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圣解傳說之妙玉生香 > 第一集 第一章 冰雪美女

第一集 第一章 冰雪美女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雪山,在圣解大陸的西陲,是天水與黑水兩河的發源地。在圣解歷前后一萬年,都是一片死寂之地,從來沒有族群在這里繁衍生息。

    好一片圣潔的土地!犀提在心里由衷地感喟。從金頂城下來,所行兩萬余里,只有到了這里,他才感到了真正的輕松,那種完全不需要防范的輕松。雖然風刀割臉、呵氣成冰,但他直想在雪地里打著滾大叫。他心里有那種鳥脫樊籬,魚入大海的自由感覺。

    犀提衣衫單薄襤褸,那破舊不是一路的荊棘造成的,而是以年為單位的歲月留下的痕跡。左袖上的那個破洞,累累有四層補丁!當寒風從破洞里往里灌的時候,他心里有點沮喪:“自己已經很小心了呀,母親又不在,這破洞如果不及時縫補起來,那口越張越大的可是大大的不妙。還是盡快完成任務趕回去吧。”犀提給自己鼓了鼓勁,加快了腳步。

    犀提骨格清奇,身長七尺。看他一雙赤腳神行雪山,卻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可知他雖年不過十八,內力卻是爐火純青。要知道雪山乃圣解大陸極寒之地,要上雪山,沒有超人的內力或者防身的法術,那是萬萬辦不到的。當然,犀提并非故弄玄虛,刻意不穿鞋子,事實是他從家里出來,走了不到一千里,那雙鞋就解體了。他實在不知道如何將一雙鞋底與鞋面分家的鞋子穿起來,就只得赤腳趕路了。早知道一開始就將鞋子收在包裹里,等回家的時候再穿,這樣也就不用擔心挨母親的罵,一想到鞋子,犀提心里就悔恨不已。

    他要去風神洞,但他并不知道風神洞在哪里。母親只告訴他風神洞在雪山最北的北極峰上,風神洞就是雪山最幽寒之所在。更多的,母親也不知道了,大概父親也沒有跟她說很多吧。

    三天來,犀提在雪山一直往北走著,夜里就鉆進雪窟窿里打坐。他的武功法術來自他父親的練功筆記,他父親叫無訶,筆記就叫《無訶筆記》。犀提才七歲父親就去世了,他對父親印象不多。母親也從不對犀提說父親的事,但他料想父親也不是個平庸之輩。他參照父親的遺留下來的筆記去修習,還未至大成,兩萬余里走下來,這城池有市霸,荒嶺有盜匪,大小惡斗沒有幾十也有十幾,可是沒一次讓他覺得痛快的——對方手段太稀爛了,不經打呀。

    今日,吃光了雪山腳下獵的那只麋鹿,他已經準備放棄了。最北?這三日走下來,他開始懷疑這雪山有沒有最北了。“唉,父親道聽途說的事兒,母親卻當了真。食物已經沒有了,現在回頭的話,也要餓上三天呢。”犀提獨自叨絮起來:“母親呀,你就責罰我吧,我可不能死在這里。未來還有好多有趣的事兒等著我呢,飛,這家伙已經有三個月沒有跟我扳手腕了,他一定在芃兒面前吹噓個夠本,說我是縮頭烏龜,不敢應戰——不行,我可不能就這么完了。”

    就在他準備回頭的時候,一座直插霄漢的山峰出現在他的面前,有一種強烈的直覺在他心中吶喊:這,就是北極峰了!當然,這種所謂的強烈直覺,實際上自欺欺人得很,說穿了,不管是不是,反正他都要當北極峰爬了,不管是不是,就這一回了!

