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圣解傳說之妙玉生香 > 第一集 第二章 炎味吐烈——切玉之刃

第一集 第二章 炎味吐烈——切玉之刃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來尋一樣東西——炎味吐烈,切玉之刃,黑焰刀,你沒聽說過吧。”

    “黑焰刀?你也知道黑焰刀么?”

    小雪一臉的迷惑讓犀提十分生氣,我就不能知道黑焰刀么?心里這樣想著,就學起小雪的口吻來了,“黑焰刀?你也知道黑焰刀么?”

    小雪嫣然一笑:“你說的黑焰刀,可是萬年前圣帝雷諾用的那柄刀?”

    “你還真的知道一點點呀。”

    “何止知道一點點,這黑焰刀可是我這一萬年來唯一的伙伴,我所知道的一切關于人世間的事,都是讀刀上的信息了解的。當年,雷諾與魔君黑翼在雪山大戰了七日,雷諾憑黑焰刀之威,將魔君兵解了三次,可魔君每次都能復活過來,雷諾盛怒之下將黑焰刀拋下進風神洞……”

    犀提見她說得有板有眼,心中狂喜:“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看來我犀提是有緣之人吶。”

    小雪突然伸了個懶腰,在玉池里如履平地般的站了起來:“不錯,黑焰刀是在我這里,可是我不能給你。”

    犀提見她御水而立,卻也沒有放在眼里,心情輕松地說:“憑我是你第一個見到的男人也不行?”

    小雪可愛地歪著頭,“不行。”

    “可以商量么?”

    “不可以。”

    “如果我非要呢?”

    “除非你打敗我。”

    犀提聞言咧著嘴賊賊地笑了:“好好的,何必要打打殺殺的呢?”

    “其實呀,我是為你好。這黑焰刀呀,可不是一般的東西,如果不是有能之人得之,搞不好還會惹來殺身之禍。”

    “好,既然小雪姑娘這么說,我就要得罪了,拳腳無眼,小心了。”說著,戟指小雪——“霹靂寒冰。”

    一道寒冰夾著雷電之光,“咔嚓”劈向小雪。犀提一來是想試試這一新招的威力;二來見小雪識得此招,就算她抵擋不住,也懂得如何躲閃吧,他可不想真的傷害她。

    面對這電光火石的一擊,小雪懶洋洋的雙手一合,那來勢迅猛的寒冰竟被她凌空定住。接著的舉動,令犀提大跌眼珠——只見她櫻口一張,將那寒冰吸進嘴里,完了還大模大樣地對犀提說:“好吃,還有么?”

    犀提“哼”了一聲,明白小雪天生靈異,對水界力量的領悟運用,遠在他之上。心中也不氣餒,反而遇強則強,激起了高昂的斗志。只見他猛踏一步,同時化掌為刀,團身劃一弧線,一股凌厲的刀意向小雪襲去,小雪飄然化解,臉上卻露出了驚異的神色。

    而犀提步法清晰,掌勁霸道,一步一頓一掌地向小雪逼去——“橫刀斷流!”

    犀提步步緊逼,小雪覺得身上的壓力一重重往上加,但她仍能泰然自若。直到犀提的腳步越來越重,,以至風神洞都震顫欲坍,她才微微皺了皺眉,輕輕往身后的冰壁一靠,失去了蹤影。

    犀提一愣神,突覺身后涼風起,猛一回頭,眼前一花,原來是小雪以輕盈身法,搶到了他的身后。他不及有任何行動,只覺得屁股一痛,被小雪一腳踢進玉池。

    犀提惱羞成怒,跳起來還欲再戰。小雪卻在對他擺手:“你現在還打不過我,你好好練,改日再戰。”說完,也不等犀提有什么分辯,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魔法,人已消失在冰壁之中。

    犀提冷靜下來,意識到剛才若非是小雪手下留情,自己豈止屁股痛一痛那么簡單。自己對她苦苦相逼,她卻是處處留情,犀提想著心頭不禁一甜。但犀提馬上學著母親的語氣斥責起自己來:“犀提,你可真是不爭氣,習武以來第一遭吃了敗仗,而且敗得如此狼狽,卻不但不知恥辱、發奮精進,還有心思在這里胡思亂想。”

    犀提知道玉池之液對提升內力有極大的功效當即用小雪所授的方法,貪婪地吸食起來……

    過了兩日,小雪來了,卻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了一襲藍紗。輕紗之下,美麗的胴體若隱若現,更叫人想入非非。

    小雪見犀提反復打量她,面上一紅:“我穿衣服,好看么?”

    犀提吆喝道:“穿這么漂亮,是想讓我憐香惜玉么?”

    小雪“咯咯”淺笑:“這么阿諛逢迎,是想讓我手下留情么?”

    “哼哼,且看我今日的手段!”犀提虎吼一聲,凌空一躍,空中驀然幻化出無數飄忽的身影和掌影:“風中刃吟!”

    小雪蔥指妙彈,織起一張氣網,將犀提奇快的掌法封在外面。犀提心里焦躁起來:“吃我一掌,萬法歸一!”

