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圣解傳說之妙玉生香 > 第一集 第七章 鏡花水月

第一集 第七章 鏡花水月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風連沒有正面回答藍蘭美的問題,他只輕輕一笑。他施法的樣子十分優雅,沒有念那些艱澀難懂的,在她看來愚不可及的咒語,也沒有做那些別扭難看的,故作神秘的手印。他只遙遙向藍蘭美招了一下手,她覺得自己的靈魂一下子就輕盈地向他飛去了。風連的元神也在這一刻脫竅而出,迎了上來,一把攬住了她的腰,這又讓她心底一顫。風連出指往空中劃了個圓圈,面前頓時出現了一個“異次元之門”——這可是最高級的土系魔法。

    風連回眸看了一下,藍蘭美迎上一個堅毅的目光,風連點點頭,帶她走了進去。風連這么慎重是有理由的,因為誰都不能預料皇后的夢境,美夢倒還罷了,如果是惡夢,那就不定會出現什么難纏的情況了。

    兩人眼前突然一亮,發覺自己置身于一片紅楓林之中。其間落葉繽紛,卻是一個半冷半暖的秋天,那楓葉黃得迷離,紅得凄艷。也不知道這片楓林有多寬廣,密林之中,翹首也不能遠視,唯頭頂一方清遠天空,讓人心稍稍安寧。

    風連凝神傾聽了一會兒,西南方三里外有潺潺水聲,中間夾雜著一男一女交談的聲音。他牽了藍蘭美的手,往西南方向走去。腳下是厚厚綿綿的楓葉,如一條艷麗的彩虹飄帶,行走其上,不沾一點飛塵。藍蘭美心神迷醉的被風連牽著,她有種莫名其妙的愿望,希望這一路走下去,永無盡頭……

    面前出現一座玲瓏小亭,上面寫著“紅楓亭”三個字,字十分古樸,像三個來歷久遠的頑皮的小孩子,那種感覺十分古怪。亭上坐著個黃衫男子,面目清癯,神情高遠,有中年男子獨特的魅力。他束著一頭油亮的金發,表明他是太陽部落子民的身份特征。

    亭前有一女子,翩翩起舞,舞姿裊娜。只見纖腰之楚楚,回風舞雪;靨笑春桃,云堆翠髻。風連也一時看得癡了,耳邊聽藍蘭美顫聲說:“母后,是我母后。”風連不禁在心里一陣感嘆:當一個人在夢中幻境里盡情展示自己,此等風情萬種,人間不可期遇。

    “你知道我們在哪里么?這么美的一切,都是你母后的夢境。說實話,我突然不忍心去打斷她的美夢了。”

    “這竟是我母后的夢境么?但畢竟是虛幻的,我們要將她救回現實中去呀。風連哥哥。”

    藍蘭美情急之下,叫了風連一聲哥哥。風連只裝作沒聽見,感慨道:“現實里何嘗也不是鏡花水月,人生百年不過夢一場吧了。你母后的夢境也不盡是虛幻,比如我們,就是來自現實之中,不受她設想的異數,好比異度空間的入侵者。”

    藍蘭美這會可沒心思去聽他那些大道理,她只要她的母后。她奔了過去,拉住母后的手:“母后,我是藍兒,快跟我回去呀。眼前種種都是夢境,快醒來呀。”

    “孩子,你說什么癡話。你看這里,哪一樣是虛幻?”

    “瑋,這就是你跟旦的女兒么?”那聲音明顯帶著一絲妒意。

    瑋是皇后的名韙,皇后聞言眼中閃過一絲羞愧,默然無語。藍蘭美卻是怒不可遏:“你是誰?竟然敢直呼皇后之名?”

    風連對藍蘭美的態度又一聲嘆息——藍蘭美明明知道,這男人只是皇后之夢,那么現在她質問的,其實就是他敬愛的母后。

    皇后擋在女兒面前說:“藍兒,不可無禮,他是你的皇叔——熙伯伯。”

    “熙伯伯?我哪里來的熙伯伯?”

