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關 3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什么是幸福?

    幸福就是快樂的感覺!

    當父母離開自己,當得知自己得的這種病無法康復的時候,那所謂的幸福就早已遠離自己而去!而快樂?這么自己曾經享受和擁有過二十年的感覺,卻在那刻再也追尋不到了!

    可是,這刻、、、、、、、、、、、、在這樣水深火熱、危險從生的這里,我感覺到了久違的快樂!因為這里,有那樣的一個人陪伴著自己!

    在這里,我的日子過得并不象以前那樣的平安,整天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下,生活得無憂無慮!這里的生活簡直可以用‘地獄’來形容!‘精神的地獄’!

    什么是惡魔?

    什么是妖靈?

    這些童話中的模糊印象,在自己感覺來一直是那樣的遙遠!雖然自己選讀的是法學系,但那不過是因為看不怪周圍的一些‘壞現象’!

    但那些‘壞’,與這些比起來卻是那樣的‘微不足道’!

    雖然剛開始的時候,自己有些埋怨蘇醒之,埋怨他把自己的僅余的生命‘浪費’在這樣的血腥事件上,可是,當真正融入其中的時候,才發現:如果自己的生命只剩下一天,那么自己仍然選擇將這最后的一天用在這種事情上,并且無怨無悔!

    雖然他把自己扯進了這樣的漩渦之中,雖然連他也無法保證自己和他是否可以活著離開這里,雖然我們都不曉得是否還可以看到明天的太陽,但是,還是那句話——無怨無悔!

    因為在這里,自己找到了以往二十年中自己都有些渾渾噩噩的人生目標!

    那就是——斬奸除惡,還這世界一片真正的清白與太平!

    這——是他的誓言!

    從此,這也是——我的信仰!

    后悔了嗎?

    從車后窗內看著越來越遠的舊式古樓,姝娟心中的迷茫是越來越大了!其實自己心里很清楚,這次離開意味著從今后再也無法與他的世界相交融了!自己和他實在不是一個世界里的人!雖然、、、、、、兩個人曾經那樣的親密,同甘共苦、同舟共濟、同生共死一年半!多少次命懸一念之間?多少次刀光血影?多少次徘徊在死亡的邊緣?認為今生已走到了盡頭?但是,都走過來了!當剛剛他緊緊地抱著自己,告訴自己一切全解決后,剎那間自已感到了幸福與滿足!他的懷抱竟是那樣的溫暖醉人!

    可是、、、、、自己、、、、、、、、、

    不!不能再想了!搖搖頭、甩開腦子里脫韁的思緒!自己和他不是一路人!他!太完美了!完美得不是自己可以擁有的人!既然無法擁有?那么、、、、、、就拋棄吧!起碼、、、、、在自己的心中還剩著一點點的尊嚴與傲氣!

    拋棄吧!

    將一切全部拋棄!!!!!!

    劍橋自羅馬時代即是重要城鎮,因為它位于康河上的第一個可航行點。11世紀時,本鎮開始設立修會,1209年一群宗教學者在學院與宗教的爭執之后,脫離牛津大學前來此地。學生生活是本市的中心,也是富庶農業區的繁榮市集中心。

    劍橋大學共有1所學院,最老的彼得學院,建于1284年,最新的是羅賓森學院,建于1979年。聚集在市中心周圍的較古老的學院中許多擁有以康河為背景的祥和庭園,又名backs。早期的學院設計就像牛津皆與宗教制度相關聯,然而幾乎沒有逃過維多利亞時代的壓制性改建。學院建筑大多集中在名為中庭的廣場四周,從中世紀晚期經列恩的杰作到現代,涵蓋600多年無可匹敵的建筑風格混合體。

    艾曼紐學院:1677年建在圣安德魯街,列恩禮拜堂是學院的特色。其石膏飾板天花板和阿米哥尼祭壇欄桿很精美。畢業生哈佛166年移居美洲并將遺產贈給麻州學院,即今之哈佛大學。

    莫德林學院:橋街經莫德林橋從市中心跨越康河通往莫德林學院。該學院1482年設立,和牛津一學院同名。莫德林是最后一所劍橋男校,1987年才招收女學生。

    圣約翰學院:有都鐸式就詹姆斯時期風格建筑。始建于1514年的角塔磚石門樓有彩色紋章標志,為劍橋第二大學院及其16和17世紀建筑入口。校舍大多建于伊麗莎白時代,掛有著名校友肖像。圣約翰學院有兩座跨康河之橋,一座建于1712年,另一座即嘆息橋。嘆息橋:181年建,仿自威尼斯同名之橋,從廚房橋看最美。

