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圣解傳說之妙玉生香 > 第一集 第十一章 閃沙城

第一集 第十一章 閃沙城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但這兩人很快就發不出任何聲音了,因為泥潭很快就淹沒了他們。一場驚心動魄的爭斗停止了。

    真寧靜啊。犀提緩緩地走了過去,仰面任雨雪涼涼地落在臉頰上。剛才的打斗他實在是感觸良深呀,兩個人能有什么刻骨的仇恨呢?到死的時候還要咬住對手不放。好一會兒,他突然笑了:“看到你們這么死去,我覺得這討厭的雨雪也格外的可愛了。你們還真是執著,這叫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了,哈哈——”笑聲中,犀提出掌對泥潭一擊,犀提的內力自是非同小可,泥潭里似放了一枚炸彈,將兩人硬生生的從泥潭里震了出來。

    重見天日的兩人似有點驚魂未定——犀提可是故意讓他們多吃了會泥巴。犀提先讓他們看清楚狀況,才湊上前去問:“怎么樣?兩位,死過一次的感覺如何?”

    馴獸人的左眼不知所蹤,只剩下一個空洞洞的大眼眶,沾了泥水的污血正不住地往外冒,看著實在駭人。但他的兇性并未稍斂,喘息未定,他竟然又兇猛地向老矮人撲去。他快,但怎么也快不過犀提呀,犀提隨便一翻掌,正中馴獸人的巨頭,直打得他眼冒金星,在泥地里滑出了好幾丈。

    馴獸人馬上爬了起來,咆哮作勢。

    犀提雙手抱肩,悠閑地望著他:“來,我陪你玩。”

    馴獸人雖然兇蠻,但看來也沒有笨到無可救藥的地步。他震懾于這個才到自己肩頭的家伙,小小的身體里爆發出來的巨大力量。他壓住了自己進攻的yu望,慢慢地往后退,突然,他拔足往后狂奔起來——他逃跑也沒什么恥辱的,因為他的任務就是逃離矮人領地。

    老矮人卻在身后大嚷大叫起來:“年輕人,不能放他走!”

    犀提飛身追了上去,一掌擊中了馴獸人的后頸,馴獸人頓時癱軟在地。

    老矮人行動麻利,魔術般地掏出一副烏金手銬和一副腳鐐,將馴獸人銬了起來。

    犀提這會卻像想起了什么:“老人家,我不是你的部下吧?可剛才,我好像聽到你叫我幫你拿人呢。”

    老矮人一反剛才的神勇,露出了他慈祥可愛的一面:“好了好了,小伙子,我老人家謝謝你行么?有年輕人在的地方,好意思叫老人家動手么?”

    老矮人很健談,犀提很快就搞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原來這馴獸人是個探子,馴獸人部落一共派來了五名探子。在閃沙城,其他四人為了擁護這個馴獸人的逃離,已經被擊斃了。因此他懷疑這名探子要么是掌握了重要的情報,要么就是在馴獸部落地位尊貴,不然那四名探子不會拼掉生命掩護他逃走。

    老矮人叫尤瑞汀,是閃沙城的城守,這個城守跟飛廉那個西城區城守是不一樣的,在閃沙城只有一個城守,城守就是閃沙城的最高軍事長官。

    尤瑞汀帶了十人追出閃沙城,一路是追擊反追擊的較量。追了一天,十名隨從全部被殺,只剩下尤瑞汀一人獨立支撐。而他的武器,矮人慣用的烏金錘,也在上次的戰斗中掉落泥潭了。

    犀提聽到這里,仔細一瞧,才發現那馴獸人全身傷痕累累——斷了左小臂,折了三根肋骨,當然還空了一只眼眶。犀提突然倒抽了一口冷氣,這馴獸人真的是頑強呀,在這樣重的傷勢下,還能發起那么凌厲兇猛的攻勢。

    犀提用水系魔法替尤瑞汀止血療傷,也順便治療了馴獸人身上的大傷。怕尤瑞汀有疑問,還多此一舉的解釋說:“不替他治療一下,會拖累我們的。”

    “小伙子,你是個善良的人。對于這樣一個頑強的敵人,我也是尊敬的。再說現在他已經被我們擒獲了,我們矮人優待俘虜。呵呵。”

    犀提也笑了,這個睿智的老矮人是通情達理的。

    天已經黑了,大家只能在泥濘里湊合一晚了。當篝火升起,犀提望著火光中尤瑞汀那祥和的臉,心里覺得異樣的暖和。在那一刻,他突然做了個決定,決定信任這個自稱是閃沙城城守的老人。他向尤瑞汀亮明了身份,并且出示了帝國兵符。

