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圣解傳說之妙玉生香 > 第一集 第十章 紅顏禍水

第一集 第十章 紅顏禍水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小雪!小雪!!”犀提像頭惡狼似的撲了過去,風連一時反應遲鈍,被他劈頭抱了個正著。

    “小雪,真是想死我了……”犀提正忘乎所以地抒著情,不想小腹中了一擊,正驚疑間,劈面又來了一記“五指山”。犀提揉了揉痛得變形的臉說:“小雪,你這是謀害親夫呀。”

    “你是誰的丈夫?你是三公主的丈夫!現在,你正在為這個女人和我決斗!”

    “小雪,你……我去玉池找你,你去哪里了?我在那等了你一年吶。”

    “你已經成了帝國駙馬,還來找我做什么?你來玉池,不過是想增長內力對付魔君,以鞏固你大將軍的地位!”

    “我們不過有婚約罷了,這不能說明什么問題呀。我一直想解除這婚約,只是沒找到適當的機會。”

    “是呀,這機會可真難找,一年找不到,兩年也找不到,恐怕,一輩子你都找不到吧。”

    犀提突然沮喪起來,有種跳到黃河都洗不清的無力。“小雪,你相信也好,不信也罷,在這世上,我只愛你一個!我絕對沒有愛過藍蘭美——”

    風連打斷了他:“哼,我可以相信,她不愛你,但我怎能相信你不愛她?你不愛她,怎么會為了她和我決斗!就算你不愛她,你也愛她公主的身份,愛你護國大將軍的頭銜!”

    “小雪……”犀提一臉痛不欲生的模樣。

    “你這負心人,我要讓你一無所有!你的地位,你的榮譽,你的女人……”

    “小雪,你要知道,我的女人,只有一個,那就是你。”

    “住口!你現在說什么都晚了。”風連指著自己的堅硬喉結,說:“過去的幾千年,我一直當自己是個女人,是你改變了我,我從此就成了男人,只有我負人,不可人負我!”

    “小雪,你別開玩笑了,男女還由得你選擇么?”

    “呵呵,井底之蛙!男女的差別,對你或許是天壤之別。但我,已經洞悉能量的轉變,萬物的生滅。我可以出元神遨游八極,散肢體于無象,也可以凝神聚氣,拿空成形。區區男女之別,于我何礙?哈哈哈——”風連的笑聲十分凄厲。犀提聽得一身的雞皮疙瘩。

    柴門突然被推開,藍蘭美一臉絕望地站在門口:“你——到底是男人還是女人?”

    “廢話,當然是男人。”

    “不見得吧,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么?你在處心積慮地報復一個男人的負心!這也是一個男人所為嗎?”

    “你……”風連身軀一震,竟出不出話來。

    “而我那可憐的母后,大概也是拜你所賜吧。你騙得大家好苦。”藍蘭美一聲輕嘆,望著犀提說:“這一切都是因為你,你有什么好,值得她為你如此?”

    風連突然屈指一彈,藍蘭美應聲倒地,又回首一指制住了犀提。他走了出去,把正尋覓著走來的飛廉召喚過來,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說:“犀提用‘詛咒術’偷襲了公主,我現在已經拿住了他,你去把他帶回去。”

    “是!”飛廉回答得十分干脆利落,沒有一點遲疑,倒令風連有一些意外。

    皇宮大殿內,飛廉向旦奏明了此間的情形。旦十分吃驚:“犀提,你為什么要這么做?為什么?”

    飛廉沉聲道:“當時犀提已經敗給了風連先生,他為了保命,想拿住公主作人質要挾風連先生。我想,謀害皇后也是他,在皇后遭到暗算后的幾天后,為了避嫌,他匆匆地離開了金頂城……”

    旦打斷了飛廉:“他謀害皇后,動機在哪里?”

    飛廉還待再說,旦抬手制止了他,他轉向犀提:“犀提,朕有何虧待你地方,你要如此辜負朕。”

    犀提重枷在身,渾若未覺,雙目呆望著風連,嘴里喃喃:“小雪,小雪……為什么?為什么……”

    飛廉躬身道:“陛下,犀提觸犯天威,無顏以對,罪證確鑿,理屈詞窮。”

    旦依舊語氣緩和地說:“犀提,趁未釀成大錯,你還有機會回頭,只要你醫治好公主和皇后,我們萬事好商量。”

    犀提回過神來:“陛下,可愿意相信我,‘詛咒術’對于我,是聞所未聞。”

