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熱血青春的祭禮 > 正文 第三節 節外生之未婚夫

正文 第三節 節外生之未婚夫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下午一放學,郭敏就急急的跑回寢室,她很擔心張雪焰,中午她說要回寢室睡覺的時候樣子似乎并不輕松。大喘小喘的跑回了寢室,退開門就看見把身體縮成一團的張雪焰陷在床上睡的正香,郭敏松了一口氣,輕輕的在張雪焰的身邊坐下,看到的還是張雪焰微微皺起的雙眉,其實郭敏自己在家也是一個嬌生慣養的女孩,但是和張雪焰相處的這兩天她不知不覺的變成了照顧別人的角色,在以前她根本就沒想到。

    看了一會書,看看張雪焰還沒醒,郭敏拿著飯卡和餐具去打飯了,當然是兩份。等會到寢室的時候,看見張雪焰坐在窗臺上抽著煙看著窗外,那樣子落寞的讓人心酸。

    “你醒了?正好我把飯拿回來了,趕緊吃吧。”郭敏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很輕松愉快。

    “哦。”張雪焰應了一聲,并沒有從窗臺離開。

    “你在看什么?”郭敏把飯放到桌子上,輕聲的問。

    “沒什么,只是看看校園里的人。”張雪焰說著,從窗臺上跳了下來,拉過一份晚餐,“哎呀,你真是太好了,郭敏,我要是男的肯定娶你當老婆。嘿嘿。”

    “說什么呢?沒個正經,不就是幫你把飯打回來了嗎,哪那么夸張。”郭敏翻著白眼,仍舊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著晚飯,看得張雪焰直搖頭。“對了,雪焰,你中午說石達如果想跟你,期中考試就要比你考的好是嗎?”

    “恩,有什么問題嗎?”張雪焰盡量不讓嘴里的食物在說話的時候掉出來,含糊不清的問著,但是有個飯粒很不給面子跳了出來,差點掉在郭敏的飯碗里。

    “恩,”郭敏小心的用手護著晚飯一點一點的挪動,把自己和自己的飯碗挪動到張雪焰“跳米粒”的范圍之外,“石達雖然學習不是班上最好的,但是他也是中等以上的學生啊,你有把握比他考的好嗎?”

    張雪焰努力的咀嚼著食物,嗚嚕嗚嚕的說:“你等著看吧,我可不是那么簡單的人物,嘿嘿,嗚嚕嗚嚕。”

    “張雪焰!”郭敏實在是看不下去,“你吃飯的時候就不能斯文點嗎?真給以溫柔著稱的女性丟人!”

    “如果吃飯還要講究那么多的話,我寧愿不當女人!”終于把最后一口食物咽下,張雪焰又點上了一根煙,“我吃的比你快,你刷碗!”

    “你?!”郭敏氣的鼻子都快歪了,張雪焰吃飯的速度的確是夠快的,看自己幾乎沒怎么動過的晚飯,一付被你打敗了的表情,不服氣的說:“我又沒和你比誰吃的快。”

    之后的幾天很平靜的過去了,石達和別的同學也沒有再被高三的男生欺負,那些人似乎真的安靜了不少,轉眼到了周末,本市的學生如同放鴨子一般,呼啦一聲就消失了,一些外地的同學也到市中心玩去了。郭敏從教室自習完,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多,本來不想吃午飯的,但是想起寢室那個家伙,還是收起了課本,如果不管她,她很可能就在睡夢中餓死。

    “啊哈,死豬還在睡。”郭敏搖晃張雪焰,“別睡了,起來,太陽都曬屁股了,豬啊你,起來起來!”

