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圣解傳說之妙玉生香 > 第一集 第六章 圣醫——風連

第一集 第六章 圣醫——風連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帝國太子弘是個厚道體貼的人,怕犀提這個剛上任的“護國大將軍”——未來的妹夫不適應貴族的生活,不斷地邀犀提去參加各式宴會。犀提真的是耳目一新,原來日子還可以這么過的:一天從下午開始,三兩杯茶便可喝去一個下午;絲竹盈耳,紅袖善舞,酩酊大醉,可通宵達旦;然后在細膩絲褥里,或挺尸而眠,或龍鳳相戲至日上中天。

    犀提作為帝國新貴,又是三百年來唯一的“護國大將軍”,被眾人追著捧著是正常的。剛開始他還覺得新鮮,甚至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可時間一久,他就厭煩了。他不想卷入到宮廷內紛繁復雜的權力斗爭去,更何況他肩負父親的重托,不能如此荒度時日。他本是為了報父仇而來,之所以愿意擔任“護國大將軍”,是想到手握重權或許能幫助他對付黑翼。

    他并不傻,馬上發現他這一前途被普遍看好的大將軍其實兩手空空如也,沒有半個人馬可用。他知道旦對他不信任,就像他也不會再信任他一樣。他們彼此猜忌著,卻誰也不愿意先去捅破那一層薄紙。旦自然對于完成任務歸來的犀提滿腹疑問:沒有人能夠在完成“圣解大法”之后還能安然無恙的,但他又能怎么做呢,質疑犀提就得先揭穿自己的謊言,那他帝王的顏面又何存呢?

    犀提雖然很想告訴旦真相,替父親揚名,可那又等于揭穿了旦的謊言,他一定不會承認的。于是他也只能暫時讓這件事情成為一個他們之間的秘密,心照不宣的、微妙的讓它懸著。

    但犀提明智地認識到,他一定不能再這樣耽擱下去了,他只能靠自己了。如果再在這樣消磨下去,黑焰刀恐怕連豆腐都砍不動了。而,黑翼很快就要出世了,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犀提去街上置辦一些生活必需品,準備去雪山修煉。風神洞。小雪。犀提的心突然像被吹漲的風箏,飄悠飄悠地飛起來了。

    三公主沒想到會在街上跟犀提狹路相逢的。她本來是來為母后請醫生的,皇后在七日前得了怪病。說起來也不算什么病,所有的太醫都不認為皇后得的是病,可她卻偏偏不省人事地躺在那里,像沉溺于一個美夢似的不愿意醒過來了。

    皇后得這病的經過也是十分蹊蹺的。七日前,皇后在水榭亭賞月。流連于清風明月間,偶爾用手撥弄了一下水中月影,然后就像那殘破的月影一樣,意識昏迷地沉睡了下去。

    最近金頂城來了一名神醫,名叫風連。來金頂城不足一月,已經被民間風傳為圣醫。

    消息傳到皇家,雖然大部分意見認為是江湖傳聞,不值一提。但三公主卻因為愛母心切,一定要去試一試。這也沒錯,總比什么都不做,干等著這些一籌莫展的太醫想辦法好一些。

    三公主找到風連的醫館。西城區,門前迎風挑一旗,上面寫著“醫館”兩個字;門上有一牌匾,寫的是——風來風又去。好附風雅的名字,如果不是那旗,大概沒人會認為這是一所醫館吧。

    三公主看到這匾不禁抿嘴一笑,她示意萍兒前去傳話。萍穿過前堂,見一銀發青年,正在給一病人說著什么,那病人點頭哈腰,一副千恩萬謝的樣子。萍打量那青年,銀發披散,肌膚雪白透亮,一看就知道不是太陽部落的子民。他突然露出皓齒一笑,笑容如此燦爛,似乎可以抹去天上最濃郁的烏云。

    萍不是沒見過英俊的男人,但仍然被風連那天人一般的神采給鎮住了,只聽得耳邊有個舒服之極的聲音在說:“小妹妹,有什么事情嗎?”

    萍作為三公主的貼身丫頭,自然不能容忍自己這么不濟,她板著臉說:“小妹妹?你比我大很多么?說不定得叫姐姐呢。”

    “哦,那小姐姐,你有什么事么?”風連依舊笑吟吟的。

    “這也是廢話,來醫館自然是來看病的了。”

    “可在我的拙眼看來,小姐姐你身體無恙呀。”

    “你,你,我來就一定就是我么?我家三公主……”

    “哦,原來有病的是你家公主呀。”

    “你才有病呢,我家公主安好得很吶。”

    “那么,到底是誰要看病呢?”風連皺起了眉頭,“皇家的事就是羅嗦。”

    “是我家三公主請先生去給皇后娘娘看病。”

    “可我看到的,可是小姐姐你在請哦。”現在換到風連繞起舌來了。

    萍歪著頭想了想,“你這有簾子么?”

    “沒有。”

    “那怎么見呢?三公主總不可能與你就這么見面吧。”

    “哈哈——真是笑話,要不你認為該怎么見面?見面都有這么多講究,不累呀?要不,你干脆等到天黑再進來好了,大不了我不掌燈。”

    “先生說笑了,我來了。笨萍兒,想讓先生罰我的站呀。”藍蘭美一直聽著他們的對話,這會兒終于忍不住出聲了。

    藍蘭美與風連乍一見面,因為對方的曠世風儀,都忍不住一剎那的屏息。

    但風連這會露出了不近人情的一面:“三公主,我已經知曉你的來意,可是,我從不出診。因此只能說抱歉了。”

    藍蘭美卻不著急,只幽幽一嘆:“聽說先生診斷如神,不知道能不能幫我看看呢?”

