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關 2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為了辦出國手續忙碌了好長時間的姝娟終于在登機三個小時后進入了夢鄉:英國啊!劍橋!我美麗的夢!、、、、、、

    可是,當姝娟睡得正香的時候,突然之間就覺得機身一振,再睜眼時、、、、、、、

    曾經聽人說過:上帝很偏心,如果他決定偏愛某人時就會一直偏愛他到底!這話說得一點也沒有錯!看著眼前這亂成一團的機艙,有幾支黑乎乎的槍口,嚇得直哆嗦的空姐!不用問也知道了了:碰到劫機了!

    我可是頭一回坐飛機!!!!!

    姝娟是氣得快上吊了!我的老天爺!不不,依據時間來算,現在已經是出了中國的地盤了。看來老天爺是管不著了!上帝啊!你果真很偏愛我啊!

    可是,姝娟還沒有反映過來時,旁邊坐著的一個小男孩就嚇得大哭出來:“媽媽!我要媽媽!”姝娟是嚇得趕緊就是捂住了這個孩子的嘴。可是這個倔強的小家伙居然狠狠地咬了自己的手一口,并且趁著自己疼痛抽手的時候從座位上跑了出來跑向了一邊已經嚇得不能動彈的蒼白婦人。而一只黑乎乎的槍口已經瞄向了那個奔跑的男孩,想著那樣一個可愛的少年從此便、、、、、、情急之下,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量,姝娟是一把抓住了站在前言兩步處的蒙面男子:“不要!、、、、、、他只是一個孩子!只是想找他的母親而已,并不會、、、并不會傷害你們的!”頭一次握著槍,并且是在這樣的環境之下。雖然勇氣仍在,但是說話還是忍不住地發顫!

    “#¥%……——*”那個蒙面男子似乎非常的不耐煩,出口成‘臟’!雖然姝娟聽不懂,但是從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來,絕對不是什么好話。而且后面竄過來的一個男子,不待姝娟明白過來一腳就是將她蹬倒在地,舉槍就是要殺!

    雖然說剛才自己也見過黑乎乎的槍口,但是目標是大家,不是自己。情況還好些!可是、、、、、當現在那槍口直直地只指向自己怕時候,姝娟真正的體會到了汗毛全豎起來的感覺,冷汗象開了的水龍頭一樣嘩嘩地往下流,身體已經完全動不了不聽指揮了!只有兩只眼睛直盯盯地盯著、、、、、、、、

    正當這時身側傳來了戲謔的輕笑聲:“這位小姐,你剛才不是膽子挺大的么?怎么現在、、、、、?”好討厭的家伙居然講這種話?姝娟扭頭就是瞪他。可是,映入眼簾的卻是一雙清澈見底的眸子!這不是一個壞人會有的眼睛!一瞬間腦中突然閃過了一個念頭!

    但是,馬上卻被他輕薄的舉動惹怒了!

    蘇醒之剛剛從日本渡假完,繞道北京辦了點事情,不想回英國的途中就遇到了這樣的事情!劫機這種事對于他來講只是小case!何況只有四個家伙!所以自己不忙不慌的想著最省事并有效不傷人的方法!但是,那個小男孩的吵鬧引出了一個很有趣的女人!不或者來講只能算是女孩!

    她是中國大陸人!這點可以從她的純正普通話來確定。而且大陸女孩都有一股說不出的韻味!淡淡的輕愁、冷冷的眼神中帶了純真的誘惑!而且,這個丫頭很有意思!明明剛才還嚇得不輕,一下子又變成了神力女超人似的勇敢!自己還在懷疑是不是她和自己一樣呢她又復現了軟腳蝦的本質!因為她倒在自己旁邊,所以可以看得很清楚,都嚇得發抖了!

    "嘖嘖嘖!!·#¥!···#¥#·¥#¥”

    他應該是中國人吧?就算不是中國人也應該是東方人!雖然自己只會一門外語,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家伙說的不是東方會有的語言!走神間竟然忘了這個一直在自己臉上摸來摸去的家伙有多么的輕薄了!

    雖然聽不懂他們在說什么?但是看他們的表情和眼神來講,那兩個還兇巴巴的家伙居然對這個男人客氣起來了?!!為什么?肯定不會是因為他長得漂亮!雖然他確實長得很好看。雖然說用好看來形容一個男人有些奇怪,但確實看起來非常的舒服漂亮!

