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玉山修真 第五十一章 身不由己

玉山修真 第五十一章 身不由己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唉,木老三,你果然還是來了!這娃兒我相中了,你就不要打他的注意了。”駐守天梯殿的木長老看著白眉老道嘆了口氣,神色有些不悅。

    “二哥,您向來獨享清閑,教徒弟這樣的力氣活,還是讓三弟代勞吧!再說了,這娃兒反正也是拜在咱們宗門內,誰教導還不都一樣?”白眉老道笑嘻嘻地拱了拱手,突然抓起聶瞳就跑。他迅速騰空,瞬間遠去。只有一句話還回蕩在空中:

    “二哥再見,你們都別送了……”

    “哼,這個賴皮!”回到天梯殿里的木長老嘟噥了一句,開始閉目打坐。天梯殿內旋即恢復了平靜。

    對面山頂上那些人,苦笑著,看著木老三遠去的方向,相互拱拱手,各自離去了。

    玉山山脈三十六主峰,分為外二十四峰、中八峰和內四峰。其中,內四峰又可分出主次。中間的主峰尤為高聳,乃是飛仙宗的中樞所在,歷代宗主居于其上。其他三峰環繞主峰,亦是高聳入云,氣勢磅礴。

    聶瞳還沒從錯愕中清醒過來,人就已經被帶到了內四峰的第三主峰的一處山洞里。

    這山洞極為隱秘,本身就處于峭壁的半山腰,終年云霧繚繞,洞口處還安裝了跟山體同樣顏色的石門,洞外更有一片山石屏障阻隔視線,而且石門與屏障之間更是僅有一個人身的距離。

    可以說,即便有人從此處飛過,若是不知道此處別有洞天,根本就不可能發現這懸崖峭壁上還有個山洞。木老三也是成為此峰峰主以后,偶然以神識籠罩整個山體才發現的。

    洞口不大,僅容一人進出。向內走十來步,洞內豁然開朗,其內空間竟比那天梯殿還要大一些。

    洞里漆黑,沒有光線,但這并不影響聶瞳看清里面的情況。白眉老道木老三直接將他帶到山洞最深處的石床邊站定,自己則坐到了石床上。

    “你叫什么名字?”木老三問道。

    “聶瞳。”聶瞳回應。

    “可愿拜我為師?”

    “我……我有師傅……”

    “嗯?你是何人門下?來此作甚?”木老三聲音高了起來,語速加快,臉色就不太好看。

    聶瞳看出了木老三神情的不悅,但是他能感覺到對方并沒有惡意,所以心里也不是很害怕。他囁喏著說道:

    “我師傅是……爺爺,我……我來找……找人……”

    哦,原來他所謂的師傅是他爺爺,看他穿的道袍如此寬大,想來應該是他爺爺的,道袍破舊不堪,想必他爺爺也不是什么修真大派的子弟。想到這兒,木老三臉色緩和下來,微笑著問道:

    “那,你爺爺又是什么門派的?”

    “不……不知道,爺爺是……村里的……村里給人看病的……”聶瞳如實回答。

    “哈哈,看病的,好!好!看病的好!從今天起,你就是我木雷的徒弟了,乖徒兒,還不趕快叩拜為師?”

    木老三不等聶瞳把話說完就笑了起來,他正了正冠帽,拂了拂道袍,正襟危坐,等待著聶瞳的拜師禮。

    聶瞳根本就沒想過要拜入飛仙宗,自然不肯跪拜。他面帶急色地說道:“我不是……來拜師的,我是來……找小姐姐和……管大俠的……”

    “你找的,可是一個青年和一個小丫頭?”木雷盯著聶瞳問道。

    “嗯。”聶瞳連忙點頭。

    “那好,你拜我為師,我就去把他們找來,還可以將他們也收為弟子。”木雷不待聶瞳作出反應就一揮衣袖,手掌隔空下壓。

    聶瞳頓時感覺到一股力量籠罩全身,雙腿不由自主地彎曲下去。他本能地跟那股力量相抗,盡量挺直腰桿,不想被逼迫著跪拜。可是,他發現作用在身上的力量越來越大,讓他難以抗衡。他不肯就范,咬牙堅持,額頭漸漸泛起汗珠,雙腿卻越來越彎曲。

    木雷看到聶瞳不肯拜師,眉頭擰在了一起。他緩緩加大下壓的力度,想要迫使聶瞳就范。

    幾息功夫,聶瞳就感覺全身異常沉重,雙腿顫抖不停,再也難以對抗下壓的力量,甚至連自身的重量都難以支撐了。他順勢坐到地上,卻不曾跪拜。擦了擦汗水,他閉目養神,等待著木老三怒火的降臨。

