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圣解傳說之妙玉生香 > 第一集 第五章 死——有時候是一種解脫

第一集 第五章 死——有時候是一種解脫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雖然早就知道,“黑色殿”在地道里,犀提還是覺得意外,他沒想到“黑色殿”竟然是在這么深的地底,一直往下,往下……當他覺得快到地獄的時候,領路的皇家法師說:“到了。”

    就著火把閃爍的光芒,犀提看清面前是一堵厚實的石板,這是一整塊的、找不到任何縫隙的石板,怎么看也不像一扇門呀——想到自己也許就要長眠在里面,犀提覺得與其說是門,不如說是墓碑來得確切。

    那的確也不是一扇可以開啟的門,只能說是“黑色殿”的入口標志物吧。三名熟諳土系魔法的法師共同運用法力,為他打開了“時空之門”。這是高級的土系法術,需要合三人之力才能施用。

    當一道明晃晃的水波樣的光環出現在石板面前,其中一個法師說:“進去吧,這道“時空之門”是依照你的身體特性打通,只有你才能通過,但為防萬一,它將在一個小時后光閉,祝你好運。”他說話的樣子就像背書,也是,反正進去送死的不是他自己。

    犀提沒有說話,只在心里將這面無表情的法師罵了幾句。他走了進去,眼前一亮之后,然后突然暗了下來,那種暗是他從未認識過的,那是完全沒有光源的那種死沉沉的暗。犀提潛運真氣,熒熒之光,透過衣服,縈繞著他,借著這微弱的光亮,他看清了“黑色殿”內的情況:眼前是一間縱橫不過三丈的小石室,密不透風,空蕩之中飄浮幾縷腐臭氣息——那是從地下七零八亂的骷髏身上發出來的,這些年代久遠的氣味似乎成了活物,像某種細小的菌類,從鼻孔鉆入犀提的肺部,令他艱于呼吸。犀提不知道黑翼隱身何處,更沒發現所謂的“鎖靈符”。他一動不動,從一踏入他就沒挪動過半步。

    犀提意罩四方,逡巡了一圈之后,不愿意再浪費時間,也不想再去管那“鎖靈符”確切所在。他手結“鎖靈印”,口念“鎖靈咒”——這是他第一次使用“鎖靈大法”,也是最后一次使用它,因為《武魔雙xiu》上說,“鎖靈大法”一生只能使用一次。

    隨著咒語的念動,犀提心里升騰起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這看似死寂的石室一下子活了,而且注意力都被自己吸引過來,正張開千百雙眼睛把他打探。以犀提現在的修為,那穩固的心神都忍不住一陣動搖。

    驀地——那埋藏于灰塵之下的骷髏發出了干柴爆裂般的聲響!雖然,犀提并不在乎幾具骷髏的異變,但他不得不停下來,全神對付眼前緩緩站立起來,灰塵簌簌的,達二十九具之多的骷髏!

    雖然在修習完《武魔雙xiu》之后,犀提已經通曉水、土、火、氣四系魔法,但他最得心應手的還是水系魔法,那是因為他在風神洞的經歷,使得他對于水界力量認識更深。犀提身上熒光一閃而沒,整個人消失在黑暗之中,緊跟著骷髏堆里出現一個晶亮的錐形冰體,冰體四周的氣溫驟然下將,近一些的骷髏都被凍得僵住了,邁不開腳步;犀提重新出現在熒光中,輕喝了一聲:“破!”那冰體四散而開,成圓環飛濺,可憐三五具骷髏戰士,頓時被激成碎片!這是水系中級魔法——“寒冰魔環”,犀提一口氣放了三個,已經氣力不繼。要知道,魔法是最耗精神異力的,犀提能一口氣放出三個,在帝國內已經是排得上前十位了,這對于一個才學習魔法的武士來說,可真算得上奇才了。

    剩下十二名可沒在乖乖地呆著,它們“喀嚓喀嚓”往前走來,雖然感覺像是生了銹的機器,但他們不知畏懼,一往直前的姿態令人心里發毛。

    犀提嘴角掛起一絲冷酷的微笑,他旋身就是一刀——那是無招無式、無規無矩的一刀,因為經過剛才的那幾個魔法之后,他明白,這些垃圾,根本就不配他用招。強橫無匹的內力挾著滾滾烈焰卷過去,轉瞬吞沒了那一群丑陋的家伙。

    犀提對自己的牛刀小試也是很滿意的,他從容不迫地將刀插回背鞘,揶揄地說:“哼,差點成了你們的同伴。”同伴,這個自己不經意說出來的詞,卻令他心如鹿撞:“天啊,難道這些骷髏就是以前進入“黑色殿”的“日將”么?那么我的父親,他也在其中么?天啊!!”犀提快要被自己這個念頭到快窒息了。

    而且,如果這些人是這三百年來死在這里的“日將”,那么又是誰殺死了他們呢?黑翼?黑翼到底躲藏在哪里呢?