    等等!!你在干什么?他在吃你豆腐耶?所以當他的手再次碰到自己時,姝娟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一個耳光子就是甩了上去!結果,令人意外的情況發生了!原本按照姝娟的估計,這個男人絕對不是善男信女,自己這刮子肯定是打不著的,只是想讓他不再碰自己而已。可是,當清晰的五指印出現在他那漂亮的臉蛋上時,姝娟傻了!

    “你居然敢打我?”蘇醒之火一下子就是竄起來了。一把就是將姝娟從地上拎了起來,一臉兇神惡煞般的怒容嚇得姝娟腿立馬軟了。可是,當自己的背對著那四個匪徒時,那個家伙居然沖自己嘻嘻一笑?!!!

    接下來、、、、、、、

    這個家伙肯定不是人!!!

    雖然說自己喜歡法律,但并不代表自己是那種電視劇里面脫下西裝就能打能殺的類型!更確切地來講:自己是一個體育白癡!從小學開始到大一,氣死了六個體育老師!這個輝煌的歷史相信會繼續保持下去的!但是今天,自己居然真當了一回神力女超人s!雖然說只是一個道具!想起來就是有恨呀!這個男人居然把自己當成了耙子似的,將自己在幾個男人中間拉過來甩過去的,弄得自己頭暈腦脹的不說,居然借力使力的將自己推向了一個手里拿著槍的家伙,情急之下抄起了旁邊車上的一把水果刀沖著咽喉直刺了進去、、、、、、我可是頭一次殺人啊!!!!!!!都是這個死鬼害的!!!!

    好不容易四個家伙一死三傷全被擺平了!那個家伙居然將所有的功勞全部堆在了自己的身上,害得全機組人員是直向自己慰問感謝!弄得自己頭暈腦脹不說,居然同倫敦機場取得連系!要表彰自己?!!!!不要啦!!!!人家受不了這種情況嗎?

    還算是這個家伙有點良心!一下飛機進入機場,不等人們反映過來拉上自己和行李車就是擠進了人堆。左轉右轉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溜出了機場。不過看這個地方似乎不是正門!

    這個丫頭還真是有趣耶?蘇醒之是坐在一邊的石臺上玩味地瞧著站在面前東張西望的姝娟!

    從剛剛的反映來看,她肯定是頭一次到英國,甚至可能是頭一次坐飛機。因為對于機場的建設情況是完全的沒有頭緒!在飛機上的表現才叫了一個笑人!她救了人耶?!應該是很開心地接受別人的謝意的?可是她卻苦惱得象是什么似的,尤其是在當機長通知她要表彰她時,下巴都快掉下來了。不是驚喜,完全是嚇呆了的表情!所以才是拉上她跑出了那個煩人的地方!

    “不過一點點路而已,不怕喘成這樣吧?”蘇醒之是走到了她面前調侃道!

    渾蛋!我這個樣子是誰害的?姝娟是抬頭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實在是很想罵他一頓,但一來有失自己的淑女風范,而且氣還喘不上來。心臟跳得咚咚的!不能生氣!不能生氣!千萬不能生氣!

    蘇醒之是越看她越有意思,明明氣得臉通紅,卻是一直在深呼吸就是不罵人!有意思!不過,看看天色!拉住了她的手。嚇了姝娟一跳,一把甩開了警惕地問道:“你干嗎?”蘇醒之是這個好笑!“小姐,現在已經是凌晨一點鐘了!現在是冬天耶!如果你不想被凍死的話,就不要再在這里呆的了我們該走了!”

    我們?“誰要和你一起走?”這個家伙雖然良心不壞,但是肯定不是良善這輩,這種刺激的生活我可受不了!

    “不和我一起走?你確定?”蘇醒之是忍不住又想逗她了!不待她開口又道:“這里可是倫敦!不是治安良好的中國!小姐,如果你不想剛到英國就客死異鄉的話就乖乖的跟我走!在這里死了可是上不了頭條的!”隨即就是拉上了自己和她的行李車往前面的路上去了!

    雖然很不喜歡他,但是仔細想想:這個家伙說的話確實是對的!這里不是中國!半夜出來閑晃不怕出事的凈土!雖然沒有來過這時但是卻是早聞倫敦的大名。雖然這里白天熱鬧非凡,但是到了晚上,所有在中國見不到的墜落與罪惡這里卻是應有盡有!

    為了安全!還是跟他走比較好!

    為了安全!

    對!我只是為了安全!

    可絕對沒有別的意思!哼!!!!!

    還是那句話,如果上帝決定偏愛某個人的時候,就會一直寵愛他到底!