    彼得學院:第一也是最小的劍橋學院,校舍最美的細部是一座都鐸式壁爐,背景是莫里斯作的彩繪瓷磚。有座走廊連接學院和12世紀的圣母教堂,昔稱圣彼得教堂,學院因此得名。

    三一學院:這所最大的學院1547年由亨利八世成立,有廣大中庭和校舍。入口大門有亨利于詹姆斯一世雕像。大中庭特色在一座伊麗莎白時代晚期的噴泉――曾是主要供水處。1567年建的禮拜堂有真人比例的校友雕像,如牛頓像、培根像等。

    國王學院:亨利六世于1441年成立國王學院,5年后開始建教堂,這是中世紀晚期英國建筑重要典范,耗費70年才完工。亨利認為它應是本市最高建筑,并指示面積須為:88公尺(298英尺)長,12公尺(40英尺)寬及29公尺(94英尺)高。細部的設計一般認為是名工匠艾利所作,盡管后來曾經改建。學院創建人亨利六世的雕像于1879年矗立在學院中庭的中心。近正門的這座雕像是紀念1515年禮拜堂完工時在位的國王亨利八世。

    國王學院禮拜堂:此中世紀晚期杰作,耗費70年才完工。它的令人生畏的扇形拱頂天花板以22座扶壁支撐,1515年由名匠瓦斯泰爾所建造。禮拜堂西門上的皇冠與都鐸薔薇的紋章細節,反映出亨利八世的英國霸權夢想。禮拜堂的16世紀窗戶都是圣經場景。禮拜堂中的屏隔是都鐸式木工的絕佳典范,分隔禮拜堂的前廳和詩席班。屏隔上方巨大的17世紀管風琴箱飾有兩尊手持喇叭的天使。祭壇后的裝飾畫為164年魯本斯為比利時白衣修女修道院所繪“賢士來朝”。此畫為1961年私人捐贈。

    國王學院唱詩班:當亨利六世建教堂時,設定由6名唱詩班人員和16名即在教會學校受教育的男孩組成唱詩班,于彌撒時獻唱。現今唱詩班仍在禮拜期間獻唱,但也舉行世界性的音樂會。圣誕節時電視轉播其圣誕頌歌已成為一項受歡迎的傳統。

    皇后學院:1446年建在皇后領地上的學院是1448年亨利六世的皇后瑪格麗特及1465年愛德華四世皇后伍德維爾所捐贈,所以原文皇后為復數加上省略符號。其都鐸式中庭是大學中最精美的,以16世紀中半木造的校長回廊為最。15世紀建筑有主中庭就伊拉斯謨斯塔。學院建于康河兩側以1749年建的數學橋來銜接。日晷位于舊禮拜堂,即現在閱覽室上方。

    數學橋:這座橋跨康河連接皇后學院的兩個部分,是首座不用螺絲釘或螺帽建造的橋梁。

    、、、、、、、

    溫情脈脈的美景,800年的歷史積淀--劍橋的致命誘惑

    這是一年來姝娟最愛的一句話!

    確實,劍橋太美了!

    平常除了用功之外,喜歡來orchard,經常是周末來,帶點報紙,要一壺茶,或者再要一塊點心,把凳子一放,就著溫情的陽光,藍天白云,可以消磨一個上午,或一個黃昏。腦子里似乎就又澄清了,回去又可以從頭開始。

    雖然沉迷于劍橋的歷史美景,但是現實的壓力確更是不容忽視!在劍橋不允許一門考試的不及格!一旦落榜便是離開的日子了!于是,在剛剛進來的那段時間內,姝娟連個覺也不敢睡,日以繼夜地死命讀書,就是怕名落孫山!

    一年三次大考后,緊張的情緒有所消失了!一股如魚得水之感是油然而生!三次大考,每回總是學院法律系的三甲!圣約翰的三甲耶!多么令人驕傲自豪的成績!

    對了!在那陰郁緊湊的皇后學院、氣勢磅礴的國王學院、寬敞秀美的三一學院和金碧輝煌的圣約翰學院之間,我選擇了圣約翰!因為它豪富的外表深藏著一種神秘……如果不是學院里不時有學生模樣的人出入,你真的會以為,你與當代世界隔絕了。

    這種感覺真的很棒!尤其是躺在那綠茵茵的草坪上時,感覺象上上了天堂!

    在這里,自己還養成了一個‘壞毛病’!雖然自己已經是中國共產黨員了。但是竟然十分沉迷于英國教堂每周的彌撒!比人家正式的教徒跑得還勤快!弄得牧師以為自己有心入教,苦心婆心地勸了自己好多次才明白自己是有信仰的人了!其實自己入黨時,目的只是因為在中國入黨是你先進的標志!當然,自己對于共產黨員們的勇敢是非常敬仰的!說是信仰也無不可s!