    “不要晃,不要晃。”張雪焰裂著嘴說,“再晃就死人了,起來了起來了。”坐起身,張雪焰拍了拍腦門,“干什么啊,我的郭大小姐,周末啊,你也不讓我多睡會。”

    “什么周末?!哪天你不睡的和豬一個樣。”郭敏放開了手,“中午了,你餓不餓,一起出去吃點什么吧。”

    “啊,是啊,好吧,吃了你這么多頓,我請客吧。”的確,從張雪焰到了之后,幾乎每頓晚飯都是郭敏幫她張羅的。

    “你說的!趕緊起床,今天我要大吃一頓!!!哈哈哈哈哈。”

    “神經病。”張雪焰很意外,郭敏居然也會這么大笑。

    兩個人一邊研究吃什么一邊走出了校門,卻被幾個人擋住了去路。

    “大哥,就是這個丫頭打了我,還把我的刀搶走了。”原來是那天被張雪焰教訓的高三學生的“老大”,帶了幾個校外的混混來找她報復了。

    “劉大龍啊,你怎么這么沒本事,就讓這么個小丫頭片子把你給揍了?”混混老大一臉不屑的說。

    “強哥,她很厲害,當時我們四個人呢,她一下就把我們全打趴下了。”

    “那只能說你們沒用。”叫強哥的人冷冷的笑著說。

    “雪焰,他們來找你的,怎么辦?你快跑吧。”郭敏聲音顫抖的說,這些校外的混混和學校里欺負人的高年級的學生可不一樣。

    “可我不擅長跑步啊。”張雪焰還是一臉的無所謂。

    “那怎么辦?!要不報警?”郭敏已經是緊張的要死,從包里摸出手機的手一直在抖。

    “小妹妹,勸你最好不要報警,”強哥陰冷的說,旁邊的一個小混混馬上上前抓住了郭敏的手,“你們最好聽話一些,一般來說我是不會打女人的,只要你和我兄弟道個歉,賠點損失和醫藥費的話,我絕不為難你們,怎么樣?”

    “放開她!”張雪焰根本沒聽到強哥的話似的,只是直勾勾的盯著抓住郭敏的小混混,看的那小混混只發毛。

    “放開她聽到沒有?”看著郭敏被抓得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張雪焰的臉變的鐵青鐵青的。

    “你個小王八羔子,老子和你說話你聽到沒有!”強哥被張雪焰的冷淡刺激的快要發瘋,從<!--中间广告位置-->來沒有這樣讓他在兄弟面前丟過面子,“把老子惹急了才不管你大爺的男的女的一樣扁你!”

    張雪焰還是沒有理他,只是用她那修長的手指捏住了抓住郭敏的小混混的肘關節,“如果你不想這只手廢掉的話,最好放開她。”那個小混混只覺得手肘處傳來一陣的麻麻的感覺,手很不聽話的松開了郭敏,嘴巴驚訝的形成了個圓圈。

    “靠!”強哥終于忍不住向張雪焰跑了過來,就在同時,張雪焰掐在小混混肘關節的手改捏為抓,用力一帶,小混混整個人都向強哥砸了過去,然后反手一揮,把劉大龍砍倒在地,其他的幾個混混看的都呆住了,等那三個人爬起來的時候張雪焰已經把郭敏護在了身后。

    “對不起。”郭敏向張雪焰道歉,她知道自己拖累了張雪焰。

    “該說對不起的是我,是我把你牽扯進來了。”張雪焰微笑著,但是眉頭卻微微的皺了起來,“一會我把他們纏住,你趕緊跑,報警也好,找老師也好,我不管,但是你趕緊跑,我今天可能要壞在這些小子手里。”

    “什么?”郭敏詫異的看著張雪焰,有點不理解她的話,張雪焰是很厲害的,不應該怕這幾個小混混,可是為什么會說出剛才那些話。

    “沒什么,找我說的就是了,不然你也得跟著我吃虧。”

    “不要!”雖然不知道張雪焰為什么那么說,但是郭敏倔強的認為,不能自己一個人先跑,女人之間獨有義氣感讓郭敏拒絕了張雪焰的提議。

    “你傻啊?”張雪焰有些惱怒,但又有些感動,“他們可不管你是不是女的,動起手來可不會講情面啊!”

    “那也不!”