    姝娟是有些埋怨自己為什么出門時沒有看黃歷了!看著眼前的這十幾只黑乎乎的槍口,渾身的雞皮疙瘩是全冒出來了!與剛才的情況相比,現在才是真正的死亡邊緣!因為自己身邊這個‘據看’講身手高強的不明來歷的男士已一臉的寒霜!自己被護在他的身后,緊靠著他的背可以非常清晰地感覺到他緊繃的肌肉以及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凌厲的殺氣!

    這個人到底是什么來歷?

    即使姝娟再‘單純’,也可以肯定這幫子人不是沖著自己來的。因為這個地方是這個男人的公寓!而兩個人一進門就被一堆的槍口頂住了腦門,是他的腦門居多,自己腦袋上到現在為止還算是比較輕松的!

    安全?!!安全個鬼?!!!

    姝娟在心里是暗自咒罵了自己若干次,干嗎好死不活的和一個陌生人走?還說是為了安全?是誰把我帶進狼窩的?

    不過,現在好象不是斗氣的時候了!因為房間的燈已經亮了!而一個邪惡的聲音也是將姝娟游離的靈魂引到了客廳沙發上的一個異常俊美的男人身上了!

    好邪惡的靈魂!

    這是姝娟對那個男人第一的印象,雖然他也長得非常漂亮,比起這個倒霉鬼來講有過之而無不及!雖然他笑得非常燦爛,但卻沒有半點的溫暖!他的眼神中充滿了扭曲的靈魂與憤怒的火焰以及冰冷的殘酷!雖然他現在在笑,但是姝娟卻是感覺到了徹骨的寒冷!不由得是偎向了前方的蘇醒之!

    “好秀氣的小姐!醒之!什么時候你對女人也有了興趣了?”安格森是笑嘻嘻地打量著那個躲在蘇醒之后面嚇得臉色蒼白的女孩子,非常有趣的女人!明明怕得要死,但是一雙眼睛還是瞪著老大地往前瞧!

    蘇醒之心里是十分的懊惱!剛剛在車子上才接到總部傳來的消息:前年制訂的那個‘百合花’計劃終于是有機會實施了!黑道藥王——安格森是離開了大西洋上的某個私人島嶼來到了英國,目的不明,地址不明,隨行人員不明!但是,已經在前年放下的魚餌現在在他的眼里相信還是充滿了誘惑力的!那就是蘇醒之自己!

    前年在對安格林的追捕行動中,蘇醒之是意外地救了一個風姿靈秀的東方女子,事后才知道這個女子是安格森的禁寵!據可靠消息講,安格森對于這個東方女子是非常的寵愛,對她的要求是有應必答!從不違拗!而蘇醒之自然由于他的優秀與才干被安格森瞧上了眼,那時候就要吸收其加入,但是卻被蘇醒之打傷拒絕!

    但是,這件事情卻是被國際刑警總部a組的組長——被稱為邪惡天使的海藍,那個滿腦子奇奇怪怪思想的女人想出來了一個絕妙的主意!那就是在今后的日子里故布疑陣的將蘇醒之升升降降,然后制造了若干起冤案,將蘇醒之徹底地驅逐出刑警總隊,讓他化明為暗,深入到黑暗的最深處墮落!然后挑選一個藥王再次出島的機會,讓蘇醒之潛到了‘藥’集團之中,徹底地摧毀這個國際上最大的毒口藥品販賣機構!

    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安格森每年一次數出島計劃卻是整整的取消了三年!而蘇醒之也是升升降降的在終于在一次與‘故人’的交火中故意將對方打死,被逐出了國際刑警部。這一年半在外飄零的日子里,蘇醒之一邊按照原來的計劃打入了黑道組織將自己染黑,一邊又是暗中將自己在正途中無法除去的敵人用黑暗的方法一一消滅!

    殺手——這就是蘇醒之現在的身份!

    一個只要是有錢就可以去殺人的屠宰者!

    但是剛剛,總部卻是傳來了消息,這個安格森在失蹤三年后終于出現了,并且來到了倫敦!雖然他的目的不可能完全是為了自己,但是極有可能來收容自己!總部要自己做好準備!

    自己本來打算先把這個丫頭安置好的!因為他們是今天上午剛入境的,應該不會太快找自己的。卻沒有想到,這個人居然會等在自己的家里!

    “找我有事?”蘇醒之是冷冷地看著周圍的這些黑洞,心里暗忖著他來此的目的和主意。過濾著腦子中所有關于他的資料與情況!