    信仰啊!不管是誰?不管是哪路的神仙!真的感謝你們讓我現在仍然活著!感謝你們讓我仍然活著!

    活著!是幸運的!卻也是不幸的!因為活著就必須要忍受這宿命纏身的煎熬!姝娟臉色蒼白地從倫敦市最好的圣瑪麗醫院出來,坐在街頭上的長椅上發呆:醫生的話與國內聽到的沒有什么太大的區別!沒有辦法醫治!這次的發病完全是因為思慮過重,致使心臟的負擔加重!原因只有一個:抑郁癥!抑郁癥?!!自己可以不抑郁嗎?不能哭、不能笑、不能有太大的情緒反應。只能淡淡的開心!人活著哪里會有這樣的時候?永遠的開心,卻只能要那么一點點?

    心理醫生等自己臨走時問了這樣的一句:你在愛著什么人嗎?

    愛著人?

    自己哪里還有這樣的資格!當自己在北京做完那個手術后便失去了愛人的資格!愛!!!太痛苦的承諾了!!!

    正發呆間,就覺得手上一松。回神再看時就見一個衣著猥瑣的男人是搶了自己的提包飛奔過街。那里可有著自己的許多重要東西啊?姝娟是拔腿就追,剛沖進馬路一邊就是飛馳而來了一輛急行的貨車!嚇得自己當時就犯病了!心痛得渾身抽搐暈了過去!

    “你醒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姝娟是漸漸地清醒了過來。望著這金碧輝煌的房間是正奇怪呢?雕花的金色房門開了,一個白發長須的老者就是走了進來。

    一時間,姝娟以為自己看到了神仙。雪白的頭發和近米的長須配著一張清俊高雅的面容,即使現在早已經是皺紋累累。可是那溫和的眼神頓時瓦解了警戒的心房。那是一雙純凈高尚的明眸!深遂中有無數的智慧、清朗中有著無私的關愛!不知怎的,久別的眼淚突然象再也抑制不住一般,泉涌而下!

    “人生七大苦: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這是我們無法擺脫的命運!癡也好、怨也罷終歸是妄念、是虛無!可是,世人皆癡!阿彌陀佛!孩子,你是不能哭的!如果無法擺脫的話,坐下陪我念經吧!”坐在了紅絨的地毯上盤膝而坐。這時,姝娟才看見他手上握著的一百零八顆念珠,但那念珠不是菩提子,而是相思豆!相思?

    “如是我聞。一時薄伽梵在室羅筏。住誓多林給孤獨園。與無央數聲聞菩薩摩訶薩俱。及諸天人阿素洛等。無量大眾前后圍繞爾時眾中有一菩薩。名不可說功德莊嚴。從座而起頂禮佛足。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今此世界無量有情。煩惱因緣造諸惡業。當墮地獄餓鬼傍生。或天人中受諸劇苦。唯愿哀愍方便拔濟佛言善男子善哉善哉。汝能哀愍一切有情作如是請。諦聽諦聽。吾今為汝略說拔濟眾苦方便。善男子有佛世尊。名為不動如來應正等覺。為欲利樂諸有情故。說陀羅尼令眾誦念。陀羅尼曰、、、、、、”

    對于佛經,姝娟并不在行!但是,不知怎的?從這位師傅口中念出后卻沒有了往日旅游時的那般不耐,句句直入心田,發人深思!漸漸地靜下了心來,盤膝而坐于側位,雙手合什,閉目體會!

    佛是什么?佛就是救人者心!只要你有救人者心,你便是佛!救人者先救已,如果連自己也無法解脫怎樣去解救別人?

    但是,師父你不也沒有擺脫嗎?

    可我有了目標!我在我的目標而努力!你呢?你現在走的路是你自己真正想走的嗎?

    我?我別無選擇!

    唉!固執的孩子!

    心靈的相通需要多長時間?一刻或者一世?那中間需要緣份!而自己和九歸之間便是緣!

    起初自己對于他的故事一點也不相信!世界上哪里會有這樣的事情!但是,當自己真的躍上房頂時,自己信了!因為現代的武功是沒有辦法跳上七樓的房頂的!而他之種種在自己看來是不可思議的‘仙法’!讓自己真正的相信了!

    從此,自己就成了他九九回歸大計中的五落梅花!

    真的很有趣!姝娟是躺在宿舍的床上把玩著頸間所吊的金鏈子。這鏈子不知是怎么做的,居然會自己飛到別人的脖上套好?而且鏈墜:那一輪新月玉石竟然刺破了自己的肌膚吸掉了一滴自己的血?以后,黯淡無光的玉石重新煥發了光彩!

