲憊的他已經瀕臨崩潰的邊緣,他甚至想說出真相,帶著她遠走高飛,但他最終沒用勇氣這么做,他不想破壞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一點點都不可以。在以前他一直認為愛情跟這些表面的的東西是無關的,可事到臨頭,他才明白,要接受這些改變是多么的難,他不能容許瑋也承受跟他一樣的打擊,于是他咬咬牙說:“真不知道,如果他的行蹤這么容易暴露的話,一定是逃不脫這些人的手掌心的。”

    “哦,也是的了,那你快走吧,再耽擱就來不及了。”

    熙的確得走了,他原本已經很堅強的心,現在正慢慢地酸軟……走了,像個流浪漢那樣走,像個局外人那樣走,不許流露一絲的留戀……

    犀提雙眉緊鎖,仿佛在思考一個十分困難的問題。他并非絕對不信熙的話,其實在內心里他已經完全接受了他的說法,只是理智讓他得有謹慎的態度。旦的做法并不令他意外,他自己就領教過旦的手段。現在令他陷入深思是熙,這么一個本來已經其窮途末路的人,有什么本事成為馴獸部落一致擁護的帝王呢?

    當他將這個疑問說出來,熙笑了:“那當然是很不容易的事情,這當中經歷的曲折不是常人能夠想象的。但是,要知道,馴獸人并非你們認為的那樣嗜血,他們之所以成為各部族的敵人,是因為,各部族先將他們作為天敵。他們也不那么貪婪,他們的要求甚至和最純良的部落一般低微——只要能自由自在地生活在自己的領地。當然,他們也絕不會以貌取人,在他們眼里,我這個丑陋無比的人成為至高無上的帝王,根本無傷大雅……”

    犀提聽得很認真,他對于旦或者熙,都是五體投地的——他們在權力爭斗中表現出來的本領,讓他想想都覺得頭疼。

    犀提覺得應該進入正題了:“熙,這場戰爭必須停止。”

    “這取決于矮人部落是否臣服。”

    “你說什么?你現在可是階下囚!我隨時可以命令士兵把你推出去砍了,到時候,你的仇恨,你的愛情,都灰飛煙滅了。”

    “這不是我能左右的,既然這樣,我也就只能認命了。”

    “你還有選擇的,你可以命令你的士兵撤退,停止這場戰爭。”

    “談何容易,這場戰爭可不是僅僅為了我的仇恨而發動的,那還關系到這三十萬馴獸人的未來命運。”

    “馴獸人要什么?你跟他們搭成了怎樣的協議?”

    “包括紅石城在內的整個馴獸平原——這就是他們要的。”熙并不諱言,他平靜地回答道。

    “這是你以帝王之名給他們的承諾吧。那么,如果我能說服帝旦達成馴獸人的心愿,這場戰爭也可以停止了。”

    “旦是沒有誠信的人,恐怕你的美好愿望有點幼稚。而且從紅石城現在的狀況來看,他是有心要讓馴獸人和矮人拼個兩敗俱傷,他好坐收漁翁之利。”

    犀提自從紅石城莫名其妙地成了一座空城,就一直忐忑不安,現在經熙把話挑出來,不禁心頭劇震:“從‘黑色殿’出來,旦就一直對自己疑心重重,這一次把我派到前線來,恐怕是成心讓我充當炮灰。”想到這里,犀提手心攥了一把冷汗,他深知如果大戰繼續下去,矮人難免滅族之災,而自己縱使有蓋世神功,只怕也難以全身而退。

    但是,越是這樣,他越要去爭取一下。他之所以會卷入這場戰爭,是要抵抗侵略。但現在,他不知道要為什么戰斗。馴獸人的要求很正常,紅石城本來就是他們的領地,拿回屬于自己的土地是天經地義的。他不能在讓戰爭繼續下去,更不能讓千千萬萬無辜的生命卷入到旦和熙的權力爭斗的旋渦中去。雖然,他同情熙的遭遇,但他是絕對不會為了道義而戰。