    尤瑞汀吃驚地發現那金色的太陽形狀兵符,正是御用的調動四方兵馬的兵符。他站了起來,要向犀提行禮,因為手握這塊兵符,等于是御駕親臨。但犀提制止了他,心中開始后悔自己過早的表明身份,因為他擔心尤瑞汀會因為他的身份而尊畏他。但事實馬上打消了他這種顧慮,因為這個老矮人,是個十分爽朗的、不拘禮節的、還有一點饒舌的老家伙。

    “雖然這幾年來,馴獸人發動了幾次小規模的戰爭,奪取了矮人的一些領地,但他們的胃口遠不止于此的。從幾天,他們頻頻派出暗探來到閃沙城,就可以預測到——馴獸人即將發動大規模的戰爭,目標就是閃沙城。閃沙城的戰略位置太重要了,是東北綠野城和北部紅石城的聯系紐帶,一旦失守,綠野城二十萬矮人將孤立無援。而馴獸部落以閃沙城為據點,他們東可直取綠野城,西可進攻紅石城,完全掌握了戰爭的主動權。”尤瑞汀分析起軍情來滔滔不絕。

    第二天早上,天上雨雪依舊,他們押著那名馴獸人往閃沙城方向出發。現在一路罵罵咧咧的不是犀提了,換作尤瑞汀了。

    “也不知道馴獸人什么時候開始動作,到了閃沙城我們得好好審審這家伙。”聽人抱怨不休也是不愉快的,犀提想找點話說說。

    “不用審,沒用的,他不會說的。我之所以要抓住他,是不讓他把我們的情報帶回去。”

    “哦,這樣呀,這馴獸人還真是麻煩。”

    “豈止是麻煩,簡直是恐怖。”尤瑞汀邊說邊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自己肩膀上的傷口。

    “對了!”老矮人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叫了一聲,看他那笑瞇瞇的樣子,犀提知道他一定又要饒舌了。唉,他可是越來越了解這個老矮人了。

    “你就要成為我們矮人部落的軍事首領了。我要考考你,看看將五十萬矮人大軍交到你的手里,能不能讓人放心。”

    果然,犀提心想,他輕輕地笑著:“你要考什么?帶軍打仗?那可是我從小就必學的功課。”犀提現在一副自豪的樣子,可當時卻在母親的逼迫下一臉慘像。

    “不是不是,那不重要。那有我呢,我身經百戰,可比你從那些破書上學來的強。我要考的<!--中间广告位置-->是問題,主要是看看你這個人有什么行軍打仗的天性。我的問題很簡單——假如,在一場戰役中,你正跟敵人僵持不下。這時候,你的暗探給你帶了兩個消息,一個好的,一個壞的,你是愿意先聽好的呢,還是先聽壞的?”

    看尤瑞汀一臉煞有介事的樣子,犀提不由啼笑皆非:“先聽壞的吧。”

    “你這個人很謹慎,不會冒險。你會發現問題,但你并不善于解決問題。因為循規蹈矩,你會經常陷身困境,并且一籌莫展。你這種人行軍打仗,防守多而進攻少,適合打守城戰,而不宜打攻城戰。你可以在勢力均衡亢長的攻守戰中滴水不漏,卻不能在運動戰中出奇制勝,也不能在大規模的戰爭中找到突破口。”

    “你,這,簡直是一竅不通。”犀提聽著沒一句好話,心里想,我這還沒打仗呢,你就先來打擊我的士氣。

    “是不是說得你心里發虛呀?不要怕,有我老人家在就不用怕,因為我正好可以彌補你的缺陷——我老人家最拿手險中求勝,冷不防就讓人吃一驚!”

    “好了好了,你老人家說了半天,我總算是明白點什么了。你不就是看中了我年輕,想當我的軍師么,你就當好了。別再來損我了,否則我治你動搖軍心之罪。”

    “好!老軍師我遵命!”

    嘿,這老頭。犀提心里一陣快樂,可快樂的間隙,他仍然忘不了小雪。小雪,小雪,現在應該叫他風連了吧。一想到小雪成了風連,一想到那堅硬的喉結,犀提就一陣惡心,直覺萬念俱灰。

    閃沙城是矮人的軍事重鎮,西邊毗鄰北漠,往南則金頂城引頸可望。有矮人九十萬,部隊三十萬。三十萬部隊分為五個兵團,五個兵團分別由五個將領掌管,他們是:羅伊德,索格靈,艾拉戈,克蘭,伊沃。每個兵團下面有三個主要的兵種:盾牌手,弓手,長槍手。盾牌手舉著五尺長型鐵盾,手持黑色短柄鐵錘,背上插著兩支標槍。弓手除了弓箭之外,都還帶著一柄和盾牌手一樣的重錘。長槍手除了一支長達七尺的重槍之外,還配有一把輕快的彎刀。

