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圣解傳說之妙玉生香 > 第一集 第九章 斬魔臺上的決斗

第一集 第九章 斬魔臺上的決斗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你,究竟是誰?”黑翼狠聲說。

    “風連。你記性不大好。”

    “風連。好,就當你是風連,我跟你耗上了。”說完一旋身,一道黑影倏忽遠去。

    “要溜就溜吧,說什么狠話。”風連輕松地聳了聳了肩膀。

    “想不到呀,萬年后,竟然還有人能與魔君抗衡,而且還是如此年輕。這真是上天庇佑。哈哈哈——”聞訊后,不知道什么時候趕來的旦,這會兒一展愁眉,開懷大笑。

    藍蘭美這會兒也來了,在風連耳邊輕聲說:“好久沒見父皇笑得這么開心了。”

    風連面無表情。“可惜,魔君之禍將永無絕期。”

    藍蘭美一怔:“你不是已經打敗了他么?”

    風連突然嘆了口氣:“魔君是永遠不能被消滅的。”

    “為什么?風連哥哥,你不是已經打敗他了么?”藍蘭美重復了剛才的那句話,她的心里是大惑不解。

    “我并沒有打敗他。”風連旋即又露出了一絲笑容,“當然,他也沒有打敗我。”

    帝旦濃眉一振,揚聲說:“年輕人,只要你愿意為太陽帝國的子民除去這妖魔,我現在就可以將帝國的皇位傳給你!”

    風連皺了皺眉,十分認真的追問了一句:“真的?”

    “千真萬確!”這倒是旦的真心話,如果不除掉魔君,連太陽帝國都岌岌可危了,還談什么皇位了。在某種意義上來說,皇位甚至是催命令牌,因為魔君率先要對付的,自然是坐在帝國皇位上的人。

    但風連顯然是被這一心為帝國子民著想的帝王所感動了,他的語氣甚至有點調皮的味道:“可惜,我對作皇帝沒什么興趣。但是你這個人不錯,我就幫你一幫。唉——能幫多久就幫多久了,真是累。”

    “那就太好了,能得先生相助,真是帝國之幸!朕就封你為——”

    “不要不要。藍兒,你把我們之間的約定跟你父親再說說吧。我可不要你任何的封號和榮譽,我就隨便幫幫你好了。”

    “好好,就隨便幫幫!”旦爽朗大笑。

    這個風連真是奇怪,在他眼里根本就沒有尊卑,在他嘴里,就只有你、我、他。但這些毫無禮節的話從他嘴里流出來,又是那么自然,不由讓人覺得這一切本來就應該這樣。仔細想來這樣其實也沒有什么不好,沒有繁文褥節,簡單直接,去偽存真。

    圣解歷一萬零一十二年十月九日,薄暮。金頂城城門緊閉,墻頭槍戟林立,氣氛肅然。

    犀提好生奇怪,離開不過一年,這是怎么了?金頂城從來沒關過城門,晚上都未曾關過。雖然現在西北有馴獸部落的滋擾,但戰事從來不會危及到都城。是什么事情令得金頂城都要在入黑前關閉城門,如臨大敵呢?原本他可以直接躍上城樓的,但他想先打探一下,于是他扯開嗓門嚷了起來:“衛兵!”

    城樓上伸出了個腦袋:“什么人?敢在這喧鬧?”

    “打開城門!”

    “你是誰?”

    “我是護國大將軍犀提。”

    那士兵仔細打量起來,半晌才問道:“大將軍,小的冒犯,你可有什么憑證么?”

    犀提暗嘆了一口氣,“呼”地一下躍上了城墻。

    眾衛兵雖然被唬得一愣一愣的,但反應都不錯,齊唰唰地挺槍將犀提包圍起來。

    犀提表情輕松。“我身上并無憑證,大家放松點,去找個能做主的來。”

    一名軍官模樣的吩咐身邊的士兵:“去請城守大人來。”轉頭又對犀提施禮,“大將軍,在未證實身份之前,多有冒犯了。”

    犀提點了點頭,問道:“金頂城怎么封鎖了城門?最近有戰事么?”