    他們最后達成的協議是:雙方人馬原地休戰。犀提回金頂城面圣,跟旦協商土地換和平的事情。而閃沙城先釋放回那名馴獸人俘虜,讓他把這個的協議帶回給馴獸人。在犀提帶回確切消息之前,雙方都不得妄動。當然熙給犀提的時間只有三天,這其實已經十分難得,已體現出熙對犀提的極大的誠信,要知道,在戰場上,瞬息萬變,如果犀提另有他念的話,完全可以利用這三天時間,領上帝國大軍將馴獸人包圍起來。但從犀提這方面來講,他根本就沒有調動帝國其它兵馬的能力,所以有這個想法也是枉然的,更何況,他根本就沒有這個打算,那是違反他的人生原則的。

    熙本來對這個協議還有點猶豫,但犀提最后對他說的一句話打消了他的疑慮:“放心,我不會提到你的,對于我來說,這場戰爭已經結束了,無論接下來的結果是怎么樣的,我都會退出這場戰爭。”

    說著犀提又回望了一下不安的尤瑞汀,說:“但我會留在閃沙城,這里將是我的第二個故鄉,如果有人要侵犯我的家,那我惟有拼死一戰了。”

    犀提無暇顧及尤瑞汀的感動,他馬上就要起程了,因為這事實在是耽擱不起的。當他再次展開巨大的風翼的時候,冷風在他耳邊,像是在嗚咽,他心里有點悲愴,又有點好笑,覺得自己在這場戰爭中倒是一個十分合格的信使。

    旦最近有點心神不寧,盡管該做的他都做了,但他還是不能安心,變數太多了,內憂外患壓得他喘不過氣來。在他眼里,現在帝國已經沒有人能替他分憂解難,風連,或者犀提,這些人都是不可靠的,他和他們之間缺乏誠信,他們甚至睥睨他的皇權!他忍著,忍得牙齦出血!

    莫西,雖然沒有什么過人之處<!--中间广告位置-->,但至少是聽話的,只要是他帝旦說的,不管對錯,他都會去做。他需要這樣能讓他徹底放心的人,這讓他能睡安穩點。

    莫西已經按他的吩咐將龍騎士悄悄撤回到飛天鏡附近,他們連同鎮北大軍都沒有進入望北城,因為望北城不像紅石城,只是一座軍事孤城,沒有居民,望北城有帝國居民,那意味著龍騎士的秘密,不再是萬無一失的,因此,鎮北軍只能暫時呆在帝國最大的內陸湖——飛天鏡附近。

    代替莫西進入紅石城的是風連,雖然風連一再表示不會接受旦的任何賞賜和官爵,但是旦有信心風連會去紅石城,因為風連是英雄,英雄會做什么不會做什么,自以為負有什么使命,這些,旦心里是亮堂的。因此,當風連按照他的意愿帶上二十萬帝國大軍北上的時候,旦笑瞇瞇的眼睛里流露出幾分得意。

    當犀提風塵仆仆的秘密求見時,旦就明白自己心神不寧的根源所在了。

    “什么?你是要朕將紅石城拱手送給馴獸人么?”旦表面吹胡子瞪眼睛,其實心里已經在狂笑著罵開了:這臭小子,當自己是那棵蔥,竟然敢勸我將土地讓給馴獸人!

    “陛下,紅石城本來就屬于馴獸平原,現在我們用一城來換取永久的和平,那又有什么不可的呢?”

    “愚蠢!永久的和平?誰告訴你的?我來告訴你,如果將紅石城送出去,那才是永無寧日!”旦說完之后,知道自己的語氣是苛刻了點,他瞧了瞧面紅耳赤的犀提說:“對不起,我可能激動了點。但你作為前線主帥,應該知道紅石城的戰略地位有多重要,那里是扼制南北的通道,也是帝國在北面最后一道屏障,如果馴獸人以紅石城為進攻據點,那么整個帝國都在他的攻擊范圍之內,我們就像一只被掐住脖子的鴨子,只有等人宰殺的份了。”

    犀提不得不承認旦說的有道理,他一時不知道該怎么說,他和熙之間的誠信,在這種氣氛下,根本就不足道哉。更何況,有那么一閃念,他也懷疑自己是否中了熙的計謀。紅石城看來是不可能回到馴獸人手里了,他只能退求其次了:“陛下,那么除卻紅石城,事情還有商量的余地么?”