    “孩子,他真是你熙伯伯——你父皇的兄長。”

    “真的么?我怎么從來沒聽你們說起過呢?”藍蘭美仔細打量這位突然冒出來的伯伯,發覺他和父親之間還真有那么一點神似。

    “你伯伯他二十歲就離開皇宮,再也沒有回來,因此你并不知道他。沒想到,他卻是躲在這里——在這里建起我們當年理想中的愛之巢。”

    “母后,您怎么會和伯伯……”藍蘭美雖然覺得難以啟齒,但有些東西她卻是不得不問。

    “藍兒,你會不會笑話母后?其實,你伯伯當年和我就有百年之約。只是后來發生的事情將我們拆散了……”

    “后來發生什么事情了呢?是不是跟父皇有關?伯伯是嫡長子,為什么沒有繼承皇位?這些是不是跟父皇有關呢?”

    風連心里不得不佩服藍蘭美的冰雪聰明,的確,他也覺得這里面一定存在著蹊蹺的事情,而旦,是一定脫不了干系的,甚至有可能是整件事情的關鍵。

    “不是的,跟你父親無關。只是你伯伯他生性灑脫,不愿意被繁節褥禮束縛才離開,主動將太子之位讓給你的父皇的。不信你可以問你伯伯,是不是呀,熙?”

    熙露出了傲世的神采:“不錯。江山權位算得了什么?把這韶華打滅,覓那清淡天和。”

    風連卻是越聽越不對勁:熙即使灑脫,可以將江山交給弟弟,但他怎么可能灑脫到把心中至愛也交付給弟弟呢?這里面是大有文章。但皇后看上去也不像是說謊的樣子……

    藍蘭美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風連哥哥,這件事情好奇怪,想起來是十分不合邏輯。但我的母后卻是絕對不會說謊的。”看來萬事是開頭難,現在藍蘭美叫起哥哥來那是自然而然的了。

    風連沉吟半晌,“話雖如此,但不得不考慮到另外一種情況。”

    “什么情況?”

    “皇后雖然不會說謊騙人,但是不代表她不會說謊來騙自己,也就是所謂自欺欺人。你要知道我們現在雖然深入你母親的內心,但并不能對真實情況一覽無遺的。人其實很善于自欺欺人的,你看這虛幻中的一切就明白了。而且人對于自己不愿意接受的東西,總是希望它不存在,即使存在,也要盡快的遺忘以求心安。”

    藍蘭美不得不承認風連分析得很有道理,<!--中间广告位置-->但她現在可不想追究這些。如果真相真如她和風連推想的那樣,她也寧愿不知道真相,風連說的對,人都有自欺欺人的一面,而且欺騙得很深很深。

    “現在我只想盡快地將母親從虛幻中拯救出來。”藍蘭美一把拽住母親,“母后,快跟我出去,這一切都是虛幻,您不可再耽擱下去了。”

    “傻瓜,這一切怎么又是虛幻了呢?那一點是虛幻?難道你我都是虛幻?”

    “母后,您要相信我,我和風連哥哥就是從外面來救你的。”

    “藍兒,我在這過得好好的,我怎么需要你來救呢?如果你在這兒呆不慣,可以先離開嘛。”

    藍蘭美實在沒辦法了,她回過頭來一臉無助地望著風連。風連知道只能用強的了。

    他飛身過去,想抓住皇后的元神,把她強行帶出這虛幻的境地。

    “大膽!”熙一聲斷喝,向風連劈來一掌。這一掌來得并不迅猛,目的只是要阻攔風連的行動。

    風連行動絲毫不受阻礙,對身后那一掌渾若不覺。藍蘭美正驚疑自己要不要去幫他一把,熙的那一掌已經結結實實地印在風連的背上。風連借著掌勁的催送,更是飛速地向皇后身邊掠去——熙的那一掌根本就不被風連放在眼里,藍蘭美不知道風連身上還有多少令她驚異的事情,她原本認為他只是一個心高氣傲神醫罷了,沒想到,武藝也是超塵脫俗的高。

    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是輪到風連驚異了——明明在風連身后發掌的熙突然身影一晃到了他的前面!這怎么可能?!風連原本就認為世上根本就沒有人能比他快,可這熙不僅比他快,還快到連身法都沒有看清楚!

