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圣解傳說之妙玉生香 > 第一集 第八章 潛伏之敵

第一集 第八章 潛伏之敵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話說到這個份上,風連不好再推辭,他端正了一下自己,努力做出鄭重其事的樣子說:“我的要求是——在斬魔廣場,讓我和護國大將軍來一場決戰。如果我贏了,請陛下將三公主嫁給我。”

    想通過戰勝犀提來贏得公主?簡直是兒戲。旦覺得風連是毫無誠意的。可那邊藍蘭美卻被喜悅狠狠地揪住了心,直疼得用雙手誤住了胸口。她覺得風連就是上蒼派來的,她命里的救星。

    “朕可以同意你和大將軍犀提打一場。但是——三公主只能嫁給護國大將軍。”旦的語氣很威嚴,毫無商量的余地。

    藍蘭美氣得差點暈厥。她知道父親的想法,政治婚姻如果是錯的,那也得讓它繼續錯下去,否則皇家的誠信就全沒了。

    接下來的日子,風連在等著犀提回來。藍蘭美在尋找熙的下落。可這兩個人都像蒸發了似的,沒一點痕跡。

    藍蘭美是醫館的常客了。這一天,她談到了她和犀提的婚約,感嘆自己只是父親的賭注。

    “藍兒,或許我們可以離開這兒,去過閑云野鶴的生活。人生不過一須臾,如果不能愛我所愛,豈不是枉費?”

    “風連哥哥,我不像你那么自由的。我愛我母后,愛我的父皇,愛我的國家。我不能因為自己的小情小性,傷害到我所愛的這一切。說起來,我早知自己這塊心病,將纏mian一生,是無可醫治的。今日與你說起,不過是自憐自掛,希望得到你少許安慰罷了。

    風連露出憐惜的眼神,想輕松一下氣氛,“藍兒,我們去后院走走吧。”

    所謂后院,其實就是一個普通的小園。雖然沒有什么奇花異草,但一株枯藤老樹,加上清幽綠草地,倒也意悠境遠。

    “風連哥哥,那日你說我母后是中了一種叫‘月之吻’的詛咒。我想,這種連我父皇都聞所未聞的詛咒,普天之下,還有誰會使用呢?”

    “雷諾,魔君,我,更多的我也不知道了。說來前面兩個人不可能來施法,現在最大的嫌疑就是我了。”

    “風連哥哥又說笑了。”

    “也許,修習過‘圣解大法’的人也會使用吧。”

    “那就是說犀提也是有嫌疑的?”

    “我不能確定,只能說有此可能。或者,還有更多的知道此術的人,只是不為我們所知罷了。”

    “眼下,除了你,大家根本就對‘月之吻’不明所以,我想請求你,幫我母后找出這元兇。”

    風連陷入了沉思,心想,恐怕這才是她此行的真正目的吧。女人的心,還真是難以捉摸。

    藍蘭美見風連遠眺不語,似比那天邊的白云還要遠。心中不禁一急:“風連哥哥,你倒是說句話呀。”

    “恐怕……我幫不了你。”

    藍蘭美見風連用托詞搪塞她,眼中一紅:“風連哥哥,你好見外,我知道你不愿意和皇家打交道。但現在你是幫我,不是幫我父皇。你想這元兇一日未擒,皇宮里還有安全可言么?你就幫幫我嘛,你也不想我生活在恐懼中,是么?幫幫我嘛。”這藍蘭美和第一次剛與風連見面時完全不同了,那時的她,說話技巧高明,即使有求于他,也絕不肯隨意低頭說求字。可現在她是一副惹人憐愛的弱女子模樣,根本就不講理,對風連進行死纏爛打。

    風連嘆了口氣,“好吧,我答應你。但你也得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做這件事情完全是幫你,跟你父親無關,我也不接受他的任何賞賜。”

    雖然藍蘭美對風連抱有厚望,但幾個月下來,風連似乎并沒有什么進展,甚至可以說,連一點頭緒都沒有找到。但風連卻依舊是一副不急不躁的樣子,好像永遠那么胸有成竹,一切都逃不出他的掌握。

    藍蘭美約風連在公主府第晤面,這已經是他們這個月的第十次碰面了。秋高氣爽,霜后的楓葉紅得醒目。風連銀發雪衫,神情高遠,他信步而來,仿若不沾半點塵煙。

    公主府邸門口兩名剽悍的守將,全身披甲,銀搶開鋒,寒光逼人。風連卻是連余光都未掃一下,就欲飄然而入。門口守將也不以為忤,因為公主早有交代,風連可以自由出入而無需通報。

    但這次,事情有了點變故,風連才要進門,卻聽門外有人喚他:“風連先生,請等一下。”

    風連回頭,見門外站著一名俏生生粉衣少女,桃腮杏臉,清純可人,眉宇間卻隱隱有一股倔勁兒。她在那里對他使勁兒招手,倒像是有什么急事。

    風連滿腹疑問地走了過去,駐足含笑:“你是……”

    “芃。”

    “芃是……”

    “大將軍犀提是我哥哥。”原來犀提的母親住進將軍府后,將小芃認作義女,帶進了府里。本來小芃是老人心中默許的媳婦,可是現在兒子作了帝旦的女婿,她就只能認作干女兒,聊以自慰了。

    “哦,原來如此。”風連似乎對這清麗的少女有了興趣,一雙星目閃爍有神:“芃,你有事么?”

