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圣解傳說之妙玉生香 > 第一集 第十三章 殺戮

第一集 第十三章 殺戮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跟你一起去。”艾戈拉嚷了起來,整個人處于熱血沸騰的狀態。

    “艾戈拉將軍,閃沙城更需要你。”犀提雖然看起來很平靜,其實內心是很受感動的,艾戈拉不可能不知道此行的危險,但他依然能挺身而出,可見他已經對犀提是完全信任,把他看成了兄弟,愿意為他披肝瀝膽,同生共死。

    “那你……”尤瑞汀和所有的人一樣,臉上顯露出擔憂來。雖然他見過犀提露了一手,但是他對于馴獸人的可怕,認識得更深刻。

    “我馬上就出發,尤瑞汀軍師,這里就由你全權負責了。”

    “現在就走?不等天黑了么?”大家都驚訝萬分,現在已近黃昏,為什么不等天黑了再出城呢?有了夜幕的掩護,出城會容易得多。

    “現在就走。”犀提說得不容置疑,他邊說邊往外走,眾人無言地跟在后面,臉上有一種壯士一去不復返的肅穆。

    到了城頭,犀提回過頭來鄭重其事地說:“誰也不能預料馴獸人下一步會采取怎么的攻法,閃沙城就交給各位了。無論是否有援軍,我都會先行趕回來,最遲不會超過六個時辰。”犀提說得斬釘截鐵,大家卻是在心里嘀咕:此去紅石城,來回得有兩千余里,六個時辰能走一個來回么?更何況,眼前的馴獸人,簡直就是一道無法逾越的障礙。

    可犀提卻用行動打消了他們心中的疑慮,在眾目睽睽下,他驀然往下一躍,墜落中,背肋間迎風生出兩翼來,那是風系高級魔法——“風之翼”!透明的,薄如蟬翼的巨大風翼扇動起來,隱隱有風雷之聲,這看在這些對于魔法完全無知的矮人和馴獸人眼里,猶如天降神靈!犀提自從第二次進入雪山,魔法已臻大成,直到這時,他才知道,最契合他的體質的是風系魔法。

    犀提徑直往馴獸人的大本營飛去,看上去,他不是要突圍,而是要奇襲敵軍主帥。他輕輕一揮刀,凌空砍下了馴獸人的巨斧戰旗!馴獸人一陣騷動,犀提再一揮刀,內力催發熾熱的黑焰,將三名躲閃不及的馴獸人燒成黑炭頭。

    馴獸人尋思著反擊,可惜他們沒有弓箭,巨斧也不便輕易出手,因為在自己的營中朝空中扔斧頭,一旦沒有命中目標,就等于自相殘殺。

    犀提也沒有繼續擴大戰果,“風之翼”是很消耗魔力的,特別是作戰中不停地改換飛行方向,不能省力的隨風滑翔。奇襲并非他的目的,他不能在這里耗下去,他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他之所以襲擊馴獸人,是想吸引一部分追兵,減輕閃沙城的壓力。果然,當他飛離馴獸人大營的時候,有為數不下于一千的馴獸人向他追了過去……

    看到犀提如入無人之境的在敵營飛來飛去,矮人官兵看得目瞪口呆,尤瑞汀一干將領這時才見識了這位新統帥的真實力量,而艾戈拉更是為自己先前的孟浪后悔不迭。

    閃沙城的夜晚來得如此之快,太陽沉下去,西邊一片冰冷的灰燼,城墻只剩下粗略的輪廓,城頭的巨網隱沒在夜的霧靄之中。這張網,現在成了閃沙城所有居民的惟一精神支柱。說來真是奇妙,這么一張夸張可笑的網,擱在平時,或許根本就是一件既鋪張又無用的物什,但在這特殊的時刻,它改變了閃沙城的命運,給了幾十萬軍民信心和力量。

    夜晚雖然帶來了黑暗,卻沒有惠賜給交戰雙方片刻的寧靜。在夜幕的掩蓋下,馴獸大軍,就像一架不知疲倦的戰爭機器,他們在閃沙城下,可惡的蛆蟲般的蠕動著……

    在東城門,克蘭和伊沃輪流在城頭值班。克蘭的心里一直在疑惑,這些不眠不休的馴獸人,到底準備干什么呢?正思慮間,馴獸人軍中突然點燃了一溜火把,火把下是一字排開的投石車。克蘭的心“咯噔”了一下,暗呼了一聲不好,他大聲吆喝起來:“收網!收網!”話音未落,馴獸人的投石車“騰騰騰”地發射了,夜空下,流星火石曳拉出千百條火的殘影,照亮了半邊天。