    沒有虛虛實實的掌影,只是一掌,卻有四面掌意。“萬法歸一”乃是“三圣斬”中最厲害的一式,以無上真氣催動掌意,大成時,三丈內皆是掌勁。犀提雖僅小成,小雪也覺得被強大的掌勁籠罩,實在避無可避,無奈只得硬接一掌。

    “轟”然一聲巨響,風神洞應聲也晃了一晃,“簌簌”掉下大塊冰屑來。

    小雪硬接了一掌,在巨大的沖擊力下,小雪那看似單薄的身子,竟只微微一旋,便化解了犀提的萬鈞之力;而那看似鐵塔的犀提,被震得倒飛而去,撞在堅硬的冰壁上,因為屁股先著力,冰壁上陷下了兩個大大的凹洞。

    犀提瞪著個牛眼,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而小雪也似受了震動,喃喃地說:“三圣斬,你竟是圣帝的傳人?”

    “什么圣帝的傳人,我這是家傳絕學,我父親叫無訶,可不是你口中的圣帝。當然,這也不是什么絕學,我不是連你的衣角都沒有挨著么……”犀提心頭掠過一絲沮喪。

    小雪倒是反過來安慰他:“你不知道,‘三圣斬’乃圣帝雷諾所創,威力無窮。這三式其實是刀法而不是掌法,而這刀法又非黑焰刀不可以催動,這黑焰刀上的招法戳印,我是再清楚不過了的。因為失去了黑焰刀而將刀法改成了掌法,當然威力要大打折扣了,這大概也就是你的父親叫你來尋找黑焰刀的原因吧。”

    “是么?”犀提有點相信小雪所說了,“也許,父親是圣帝的傳人吧。”但現在他也沒心情去尋思這些了,強大悲觀情緒籠罩了他。“看來,是我這小人物不配擁有這種好武功了,更不配擁有黑焰刀了。”

    小雪聞言輕笑:“犀提大哥,你沒這么容易認輸的吧,你還這么年輕,功力不足,自然不能將‘三圣斬’威力發揮到極致,但你現在吸食了玉池之液,功力一日千里……”

    犀提熱血一涌:“誰認輸了?下次我不用‘三圣斬’也要打敗你!”

    “好啊,那你可要用功了。”說完,就已經芳蹤了無痕了。

    其實犀提心里沒有一絲的把握,可在他看來,真正的尊嚴是輸不起的,那怕用生命去拼!

    再也不能輸了!犀提“撲通”跳進月牙玉池——他要更快更多地增長內力。


    可惜,練功的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犀提過猛的汲取玉池里的力量,而自身內力來不及溫焙融合這外來的力量,一點幽寒不知不覺侵入他的心脈……等到他察覺之時,麻痹的感覺從心口開始蔓延,如同一顆石子丟進湖心,麻痹的感覺很快就蕩漾至全身。當他醒悟過來的時候,就只能干著急了。他手足僵冷,動彈不得半分了;他大呼不妙,卻已是失去了發聲的能力;他想這下玩完了,果然,一只陰冷的手及時掐斷了他的思維。

    當他慢慢恢復感覺的時候,意外地發現自己被溫香軟玉懷抱了。奇怪,小雪不是來自幽寒玄玉么,怎么這般軟綿綿,熱乎乎的?而且那綿軟熱力正全方位地進入他的體內,以三分文火在烘焙著他,就是神仙,也得不到這般優待吧。

    犀提還是第一次與異性有這么近距離的接觸,不禁有了強烈的反應,身上起了變化。小雪似乎也有所察覺,極細微地顫了一下,但馬上又全身心地投入精力為他驅趕寒毒。

    當犀提反客為主,變成懷抱溫香軟玉的時候,小雪終于為他驅盡了最后一絲幽寒,想輕輕地推開他。不但沒有推開,反而被犀提抱得更緊了,生怕一松手就飛了似的。

    小雪驚慌起來,想站起來,但犀提身上那強烈的男人氣息,好比世上最厲害的迷藥,熏得她渾身提不起一絲勁來,忍不住病懨懨地“嚶寧”了一聲。

    犀提循聲而來,一口咬住了她的櫻唇,然后拼命地吮吸起來。小雪未經人事,怎堪這等刺激,直被吸得魂飛魄散、氣若游絲。

    犀提好似中了火系法術“焚心烈焰”,一把心火燒得焰高三丈,非要將這塊玄冰一骨碌吞進肚里涼涼心不可。

    這第三次交戰,犀提終于扳回了一局,而且贏得十分徹底。小雪丟失了全部陣地,全身癱軟,美目輕閉,像一只溫順的小綿羊。

    畢竟也是初經人事,犀提在關鍵時刻差點腳軟,但終于鼓足勇氣,沖了進去。那一刻,他覺得自己是莽莽撞撞地跌進了一個極樂的美夢。

    剛才吻小雪的時候,他狠不能將小雪一口囫圇了,而現在,在這個甜美無邊的美夢里,他狠不能將自己徹底地奉獻出去……

    小雪終于熬過了最初的痛楚,輕輕喘息著,以自己彈性的胴體,承受著犀提一波連著一波的力量,當那一波波充滿侵略意念的力量消融在體內,她明白,自己已經徹底被這個男人征服了……