    安格森

    3歲

    德國國籍

    ‘藥’集團的首腦人

    出生來歷不明

    而

    ‘藥’集團——一個專營藥品毒品的國際販賣組織!他們不倒賣正規藥品,也不走私偷運。他們是以制造特種藥源為目的的一個集科研與生物為一體的恐怖組織。

    成立十幾年來,他們制造出了若干種用途特殊的藥品,控制人類的意識與靈魂,精神與肉體。在摧毀了他們的身體后瓦解掉驕傲的意志,讓無數身處在光明中的人們墮入黑暗的深淵,無奈地被黑云籠罩,退盡了身上最后的一絲光芒后徹底的墮落為魔鬼的玩偶!

    而安格森則是那個玩偶的主人——一個惡魔般詭異難惻的妖靈!

    而這個妖靈則是開啟了蘇醒之和章姝娟另一扇生命之門,從此將他們的生命緊緊地連系在了一起,永不分離!

    請你加入藥集團!”安格森倒是也不拐彎抹角,直接講出了自己的意途!

    “如果我拒絕呢?”一說完,就聽到了耳邊槍枝上膛的聲音!以及身后這個小丫頭身軀的輕顫,不由得是將身后的她摟進了懷中,不意外地看到了她已經嚇得蒼白的俏臉!

    眉頭不由得一皺,她是無辜的!雖然她很勇敢,但是,她的膽子并不大。這一點在飛機上面已經見識過了!而且,象她這樣在中國長大的女孩子是不太有機會見到如此的陣仗的!難道會嚇成這樣?撫mo著她柔順的長發來安慰著她已經嚇得顫抖的身軀!

    難道看到他這個樣子!據她講,這個男人對女人挑揀和無視的程度簡直是‘令人發指’!怎么會對這樣一個臉蛋沒臉蛋,身材沒身材的女孩子如此的‘愛憐’?不過,她又美到哪里呢?自己不照樣陷進入了嗎?

    “以你的身手,也許我困不住你!不過,你身邊的這位小姐恐怕就沒那么好的運氣了!最近研究了不少的新藥,只是沒有太多的藥人可做實驗。況且象這樣清純的女孩子,在島上是少見的!正好可以‘分配’給兄弟們做‘禮物’!只是,可惜喲!象她這么清澀的女孩子,恐怕是受不了那樣‘熱情的招待’的!”

    什么?居然要拿自己做藥人不說?還要做慰安婦?這個‘八國聯軍’、、、、、!氣得姝娟是簡直想拿把刀子捅死他,就象在飛機上捅死那個‘壞蛋’一樣!可是,看著身邊的這些黑乎乎的槍口,以及他緊張的神經!看來這次他是沒有辦法了!可是、、、、、、我絕不受辱!

    反正是活不長的,不如早死早超生!

    眼光突然是落到了蘇醒之腰上的、、、、、、一把匕首!反手抽了出來,直直地就是向著咽喉捅去、、、、、、、、

    “你干什么?”蘇醒之是正計劃著如何‘自然而然’的進入藥時,覺得懷里的女子似乎動了一下,然后腰畔一松,眼光寒光就是一閃,她居然要自盡,反手就是握住了她欲自盡的左腕,將其手中的匕首奪出,扔在了一邊。

    “為什么要自盡?”

    “我、、、、、、我絕不受辱!我、、、、、、、”想著想著,越來越覺得委屈,本來人家的命就已經不好了,干什么連一天想要的日子也不給我?眼淚叭嗒叭嗒的就是掉下來了!

    老天爺!蘇醒之的腦袋都疼了!

    時機不錯!安格森是笑嘻嘻地說道:“三年前你不加入,是因為你的官我是賊,現在呢?你一個各國通緝的殺手?聲名狼藉到如此地步,和我有什么分別?”

    “殺手?你是殺手?”姝娟是嚇了一跳,不過更多的是奇怪,象他這樣一個‘正義感’如此強烈的人會是殺手?

    不語!

    “小姑娘,沒有人是生來的殺手!你的這位情郎,三年前可是國際刑警部最出色的警員!”安格森是邊和這個小姑娘說話,邊暗暗地監視著他的表情!關于他的升升降降,到底是真,還是下的一個套?這個問題仍然得慢慢調查!

    “那你為什么要、、、、當一個殺手呢?你很需要錢嗎?”姝娟是實在想不通,為什么會有人放著光明的前途不要,而硬要墜入黑暗的深淵?