    犀提一鼓作氣,直上峰頂。攀過幾處險峻的峰頭,終于瞧見主峰隱約云霧間。繼續向上,不知不覺地陷入迷霧中。再盲人般的摸索著走了數十步,風力陡然加大,視野卻是有所恢復。犀提運足目力,抬頭見一凹陷處,高居云端,云霧到此急速吞吐,猶如一條巨龍蟄伏其間。

    這風來得如此猛烈,想來,那應該就是所謂的風神洞了吧。犀提心中一陣狂喜,一路飛奔而上。到了離洞口兩丈處,突然沒了路,犀提掂量了一下高度,嘴里暴喝一聲,猛一提氣,向上躍去,身子剛與洞口齊平,凌虛間,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將他往洞內吸去,似乎被驚醒的巨龍要一口將他吞進腹中。犀提大駭,以他的功力,竟然身不由己,好比斷線的風箏,裊裊向洞內墜去。

    犀提正驚疑間,身子已經被吸入了洞內,驀地發現,風神洞竟然有兩個狂風對流的洞口!犀提從這個洞口跳入,腳還未落到實處,被狂風推送著,竟要從另外一個洞口給吹出去!

    犀提哭笑不得,心中打趣自己:“這一吃一拉也太快了些吧,我還沒被消化呢。”于是一橫心,氣往下沉,且不管下面情況如何,下去再說。犀提這靈光一閃的決定,可是救了他的命,因為他如果聽憑狂風將他吹出去,迎接他的將是萬丈深谷!

    犀提只覺兩耳呼呼生風,也不知道往下墜落了幾十丈,反正心里邊已經有了必死的覺悟,只要待會不被下面的尖石開膛破肚,死相稍稍好看一些,他就要謝天謝地了。

    “啪!”終于掉到實處了,然而他并沒有被摔得魂飛魄散,竟是掉進了一個長約三丈的月牙形水池里,當然,即使這樣,他強健的身體也有散了架似的感覺。此處雖離洞口有幾十丈,但冰壁反光性強,待眼睛適應了之后,卻也并不十分幽暗。

    這水很奇怪,在這么低的溫度下,竟然不結冰;而且這水特性好比重水,人浮在上面,如果不費點力氣,根本就沉不下去。

    當然,還有比這水更奇怪的,那就是一個人,一個女人,光溜溜的、一絲不掛的女人!膚白勝雪,披散一頭銀絲。全身上下,除了纖纖柳葉黛眉,幽藍兩汪秋水,再加上一點朱唇外,就是一片潔白,瑩瑩有白玉之質。如此完美的女人,實在是令人懷疑是有人用細白潤玉精雕細琢而成。但看那凹凸有致的身段,靈韻飛動的五官,世間似乎又沒有這樣高明的能工巧匠。

    犀提從未見過女孩的胴體,一時如遭雷殛,看得癡了。奇怪的是,那女孩似乎也不以為忤,卻也好奇地睜大了眼睛,反復打量起犀提來。

    犀提一對劍眉高聳入鬢,十分凌厲,幸而一雙細長的藍眼睛,明朗澄清,才不至于顯得桀驁。

    女孩突然說話了,慢條斯理的,像是剛學說話的小女孩,想來是在這個與世隔絕的地方呆得太久了,久不與人說話了吧,但她的聲音如清玉玎玲,十分動聽:“你的頭發怎么是金色的呢?跟我的不一樣呢。”

    犀提笑了,自豪地摸了摸自己帶卷的金發:“太陽部落的子民都是金發。”

    “太陽部落?那是住在太陽上的一群人么?難怪頭發是金色的了,一定是被太陽光給染的。”

    犀提見她說得那么認真,也笑不出來了,意識到這女孩單純得像一張白紙。這么個女孩怎么又掉下風神洞的呢?她掉下來的時候一定還很小吧,看她怡然自樂的樣子,好像是很適應這洞底的生活。太奇怪了呀,這女孩。但犀提也不急與去問她,因為他知道自己一時半會還出不去,時間多著呢。

    犀提從水池中爬了上去,潛運法術將衣物烘干。

    那女孩卻不愿上來,側臥在水面上,那神態嬌憨得就像懶床的小女孩,但身段卻是那么的勾魂蕩魄的,犀提被自己不老實的余光搞得面紅耳赤起來。

    “咦?”女孩驚異地叫了一是聲。

    犀提舒了一口氣,女孩一開口說話,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看著她了。見她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自己的衣衫,心里不禁閃過一絲失望:這女孩,和外面那些只重衣冠不重人的俗物也沒什么兩樣。

    然而,女孩接下來的一句話,簡直讓他欲哭無淚:“你身上那么難看的東西是什么?是那種叫首飾的東西么?首飾居然是這么難看的么<!--中间广告位置-->?”