    “你——帝國北線主帥,怎么一再委屈求全呢?是否你覺得帝國戰士在馴獸人面前是不堪一擊的?還是你另有其他的打算?”旦有點咄咄逼人,他不得不這樣,這臭小子太不上路,不跟馴獸人好好的干一仗,竟然跑這里當和事佬來了。在旦的打算里,馴獸人該死,矮人也該死,犀提同樣是該死的玩意!讓這一群該死的東西打得天昏地暗,奄奄一息,是他最樂意看到的結局。

    矮人這么幾千年來,雖然一直是規規矩矩,但他們發展了百萬之眾,這不能不說是一種隱患,更有甚者,旦最近也收到了一些密報——矮人似乎跟南方黑色森林的精靈族有來往,精靈族是帝國的宿敵,是比馴獸人更可怕的頭號強敵,雖然在多年前的黑水大戰中徹底瓦解了精靈族人建立的無憂帝國。帝國對精靈族人進行了滅族大屠殺,一度占據了精靈族人最后的據點黑色森林。但因為黑色森林毒蟲猛獸鋪天蓋地,瘴煙毒霧四時氤氳,以太陽部落人種的眼光來看,那根本就不是個人住的地方,因此,帝國統治者在戰后就撤離了那個地方,這就給了這些精靈族人茍延殘喘的機會。而現在這一個在北,一個在南的兩個原本不沾邊的部落也有了來往,總不會是因為相互仰慕吧,旦不能不重視這個問題,矮人部落明明知道精靈族跟帝國一直處于戰爭狀況,也敢明目張膽地與之交往,實在是罪無可恕的,即使馴獸人不把他們滅了,旦也要他們不好交代的。

    犀提見旦把話說到這個份上,知道自己不說幾句硬話是不能的了,他直著脖子,血涌了上來:“陛下,我的確是有自己的打算的,不管怎么樣,我不會再參與這場戰爭。”

    “為什么?你是準備公然抗命么?”旦的難掩心中的暴怒起來,心說:“你小子,別忘了自己還是一個逃犯呢。”

    “這場戰爭實在是沒有繼續的必要,為什么一定還要犧牲幾十萬人的性命繼續下去呢?”

    “你以為什么是戰爭繼續的必要?嗯?用土地換和平?那是賣國!那是軟骨頭!你不但失去了自己的榮譽,也踐踏了帝國的尊嚴!我來告訴你結束這場戰爭的條件——那就是馴獸人退回北漠去,永遠不要再踏足馴獸平原!”

    犀提一臉的惘然,的確,兩個觀念不同的人要溝通起來,難度是非常大的,他已經無話可說了。

    但是在旦看來,他覺得自己需要熱心的為這小伙子指明一條道路了:“犀提,現在我將矮人的五十萬大軍交到你手里,你就要好好把握,你要為自己的榮譽而戰斗,為帝國而戰斗!想想看,只要你有了戰功,誰還會在乎你的過去的那些飄渺的嫌疑呢?把握機會吧,為自己,為家人,為帝國去搏!”

    犀提當然知道旦的弦外之音,他也知道旦特別提到他的家人的用意。他不想再說什么,他們再談下去也不會有結果的,他想去見見母親。

    犀提回家的一路,都有人跟蹤者閃爍的人影,這些當然瞞不過他的眼睛,他心里覺得悲哀,站在權力最高處的旦,其實是活得最累的人,他要提防的實在是太多了。

    母親當然不會再住在大將軍府,她又回到了西城區的老房子里了,和過去的幾十年一樣。自從犀提告訴了殺害父親的仇人是魔君之后,她就再也不過問犀提的事情了,她也累了。她知道魔君的厲害,那是連圣帝雷諾都收拾不了的大魔頭,她不想逼著兒子去做無謂的犧牲。

    犀提和母親相對無話,母親收起一貫的嚴厲,趨于平淡,犀提反而不知所措了,他和母親都不知道如何向對方表達感情,他們沒有這種習慣。犀提呆呆地站著:“母親,芃兒呢?她去哪里了?”

    “芃兒吶,她跟小飛去紅石城了,她說去那里找你,她說你一定會在前線的。”他母親說話的時候,一副靈魂游離的樣子,犀提看了有點心疼,沒有仇恨支撐的母親竟然是這般脆弱的。

    “飛廉!”犀提的心被這個名字猛地刺了一下,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54/47049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