    瞧她一臉的天真,蘇醒之是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輕撫著她細致的面龐,仍然無語!有時候沉默比說上一萬句話更有效!對付象安格森這樣一個癡情人!對了,他最大的罩門是情癡!那么自己就只有從這兒下手了!可是、、、、、、這兒現成的人選只有她!一個無論是誰調查也不會有任何疑點的女孩子!可是,她愿意和<!--中间广告位置-->自己做這種事嗎?

    “放她走,我就加入藥!”這話是對安格森說的!

    “這恐怕不太可能!凡是見過我的人就必須得死!”笑話,放她走,怎么抓緊你?

    蘇醒之是眉頭一皺:“她只是一個非常平凡的女孩子,不會壞到你的事的!”

    廢話!看一眼她的模樣就知道她是什么樣的人?我敢不知道她很平凡?但是,她‘平凡’得足以引起你的保護欲,這就可以說明,起碼她在我的眼里不是一個‘平凡’人!“我不會允許萬一的存在!小姑娘,你現在的路只有兩條:要不和他一起加入藥,要不、、、、、就是死或者是我剛才所說的下場!你自己選一個!他現在是自身難保,護不了你的!”

    啊?這么選啊?姝娟是抬頭看了看身側的蘇醒之,你真的沒有辦法嗎?蘇醒之是看懂了她的眼神,對不起,我真的沒有辦法!“我不要死!”

    “任何人都不想死!”看來有希望!不過,但凡是正常人都不會想死的!哼!

    “我、、、、、、、也不想、、、、、、那樣!”實在是說不出那樣的話來啦!

    “那樣?哪樣?”這丫頭還真是有趣!如果沒有她的存在,也許自己會把她直接擄回島上好好玩一玩!

    “人家不當慰安婦啦!八國聯軍!”明白了吧?姝娟是氣得狠狠地瞪了那個安什么一眼!

    八國聯軍?慰安婦?

    好熟悉的稱呼!她、、、、也這樣的叫過自己啊!不由得是大笑了出來!

    “這么說來,你是愿意和他加入藥集團了!”

    “可是,我事先告訴你啊!我沒有運動細胞,不要想我去幫你殺人放火!我力氣也很小,讓我進島不過多浪費一口糧食而已!你要想好啊!最好還是放我走,我一定說見過你的!我膽子很小,不會惹你的嗎?”干什么非要讓人家上什么藥集團嗎?叫得好聽,不過聽這意思,看他的為人一定不是什么好地方!

    “我那兒一般不殺人放火的!小姐,我們不是強盜!”

    殺人放火?她在想什么?

    “那你、、、、、、你們是干什么的?”本來是想大聲斥問的,可是,一看他那一臉邪氣的模樣,嚇得立刻是縮回了蘇醒之的懷里!這個男人好可怕!

    “關于這點嗎?蘇以后會告訴你的!既然要進入藥集團,那么、、、、、、、”從腰間是拿出了一只彎刀,那種伊斯蘭教徒才會用的彎刀!扔在了兩個人的面前!

    姝娟是看不懂,悄悄地拉了一下蘇醒之,剛想問他拿這刀子要干什么,卻是馬上被他接下來的動作是嚇得尖叫了出來:“你、、、、、、為什么、、、、、、、”

    為什么要自己拿刀捅自己的大腿?還捅得那么深?

    旁邊一個人,一個金發碧眼的漂亮男人,一個手里沒有拿著槍,但卻是奇怪的拿著一只手術刀的男人:“那是規矩!進幫見血!代表著永不退出的詛咒!而且,必須透肉而出!小丫頭,該你了!”

    “我、、、、、我也要?”姝娟是實在沒有勇氣去拿刀捅自己?

    “你不做?”還是那個男人!不過語調已經不怎么好了!“不做就得死!”

    “我不要死!”可是,我也不要、、、、、、、、怎么辦嗎?姝娟是急得快哭出來了又!

    蘇醒之是忍著腿上的巨痛,慢慢地重新站了起來!但是,卻沒有將刀遞給她,而是扭頭看向了安格森:“我替她,可以嗎?”

    “替她?可以!不過,她必須是你的女人才行!”好現象,他越有弱點在自己的手里,掌握起來就越安全!

    蘇醒之是扭頭看了看一邊一臉驚恐無助的姝娟:“你愿意嗎?”

    “我、、、、、、、”不插刀子就得當他的女人?姝娟的臉上不由的是泛起了一陣菲紅,她自然是知道這些黑道人所講的女人是怎么回事?可是、、、、、、、那刀子、、、、、、實在是做不也決定啦!