    小芃在神采飛揚的風連面前,并沒有顯露出窘迫來:“先生有超凡脫俗的儀表,應該不會是個拘泥俗禮的人吧,那么我就不妨開門見山的說了。”

    “這樣最好,請直言好了。”風連饒有興趣地看著這位煞有介事的少女說。

    “先生應該知道,公主和我家犀提哥哥的婚約吧,那可是欽賜的婚約。現在犀提將軍不在府,而先生這么頻繁地去見公主,傳出去恐怕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呢?真是麻煩。但說實話,我一點也不樂意踏入這需要人看守的大院落。只是我應諾了公主,調查皇后被暗算一事。”

    “哦,是這樣的呀,是我莽撞了。希望先生做好份內之事,為帝國盡力,我就不耽擱你做正事了。”犀提不在,小芃在為犀提打點著一切,連顏面之事都替他顧及到了。

    風連微微一笑,也不多言,轉身去了。

    霞飛宮在公主府的西南角,紅瓦碧墻,檐角翼然若飛。霞飛宮是公主的寢宮,對于帝國男子,算得是禁中之禁的禁地。可風連,可以帶著他的目空一切的眼神,隨心所欲的涉足。

    樓西面有小軒窗,藍蘭美無意推開,迎來了滿樓卷葉秋風,紅紅黃黃,在風中打著卷兒,藍蘭美滿目蒼涼,無由生出幾分憂郁來……

    當藍蘭美收起雍容華貴的儀表,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天性的一面的時候,幾乎沒有男人不為<!--中间广告位置-->之怦然心動。那日在醫館門口,犀提也不禁為之心癢呀。

    風連憐惜將手放在她的背上。女人對男人的氣味是很敏感的,覺察到風連的到來,藍蘭美也沒有回頭,只憂悒地說:“風連哥哥,你來看,秋風起,落葉黃,又是一個涼的秋。”

    “是呀,時間過得好快,可事情一點進展都沒有。”

    藍蘭美更是憂心忡忡了:“唉,邪靈魔君已經讓我父皇一籌莫展了,現在暗地里還潛伏著這么兇險的敵人——現在的皇族都杯弓蛇影,有月亮的晚上都不敢出門了。”

    “這暗藏之人一直潛伏不動,我也找不出個突破口。但我想此人,暗算皇后而不取其命,不外有兩個目的——一是從精神殺打擊你的父親;二是以此來要挾你父親。”

    “但自從你的出現,他就躲起來了。”

    “他是因為沒有把握對付我才不愿意輕舉妄動的。他現在一定躲在暗處關注著我,一旦有機可乘,他就會出手的。”

    “那你豈不是有危險?”

    “沒事的,如果我連自保都不能的話,就不會答應幫你了。”

    “那么我的父皇……”

    “放心,對方的目的不在取帝王之命,而是意在脅迫。此人,很可能是就在你父親身邊,甚至,是皇族之人。”

    “是誰?太子么?不可能的,弘他仁厚善良,絕對不會加害母后,更何況,他是帝國的繼承人,沒有必要脅迫父皇。那么失蹤已久的皇叔——熙,難道他已經悄悄潛回了皇城?”

    風連抬手打斷了她的話:“事情未明確之前,我們切不可胡亂猜測,自亂陣腳。先沉住氣,靜觀其變——”

    正說話間,大地仿佛痛苦萬狀般的哆嗦了一下,一聲怪吼悶悶地從地底傳來。以風連的鎮定,都不免面色一變:“不好!邪靈魔君出來了。我先去皇宮。”說完身影一晃便失去了蹤影。

    皇宮侍衛只見一黑一白兩個影子,一前一后,幾乎在同時,風馳電掣而過。那速度是如此之快,如果不是刮起的勁風,割得他們臉上生疼生疼的,他們一定會當自己是眼花了。皇城突然撞響亢長沉悶的警鐘:那是皇城遭到攻擊才會撞響的鐘聲,太陽帝國建國萬年來,還是頭一回真正發揮了警報的作用。