    犀提靜靜地站著,筆直得像一支利箭,可在這銳氣十足表面下,他卻是五內俱焚,他幾乎已經肯定自己將父親的遺骸擊為齏粉了,他又怎么能保持內心的平靜?他像是完全忘了黑翼的存在,淹沒在無所適從的慌亂中。恰在這時,一股黑夜暗流,不易覺察地拂過他的頸項,像一只陰冷的手,輕蔑而有肆意地挑釁他。

    犀提雖然自亂方寸,但多年的訓練有素,使他馬上清醒過來,暫時放下當前的困擾,凝神應敵。

    也許是順應當時的心境吧,犀提不加思索地使用了一個高級火系魔法——“烈火神盾”!這類高級魔法是極耗魔力的,犀提在這個時候使出來,實際是十分不智的,可他在盛怒之下,那還管得了這些呢。

    熊熊之火立時驅散了陰霾,將整個石室映照得亮堂起來。火光下,犀提劍眉倒豎,勇猛無比。

    突然,輕輕地,好似一個人對著火焰吹了一口氣,接著又吹了一口,好像吹氣的是個頑皮的小孩,跟犀提那雄渾的“烈火神盾”較上了勁,一口比一口更有力的吹了起來。犀提漸漸感覺到那一股強似一股的壓力,但他倔強地頂著,抱著一顆死都要拼一拼的決心。可是,他這么做卻是恰恰中了對手的圈套,要知道,對手一上來就用這種輕佻的戰術,目的就是要激怒他,讓他在魔法中耗盡所有的精力。

    終于,在對手綿延無盡的沖擊之下,犀提到了支撐的極限。在一剎那,他醒悟了過來,只聽他大喝一聲,拔出黑焰刀,對著那股強勁的暗流,用盡全部余力,使出那一招——“橫刀斷流”!

    那氣流一觸即散,石室里響起了飄忽不定的聲音:“雷諾的破東西,也被你們找來了么?”

    黑焰刀果然是黑翼天生的克星,犀提雖然幾近虛脫,心里卻是信心百倍:“邪靈魔君好大的名聲,不過也是個藏頭縮腦<!--中间广告位置-->的貨色罷了。”

    “無知!不過——既然你如此執著于形象,那么我就這么跟你說吧,我和這間石室已經和同為一,而你,就是我胃里的一碟小菜,且看我如何來消化你吧。”

    說著,那地下原本倒塌的半截石柱,突然立了起來,兜頭就向犀提砸了過來。

    犀提輕身一閃,避了過去,喝道:“等一下,我有話說。”

    那陰惻惻的聲音明顯帶著幾分得意:“怎么?想求饒么?不怕告訴你,雖然我的神智已經恢復了,但這‘黑色殿’里針對我的禁制壓抑著我二分之一的力量,因此,你想和我拼,除卻此地,你就永絕此念吧!”

    “我只想知道,地下的這些骸骨,是否就是歷年來的‘日將’留下的?”犀提沒心思計較黑翼的狂妄,一心要解開心中的疑惑。

    “不錯,正是這些不知死活的東西。”

    “你——殺了他們!?”犀提長長的吸了一口氣,眼眸里跳躍著藍色的火苗。

    黑翼本來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但卻因為奇怪于犀提的多此一問才說:“他們來,就是為了送死。雷諾的后人妄圖指使人用‘圣解大法’這種同歸于盡的方法來禁錮我,不幸的是,三百年前,我已經恢復了一部分神智,因此來得及在第一名送死者完成法術之前將他解決掉。”

    “‘圣解大法’?”

    “連‘圣解大法’都沒有聽說過么?真是個糊涂的祭祀品。告訴你,你進來時使用的就是‘圣解大法’。”

    “‘圣解大法’,難道不是‘鎖靈大法’么?”

    “哈哈——”黑翼狂笑起來,“蠢貨,被人賣了都不知!雷諾老兒,你的后人倒是比你聰明多了,懂得叫人替他們來送死。”

    犀提在剎那間明白是中了個陰險而高明的圈套,但他現在最在意的不是這個。因此,他無視黑翼的恥笑,依舊一字一頓地問:“是你——殺了他們的么?”