    “你不要他,那么跟我怎么樣?”黑暗中是突然轉出來了一個臉上罩著一張銀面具的男子!隔著面具,看不到他的模樣,但是,那一身的邪惡、、、、、、、卻是嚇得姝娟是趕緊縮進了蘇醒之的懷里。可沒有等自己反映過來有所回答時,耳邊就是傳來了一聲悶哼!再低頭看時,那把帶血的尖刀已經是深深的插入了蘇醒之的另一只腿上!

    而他也是一下子再也站不穩,跪坐在了地板上,鮮血直流!

    “你、、、、、、、你、、、、、、、”姝娟是說不出話來了!這能說什么呢?脫下了自己的白色外衫,準備把這撕開包裹傷口!可是,卻是被他硬生生地又套了回去。

    為什么?為什么不讓我幫你包扎?

    蘇醒之是憐惜地輕撫著她蒼白的面龐,硬扯出了一個微笑,抵著她的額頭,淡道:“你想表演脫衣舞嗎?”

    一句話是臊紅了姝娟的粉臉!雖然里面穿著一件小背心,但是,也太少了!剛才一時情急“我忘了!”

    忘了!蘇醒之是輕輕的一笑,抬起了她羞紅的俏臉,輕輕地覆上了那嫣紅的芳唇、、、、、、、、

    他很漂亮!不對!應該說是很英俊!他的唇形很好!他身上的味道很好聞,有著淡淡的薄荷的味道,也有著一絲令人不悅的煙味!可是,很好聞!雖然他吸煙,導致嘴里總是有那樣一股的煙味,可是,那個吻是甜的!

    而且,象他這樣一個男子,臉這么白的英俊男子,居然長得這么長的腿毛?害自己給他包扎的時候不得不拿著剃胡刀先替他把腿毛刮了!

    “有什么事這么好笑?你已經笑了半天了!”蘇醒之是實在想不出她到底有什么好笑的?自從離開了家,上了飛機以后,她就一直在傻笑!讓自己都有些懷疑她不是受的‘刺激’太大了!

    “胡說,我哪里笑了?”姝娟是收起了臉上四溢的笑容,可是,那輕抿的嘴唇卻是騙不了人的!

    “這還叫沒笑?下巴都快笑掉了!”嘴硬?!

    “人家想笑嗎?不行啊!”姝娟是不由得發起了嬌叱。羞紅的俏臉上竟然是泛起了一絲甜蜜的嫵媚!

    蘇醒之看的不由得心癡,將她是摟進了懷里,撫mo著她那柔嫩的肌膚,低聲問道:“告訴我,你到底在笑什么?”

    淡淡的煙味和薄荷的味道,竟然混合成了一種迷魂的香!半偎在他懷里,竟然有了一種迷離的‘幸福感’,幸福到不愿再離開:“我在笑,你的臉挺白的。或是,、、、、、、”想起來就是又想笑了!

    “可是什么、、、、、、、、?”

    “可是,竟然長了那么長的腿毛!嘻嘻!”一想起來就是又想笑了!

    這、、、、、、、、

    蘇醒之是怎么也想不到她居然會笑這個?真是讓人哭笑不得!不過,當她拿著刮胡刀給自己刮腿毛,包扎傷口的時候、、、、、、、、“娟!”

    “嗯?”

    “你后悔跟我嗎?”雖然完成任務是第一要緊的,但是,蘇醒之不希望看到她受傷哭泣的模樣!她是無辜的!

    這個、、、、、、、、

    姝娟是將頭靠在了他的肩上,淡道:“我有別的選擇嗎?”

    記得家鄉曾經有過這樣的一句話:什么樣的鍋配這樣的蓋?意思就是,什么樣的男人就會有什么樣的女人來相配?

    因為在家鄉,人們對其他的事情可以不在乎上天的意志,但是在婚姻的問題上,卻是深深的相信著上天的存在!那是緣寫三生的情,是人力所不能違抗的!

    緣也好,孽也罷,那是你的命!

    可是,當姝娟看到安格森懷里的那個女子時,疑惑了!

    那個女孩子大約與自己不相上下的年紀,看樣子就知道是大陸人!雖然身在‘土匪窩’,可是卻是一身的‘清爽’!她一身白色的長衫,上面沾了不少的泥土,那是因為她剛才在整理那一堆形形色色的花卉的原因。不怎么干凈的衣裙的女子,卻有著一雙清澈見底的明眸!那眼眸里干凈的目光,干凈得沒有一絲的雜質!這樣的她與那樣的他?扭頭是看向了緊緊地摟著她的安格森?此時的他竟然不再讓人感到害怕與恐懼,那樣深情的目光?讓人懷疑他是否是一個殺人如麻的冷血動物?他們這樣的‘相配’是為了什么?