    犀提費盡周章才向她解釋清楚何謂衣物,可她馬上又有了新的問題:“那么我不穿衣服不就是失禮了?那么你作為一名男子,這么直勾勾地盯著我看,更是無禮了,是么?”一邊問,一邊還真忸怩起來,臉上似乎也飛起了一絲紅暈。

    這小女孩說話直截了當,一點也不知道委婉,犀提一時張口結舌,不知道作何回答。幸好,這愛動腦筋的小姑娘自己又找到了解決辦法:“但我這里,是從不穿衣物的,這里也沒有衣物。要不這樣,你也把衣物脫下來,就當從來不知道有衣物,那么,大家都不失禮了,對么?”說完,眼睛沒遮沒攔地望著犀提雄偉的身體,好像很迫切地想知道,男人的身體是什么樣子的。

    犀提嚇了一跳,脫掉衣物?孤男寡女,坦裎相待,實在是想想都熱血沸騰呀。但——他真的敢那么做么?這個女孩,只是少不更事罷了,如果以后明白了個中玄機,不把自己給恨死才怪呢。想到這里,他紅著臉說:“小姑娘,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不習慣在人前不穿衣服,就像你不習慣穿衣物一樣,我們還是彼此不要勉強,各自遵循自己的習慣算了。對了,小姑娘,還沒請教你的芳名呢?”

    女孩略有失望地哦了一聲:“我叫……小雪!你覺得怎么樣?要不,你給我取個名字?”‘

    犀提覺得事情越來越有趣了,自己都快要成父親了:“小雪,這名很不錯的,名副其實。你多大了?小雪,你的父母呢?你是怎么掉到這風神洞來的呢?你有怎么來到雪山的呢?”犀提對這個奇妙的女孩實在是有滿腹的疑問。

    “我多大了?”小雪似乎被犀提的這個問題給難到了,“我究竟多大了呢?該從哪一天算起呢?第一個三千年,我有了感覺;第二個三千年,我能聽了;第三個三千年,我能看了;第四個三千年,我變成了現在的這個樣子。你說,我應該算多大了呢?”

    小雪說得輕巧,這邊犀提眼珠兒都快掉出眼眶了。

    小雪見犀提面有異色,微笑著說:“怎么,這么大歲數把你嚇倒了么?小朋友?”

    犀提倒吸了口冷氣,“不是年齡,對你而言,年齡算是什么呢?千年萬年,對于天地而言,不過一彈指……只是,你該算……什么……咳咳”

    “東西呢?”小雪輕笑著接嘴,“我知道你有這樣的疑問,其實你不是看得很清楚么?我和你一樣,是個人呀。如果你問的是我的來歷。”小雪略頓了一下,接著說,“在月牙玉池下有一塊幽寒玄玉,以風神之力呼吸天地精華。我不知從何而來,混沌渺茫,像一顆種子藏于寒玉之中,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憑借這塊幽寒玄玉,終于妙悟世界真諦,聚靈成人,這就是我小雪,這塊幽寒玄玉,就好像是我的母親。你還有什么不明白的么?”

    犀提突然笑了,仿佛在一剎那徹悟了:“我明白了什么?我還有什么不明白的?你叫小雪,是個女孩,這是千真萬確的事了。”

    小雪聽著十分受用,眼睛里毫不掩飾流露出對這個男人好感來。犀提心里一陣發虛,摸了摸肚皮扯開話題說:“我看你都上萬年沒出去過了,大概我也不用指望著一時半會的能出去。但是,或許你不用吃,我呢,吃什么呢?小雪,你得給我想點辦法,眼睜睜看著一個人餓死在你面前,那可不是件什么愉快的事。”

    “我不是說,風神洞是一個能汲取天地精華的地方嗎,到這里,你還擔心餓死么?”