    這些燃燒彈落在豎直的網繩網上,四處是竄動的火蛇,嚙舐的,是每一顆矮人戰士的心。在閃爍的火光下,到處都是矮人那在明暗間幻滅的身影,他們在亂七八糟地走動,亂七八糟地喊叫:“著火了!著火了!”他們并沒有恐懼,只是發自內心的絕望,還有什么是可以用來抵擋馴獸人的攻擊呢?所剩的,只有他們的血肉之軀了,即使是無謂的掙扎,他們也毫不吝嗇,但沒有什么能排解他們的絕望,就像一只母雞直面俯沖的老鷹,為了保護翅下的幼雞,他們絕望著,悲壯著,一步不退……

    迫不及待的馴獸人開始攻城了,巨大的戰斧在火光下明晃晃的閃耀,如同暴躁的、翻滾的金屬海洋。

    網已經接近破敗,城頭的廝殺開始了,弓手機械地掂箭、拉弓、放箭;長槍手挺著相當于自己身高一倍的長槍,義無返顧地和身往前沖刺!盾牌兵也從巨大的盾牌后伸出頭來,舉起重重的矮人重錘,狠狠向馴獸人砸去……

    馴獸人赤紅的眼睛像是要滴出血來,他們面目猙獰地發出一聲聲嗜殺的暴喝……

    沒有人留意倒下去的戰友,他們心中被一個字主宰,那就是——殺!被長槍貫穿的、或者被射得千瘡百孔的馴獸人,被大斧砍得身首異處的矮人,他們有的甚至還在垂死掙扎,但沒有人給予他們幫助,連正眼都不給他們一眼,他們就像被折斷的長槍,砍鈍的大斧,被無情的拋棄和踐踏——戰場上的生命,竟然淪落到如此可悲的境地!這個絞肉機一般的戰場,只有拼殺!毫無半點感情和疑慮的<!--中间广告位置-->拼殺!

    馴獸人兇悍地一波高過一波地沖擊著矮人的城頭陣地,矮人軍隊頑強的反擊著,絲毫沒有畏縮,除非死,否則就得戰斗到底!

    克蘭指揮了全軍,伊沃則親自沖到了前線,一手持槍,一手揮錘——這個矮人將領的力量是驚人的,需要一般戰士雙手使用的長槍,他單手舞動起來,游刃有余,毫不吃力。

    克蘭面無表情,他是個天生冷靜的人,從來不會讓表情出賣自己,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已經涼到了腳底。戰況實在是太糟糕了,失去了大網庇護的城頭,根本就攔不住馴獸人,已經有不少的馴獸人爬上了城頭,雖然被大群無畏的矮人戰士包圍了,但估計要不了多久馴獸人就會攻占城頭。

    馴獸人吹響了急促的牛角軍號,那是沖鋒的號令!城頭已經布滿了馴獸人高大的身影,他們巨大的斧頭一揮,那種強橫無匹的沖擊力,即使憑借盾牌,矮人戰士也無法抵擋!盾牌陣被沖散了,但勇敢的矮人沒有被嚇到,他們干脆扔下盾牌,憑借自己重心低身體靈活敏捷和馴獸人糾纏起來……

    但這樣的局面還能維持多久呢?克蘭重重地吸了一口氣。伊沃還在浴血奮戰,他斗志昂揚,好像憑一己之力就可以抗拒整個馴獸大軍。但克蘭卻是十分的擔憂,他甚至被一種死亡的陰影籠罩著,似乎已經看到伊沃,他多年的戰友血淋淋地臥在血泊里……

    戰爭按著客觀的方向發展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只是一小會了,但在矮人心中,這一小會甚至比一生都來得久,馴獸人已經占領了絕對的優勢,城門也已經被攻破,馴獸人在激昂的號角聲中潮水般的涌入!