    飛廉朗聲道:“犀提還要狡辯么?你進‘黑色殿’才一年多,魔君便逃出了。一定是你和魔君達成了什么協議,你助他逃離。而他教會了你‘詛咒術’,讓你暗算皇后,擾亂內宮,讓陛下無心顧及,他方好順利逃出。”

    犀提慘笑道:“飛廉!你好,你真是我的好朋友!”回頭對旦說,“陛下,如果我真會詛咒之術,那么我何必繞著彎子對付皇后,直接用在陛下身上就行了。”

    旦點了點頭說:“說的也是。”

    風連一直不說話,像個冷漠的旁觀者,這時突然說:“飛廉將軍的話倒是給了我一點啟示。當時,我一直以為放眼天下,對詛咒之術有了解的不過三人——雷諾,魔君,我。因此除了自己,不知道該懷疑誰了。現在想到犀提進去過‘黑色殿’,和魔君有過接觸,那么現在陛下只需要在兩個人之間找那個幕后之人了——一個是犀提,另一個就是我。至于為什么不直接將法術施用到你的身上,那很簡單,因為‘詛咒術’要能成功使用,魔力必須比對方高出幾籌才行的。”

    風連這一招可是綿里藏針的,逼著旦在他和犀提之間作出選擇。旦沉吟了半晌,說:“把犀提押往天牢。”

    等犀提被押走,旦焦慮地問風連:“公主可有救?”

    “自然有救。暫時卻救不了,我會盡快尋找到魔法物質的。”這個魔法物質原本就是他和藍蘭美敷衍旦的,現在再次起了作用。

    這一夜,天牢內,犀提意外地見到了帝旦。正欲說話,旦揮手止住了他,“朕明白,你定有難言之隱;朕也知道,你絕非加害皇后與公主的人,朕還沒有老糊涂。但現在帝國,內憂外患,正是用人之機,你須得忍上一忍了。西北的馴獸部落,現在正在與我國東北矮人部落交戰。假如征服了矮人部落,他們就將長驅直入,矛頭直指金頂城!你帶<!--中间广告位置-->上朕的兵符,秘密潛往東北閃沙城,聯合那里的矮人部落,將馴獸部落截住,王師會盡快來支援你們。”

    犀提接過兵符,熱血就上頭了:“陛下如此信任,臣當萬死不辭!”

    “保重,你可是朕的半個兒子。放心,你的家人朕會照顧好她們的。”

    還是這一夜,皇宮內,旦接見了鎮北大將軍莫西。旦詢問莫西:“你的龍騎士訓練得怎么樣?”

    “回陛下,已經初具規模。五十年前取自東海的六千龍卵已經全部孵化成長,現在鎮北大軍裝備了六千龍騎士,諒馴獸部隊在龍騎士面前也不堪一擊!”

    “錯了,現在的龍騎士要對付的不是馴獸部落。我已經放犀提去矮人部落對付馴獸部落,風連用來對付魔君黑翼。龍騎士要對付的,是在他們爭斗后的勝利者。風連或者犀提,都不可信,都有可能成為我們日后的強敵。你現在要做的是按兵不動,坐觀虎斗,明白么?”

    “是,陛下英明。”

    第二日,凌晨,帝旦得到急報:犀提越獄而去。旦震怒,打碎皇家酒具一套。

    馴獸部落領地在西北大草原。馴獸人身長十尺,體披長毛,嘴里有兩支森然獠牙;長耳凸眼,聽感敏銳,視覺犀利,更可三里外嗅知獵物氣味,是天生的獵殺者!無論冬夏,馴獸人僅以一獸皮裹住*,住獸皮大帳,啖食生肉,近乎野獸。

    原本天水河以北,皆為馴獸部落領地,當時馴獸部落部眾五十萬,人人善戰,個個兇蠻,更具天賦異能,擅驅使百獸。天水河兩岸其他部族聞之遠遁,以至十室九空。

    圣解歷六千七百年,太陽帝國二百萬大軍,渡天水,以神弓利器,無上法術,將馴獸部落擊潰在白石城。那一戰,白石城血流成河,白石皆紅,歷久不褪,后世因此改稱之為紅石城。

    戰后清點,帝國折損兵力一百二十萬,魔法師一千四百名;而馴獸部落幾乎全軍覆沒,只剩不到一萬人逃將出去,進入極寒的北漠。幾千年來,都無力再涉足北部草原。

    如今,經歷三千多年的休養生息,雖然極地生存環境極其惡劣,但是馴獸部落生命力強,仍堅韌地繁衍后代,擴張地盤。據帝國探子最新的情報,馴獸部落現在的人數,已經有三十萬左右,只比全盛時期差二十萬。這也難怪他們敢于悍然進攻東北矮人部落了。如果他們征服了矮人部落,那就等于統一了北方,到時候再進攻金頂城就沒有后顧之憂了。