    當尤瑞汀一行回到閃沙城的時候,軍帳之中,五個兵團指揮正在緊張地召開會議。原來探子最新帶回來的軍情是:十萬馴獸人大軍從荒漠之城出發,往東直撲閃沙城而來,估計三天內將到達閃沙城下。

    十萬馴獸大軍是什么樣的概念呢?按戰斗力來說,大概相當于五十萬帝國精銳的騎士,九十萬矮人常規部隊。因此,五個兵團指揮在昨天一收到情報,來不及等尤瑞汀回來,就已經急報上去,要求緊急支援。

    現在聽尤瑞汀說帝國已經派來援軍,自然是一個個喜形于色,可了解到所謂的援軍就是一個人,而且是來壓在他們頭上做主帥的,他們實在是難以掩飾心中的失望。艾拉戈是個心直口快的人:“大將軍,帝國難道認為我們矮人不能領導好自己的部隊么?或者是擔心我們會降伏于馴獸人的淫威?”

    尤瑞汀急紅了臉,“艾拉戈,你說什么呢?怎么能對大將軍這么說話?”他心里真的是很急,因為他和這些兄弟平時是很隨便的,他怕這些隨便慣了的家伙不知道天高地厚,說出更多沒有分寸的話來。

    艾拉戈還真的沒叫他失望,梗著脖子嚷嚷起來:“不是嗎?誰都知道,現在我們最缺的是行軍打仗的兵,而不是統領。”

    犀提有那么一刻差點要發作了,但他馬上想到矮人部落現在面臨的是滅族之災,心情差點也算情有可愿的。他想了想說:“其實帝旦的意思我也不明白?來這里根本就不是我的意思。因此,這位兄弟一定要搞清楚的話,你只有去金頂城走一趟了。”

    犀提這話雖然是實話,但是也夠刻薄的,艾拉戈挺了挺胸準備說什么,犀提卻沒給他這個機會,他接著說:“我自己的意思是,既然我來到這里,我就是你們中的一員,戰場上的一兵,能和驍勇善戰的矮人大軍同生共死,是我的榮幸。”犀提說到這里將目光轉向尤瑞汀,“如果你們愿意相信我,我們將共同戰斗,直到最后一息。”

    尤瑞汀目光如炬:“我相信你,你會是我們矮人族的好兄弟。”

    艾拉戈沒再說什么,其他四人也保持著沉默,一時間,整個軍帳陷入尷尬的沉默。犀提心中也忍不住有點懊惱:如果不是自己的出現,這里的氣氛一定是十分融洽的,難道自己真的不該來到這里么?

    最后,還是尤瑞汀打破了沉默:“我們現在指望著的援軍除了綠野城的二十萬守軍,就只有紅石城帝國守軍了。但現在馴獸大軍洶洶而來,把紅石城和閃沙城都置于攻擊目標之中,誰也不能確定他的真實攻擊目標。因此,就像我們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出城奔赴紅石城一樣,紅石城的守軍也不可能在這里個時候支援我們。”

    “先讓綠野城的大軍過來吧,只要戰斗一打開,確定了馴獸大軍的主力所在,紅石城的守軍就可以前來支援了。而綠野城是相對比較安全的,我想馴獸軍沒有可能繞過我們襲擊綠野城的。你們大家覺得呢。”犀提很有分寸地提了個建議。

    艾拉戈卻像被踩疼了尾巴的狗一樣叫了起來:“不行!絕對不行!綠野城的大軍絕對不能動!”

    “那為什么呢?”犀提真的有點惱火了,他甚至想馬上讓這個可惡的矮人吃點苦頭。

    見犀提這么一問,艾拉戈卻不知道如何應答,只不停地說:“不行,反正不行。”

    犀提心中有點苦笑不得,他把征詢地目光投向尤瑞汀,出怪事了,連尤瑞汀也不直爽起來,躲閃起他的目光來。過了半天,尤瑞汀才憋出個答案來:“綠野城是矮人部落的發祥地,那二十萬大軍發誓以生命捍衛,除非死,否則他們是不能離開那里的。”

    艾拉戈等人馬上獲救似的附和起來:“對對對,就是這樣的,就是死也不能離開那里半步的,他們是對我們矮人部落的月亮神起過誓的。”可犀提知道答案絕對不是這樣的,他們擺明就在說謊。但他們串通一氣,你又能怎么辦呢?犀提見尤瑞汀都要騙他,瞞他,情緒低落到了極點。

    他不再做無謂的追問,走出軍帳,綠野平原的月色很美,晚霜似雪。犀提的心卻像是結了冰似的,一陣一陣的冷。這里不是他的家,然而他無處可去。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54/47049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