    “你們商量好了沒?”強哥和劉大龍緩過勁來,狠狠的對張雪焰說,“你們不用商量了,你們兩個誰也跑不了!”

    “來的真不是時候。”張雪焰一手把郭敏護在身后,一手緊緊的捂著胸口,看著強哥幾人,就等他們幾個有什么行動,好適時的做出反應。

    “哥們們,一起上!讓這兩個丫頭明白明白誰才是說話的!”強哥叫囂著,附和的聲音里屬劉大龍的最響。但是他們都沒注意到身后不遠處駛來了一輛車。

    “郭敏,準備好和我一起跑!”張雪焰笑了,笑的春風得意,沒等郭敏反應過來,便拉著郭敏向強哥的方向沖過去。

    “她們瘋了嗎?”強哥幾個人是真的傻眼了,他根本沒想到這兩個女人居然向自己沖過來,能做的就是讓開路讓張雪焰跑了過去。

    車已經停下來了,從上面下來了一個少年和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張雪焰跑到年輕人跟前便不支倒了下去,年輕人連忙扶住,緊張的問:“丫頭,沒事吧?”

    張雪焰搖了搖頭,用手指了指強哥一伙人,年輕人看看那個少年,少年的臉上早就是烏云密布,向年輕人點了點頭,從車里抽出一把竹刀找強哥幾個人算帳去了。

    “丫頭,丫頭,沒事吧,藥呢,帶著了嗎?”年輕人輕輕的問。

    “小豬,謝謝你啊。”張雪焰有氣無力的說,“藥我沒帶著,我也沒什么,休息一下就好了。”

    “別叫我小豬,你怎么這么不聽話,自己什么身體自己不知道嗎?怎么能不帶著藥?要不去我那吧。”

    “不用了,我休息一下就好了,一會我還要帶郭敏去吃飯呢,她說要好好吃一頓。”張雪焰微笑著說,但是聲音很細微。

    “雪焰.......”郭敏已經難得過的哭了。

    “好吧,那你休息一下吧。”年輕人把張雪焰扶進了轎車,讓張雪焰躺在后座上,在車門關上的一瞬間,郭敏又看到了張雪焰那微微皺起的眉毛。

    “她沒事吧?”郭敏帶著哭腔問著年輕人,張雪焰看起來不太好的樣子讓她十分的擔心。

    “沒什么,休息一下應該就好了。”年輕人抽出一只煙點燃,向郭敏身后看過去。那個少年已經把強哥幾個人放倒了,倒提著竹刀回來了。

    “搞定了?”年輕人問著少年,少年點點頭,警惕的看著郭敏,腔調極怪的問:“你是誰?”

    “我叫郭敏,是雪焰的同學和室友。”郭敏被看的很不舒服,帶著顫音回答著少年的問題。

    “你好郭敏,我是丫頭的私人醫生朱理。”年輕人自我介紹著,又指了指少年,“他是丫頭的未婚夫蒼嵐夜。”

    “你好。”蒼嵐夜說話還是怪腔怪調。“我是日本人,中國話不好,請多關照。”

    “啊,你好。”郭敏不自然的問好,緊接著問朱理“雪焰真的沒事情嗎?”

    “沒事,她心臟一直不好,不過現在沒什么大礙,休息一下就好了。”

    “原來是這樣......”郭敏又有點想哭的感覺,怪不得張雪焰有時候看起來那么的寂寞,還會說些那樣的話,睡覺的是眉頭皺起來也是因為心臟不舒服吧。

    “那些人怎么回事?”蒼嵐夜指了指不遠處躺在地上的強哥幾個人問。

    郭敏就把事情完整的說了一遍,朱理聽完搖了搖頭,“還真是這丫頭的個性。”

    蒼嵐夜卻沒有笑,努力的聽完郭敏的敘述,直接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電話里說的全是日語,郭敏沒有完全聽懂,但是聽出了個大概意思來,就是那個叫劉大龍的已經被退學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90/46702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