    按照師父所講者,因為自己的血液中有著月影公主故人的氣味,其中也帶著她的血魂!

    魂?

    多么有趣的生物!

    靈魂是人類存在世間最寶貴、最純真的禮物!

    外貌可以改變、言語可以‘修飾’,最難改變的氣質都可以‘人工加工’,只有靈魂是不可變的!

    靈魂

    它是一切的開始,不管是幸福,快樂或是傷心,痛苦!

    曾經聽人說過,人活著的時候,靈魂是只有一面的半個球,生存在世間唯一的目的就是在那茫茫人海中尋覓那球的另一半!尋找靈魂的那一半!讓那兩個半圓結成一體,從此生命不再孤寂,歲月不再難耐!

    “有許多的男男女女在塵世間,與她們的愛侶分分又合合,靠的是什么?是緣?亦是靈魂是吸引!只有相互吸引著的兩個靈魂才有可能組成那一個整圓!”

    這句話不是從什么書上看到的,而是吳妝-那個安格森的女人對自己所說的話!

    當時自己聽了非常的迷惑:“按你這樣說,你和安格森也是兩個相互吸引著的靈魂了?”

    吳妝看著她天真單純的樣子,心里真是——感慨萬千!撫mo著她清麗的面容,淡笑道:“我終于明白了!”

    “明白什么?”怎么牛頭對馬嘴的?

    “明白為什么蘇醒之會愛上你啊!”吳妝是笑著調侃道,不意外地看到她是羞紅了臉頰“你胡說些什么嗎?”

    “難道你們不相愛?你們在一起是騙人的?”吳妝是嚇唬她,結果話還沒說完,就是讓她捂住了嘴,緊張的四處看!

    看她嚇的!吳妝是拉開了她的手,笑道:“放心吧!這里沒有攝影機!”

    噢!嚇死我了!姝娟是松下了神經是長吁了一口氣,可是,聽完了又覺得似乎有些不對:“你這話什么意思?”

    “意思?”吳妝是看看了左右,將她攬在了懷里,俯在她耳邊輕道:“你們房間里有十架攝影錄音機!一舉一動都有人24小時監視!說話行動小心點!”

    “可是,你為什么要告訴我呢?醒之和安格森兩個人中間是必須死一個人的!難道你會希望、、、、、、、?”說到半中間,一個很奇怪的想法是突然浮現在了腦海中!“難道,安格森這樣非逼著醒之上島,是你的緣故?”不會吧?

    真的好靈!好靈的一個姑娘!

    只是被她這樣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吳妝的心里實在是有些黯然!

    “為什么呢?為什么你會要他死呢?你是不自愿在呆在這里嗎?可我看你們很相愛啊?”姝娟是實在有些搞不懂這個女人的想法了!

    “你見過死人嗎?”突然的,吳妝是問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見過!我還殺過一個人!當然,不是我自愿的,是他把著我的手殺的!”姝娟是非常‘坦然’地承認了自己的‘罪過’!

    “殺過人?為什么你還這么的坦然?為什么你不覺得罪惡呢?”吳妝有些想不明白,但是,馬上又是反映過來了:“對了!你所樣的一定是壞人,對嗎?”

    “不錯!他們是壞人,死有余辜!”對于那些壞人,學政法的姝娟是向來沒有同情心的,他們不配!

    “可是,他殺的、、、、、、、、是無辜的人!”一想起那些在自己眼前死去的無辜的人,吳妝的身上就是不由得一陣陣地顫抖!

    “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好人!也許這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可以稱得上是好人,也沒有一個人是真正無辜的!可是,我無法、、、、、、無法看著他這樣下去!雖然,我知道他的苦,知道他的痛,明白為何他今天會變成這個樣子,但是,、、、、、、、、”吳妝真的很無奈,但是,即使無奈有些事仍然是必須要解決的!“我不能看著他再這樣下去了!雖然他現在看起來意氣風發,雖然他現在看起來無所不能,但是,我知道,當一個人的靈魂墜入地獄的時候,快樂就再也不屬于他了!”

    “所以,你千方百計地要他把蘇醒之吸納入藥集團,為的是用他和警方的力量,除掉安格森?”按著她的思路,姝娟是猜出了她真正的意途!

    “不錯!但,要除掉的不只是安格森,而是藥,整個藥集團!娟,你知道藥集團是干什么的嗎?”吳妝是想起來都發抖!

    “他們在利用活人制藥!以前,藥集團不過是販毒,后來發展成為了制造各種神經控制藥,通過藥物來控制人類的神經系統,逼迫著對他們有利益的人做他們要那些所做的各種事情,現在呢?你知道他們現在在干什么嗎?”吳妝簡直快要發<!--中间广告位置-->瘋了,抓著姝娟的肩膀是死勁地搖著。

    那狂亂的樣子是嚇到了姝娟,“吳妝,你冷靜點!”