    風連恰好在金鑾大殿追上了魔君——黑翼!這時的黑翼已經現出了原形,他的皮膚是青灰色,就像年代久遠的死尸。枯灰的黑發,赤紅混濁的雙目,干癟的嘴唇,尖利的犬齒上流著粘稠的唾液。這個身軀龐大的怪物,全身縮進寬大的墨色斗篷里,像突兀而起的一片猙獰的烏云。

    黑翼坐在旦的寶座上,他斜坐的樣子帶著睥睨一切的不屑。他一手提著個侍衛,那兩個侍衛面如死灰,正軟軟地癱了下去。魔君好像正在用餐,雙目輕閉,十分享受,嘴里得意洋洋地呻吟:“舒服呀,人的滋味。”邪靈魔君最恐怖的邪術,就是吸取人的精神靈力為己所用。這也是魔君嗜殺成性,成為各族天敵的主要原因。

    皇宮侍衛訓練有素,只一小會兒,大殿就是一片雪白的刀光,將風連和黑翼團團圍住。但是驚駭于邪靈魔君的名頭,誰也不敢上前。

    黑翼并未把風連放在眼里,回味半晌,才睜開一雙血紅怪目,瞪著剛才一路追來的風連,惡狠狠地說:“你!無名小卒,這么急,是來送死的么?”黑翼一張目,殺氣凌厲,將眾侍衛唬得不由自主往后縮了一縮。

    風連臉上卻是波瀾不驚,淡淡地說:“風連,我的名字。記住這個名字,因為它會帶給你許多痛苦的回憶。”

    黑翼看來已經很久沒笑得這么痛快了,直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拿手指著風連:“無知小輩!就是你們老祖宗雷諾再世,也不敢對我說這個大話!”

    “老掉牙的妖怪!你看看我是不是雷諾的后輩。當然你老眼昏花,瞧不明白,我也不怪你。”

    “大言不慚的小鬼,就拿你來活動活動筋骨。”

    只見黑翼凌空一抓,眾侍衛只覺整個大殿的空氣都被凝固了。“冷凝術”!大陸已經失傳的的氣系魔法!眾侍衛一個個如標柱中的標本,動彈不得。處在這個魔法中心的風連,更似被鋼鐵澆鑄了一般,半指移動不得。

    黑翼獰笑著,單手暴伸,掐住了風連的脖子:“小輩,后悔了吧?想求饒了吧?可是我,不饒你!”也不見他如何出手,風連突然向后飛了出去,將堅硬無比的石壁都撞裂開來。

    眾侍衛的心一下墮入冰窟,風連原本是他們唯一的希望,沒想到的是,他敗得如此之快。

    但就在眾人絕望的時候,峰回路轉,風連竟然慢慢地從地上爬了起來,懶洋洋的樣子,倒像是剛剛睡醒。

    就這黑翼一錯愕間,風連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再突然,他的小腹一陣絞痛,他被擊中了!緊接著,他的脊梁骨一陣劇痛——他就像剛才的風連一樣,用同樣的姿勢倒飛了出去,然后撞在堅硬的石壁,撞得大殿一陣顫抖。

    風連歪著頭,像是要讓黑翼瞧仔細他,“怎么樣?現在記得我的名字了吧。”

    黑翼也不答腔,雙目赤紅得似乎要滴出血來。他緩緩神出手掌,掌前的空氣突然急速旋轉起來,發出了尖銳的嘯叫。

    風連像是故意的,一伸掌也出了相同的一招,嘴里低喝一聲:“‘氣旋槍’!我們來硬拼一招。”

    幾乎在同時,兩人猛然吐掌發勁!“氣旋槍”乃是運用氣界力量的凝成的魔法槍,兩人鋒芒向對,氣旋鋒勁穿透了彼此的防衛氣罩,刺穿了兩人的手掌,繼續旋鉆進去,撕裂一切地飛旋著,兩人的手臂齊肩被絞碎。那種慘狀,令膽小的侍衛牙齒“咯咯”作響。

    但事實并沒有出現血肉橫飛的場面——黑翼斷臂被一團紅舞籠罩著;而風連的斷臂上彌漫著一片耀眼的光芒。當舞散光消,兩人的手臂完好如初的在那里,一絲不茍地保持著發掌時的姿勢。眾侍衛驚得目瞪口呆,眼前所見,實在超出他們的接受能力太多。

    “你,究竟是誰?”黑翼狠聲說。

    //////有朋友擔心作者的感情悲劇,人間悲喜,十分難說,周星馳的搞笑中,總少不了悲情成分,有認真聽過大話西游主題曲的朋友么?那有太多人世間的悲愴。主角的感情可能會一直這么跌跌撞撞下去,但是結局,如大多數周氏喜劇一樣,我會讓大家感覺圓滿的。/////////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54/47049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