    風連愣了一下,胸口又中了一掌。只是這一掌不比背上那一掌,這一掌將他打得像斷線的風箏,倒飛了三丈之遠!

    熙威若天神,目光炯炯:“別逼我動手,你不是我的對手!”

    風連倒吸了口冷氣,心中動了真怒,銀發被體內動蕩的氣機一激,四散飄揚。他一聲爆喝,像是從天外扯來萬道閃電,那些挾著萬均之力的閃電鋪天蓋地“嘶嘶”地向熙撲去。這是氣系高級魔法——“連鎖閃電”,極消耗精神異力,本來適合攻敵群體。風連這會兒使出來,是因為見熙速度奇快,單個攻擊點的魔法根本就傷不了他,所以才使用這一方法,令他避無可避。

    這些閃電自然不是人可以躲閃的,熙也沒有躲閃,如果他一動,他就會遭到更多閃電的攻擊,他不動,自然也會受到打擊,但打擊只會是一股閃電。熙木木地站著,突然一抬手,就像什么東西掉到頭頂,下意識地一抬手,然后好比天意似的,剛剛好擋住了那魔法閃電的雷霆一擊。

    風連這會有點干瞪眼了,他以為像熙這么反應奇快無比的人,面對這種打擊,自然的反應是用快速移動來躲避。可沒想到他竟然像普通人那樣木然不動,僅僅下意識地抬了一下手,像個根本不會武的人那樣護住頭!更離譜的是,那么強橫的一道閃電,足以轟塌金頂城的城墻,竟然在他的一擋之下,煙消云散。這……怎么可能!風連實在是難以置信,剛才挨了那一掌他就將信將疑,現在他根本是無法接受。

    在確信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后,他慢慢想到了原因——其實他早就應該想到,跟他動手的是皇后——瑋,而不是真的熙。這就是為什么熙動起手來的反應就像一個毫無對戰經驗的人,可卻能在危險時刻變得無比強大——那是因為這一切只是她設置的幻境!在這里,沒有人能強過她的意志。

    熙沒有反擊,他帶著皇后突然消失了,那不是現實中所能有的速度,也不是任何魔法所能達到的境界,只存在于皇后的意志之中。

    藍蘭美飛身欲追,可風連卻拉住了她:“別追了,追不上的,你能跑得過你母親的神念么?”

    藍蘭美一經點撥,也意識到了:“那怎么辦?我們就無能為力了么?”

    “現在的確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我也沒想到會出現這種狀況。你的母后是怎么都不會跟我們出去的,即使她心底承認這是一場夢,但她也一定不愿意醒過來。”

    藍蘭美美目盈淚:“那我母后她……就再也出不去了么?”

    “好癡情的女子!自古紅顏多薄命……但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的。”

    “還有辦法么?”藍蘭美眼睛發亮,熱切地望著風連。

    “是的,只要現實中的熙并沒有死去,而我們又把他找來,直接帶入你母親的虛幻之境……”

    “是了!”藍蘭美心胸豁然,“由熙伯伯去說服母后,那一定迎刃而解了的。”

    “只是,我們并不知道熙,是否還活著。即使他活著,我們是否能找到他呢?”

    “出去之后,我先去調查皇叔的下落。”藍蘭美神情再次黯然。

    風連當然知道她的意思,她也是十分懷疑自己父親的清白,要不她為什么不直接問她的父皇,卻要去調查呢?

    出來之后,風連只說要解救皇后還需要一種魔法物質,而藍蘭美也跟著附和,并說這種物質就由她去尋找,等找到就可以救母后了。

    旦見女兒都這么說自然不再懷疑:“那好吧,一切就依仗先生了。剛才先生說有個要求,現在不妨說出來,朕將盡力滿足。”

    風連說:“只是我并沒有救出皇后,這要求就先不提了吧。”

    “先生不必在意這些,如果朕都像生意人那么斤斤計較,那天下都無誠信可言了。”

    ////////////一些魔法,大家可以看出是受游戲的影響的,如果劇情需要,我不介意(有介意的舉手先)自己創造一些魔法出來,但能沿用的話,我盡量不多此一舉。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54/47049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