    “冷靜?你讓我怎么冷靜?如果有一天蘇醒之變成

    了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冷血動物,你會有什么感覺?看到你心愛的男人在做著傷天害理,天地不容的事情、、、、、、、娟,你知道他們在干什么嗎?他們簡直就不是人!他們從世界各地或拐或騙,或買或搶來一些三四歲大的孩子,把他們當成動物一樣的‘飼養’著!培育成他們所想要的樣子。成功的就當成貨品一樣的賣出去。或零或整!”

    嗯?什么叫或零或整?姝娟是有些聽不明白!

    “或零或整的意思就是:如果有人相中了那個孩子的某個器官,他們就單取出器官賣掉。如果有人相中整個人,他們就賣掉整個人!他們簡直就不是人,是畜牲!那些孩子甚至還不會說話,就被關在了牢籠里當動物一樣的養著!隨著他們的意愿行事!”那些可憐的孩子們!

    “其實我是可以出這個院子的!”

    “嗯?”又一句意外的話!

    “但是,我不敢出去!我不敢再看到那些血淋淋的場面,看到那些孩子們可憐無助求救的眼光!那是一種精神上的凌遲!其實三年前,在他們還沒有引進這個培育孩子的計劃時,我就是想把蘇醒之引進來毀掉藥的,可是,不等他來,他們就是引進了這個計劃,當我看到他們如何對待那些孩子的時候,我瘋了!”

    啊!瘋了?姝娟是上上下下看著這個看起來似乎很正常的女孩子!

    “我現在好了!因為他們從中國給我找來了一個中醫治好了我!那個醫生姓楊,叫楊影!一個很不錯的少年中醫,別看他年紀小,但是,卻是相當的醫術精純!并且,他有著一顆善良而敏銳的心。他感覺到了我的痛苦,指給我這條生路!現在的我,活著完全是因為、、、、、、我要親眼看到藥的毀滅!”吳妝是擦掉了臉上的淚珠,神情堅定得象是出征前的女神,神圣得不可侵犯!

    隱隱的,姝娟是仿佛從她的身后看到了一道光輪,那圣潔無比的光輪!

    “我有什么可以幫到你的嗎?”雖然沒有親眼看到那些慘劇,但是,光聽到就已經讓人不可忍受了!

    “幫助蘇醒之!幫助他真正打入藥的內部!他們現在仍然不相信他,雖然讓他辦許多的事情,但他仍然進不了核心!”吳妝是一向有著‘第一手內部資料的!’

    “關于這點我也清楚,可是,人家不信任他,我有什么辦法?”姝娟實在是想不通,自己可以做什么?

    唉!吳妝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孩子不由的是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純真如她,一如剛剛被安格森纏上的自己,連自保的能力也沒有,甚至都搞不太懂周圍的情況。更不懂得自己究竟在暗示些什么?看來自己真的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變得壞透了!

    既然壞,就壞個徹底吧!

    壞人是什么樣的?

    在你眼中,我們不都是壞人嗎?

    可是,你們為什么會覺得蘇醒之不是個壞人呢?有證據證明他有異心嗎?

    沒有!

    那為什么呢?

    因為他的行為處事方法仍然一如三年前一樣,毫無改變!一個不嫖不賭不抽的男人,我不相信他會真的落入地獄!

    可是,他這三年里殺的那些人,確實是事實啊!

    那些人都是作奸犯科者!從一方面來講可以說他是受了他人的委托來殺那些人,但從另外一方面來講,不也是可以用另外一種方式來清除‘敗類’嗎?

    那、、、、、、他的用心、、、、、、你們打算怎么辦?

    、、、、、、、、、、、、、、、、、、、、

    “為什么不說話?”吳妝是倚在安格森赤裸的胸膛上,低聲問道。

    安格森是看著她,看著自己此生唯一最愛的女子,那樣純潔的眼神是自己一生的渴盼與期望!“妝?”

    “嗯?”吳妝是轉身改為伏在了他的身上,‘不明白’地看著安格森,等待著他下面的言語。

    “我、、、、、、、、、”說還是不說?安格森是看著她那‘不明白’的模樣,最終壓下了差點傾吐出的心聲:“我要你幫我一個忙?”

    “什么忙?”

    “設一場宴!”

    “請誰?”

    “蘇醒之,娟,戴爾,海黛和你我!”

    “干什么?”

    “成全!”

    “成全?成全什么?”有股不太好的預感是在吳妝的腦中形成了!“你的意思是、、、、、、、”不會吧?那海黛和娟不哭死才怪!娟還好些!海黛不直接吊死才怪!

