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救世之靈 > 第三卷亂世記 第一章 意料外之人

第三卷亂世記 第一章 意料外之人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約書亞呆坐在街頭,已不知過去了多久,只意識到天漸漸亮了起來,人漸漸多了起來;嘈雜聲,車水馬龍聲,在他耳邊卻似乎都隔著一層膜,聽得不是那么真切。他不知道自己為何要在半夜出了家門,在雨中四處亂走,直到走到這個空曠的地方,躺在地上,聽著四周的雨聲,只覺得自己的心中很空,很空,卻也不明白到底是失去了什么。

    “大哥哥,你怎么了?大哥哥?”一個童音逐漸傳進他的兒中,他茫然地把頭轉到聲音傳來的方向,只見一個小女孩雙手撐在膝上,彎著腰,用疑惑和擔憂的眼神望著他,看著這個小女孩,他那茫然如同死魚一般的眼神泛過幾道生氣,隨即又消失開去,再沒有任何的動靜。

    “小源,小源!快點過來!”一個女人急切地從約書亞身邊拉開那個小女孩,一邊教訓著,一邊遠去。

    “我怎么了?我……”約書亞的頭腦似乎已經陷入了無法運作的情況,這個問題緩緩浮現出來,又不明不白地消失了。

    “起來!起來!不準待在這里!”一個聲音遠遠地朝他喊道。

    一個帶著紅袖章的人走到約書亞跟前,拉著他的衣服就要扯他起來,突然覺得手感不對,定睛一看,雖然他衣服上面沾滿了泥漿,但是那毫不起眼卻異常精細的花紋,新穎而大方,讓他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款式,明顯就是個奢侈品。

    “呃,沒事……沒事,對不起。你要不坐椅子上?下過雨,草地里很稀。”見約書亞緩緩地撐起身子,坐了起來,他也沒再說什么,轉身就離開了,只留下一陣嘀咕:“什么流浪漢,明明是個有錢的公子哥,想害我丟掉飯碗啊那個瞎了眼的女人。”

    隱約覺得不該坐在這里,約書亞站起身來,朝著大街上走去,剛走了兩步,“嘭”的一聲被一個黑色的房車給撞飛了起來,在空中一陣翻滾,倒在地上,撞了人之后汽車才開始剎車,停在了離約書亞十來米遠的地方。四周頓時傳來一片尖叫和汽車急剎車聲音。

    “停車!撞了人了居然還想跑!”一個人突然攔在那輛房車前面喊道,卻是那輛車停了一會兒,突然又啟動了準備離開,被人給攔了下來。

    車上沒有人下來,窗戶也沒降下來,幾個人攔住它,有人已經開始報警和叫救護車。

    不到5分鐘,兩輛救護車同時到了現場,讓圍觀的人們紛紛感嘆起這些白衣天使們超高的辦事效率。但見那急救人員下來車,卻沒急著救人,倒是像對老仇人見面一樣,指著對方就開始罵了起來。原來是市立醫院和骨科醫院兩家醫院的救護車,雙方常常同時接到急救電話,然后就開始飚車,去搶傷瘓,還多次因為分“人”不均而大打出手。

    “哎呀,大家公平競爭,上次你們不剛剛搶走一個,再怎么說這個也該給我們了吧?”骨科醫院的某個機靈點的看罵了沒用,開始講公平。

    “不成,這個月上面的指標就差這么一個了,今天就是月底了,就算是幫幫忙,下個絕對給你們不行?”市立醫院也馬上有人給頂了回來。

    兩隊人馬吵了好一會兒,永遠慢一拍的警車終于不打槍,不放炮,敲敲地進村了,里面的油條子警察伸著頭看了看那個被攔住的房車的車牌號碼,正要想溜,誰知卻被一些看急救人員吵架看得磨皮擦癢,四處亂望的人民群眾雪亮的眼睛給逮住了:“哎呀!警察同志來了!警察同志啊!你看這輛車,撞了人了居然想跑,這么半天也沒人下來。你們快來看看,不能讓他們給溜了!”