    繾綣纏mian的日子,過得格外快,一晃就兩個月過去了。犀提一直隱隱惦記著那把刀,他也偷偷地潛入了池底,的確是有把刀,然而不知道小雪用了一種什么方法,那刀竟然好像琥珀一樣地嵌入了玄玉之中。而那玄玉,十分堅硬,犀提使盡所有辦法都動不得分毫。

    唉……盡管他萬分不愿意說,但是他沒有選擇。終于有一天,他鼓起勇氣對小雪說:“小雪,那把黑焰刀,我真的非帶走不可的。”

    “可以呀,只是你非得打敗我不可。”

    愛人之間總是格外容易被刺傷,一聽小雪干脆的回答,犀提負氣道:“這就是我的女人么?為了一把冷酷的刀,竟要跟自己的男人以性命相拼!”

    小雪臉上露出了困惑的神色:“你的女人?我要怎么做才是你稱職的女人?我讓自己的男人用自己的本事拿走屬于自己的東西,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這也有錯么?”

    犀提不再說話,冷冷地往前跨出一步,一翻掌——“橫刀斷流!”

    奇怪,小雪恍如沒有功夫的平常人一般,面對這犀提的攻擊毫無防備,只是嘴角掛著俏皮的笑意。

    一記重重的掌刀狠狠地砍中了她的前胸,往上的氣勁將她高高地拋起,在空中劃了一個長長的弧線,“啪”的一聲摔在玉池之中。

    小雪噴出了大口大口的鮮血,玉池中好似綻開了一朵朵猩紅的花,在水中飄搖……小雪表情凄慘地笑著:“我想看看,為了一把冷酷的刀,你會用多大的勁道來傷我。”

    犀提雄偉的身軀一震,那一掌下去,倒似他自己受傷更重,那痛徹心肺的感覺讓他幾乎站立不穩。但小雪那凄慘的笑容和話語卻讓他突然惡向膽邊生:“你想死么?你以為這點小情小性就可以難住我了么。”說著,鋼牙一咬,竟使出了那一招“風中刃吟”!

    面對漫天的掌影,小雪索性閉上了眼睛,眼看掌刀切到了小雪光潔的玉頸,犀提猛然變掌為抓,一把扣住小雪的玲瓏頸項,低喝道:“為什么?還手!”

    小雪無語,臉上閃現出一絲笑容,眼角卻滑落一滴晶瑩的淚水。

    那淚水悄然融入玉池之水,只一剎那,卻起了極大的變化,池底開始沉悶地震顫。這震動愈演愈烈,到了最后,整個玉池之水猶如煮沸般的翻滾起來。

    透明的玉池水下,那塊玄冰突然透出萬丈光芒來,那光芒十分奇特,不是直線的,卻是彎曲著投到小雪身上。小雪凌空舒展,猶如仙葩盛放。小雪融和在光芒里,輪廓逐漸模糊起來。

    犀提看得心驚肉跳,生怕小雪就此融化去。所幸當光芒漸漸消失,小雪又重新出現在他的眼前。

    犀提還在發愣,小雪一聲清叱:“還不去拿你夢寐以求的寶貝!”

    犀提聞言果見池底躺著一把烏黑古拙的闊刀,凌空一抓,將那刀吸入掌中,入掌只覺一陣灼熱,細看之下,一股難以察覺的黑焰繚繞著刀身,果然就是傳說中的黑焰刀!

    小雪冷語道:“你們倒是習氣相投,犀提,你既然已經拿到手了,還不離去么?”

    犀提恍若未聞,捧著黑焰刀,喃喃自語:“黑焰刀呀黑焰刀,你就是圣帝手中的神刃么?如今到了我的手里,我怎么全然就沒有一點君臨天下的感覺呢?母親呀,兒子終于找到黑焰刀了,可是我翻來覆去的看,發覺它雖然很好,可再怎么好,也好不過我的小雪呀,可嘆我竟然為了它不惜傷害小雪。母親,孩兒不孝,這一次我就自作主張了!”說著竟將手中的刀往洞口拋去。

    這一拋,黑焰刀自然會被吹出洞去,而那一邊是萬丈深谷……

    小雪飛身將黑焰刀截住,嗔道:“你這是干什么?將刀扔掉就能得到我的諒解了么?如果讓你母親知道你為了我將到手的黑焰刀扔了。我這以后,還能進你家的門么——其實,我故意不讓你拿走黑焰刀,是想讓你多陪我幾日罷了。”

    犀提用粗壯的左臂環抱住小雪的纖腰:“那怕什么?咱們就住在這玉池里,再也不出去了。”

    “你舍得離開你的花花世界?”

    “除了你,我什么都舍得。”犀提摩挲著小雪的嫩藕蓮臂,深有感觸地說。

    “可終有一天,你會覺得膩味的。”

    “不會的,怎么會呢……”犀提吻著小雪白皙的后頸窩,有點意亂情迷……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54/47048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