    “這是唯一的辦法!”

    “為什么會是唯一的辦法?蘇醒之那樣尊重她,不愿意去用暴力得逞;戴爾無法面對海黛的眼淚,這樣的下場會讓海黛尋死的!”吳妝可以不敢想象那個‘固執’的‘阿拉伯女人’在受到如此‘招待’后,會有怎樣的反應!

    “你呢?你不也是我那樣得到的嗎?”安格森是戲謔地逗弄她,輕咬著她肩上的肌膚,一如五年前一樣,讓她有感覺的同時又不會傷害到她。

    吳妝是俏臉一紅:“那怎么一樣?”

    “那怎么不一樣?你不也是女人!她們也是女人。蘇醒之的愛是深沉的,戴爾的愛卻是狂熱的。雖然他們的表現方式不同,但是,我是男人,我懂!他們如我一樣、、、、、、”抬起了她的俏顏“墜入情網,再難翻身!”

    “森?!!!!!!!!!!!!!!”吳妝無語了!說這些干什么?你不知道我是下了怎樣的決心才走了這一步嗎?說這些干什么呢?

    老大的女人應該是什么樣的?嬌艷,嫵媚,風騷入骨?這是常識!

    不過,世界上總有例外!

    瞧這一桌子,瞧這些男男女女!哪一個女人身上會有上述的情形?

    吳妝、不用說了,昨天的那翻談話后,姝娟已經對她充滿了敬仰!一個可以將深愛的男人親手毀滅的女子是怎樣的、、、、、、無法形容!

    這個海黛!終于是看到了她的廬山真面目!看到她,不由得是讓姝娟想起來了那《基督山伯爵》中對海黛的描述:她穿著伊皮魯斯女子的服裝,下身穿一條白底子繡粉紅色玫瑰花的綢褲,露出了兩只小巧玲瓏的腳,要不是這兩只腳在玩弄那一雙嵌金銀珠的小拖鞋,也許會被人誤認是用大理石雕成的哩;她上身穿一件藍白條子的短衫,袖口很寬大,用銀線滾邊,珍珠作紐扣;短衫外面套一件背心,前面有一處心形的缺口,露出了那象牙般的脖頸和胸脯的上部,下端用三顆鉆石紐扣鎖住。背心和褲子的連接處被一條五顏六色的腰帶完全蓋了起來,其燦爛的色彩和華麗的絲穗在巴黎美人的眼里,一定覺得非常寶貴的。她的頭上一邊戴著一頂繡金鑲珠的小帽,一邊插著一朵紫色的玫瑰花,一頭濃密的頭發,黑里透藍。那張臉上的美純粹是專屬于希臘人的,一雙又大又黑的水汪汪的眼睛,筆直的鼻長,珊瑚似的嘴唇,珍珠般的牙齒,這都是她那種民族所特有的。

    原先只以為,這位大仲馬先生描述得過于夸張,世間哪有如此風情的女子?可是,現在真看到了,才發現當真如此!那樣的風情,莫說是男人,連自己一個女子都忍不住為之心動!

    這丫頭也太夸張了吧?放著自己身邊的男人不好好看,卻直直地盯著人家的女人瞧!還一副瞧得十分入迷的樣子!

    安格森和吳妝是看著姝娟的樣子只是好笑,扭頭看蘇醒之的反應——無奈!一臉無奈的笑容!

    對她的了解是漸近的,當初只覺得她勇敢而善良,但是,這三個月的相處才發現,她是這樣的純真堅持,她已經完全明了了事情的一切情況!但是,她沒有害怕,也沒有后悔,她、、、、、更加堅持了留下的決心!決心于自己共進退,一舉消滅這個無惡不作的藥集團!

    她是純真的,善良的,這些特征雖然有某方面加強了所有人對自己的懷疑,但在更多的方面卻是給自己的‘順理成章’創造了更多‘合情合理’的解釋!

    象現在,如果她是一個受過嚴格訓練的女警,腦中想的肯定是如何殺掉桌上的這二人,而不是盯著人家的情婦死勁看!只要這兩個領導人對自己的懷疑不足以抵消自己的能力對于他們的誘惑!那么,自己就是安全的!而她、、、、、、這個‘一無是處’的丫頭,則是自己最好的‘歸宿’!

    飯菜都是吳妝做的!典型的東方味道!讓海黛和姝娟是好好的吃了一頓‘終有有點家味’的美食!姝娟是已經吃得沒有任何‘形象’了;一向冷漠的海黛今天居然也是吃得‘興高采烈’!只有那三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吃過飯菜,最后上來了香茗!