    “森,你終于把他帶回來了?!”那個女子是笑著回頭看了看蘇醒之以及他身側的那個一臉好奇的女子!“還帶了一位漂亮的小姐?蘇先生,記得你好象對女人不怎么感興趣的嗎?什么時候變的口味?”

    巧笑倩兮的模樣完全沒有一點的‘改變’!蘇醒之是壓下了心中的悸然,淡道:“娟,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你的同鄉,中國大陸人,吳妝!吳妝,她,我的女人——章姝娟!廣東南華人!”

    吳妝?好奇怪的名字!

    “好可人的姑娘!你怎么受得了這樣無趣的男人?他可是被人罵過性無能的男人耶?他能滿足你嗎?他到底有沒有病啊?”吳妝是好奇地過來逗著這個一臉羞紅的同鄉!同時,也損了損那個曾經對自己‘見義勇為’的‘好心人’!

    性無能?姝娟是著實讓這個名詞嚇了一跳,扭頭看著蘇醒之!真是看不出來,他這樣的男子竟然會‘寡人有疾’!而且還是這種毛病?真是令人痛心啊!想來得了這種病的男人定然是痛苦萬分的!

    她居然在用一種非常可憐的眼光來看自己?這個吳妝!竟然拿當年開的玩笑來報仇!

    我就是報仇?你要怎么樣?吳妝可是一點也不怕他!因為他是一個好人!即使他的名聲現在如此的臭!但是,他的心是善良的!

    因為知道他的善良,因此才會力勸安格森帶他上島!即使知道他現在‘惡名昭著’的真正原因,但他是唯一可以將這一切結束的人!

    唯一可以幫助自己的人!

    “你真的有這種毛病嗎?”

    壓抑了半月后,姝娟實在是忍不住了!太好奇了嗎?才會在‘酒壯路人膽’后找了一個沒人的地方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我象是有那種毛病的人嗎?”天天被她用那種眼光看著,再脾氣好的男人也快發瘋了!

    呵呵呵呵呵!這種毛病哪里看得出來?不過,既然他不想承認,那么就算了吧!無語的露出了一臉曖mei同情的微笑!

    天哪啊!!!!!這個吳妝!!!!!!!!!

    蘇醒之是氣得快吐了!可是,對這樣的一個女子,讓自己怎么‘證明’自己的‘實力’嗎?

    進入島的五天內,蘇醒之只是在分配給自己和他的屋子內養著腿上的傷,并沒有什么‘任務’給他。可是,當五天后,他的腿傷‘康復’后,他、、、、、、就是很難再見到了!

    這里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呢?想也想不明白!因為自己是屬于‘家屬’的類型!所以,成天就是呆在后院!而按著他的吩咐

    “娟,不要到處亂走!為了你的安全,只在這個園子里走動比較好!悶了就問吳妝要些書來看!不要出這個園子!”

    雖然不明白園子外面的那些白房子到底是用來干什么的!但是,恐怕真的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因為連吳妝——這個他們老大的女人也同樣的不出這個院子!而自己呢?只有一天又一天的在這園子里看著那一堆吳妝種植的花花草草發呆,不然就是在屋子里看著借來的各種書籍!

    這后院里的家屬不多,只有自己和吳妝以及一個連門也不出的伊斯蘭女子。據吳妝講:那個女子叫海黛,就是那個和《基督山伯爵》中一樣名字的海黛。她是屬于那個金發碧眼,組織中被稱為‘毒藥’的戴爾的女人。

    戴爾是專門負責‘技術’部門的事務的專職人員;這是吳妝比較婉轉的說法。技術部門?這里會有怎樣的技術呢?

    自己還非常好奇的就是那個帶著銀制面具的神秘男子!可是,吳妝卻是不講他的來歷!只告訴自己,那個人是一個非常可怕的人物!最好離他越遠越好!

    而蘇醒之、、、、、、、已經半個月沒有回來了!他去了哪里?按吳妝的話來講,他去‘辦事’去了!辦事?辦怎樣的事情呢?這里似乎不是什么好地方?相信做的也不是什么好人應該做的事情!而他呢?為什么會從一個國際刑警變成了一個殺手?他那樣清澈的眼神中雖然有著深沉,有著故事但卻沒有殺氣!他那一個身上有著陽光味道的男子,怎么會是一個殺手呢?又怎么會做了安格森的‘工具’?