    風連看了她一眼,嘆息般地說:“公主的確有病,卻不是我能治得了的。”

<!--中间广告位置-->    萍已經在那里翻白眼,藍蘭美卻說:“先生名不虛傳。難道——這就是絕癥了么?”

    “當然不是。所謂心病還須心來醫,只要用心,一定能治得好的。”

    說到這里,萍也聽出點味道來了。可憐的犀提,沒想到他和公主的婚約,竟然成了公主心頭塊壘。

    “先生,雖然知道您很為難,我還是有個不情之請。”藍蘭美的聲音在風連聽來,這會覺得格外凄清。而萍,卻奇怪這一直心高氣傲的公主今天怎么變得如此脆弱,甚至惹人憐愛。風連的言行在她看來甚至是無禮的,根本就沒有對公主有特別的尊敬。可在這個不懂禮節的人面前,公主卻表現得像一只溫柔的貓。

    “別說了,我答應你就是。”也不知道因為什么,風連突然改變了態度。

    藍蘭美今天其實是滿心歡喜的,雖然這心底難免還有點幽怨。她對風連是有信心的,她相信風連一定能治好自己的母后。這份信心如此強烈,感染得她整個人看起來煥發出迷人的風姿。在這個時候,在出醫館的門口遇上犀提,對她而言,是件十分敗興的事。當然,這件事情也并非是完全偶然的,因為犀提原來就住在西城區,現在跑到西城區來,一則買東西,二則可以懷懷舊。

    犀提先見到藍蘭美,她那發自內心的歡悅,就像初冬里的一道和煦的陽光,拂過了他的眼眸。沒想到藍蘭美還有這么可愛的一面,他心里一愣又突然一癢,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走過去說:“這位可愛的姑娘,我們好像在什么地方見過吧。”

    本來,當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說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見過你,就等于是那個男人對女人說:“我愛你。真的。遇上你,一切美妙得仿佛在夢中。”可在此情此景,犀提的調侃就像是最惡毒的諷刺,在提醒藍蘭美不要忘記自己不切實際高傲。

    “雖然,你贏了。即使你成了我名義上的丈夫,我還是可以選擇不和你說一句話的。記住了!”

    犀提明白了這個敏感的女人想起什么。他原本以為可以就此改善兩個人莫名其妙的對抗,但情況依舊糟糕著呢。說到底,他并不是有什么企圖,他只是想找個機會跟她把話說清楚,心平氣和地說,不帶一絲偏見和仇視的,把話說清楚。藍蘭美的話再度激起了犀提心中的怒火,他不愿意讓她以為自己是因為賭氣才跟她解除婚約的。他藏在心底的傲氣怎么能容忍這樣的侮辱,盡管他在努力克制自己,但話到嘴邊就變味了:“看來需要你們皇家好好管教管教你,才可以把你娶過來。看你現在這個樣子,一定不能把公婆和丈夫伺候好的。”

    藍蘭美幾時受過這等侮辱,直氣得渾身哆嗦,嘴唇顫抖著正想回擊。犀提卻是將手指豎在嘴前,“別說話,在你家管教好你之前,我不想和你說話。知道么?”

    犀提走的時候就像個凱旋的英雄,他從“黑色殿”出來都沒有表現出這么神氣過。但他心里卻是暗暗叫苦呀,現在誤會是越來越深了,不知道要怎么樣才能解開這一結呢。他并不想傷害藍蘭美的,可他也無法服氣自己被她那么看扁的。他決定不去想這些了,他遠眺的目光中已經有了依稀的雪花……

    第二天,犀提遠行。風連出診。

    風連個頭比犀提略矮一點,他們是完全不同的類型,如果說犀提是威武型的,那么風連就是玉樹臨風型的。

    一襲白衣的風連,往殿上一站,就連氣派非凡的皇家大殿都顯得有點俗,甚至腌臜。當然,這只是三公主的看法。在旦看來,這號稱“圣醫”的家伙,到了威嚴莊重的大殿前,依舊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連見了自己都不知道行禮,一定是有兩把刷子吧。當然,只要皇后有救,他心里也不在乎那些禮數了。

    風連被帶到皇后的寢宮,但他只是遠遠地望了望,便言辭確鑿地說:“皇后是中了一種幻術。”

    “什么?這是什么幻術?”旦難以置信地睜大了眼睛,還有他不知道的幻術么?

    “其實這種幻術嚴格的說來應該叫詛咒術。只是它表面看起來更像是幻術,所以以訛傳訛的稱其為幻術。”

    “詛咒術?”

    “你們的‘圣解大法’都屬于詛咒術一類,不過是最高等的那種。”風連好像漫不經心地說出帝國的大秘密,令旦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

    “這種詛咒術叫‘月之吻’。是一種比較低級的詛咒術。但是解救起來卻是并不容易,就是施法者自己都未嘗能救,因為這實際是一種沒有解救辦法的詛咒。只能硬闖硬入,在極大的法力支撐下才能有解救的希望。”

    “那么先生能救我母后么?”藍蘭美一臉驚懼。

    “可以。”風連回答得很干脆,一點都沒有拖泥帶水。

    “只要能救皇后,無論什么要求都好商量的。”旦以為剛才風連對困難的夸大就是為了賺取一個好價錢。

    藍蘭美正要責怪父皇小人之心,風連卻笑著回答:“陛下,我還真的是有求于你的,不過,等我醫好了人再說吧。”說話又轉身對一臉不解的藍蘭美詭異地眨了眨眼。

    “現在皇后沉溺于美夢般的幻境之中,公主你跟我一起去去吧,如果一個陌生人突然闖入,會引起她的抵觸。”

    “好啊,可是我們怎么進去母后的夢境呢?”藍蘭美一臉迷惑。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54/47048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