    茶未到,香已聞!

    無論是在中國,還是在阿拉伯國家,茶都是最高的品味享受!只不過在大西洋這樣的島上,要想吃到茶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何況是這么好的茶!

    姝娟是看著杯中那淡綠色的茶水以及水中飄著的一朵朵那不知名的白色小花,漂亮極了!而且,這味道,似香非香,似醇又雅,既濃且又清幽!太美了!

    “妝,這是什么茶?香極了!”

    姝娟是看著一邊添茶的吳妝,一邊是叫嚷道,一臉的猴急樣!

    海黛也是一臉的好奇和興奮,這么好的茶自己當初在王宮時都沒有喝過!

    吳妝是笑道:“這啊!是我自己泡制的花茶!這里面的花是我弄的。可這茶水卻是集天下靈秀之一壺。有洞頂烏龍的高雅,碧羅春的清幽,毛峰的出世,還有綠茶的暗香!這里面的配方啊,多一味少一味都是不成的!平時,他想喝我都舍不得給,今天高興,隨你們盡飲!來,嘗嘗如何?”

    那兩個女子早已經是被勾引得不得了了,聽完了連忙是端起來喝!尤其是姝娟,連一瞬間蘇醒之那緊張的神情也沒有看到!

    什么香茗?分明是藥茶!

    這兩個傻丫頭不知,但是,那香味一傳來時,蘇醒之和戴爾就是聞出來了!這是傳說中那催神的‘仙藥’所制的茶藥!

    這‘仙藥’是一種極其奇怪的藥草!它與普通的催情藥不同,飲用它以后,若男女雙方,一起喝過茶的男女雙方不在一起,什么事也沒有!但是,如果在一起的話,當那男子聞到女孩子身上的‘體香’,那喝過茶后散發出的香味,就會、、、、、、、、

    蘇醒之是看著她興高彩烈的喝了一杯又一杯,心里不知是怎樣的滋味!自己早就料到,會有這樣的一天!即使非自己所愿,他們也會用各種方法‘逼’著自己占了她!可是,沒有想到,竟然會有這樣的方法!

    戴爾呢?他難道不怕海黛哭死嗎?自己都無法想象如何在事后承擔她的怨恨,何況深愛著海黛的戴爾?扭頭看他時,卻發現他早已經將杯中的熱茶一飲而盡!目光是決絕的,亦是痛苦的!

    如果沉淪,那么就徹底的沉淪吧!在放你走和得到你之間,我寧愿只得到你的人,而不是得到你的感激和那永遠得不到的愛!戴爾是執著地看著那特殊‘興高采烈’的海黛,此生你是再也逃不脫的了!只不過,抬頭是看向了蘇醒之。

    他居然仍未喝?

    這個男人自己一向是認為他是‘光明’的!他那身上,每一片毛發都象太陽一般閃耀著‘光芒’,與他在一起,時時刻刻會感覺到的是自卑,永遠無法坦然面對陽光的自卑!

    既然我們都陷入地獄,那么,你也不能活得瀟灑!

    就算你在事業上可以順風順水,但是,起碼要你承受一個人的‘恨’!不用多,只她一個人的恨,就足以毀掉你那一身的‘光芒’!

    “蘇,怎么?覺得這茶不好喝嗎?”

    他這么問?蘇醒之是不由得一陣緊張!可是,自己如果真的喝了,那、、、、、、、她是不會原諒自己的!

    好奇怪噢!姝娟是扭頭看看身邊的蘇醒之:“這么好的茶,你干什么不喝?乖,來喝一口!”端起他的杯子是將一杯的茶水盡數地‘倒’盡了他的愕然的嘴中!

    “醒之?”

    “干什么?”蘇醒之是從宴散之后,就刻意地帶著她到著那最涼快的海邊走了半天,目的就是讓這暗夜冰冷的海風可以平熄自己胸中直竄的yu望。自己是想盡可能地離她遠一點,不要讓自己聞到她身上的那股香味,可是,這個丫頭偏偏是非常的不識‘時務’!說怕冷,非要從海邊回來不說,居然是把自己洗得‘光彩動人’,還穿上了那么‘性感’的睡裙!要命啊!

    這個人是怎么了?一天都怪怪的!不過,看著手上的這只已經全部不亮了的鐲子,快步地沖到了他的身邊,想告訴他一個好消息。可是,他卻是象躲鬼一樣的閃開了!

    “喂,你怎么了?”搞什么搞嗎?奇奇怪怪的!“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真是奇怪耶?”姝娟是左右看看,再看看手上的這只鐲子,還是竄的坐到了蘇醒之的身邊,全然不顧他臉上痛苦的表情,興高采烈地說道:“你知道這只鐲子是干什么的嗎?”有些炫耀的口氣!