    被抓住了只好暗自罵了幾聲,象征性地拉了一下警燈,從車里下了來,而幾個騎摩托車的交警看風向不對,立馬一轟油門就不見了,讓那被抓住的警察心里更是暗自詛咒。

    黑色的房車看見警察過來了,這才把車窗玻璃稍微降下了一個小縫,塞了一個手機出來,那警察連忙接過,放在耳邊,聽了一會兒,連連說道:“是!是!明白!明白……”

    講完電話,警察對著漆黑的車窗“啪”行了個禮,雙手恭恭敬敬地把手機再塞了回去,旁邊圍觀的群眾正覺得不太對勁,就聽見那警察揮手說道:“散了!散了!你們聚在這里干嗎呢?阻礙交通啊!全部給我散了!誰要想留在這兒等下就跟我回派出所去!”

    人民群眾總是那么的善良溫馴,所以也就三三兩兩地散了。那警察再把那兩隊仍然吵得不可開交的急救人員給訓了一頓,讓市立醫院的人去抬傷員,不理骨科醫院的人嘴里的嘟嘟嚷嚷,他回頭一看,卻沒找到傷員在哪里。

    那室內醫院的人抬著擋架過來,也是愣在了原地,地上還有幾片破部片,應該是那個傷員身上的,他自己人卻不知道哪兒去了。

    “咦?地上怎么一滴血也沒有?”一個急救人員終于發現了不對,指著地上滿臉奇怪地問道。

    他們看了看那輛黑色房車前方內凹的前臉以及破碎的減速玻璃,俱都面面相噓,說不出話來。

    剛才那一陣猛烈的沖撞終于讓約書亞突然清醒了些,剛開始躺地上沒動,以為自己骨折了,過了半會兒發覺其實沒啥感覺,伸伸手,踢踢腳,俱都無恙,這才想起來自己的身體不是一般的強硬,于是撐著眾人的注意力被警察和急救人員吸引的時候偷偷溜走了。

    不知不覺中他走到了河濱公園,看了看天上飄著的無數風箏,突然覺得眼睛有點發脹,因為他想起來曾經說過要帶沐青回他家鄉,帶她來這個自己小時候最愛來玩的地方教她放風箏。

    他捂住嘴巴,眼淚終于再也無法阻擋地洶涌而出,“啊……呃……啊……”他的喉結中不斷發出陣陣意義不明的怪聲,卻是心中那份終于找到決口的劇痛,猛烈得<!--中间广告位置-->讓他連哭都難以出聲。

    哭了好一陣子,直到眼淚都流不出來了,約書亞終于累極般軟倒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他掏出自己的手機,卻發現早已被車撞碎了,于是起身走到一個公用電話旁邊,撥通了火云的電話。

    “誰?”電話中傳來了火云的聲音。

    “沐青是怎么死的?”約書亞未答反問道。

    “約書亞!?你怎么用普通電話打給我?這種線路不保險!你的手機呢?”火云遲疑了片刻,問道。

    “壞了,告訴我沐青是怎么死的。”

    “……好吧,本來是要等你回來再告訴你的,她聽說你父親病危,你昨天回去之后她就吵著也要去你那里,我……我就讓她去了……是我的錯……她是在機場被人殺害的……”火云低低地說道。

    “……告訴我她是怎么死的,是金字塔里的人下的手嗎?”約書亞的聲音聽不出任何的感情。

    “恐怕……恐怕是的……她的身體……融化了,恐怕是孔雀下的手,她的靈也消失了,怕是被南瓜收去了……你聽我說,你也趕快回來,恐怕這是針對你的攻擊,他們想要的是你的靈,在我們沒有查到他們蹤跡的時候還不能輕舉妄動,你現在一個人在外面十分的危險!”火云急促地說道。

    “……我家人呢?”

    “一起回來吧!要盡快!”