    “說得輕巧,你說的精華,能給我當飯吃么?我可是餓得眼睛發綠了。”

    “呵呵,真是死腦筋,光想著吃,看我——”只見小雪從玉池里掬一把水在手心,那水不僅不散開,反而凝聚成顆。

    小雪舒展身體,輕閉雙目,慢慢發出晶亮的光澤,給人通體透明的感覺。過了一會兒,那顆水珠漸漸沁入她的肌膚,一頓飯工夫,已經被小雪徹底吸收了。小雪依舊姿態安舒地側臥著,臉上掛著滿足的笑容。

    好似一個吃了頓飽飯,躺在街上曬太陽的乞丐!犀提揉著餓得絞痛的肚子,心中恨恨不已,非要將千嬌百媚的小雪比喻成個乞丐才過癮。

    小雪終于睜開了眼,眼里放出奕奕神采:“看,我就是這樣吃飯的,這玉池之水,是寒玉汲取天地精華溢出的玉脂瓊膏,小小一滴,所蘊含的能量足抵得上你一年的糧食。你吃飯不就是為了補充能量么?就不能換種方式?”

    “不行!”犀提夸張地叫起來,直勾勾地盯著小雪猛吞口水,“我就想吃,吃!那樣子好像是要把小雪活吞了似的”。

    小雪心頭突然莫名其妙地一陣急跳,垂下眼簾,躲開他的目光,“其實吃也是可以的,只要方式得當,我來教你怎么吃吧。”

    教我怎么吃?犀提心里一陣好笑,這會兒,她卻是成了我的母親了。

    小雪示范了一回后,犀提咽下一顆玉池水,入喉涼滑無比,但轉瞬即覺寒氣森然,直攻心脈,當即按小雪所授,將真氣運至膻中,以三分文火,慢慢溫焙……良久,寒氣散盡,一股清明之氣,浴遍奇經八脈,頓覺神清氣爽,美不可言。

    這玉池之水,正如小雪所言,乃瓊脂玉液,喝一滴,足可長半載功力。如果根骨上品的話,即刻可領悟到水界力量。可嘆犀提一介莽夫,將人參嚼成羅卜,一味想著的是滿足一時的口腹之欲。

    望著笑盈盈的、面帶三分贊許七分自得的小雪,犀提心中把持不住的蕩了一下,為了不至于落入飽暖思*的俗套,他索性坐下,閉目打坐……

    漸漸住于靜處,端坐正意,不依氣息,不依形色,不依于空,不依地水風火……

    不依不散中,一念生起,觀照到玉池之中蘊涵的巨大力量……面對如此巨大的力量,敬畏之余,難免自覺渺小,不知不覺陷入不依不饒的散亂之間……突然,從小修持的智慧正念生起,當即放下執著,無欲無求,與彼天然菁華,恍惚融合,恍惚分離,幾經分合,逐漸諳熟,到最后,竟能以精神靈力操縱玉池中的能量,聚散穿流。

    犀提原本不會水界法術,他所學的氣系法術也只是皮毛。但繁復的法術只是小技,關鍵在于對各界力量的領悟與操控。

    犀提根骨上品,悟性奇高,在學會操控水界力量的同時,還能舉一反三,領悟到各界力量同源的本質。想到得意處,心意一動,就像使用氣系法術中的雷電閃一樣,將水界力量猛然一個轟擊,只聽一聲巨響,玉池上空突然一個霹靂,幾道寒冰激射而出。

    犀提應聲神智一清,大呼不妙,待見到并未殃及小雪,心才安穩。

    卻聽小雪贊道:“好一記霹靂寒冰,悟性不錯,還沒請教,你叫什么名字?”

    “這個時候才想起問我的名字,”犀提心里嘀咕,“看來實力對于一個男人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

    “犀提,或者犀提大哥,雖然你比我大一萬多歲,但我也不介意你這么叫我的。”犀提調侃道,在感情上,犀提無論如何,也不能將這么個清水白嫩的、天真爛漫的少女當作萬年老妖精的。

    “好吧,犀提大哥,你來風神洞做什么呢?對于外界的人來說,貿然來雪山,好比自殺呢。”

    犀提見問才記起自己的來意。一見漂亮姑娘就把什么都忘了,如果母親知道的話,屁股必定開花。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54/47048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