    蘇醒之的身上已經是忍不住地在冒汗了。這個死丫頭!氣死我了!“測試監視器的東西嗎?”

    “啊?”知道啊!好沒有成就感!

    “好奇怪!每天起碼有三個點是亮的,可是今天卻是一個也沒有!他們為什么不再監視你了?相信你了嗎?”姝娟實在是搞不懂!

    可她更不懂的是,她這樣純真的‘誘惑’對于蘇醒之這樣的一個‘如此情況’的男人來講是怎樣的折磨!

    不行!我不行了!再不解決,我就要爆炸了!

    不!不!我不能傷害她!我不能傷害她!

    可是、、、、、、可是誰來救救我?蘇醒之是緊咬牙關,忍著身上一串一串涌來的激情yu望!而額上的汗、、、、、、、、嘀嘀嗒嗒地落了下來!

    “你到底怎么了?怎么流這么多的汗?醒之,你究竟哪兒不舒服啊?”姝娟是從來沒有看到過他這個樣子!那白白的臉是變得通紅不說,汗是嘩嘩的往下流,而且他的表情好象是很痛苦的樣子!伸手是試他的額頭,“好燙!你發燒了?為什么不說呢?我送你去看醫生!”扶起他就是要出去‘看病’!

    可是,卻是一把被他甩了開來:“醫生救不了我!”

    “你到底怎么了嗎?想急死我啊!”姝娟快氣死了!這個蘇醒之,什么時候還瞞著自己不說!難道、、、、、、“難道安格森給你吃了什么?是毒品還是什么別的?”

    “不是他!”

    “不是他是誰?戴爾?還是那個戴面具的?”姝娟是一一想著‘陷害’他的人!

    瘋了!我要瘋了!

    蘇醒之是一把抓住了她的肩頭:“不是戴爾,也不是他。是你!”

    “我?胡說?我哪里害你了?”亂冤枉人!

    “就是你!就是你!”蘇醒之是盡力地壓著身上的yu望,低頭間卻是發現她的鐲子亮了!一驚!

    “胡說!我根本沒有害你!你少冤枉人!”氣極了的姝娟是直打著這個‘沒良心’‘不知好歹’的男人!根本沒有發現鐲子的‘異象’!

    “就是你!就是你!你為什么要這么美?為什么要這么真?你為什么要我想起以前的那些光明?為什么你的眼神是這樣的清澈?溫柔?為什么你的頭發這么的又黑又長?”撥開了她頭上的發釵,將她一頭黑亮的長發是披在了肩上,那柔順的觸感覺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瘋狂!

    這個人不太對勁!姝娟是有些慌了:“蘇醒之,你、、、、、、你怎么了?”

    蘇醒之是苦苦一笑:“我怎么了?我中毒了!”

    “中毒?什么毒?誰下的?”中毒?那還了得?

    “你下的!”

    “啊?”又來了!狠得姝娟恨不得一口咬死他,而結果也是,狠狠的在他肩上是咬了一口,可他呢?一聲痛呼也沒有,反而是聽到了一聲極其暢快的呻吟聲!當場,姝娟的臉就是紅透了!再不明白也知道這樣的呻吟代表了什么?而且、、、、、、低頭一看、、、、、、、老天爺!他的、、、、、那個、、、、、、好象已經‘激動’得不得了了!“醒之,你冷靜一點!”

    “晚了!我冷靜不了了!”既然橫豎都是死,那么,死就死吧!猛然間打橫抱起了她,大步進走到了床邊,將她是一把扔于了床上,而自己呢?

    “你要干什么?”姝娟是簡直嚇壞了,他居然在脫衣服?“你走開!你神經啦!你走開!”拿起床上的東西就是扔他!可是,卻絲毫阻止不了他的決心!一把就是被他,被脫了精光的他是從墻角拉了回來,扔到了床上!

    而這次,自己再也沒有逃脫的機會了!因為、、、、、、、、“你是我的!我的!”蘇醒之是不顧她的哭喊,撕碎了她身上的‘偽裝’、、、、、、、、并在那樣一個眼神下

    “不要!醒之!求你!不要!”姝娟是嚇得動也不敢動了,因為他的那個東西已經是直直地頂在了自己的要位,它仿佛是非常的激動,顫顫的直是逗弄著自己早已經‘疲憊不堪’的靈魂!蘇醒之是再也不壓不住身上那熊熊燃燒的大火了,低頭輕輕地吻住了她那香甜的芳唇,喃道:“別恨我!娟!別——恨我!”

    “嗯!”

    伴隨著一聲痛呼,所有的一切、、、、、、、、、全變了!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16/46906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