    而做他的‘工具’,究竟是要做怎樣的‘工作’呢?他、、、、、、、現在又在何方呢?

    直到一天,當自己已經進入夢鄉時,門板卻是突然被人撞開了!嚇得姝娟是一下子從床上跳了起來,剛想下床看是誰?一個黑影已經是將自己壓倒在了床上,渾身的酒味,嚇得姝娟是又推又搡:“你是誰?放開我!放開我!”可是,那人似乎卻并沒有什么動作,只是輕輕地嘟噥了一句:“娟!別怕是我!”

    蘇醒之?姝娟是扭開了床邊的臺燈,果然是他!只是,為何會一身的污血呢?“你受傷了?”

    “沒有!”但是,卻比受傷還痛!

    沒有受傷?但是,臉色為什么那么難看?姝娟是看著他有些蒼白的臉,明白一定是發生什么事情了!可是,他既然不說,那么問也白問!“我去給你放熱水,洗一下吧?”起身就是要去浴室給他放洗澡水!可是,卻是被他一把拉了回來,壓在了身下:“醒之!”姝娟有些慌了,他的衣衫零亂,血污點點不說身上一股烈酒的氣息,那眼神迷亂而痛苦、、、、、、他到底要怎樣?

    可是,不待自己想明白時,他已經深深地吻住了自己。不同于上次的輕吻,這次的吻,帶著毀滅的性質,懲罰或者可以講是痛苦的味道!并且不只是吻,他的手上下撫mo著自己的身體,弄痛了自己的同時,也是帶來了一股陌生的激情!“醒之,你、、、、、、你、、、、、嗯、、、、、、、、、、”不待自己說話,又被堵上了!驚慌的想抵開他,卻是在掙扎間,打翻了桌上的臺燈,將屋內陷入了一片的黑暗。

    雖然‘同居’半月,但他一向是君子得很,同睡一張床,但是各睡各的,從不‘打擾’自己的!今天,他是怎么了?正想狠狠地‘蹬’他一腳時,卻發現他的手、、、、、、、竟然在自己的背上寫字?!

    相信我!我其實是故意變成殺手的!這是一個計劃!

    計劃?他深入黑社會竟然是為了、、、、、、?明白了!狠狠地點了點頭,在他的背上是用同樣的辦法寫字:我要做什么?

    這丫頭還真的不是普通的聰明?可是、、、、、、、

    你要做的就是接近吳妝,讓她喜歡你!并配合我的行動,掩飾我的身份!他們現在仍然不相信我!

    為什么?

    因為我不吸毒,不賭博,也不嫖娼!

    聽到這里,姝娟是忍不住笑了出來,可是,剛笑出來,頸上卻是被他狠狠地‘咬’了一口,不由得是輕輕地呻吟了出來。

    干什么咬我?

    這屋子被人監控著!難不成讓人家認為咱們在這里聊天?

    不聊天?那做什么?姝娟的臉紅了!

    做什么?蘇醒之是的抬起了身,借著一絲的月光,看到了她凈白純真的面龐,她不該受到如此的對待啊!輕輕地在其額上是吻了一下,輕聲道:“對不起!我不該這樣對你的!”隨即是按開了屋里的燈,翻身下了床!

    他、、、、、、這是為什么?姝娟是從床上坐了起來,看著蘇醒之是拿著睡衣走進了浴室,一股莫名的失望是悄悄地涌上了心頭!

    “他們并沒有同床?”看著眼前的這一堆堆的錄像帶,吳妝是有些‘不明白’的替一對‘有情人’下了評論!同時,也非常好奇地看著身后的安格森,掐了他手中的煙,問道:“我覺得他們是有情的!你覺得呢?”

    “沒有一個男人會‘有責任心’到為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女人擋刀的地步;也沒有一個女人也為一個自己不喜歡的男人到這種地方來!”看著屏幕上這兩個男女,安格森仿佛是看到了自己初見她時的模樣!

    那樣不知情為何物的時候、、、、、、、她是那樣的動人和美麗!俯身是吻住了她的雙唇,將她壓倒在了身下、、、、、、、

    喘息間:

    “你、、、、、、覺得他們合適嗎?”嬌柔無比的低吟聲中仍然有著那樣一絲的清醒與‘不專心’!

    “那是他們的事!你給我專心點!”低吼的男音中有著一股不悅。他不明白,為什么這個女人在這種時候,總是那樣的‘不專心’!

    “可是,我喜歡看到有情人終成眷屬的結局!”

    “那就創造一個!”封緘其仍然喋喋不休的小嘴!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716/46906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