    黑翼自然不怕承認,他冷酷的聲音透著無比的殘忍:“殺了,現在到你了。”

    話音未落,石柱再次凌空向犀提攔腰掃來。犀提發出一聲悲憤的長嘯,不躲不閃,依舊是那一招“橫刀斷流”。犀提剛才與黑翼對話,爭取了一點時間,緩過勁來,現在這一招使得是游刃有余。

    黑焰刀不愧為神刃,配合“三圣斬”,真的是威力無窮,竟然將那石柱震碎半截。

    就在此時,異象陡生——石室一角突然站起一人,好比從地下破土而出。他毫不遲疑地手結“圣解印”,口中吟唱著“圣解咒”,隨著他的動作,破敗的衣物,紛落如枯葉。

    犀提一聽那人吟唱起“圣解咒”,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只是他沒想到旦竟然設有伏兵。

    犀提開始了游擊戰術,手上放慢了,腳下卻加快了——他一定要纏住黑翼,讓那人的“圣解大法”得以完成。

    可是,黑翼無形無象,如果他不進攻,根本就無從捕捉他的蹤跡。

    犀提驀然停住了腳步,因為他看到,那人已經被黑翼一個重擊,打得整個人倒飛起來。犀提陷入了沉思,但只一會兒,他拿定了主意——“圣解咒”在他唇邊響起,那從容的聲音中傳遞著無比的堅毅。犀提現在已經知道這是一道“催命符”,但他沒有選擇,他的勇毅,絲毫沒有因為旦在他身上設下的圈套而顯出一絲猶豫。

    那人馬上明白了犀提的意思,于是,兩個不同的方向,同時祭起了“圣解大法”。

    有那么一刻,黑翼陷入了不知所措的慌亂中。但馬上,一股尖銳得如破空利箭的氣流,向犀提呼嘯射來。而犀提那猶如老僧如定般的一心施法的面容,剎那間浮現出濃郁的殺氣,他一躍而起,黑焰刀挽起萬丈烈焰,挾著千鈞雷霆,迎向那股來勢迅猛的氣流。這正是“三圣斬”最后一式——“萬法歸一”!

    沒有人能躲得了萬法歸一的“萬法歸一”,即使是無形無象純如一股能量的黑翼也不行!

    黑翼發出沉悶的一聲低哼,顯然,那一招雖然沒能傷得了他,但至少了打擊了他的囂張氣焰,令他氣息為之一窒。更可貴的是,為“圣解大法”的完成贏得了寶貴的時間。

    黑翼首尾難顧,回過神來時,“圣解大法”已經接近尾聲。他快逾閃電地沖了過去,他凝結而成的那一股能量,已經戳到了那人的喉結,可終究是慢了一丁點——“圣解大法”已告完成!元神的爆裂,好比在頂輪開放了一朵七彩的禮花,在這漆黑的地底石牢里,更是凄美之極!算來,這生命之花的開放,上一次離現在,已經有萬年之遙了。

    “圣解大法”!一種犧牲自己來換取天地間最玄妙,最強大的詛咒力量的法術!黑翼那股極強的能量,猶如水之箭,突然失重般的消散在空中——他來不及發一聲,便遽然墜入昏黑的混沌中去了。

    犀提撲了過去,懷著無比的敬意和悲痛,為他施用止痛魔法,這是他現在唯一能為他做的了。

    那人的聲音在飄搖:“我是無訶,十年前的‘日將’。”

    犀提驚呆了,他啞聲大哭起來:“父親,我是犀提,是孩兒我呀。”

    “犀提,啊,我的好孩兒,父親時間不多了,你聽我說——父親在十年前用祖傳潛息之法裝死……才瞞過了黑翼。但這十年的潛息,已經消耗了我幾乎全部的真元,因此,我雖然能勉強使用‘圣解大法’……但法力不強,估計用不了幾年,黑翼又將復活。你必須盡快找到徹底消滅此魔的方法……”

    無訶一口氣說了這么多話,人已瀕臨彌留狀況,話語難以為繼。犀提一連用了三個水系的治療魔法,等父親緩過氣來,他才哽咽著說:“父親放心,孩兒一定會替帝國鏟除此魔的……”

    “那……就好,孩子,你脾氣太倔,要記得,不做無謂的犧牲。”

    “父親,剛才應該讓孩兒來完成‘圣解大法’的。”

    “別說傻話,你不必為我難過,死并不難受,沒有什么比潛息……潛息十年更難受的了……啊,終于能死了,終于不要再撐下去了,這……真是一種幸福的解脫啊……”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54/47048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