    “大將軍有所不知,魔君已經重現人間,戰事恐怕難以避免。”

    犀提大驚:“魔君已經突破‘黑色殿’的禁制了么?我來遲了!”

    就在這時,有士兵吆喝了一聲:“城守大人到!”只見一名紅纓銀甲的英武將官大步流星而來。

    犀提望了一眼,不禁一愣,緊接著大笑起來:“小飛!幾日不見,你做了城守大人了。”

    飛廉施禮:“還不是多虧大將軍提攜。”

    犀提皺眉道:“你這家伙,客氣什么,叫我犀提就行了。對了,我剛回來,給我說說城里的事情。”

    這飛廉,就是犀提兒時的玩伴。在犀提做了大將軍后,進入大將軍府做了家將。在犀提以前參加各種宴會,也沒忘帶上他,他也算殷勤,在上流社會混了個臉熟。犀提離開這一段時間,他四處活動,結交了不少王公大臣。這次,正值用人之機,便被舉薦做了西城區的城守。

    當他聽飛廉說,有個叫風連的竟然能與脫離禁制的魔君抗衡,心頭不禁大震。他知道魔君的實力,當即對這個風連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要飛廉帶路——他決定先拜訪了這個異人再回府。

    來到醫館,通報進去,有家仆來報:“三公主請先生去了。”

    犀提不由一怔,拿眼望飛廉,他臉上是平靜的不著一字。越是這樣犀提越是覺得不正常,心中大感蹊蹺,可飛廉言詞客套,諒也問不出個推心置腹的話來,只得憋住一肚子的疑惑,心中極不痛快。犀提這次從風神洞回來,他的魔武雙xiu,已經大成,原來躊躇滿志,卻沒想到魔君已經脫離了禁制,十足的把握又懸在了空中。而有心結交的異人,<!--中间广告位置-->卻又莫名其妙的令他感覺不快……

    因為犀提這大將軍并沒有帶兵作戰,而且長期不在府內,所以將軍府第內空落落的,在初冬的寒風里,靜悄悄,冷冰冰的。

    犀提匆匆回家,拜見了母親。回頭便找到小芃問事兒:“芃兒,是不是有個叫風連的最近跟公主走得很近?”

    小芃臉上閃過一絲慌亂,“是的,風連在幫助公主調查皇后被暗算一事。”

    “是么?”犀提在鼻孔里哼了一聲。他知道自己并非吃醋,但三公主拒自己于千里之外,卻對這個什么風連如此青睞,這一顆傲世不群的心,怎么能不酸溜溜的呢?

    小芃知道那件事情犀提早晚得面對,還不如由自己說出來,讓他好有個心理準備。“犀提哥,那風連……可能要為了三公主跟你在斬魔臺決斗。”

    “什么?”犀提啼笑皆非,他根本就沒愛過三公主,難不成還真的要為她去決斗么?

    但他能逃避么?三公主跟他是有婚約的,三公主就是他名義上的妻子,他能避而不戰么?如果他真避遁了,那他就不是犀提了。

    其實不想他們決斗的人很多,旦也不愿意呀,現在可是用人之機,怎么能自相殘殺呢?可也許是一山不容二虎吧,他沒辦法制止這件事,何況他已經允諾過風連的呢。

    藍蘭美自己都很吃驚——雖然她很愛風連,可風連愛她么?她可是一點也沒有感受到。而犀提,這個男人怎么會為自己決斗呢?難道他會因為恨而接受決斗么?又或者,這兩個男人,根本就是前世的冤家。

    犀提站在斬魔臺上。兩年前,他就是在這里獲得‘日將’的,今天,他再次站在這里,為男人的尊嚴而戰。連藍蘭美都要承認,當這個男人決定戰斗的時候,他身上噴發出來的意志,就像是開山之斧,無堅不催!這種人格魅力,如果身為主帥,將會有無數的士兵會為他瘋狂,不惜在戰場上獻出自己的生命。