    “……我知道了……”約書亞說完,掛上了電話,叫了個出租車,朝家里駛去。

    “爸爸媽媽,有些事情我沒有時間解釋了,但是我們得立刻離開這里,還有你潔尼,你們跟我到國外去,這里很危險。”約書亞對他的父母和潔尼說道。

    “我不管你在外面做了什么,你是我們的兒子,我相信你。”他的父親安慰了下他的母親說道,而潔尼看著他,點了點頭。

    他們趕到了和火云約好的樓頂,一個直升飛機準時抵達了,等到所有人都上了直升機,約書亞卻仍然留在原地。

    “我還有些事。暫時不能回去,而且他們追的是我,我和你們在一起很危險。等我辦完事情就去找你們。”他說道。

    “你要和我們一起走!”他的父親大聲道。

    “對不起,先生,我們接到的命令是一定要接你回去!”直升機上面跳下來一個穿著軍裝的人,拉住他的手臂說道。

    約書亞以極快的速度從他身上奪走了一把手槍,指著他的脖子說道:“對不起,借用一下你的槍,你們的上級是齊格菲吧,告訴他我辦完事情之后一定回去給他道歉,你們立刻起飛。”說完,他用左手直接提起那個士兵,扔進直升機,關上了門,然后自己直接從15層樓上跳了下去。

    他的父母和潔尼在直升機中看見了,不禁驚呼了起來,那個士兵也急急忙忙地朝著總部報告著。

    直升機上的屏幕出現了一個人,明顯就是齊格菲元帥,他開口說道:“放心吧,約書亞沒事的,他從比這里高一百倍的地方跳下去也不會有事的,回程吧,他要是不回來你們是抓不住他的。”

    約書亞拍了拍褲子上的塵土,看著樓頂飛起的直升機,不管四周嚇傻的一群人,轉身離開了。

    他回到家里,找出一把裝飾用的寶劍來,那劍上與劍鞘上鑲嵌著一百多顆各式各樣的寶石,劍萼全用大塊黃金鑄成,鑲滿寶石,往下包住整塊白玉制成的劍柄,系住劍蕙的又是塊碩大的紅寶石,整個劍看起來根本就如同傳說中的仙劍一般,光芒四射,可惜卻極重,揮舞起來十分耗力;畢竟是裝飾用的劍,從制造開始就沒用人想過要用這劍來劈砍,誰知約書亞小時候卻抱著這劍去開了鋒,然后他家花園里的花花草草,大樹小樹就全部遭了天災,被砍得七零八落,那劍上的寶石也給震掉了無數顆在泥中,再也找不到了。

    約書亞沖了個澡,換了身方便運動的短褲短袖,檢查了遍奪來的手槍的子彈,就背起寶劍,開車去了機場。

    他故意在人多的地方,以及機場攝像頭的范圍內走來走去,果然不一會兒就有人盯上了他,可惜借著免稅商店中玻璃鏡片反光看見的都只是一些機場保安罷了。

    “難道他們已經離開這里了?”約書亞暗自想著,正在此時,他卻看見了一個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里的人。

    “約書亞!呵呵,終于找到你了。”海人笑著對他招呼道。

    “你是來找我回去的嗎?對不起,我還暫時不能回去,我一定要給青報仇。”約書亞看著胖胖的海人搖頭說道。

    “嗯……你女朋友的事情,我實在很遺憾……”海人撓了撓頭,朝他走了過來。

    約書亞正待說話,卻聽見四周一陣破裂之聲,卻是他所在的這個香水店貨架上面所有的香水瓶都破裂了,無數股帶著刺鼻味道香水朝著他飛了過來,他還沒反應過來,就有幾股香水擊在他臉上,他只覺得那香水朝著他的口鼻就鉆了進去,一陣辛辣嗆得他咳嗽不已,也終于讓他反應了過來,連忙揮手擋住其余的香水,人也趕快跑開。

    他站在離海人遠遠的地方,不住地咳嗽,肺里一陣刺痛,讓他有點頭暈,卻見那海人朝他走了過來,一路走過,兩旁那些商店中的酒瓶,飲料什么的都爆裂開,里面的水全部混雜在一起,在地上朝著他涌了過來。

    他總算是明白了,海人根本就是來殺他的,于是他舉起槍,對準海人一陣射擊,卻見海人毫不在意地繼續向他走來,‘咔’的一聲,槍里的子彈終于打完了,約書亞扔開槍,抓過背后的劍匣,一掌拍碎,取出寶劍,卻不敢上前,只是看著地上朝他洶涌而來的水波,不住后退著。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50/47039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