    這一群在北漠成長起來的馴獸部落,雖然人數少于遠古時候的五十萬人,但恐怕戰斗力要遠高于原來的五十萬人。因為他們是在最艱苦的生存環境中發展起來的,他們經歷了最嚴酷的生存斗爭,他們用強橫的體魄征服了圣解大陸最殘酷的生存環境。

    犀提從金頂城下來,一直往北行,經二萬里,進入矮人部落領地——綠野平原。

    這一天,犀提走入一片沼澤。沼澤內有無數深不可測的泥潭,掩藏在萋萋亂草之下。

    天上一直下著雪,近傍晚時,卻又夾雜著些雨來了。犀提不畏寒,在雪山這一年,已經將他鍛煉得不知道寒冷為何物了。那些泥潭在他眼里,就更談不上什么危險了。他蜻蜓點水般的飛掠向前,但這稀疏的雨水,悄悄地打濕了他的衣裳,那衣裳濕答答地粘在皮膚上,令人十分不爽;加上泥水滲進獸皮長靴,犀提終于忍不住罵罵咧咧起來。

    突然,他停住了罵聲,因為他發覺前面有異常的情況。前面有兩個人,有人太好了,找個人來訴訴這鬼天氣的苦也不錯。

    可惜,那兩個人卻不太友好,正糾纏在一起,你死我活地戰斗著。

    那足有十尺之高的是馴獸人,他齜著一對獠牙,一雙銅鈴大眼露出純乎野獸的兇光,令人不寒而栗。

    而那矮人,身長不到五尺,卻是異常粗壯,猶如一段老樹墩。矮人雖然天生神勇,力大無窮,然而要和馴獸人對戰,差距還很大。更何況這名矮人,胡須花白,已有老態。馴獸人與矮人都不會魔法,兩人交斗全靠蠻力硬拼。

    老矮人花白胡須上已經沾上了不少醒目的血跡,但他并未放棄,他兩眼堅毅,斗志昂揚。

    兩人看起來已經歷了數次拼搏,消耗很大,彼此喘著粗氣,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死死地盯著對方。喘息聲漸漸平靜,馴獸人驀地屏住了呼吸,這是攻擊的前兆。

    果然,馴獸人身子一躬一伸,縮骨而出,如弓之反弦,魚之發刺,閃電般地向矮人撲了過去。馴獸人那么龐大的身體,竟然可以作出如此靈敏的動作,真是令犀提嘆為觀止。

    老矮人看來十分有策略,他并沒有被馴獸人洶洶氣勢所嚇到。他不退反進,身子一矬,變得更矮了,高度看上去只到馴獸人的膝部;他向前沖去,粗短有力的雙手抱住了馴獸人的是雙腳;矮人的力量真是讓人難以置信——只見他猛一起身,竟然將馴獸人那龐大的軀體舉了起來,而且舉得那么有技巧;他順勢漂亮的一旋身,手往后一送,“啪”的一聲,馴獸人劃了個弧線,準確地跌入一個泥潭里,好一個漂亮的“過背摔”,看來老矮人早有預謀。

    馴獸人那沉重的身體一落入泥潭,就迅速地往下沉。但馴獸人手臂十分長,他臨危猛地舒臂一伸,抓住了泥潭邊的草叢。

    但老矮人怎么能讓他再逃出生天,他敏捷地沖了過去,狠命一腳踩了下去。然而情急之下,他卻是失算了,馴獸人一翻掌,撈住了他的腳,并乘勢將他拖了下去。

    泥潭里,兩人兀自展開了瘋狂的纏斗!馴獸人張開血盆大口,三寸長的獠牙深深地刺進老矮人的肩膀。血光崩濺中,老矮人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地慘號,他瘋了似的反撲,一只拇指扣進馴獸人的眼眶,馴獸人的一顆牛眼竟然活生生地被扣了出來!馴獸人狂暴地低喝著,卻不愿送口,牙齒與老矮人的肩骨磨得“咯咯”作響……

    //////////////關于小雪之變,或許很多人難以接受,放心,結局會十分意外,也十分完美。////////////////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54/47049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