    旦下令封鎖了斬魔臺。看臺上除了一大群侍衛之外,就只有藍蘭美,小芃,飛廉幾個人。

    金頂城常年驕陽,雖然冬天氣溫會變得很冷,但陽光依舊十分充足,冰冷的空氣像琥珀一樣透亮。當影兒藏進自己的腳下,犀提知道,午時已到。風連仍舊不見人影。犀提不急不躁,穩若磐石。他知道,午時一刻,決斗即告開始,風連可以用最不可思議的方法殺出。

    時間又過去了一刻,眾人都已經按捺不住地張望起來。只有犀提負手而立,氣定神閑。

    風連終于來了,出乎意料,他來的方式再普通不過了——他一步一步扎實地走來,如果不是優雅的氣質,就和最平常的百姓沒什么兩樣。唯一奇怪的是,他臉上竟然蒙上了一方白紗。

    他說話的語氣也是極其放松的:“對不起,來遲了,剛才要出門的時候,卻來了個病人,我想治人總要比殺人更有意義,因此來來遲了。”

    犀提不置可否地冷哼了一聲。眾人也沒有因為他的話語而變得輕松。

    風連又望著藍蘭美說:“藍兒,我這個面紗還不錯吧?專門用來嚇唬膽小人士的。”

    犀提見他嬉皮笑臉地奚落自己,知道他想故意惹惱自己。他決定先出手,而且絕不留情——出刀就是那一招——“橫刀斷流”。犀提這一段在玉池里可不是白呆的,爐火純青的內力加上黑焰刀的魔力,這一招使來,威力當真非同小可,仿似萬丈銀河都要被他攔腰砍斷!

    風連好像早就料到犀提有此一招,他縱身一躍,翩翩如蝶,空中突然橫身一旋,以一種奇怪的姿勢使出了同樣的一招。只是他沒有刀,完全是化掌為刀。說他姿勢怪異是因為犀提運刀是水平方向,而他因為在空中橫身旋轉,運掌就成了垂直方向。更令犀提氣煞的是,他吆喝的竟然是:“看我這招‘橫刀奪愛’!”

    刀勁和掌氣在十字交叉點上會合,只聽“轟”的一聲巨響,直令風云失色,眾人離斬魔臺二十丈開外都被震得心血翻涌。臺上風連借力旋身而上,衣袂飛揚,恍如羽化成仙;犀提挺立如鐵仵,腳下已入土三寸!

    犀提心頭大震,這風連不知道是何來頭,竟然也會“三圣斬”。更可怕的是,自己借黑焰刀之力僅與他一雙肉掌戰個平分秋色。但他心中毫無懼色,反而斗志高漲,遇強則強。他知道,“三圣斬”對風連是毫無作用的,于是一凝神,身隨風旋,斬魔臺上升起一股龍卷風,向空中的風連卷去。旦認得這是風系終極魔法“風之吼”,當然,他認得,但也只是因為看書中如此描述罷了。今日親身經歷,才知道什么叫終極魔法——那就是絕對的摧毀一切!絕對的吞噬一切!

    飛廉更是氣喪:看來自己修煉一輩子,也達不到犀提這種境界了。有犀提壓在頭上,恐怕自己一生都沒有出人頭地的那一天了。想到這里,他心中恨恨不已。

    風連與犀提卷入風中,扶搖而上,飛離了斬魔臺,飄搖著往西北方向去了。

    藍蘭美和飛廉起身追去。旦自重身份,坐著沒動。

    在飛旋的狂風中,風連的面紗被撩落——犀提猛地看到一張讓他失魂落魄的臉!一愣神,被風連一拳擊中,直墜下去,“嘩啦”一聲撞破了屋頂,摔進一農戶的柴房內。

    風連不依不饒,飛身撲入。犀提仰面躺在柴禾上,嘴角溢血,卻恍然不覺,只是拿眼珠子瞪著風連,看得呆了。

    風連猛地醒悟,發覺面紗已去,一時也呆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54/47049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