    克蘭的視線已經被馴獸人高大的身影阻斷,他失去了伊沃,他心中悲愴的想。而作為全軍的指揮者,他自己也太靠前了,已經暴露在馴獸人的攻擊范圍內。他痛苦地下令回撤,因為在空曠的城門邊,他們更不是馴獸人的對手了。現在只能和敵人巷戰了,這是沒得選擇的。自始至終他都沒有過向南門求援的念頭,因為他知道那里的局勢一定更為嚴峻,那里有敵軍的主力。即使到了現在,雖然是無力回天,他也沒有推卸責任,他一定要拖住這群敵軍,就算戰斗至最后一個人,也要戰斗下去,哪怕是無望的戰斗,哪怕是垂死的掙扎。

    的確,幾乎在同一時間,南門也遭到了同樣的攻擊。但在最后的緊要關頭,敵人隊伍自亂給了他們一線生機——望向敵營,才知道,犀提沒有失信,他及時趕回來了。

    犀提采用了圍魏救趙的辦法,沒有直接回城,而是對敵軍大本營發起了攻擊,這次攻擊可和上次不同,這次,犀提自己也想看看馴獸人有了個什么樣的統帥,竟然在這么快的時間就想到了破解之法,因此,他對于大本營的攻擊十分迅猛,一招連著一招,根本就不給馴獸人喘息的機會。

    犀提使出“風中刃吟”,只見一片刀光,砍頭如砍西瓜,根本不把這些身高力強的馴獸人放在眼里。

    犀提在亂軍中殺了半個時辰,直殺得雙手發軟,兩眼發黑,他一直未停,消耗太大了,如果再執意直搗黃龍,恐怕自己也被搭了進去。他決定先退入城內,當下鼓起余力,一躍而起,張開巨大的“風翼”往城內飛去。

    突然,他驚異地發覺背后的氣界力量在慢慢的凝聚,他嚇了一跳:難道這馴獸人也會魔法了么?他猛地回頭,在面前豎起了個“大氣盾”,可惜的是,一來他消耗過多,二來在倉促之間,他的“大氣盾”只護住面前一塊,而對方發過來的三支“玄光箭”,其中兩支是攻擊他的“風翼”。攻擊他的不是馴獸人,而是一個和他一樣的太陽部落居民——那人金發藍瞳,滿臉瘡疤,累累地疊在臉上,看不清五官的界限,整張臉就像一個樹疙瘩。

    “風翼”在剎那間被擊碎,犀提也失去支撐地墜了下去,而下面等著他的是明晃晃的斧頭林。犀提心頭不禁掠過一絲慌亂:也怪自己太大意,沒有保留足夠的精力,那樹疙瘩,原本并非他的對手,可惜的是,他現在筋疲力盡,反而落于下風,而周圍這一群虎視耽耽的馴獸人也不可小覬。

    也來不及更多的思量,犀提一揮刀,將幾名馴獸人掃飛,露出一個落腳空地來。剛一落下,樹疙瘩已經蓄勢來了一招“雪刃”——這是中級水系魔法,看來這人早有預謀,等犀提筋疲力盡,然后將他一舉拿下。

    面對紛紛揚揚的魔法之刃,犀提臉上突然露出了笑容,他凝結出一個“大氣盾”,然后以常人不可想象的速度急速一旋身,“旋氣盾”!這可是犀提在情急之下的獨創魔法。無數的“雪刃”被這氣旋一激,四面八方地飛濺開去,打得周圍的毫無魔法抵抗力的馴獸人嗷嗷大叫。

    犀提趁機向樹疙瘩砍出一刀,樹疙瘩舉劍格擋,但哪是犀提的對手,內力加上刀上的黑焰的雙重壓力,刀劍一接觸,他就噔噔噔地倒退了五步——在那白駒過隙的一瞬間,身邊最近的馴獸人已經被漫天雪刃搞得眼睛都難以睜開,而對方因為貿然接了一刀,失去了重心,這可是活捉對方的好機會。這千載的機會可是稍縱即逝的,幸運的是,犀提把握了這個機會,他飛身而去,樹疙瘩剛剛穩住身形,犀提的刀就已經架在他的脖子上。

    追獵者反而被擒,這變化實在是太巨大又突然了。見犀提抓住了樹疙瘩,馴獸人突然像中了定身法似的,呆若木雞。犀提可不等他們回過神來,他把俘虜夾在肋下,張開“風翼”往城內飛去……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54/47049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