    不曾想,木雷非但不怒,還得意地笑了笑,“哈哈,性格倔強,貧道喜歡!你這個徒兒貧道收定了!”說話間,他長身而起,一陣風般的飛走了。

    洞門緊閉,洞內漆黑一片,空留聶瞳一人靜默。他以神識看向外面,竟不能透視石門。他很納悶,卻不明究竟。石門光滑,無處著力,神識亦不能推拉絲毫。

    洞外,一只如老鷹般大小的灰色鴛鴦飛來,在山洞所在的懸崖旁盤旋了幾圈,最后落在洞門前的屏障上。它朝洞口處望了望,似乎毫無發現。

    一只更大的五彩鴛鴦飛來,上面載著一個水靈靈的小姑娘。五彩鴛鴦在灰鴛鴦的旁邊盤旋著,鳴叫著。小<!--中间广告位置-->姑娘四下里看了看,然后對著灰鴛鴦招手示意。

    屏障上的灰鴛鴦振動翅膀,又在洞口處的空中盤旋了幾圈,鳴叫幾聲,跟隨著五彩鴛鴦飛走了。空氣里空余狐疑與哀婉的鳥鳴聲,在空曠的山谷內回響。

    聶瞳對于洞外的情況一無所知,莫名其妙地被關在山洞里,他很郁悶,很無奈,同時又有些焦慮與恐慌。沒能找到葉無悔,他的心里難免失落。

    被陸老頭在深谷里養大,葉無悔是他出谷后所結識的第一個同齡人,加上長時間的朝夕相伴,在他心里,葉無悔已經成了他的親人般的存在。

    其實,在葉無悔的心里,聶瞳的存在更是彌足珍貴。葉無悔小小年紀,就經歷了親人的生離死別,聶瞳能夠與她生死與共,因而也儼然成了她勝似親人的存在。

    正是因為如此,葉無悔在認為聶瞳已死的情況下,毅然決定來飛仙宗要回屬于聶瞳的灰鴛鴦;而聶瞳在了解了情況后,為了不讓葉無悔太過傷心,也盡快地趕過來,讓她知道自己還沒死。

    飛仙宗南部,葉無悔在管大俠的陪同下,正在尋找下一個進入飛仙宗的路途。于飛仙宗的東南方又一次攀爬天梯失敗后,她繼續繞行在飛仙宗的外圍,希望自己能夠進入飛仙宗,找到木水靈。不達目的,她不肯放棄。

    管賢石大俠騎著馬,載著葉無悔奔行在彎曲的山路上。突然,一位白眉老道擋在了路中央,驚得馬兒人立而起,差點把管大俠和葉無悔掀翻在地。這老道正是木老三。

    木雷道長直接就問葉無悔可想見到聶瞳。葉無悔乍聞聶瞳的消息,自然驚喜萬分,同時也有些將信將疑,能夠得見聶瞳,她當然非常愿意。于是,木雷木道長就將葉無悔和管大俠帶到了第三主峰的峰頂之上。

    懸崖上的洞門突然開啟,一道人影電射而至。聶瞳剛剛看清是木道長,就被他帶出了山洞。聶瞳還沒來得及問出心中的疑問,他們就已經來到了山頂上。

    聶瞳一眼就看到了葉無悔,心情頓時激動起來。正東張西望的葉無悔也瞬間看清了聶瞳熟悉的身影,激動的淚水情不自禁地奪眶而出。

    “弟弟!”

    “姐姐!”

    激動萬分的二人迅速靠攏,緊緊擁抱在一起。

    “好弟弟,你還活著……活著就好……”葉無悔喜極而泣,聲音哽咽,語不成聲。她疑在夢中一般抱緊了聶瞳,生怕他會突然消失。

    “嗯,嗯……”聶瞳也是情難自已,喜淚交流。他緊緊擁抱著葉無悔,使勁地點著頭。

    經歷過生離死別的一對小姐弟,如今終于相見,他們真情流露,忘記了周圍的一切。

    一旁的管大俠默默地注視著重逢的二人,暗自點頭,悄悄拭去了眼角的淚滴。他暫時壓制著心中的疑問,沒有打擾情緒失控的兩人。

    “好了,你們見也見了,該說說咱們的事了。”木雷道長看到二人半天也不肯分開,語氣有些不耐煩。

    唉,如此動情的時刻,卻有不合時宜的人!

    隨著不和諧的聲音響起,葉無悔和聶瞳不由自主地分開,兩雙手想握在一起都難以做到。

    “乖徒兒,你該拜師了。”木老三對著聶瞳說道。

    “不拜!”終于見到了葉無悔,聶瞳心中大定,說話也利索了,語氣很有力度。

    “拜師修行,可不是像他這樣的武者只是強身健體這么簡單,那可是能夠騰云駕霧、長生不死的。你看我高來高去,何其威風!修行的好處太多了,你就別犯倔了!”木老三簡直是語重心長、苦口婆心。

    “我有師傅了。”聶瞳堅持己見。

    “孩子,別傻了,就你那只會看病的爺爺,他懂得些什么?拜我為師就不一樣了,從此你就會脫胎換骨成為仙人。乖徒兒聽話,趕緊磕頭。”木老三捋了捋眉毛,確實有點兒仙風道骨的模樣。

    “不拜!”任憑木老三如何說,聶瞳打定主意,就是不肯拜他為師。

    “小姑娘,你若是讓他拜我為師,貧道也收你做徒弟如何?”木老三扭頭看向葉無悔。

    “我們只是來要回屬于弟弟的大鴛鴦,他不拜,我也不拜。”葉無悔回應道。說實話,看到飛仙宗的人高來高去,她心里羨慕得很。但是聶瞳既然不想拜師,她自然也沒了別的想法。

    “飛仙宗什么樣的仙禽沒有,回頭貧道一人給你一只。”

    “別人的東西,我們不要。”葉無悔斬釘截鐵地回絕。

    “唉,真是無知的傻孩子!”木老三嘆息著,轉身看向管賢石,“他們不拜,你呢?”

    “我閑云野鶴慣了,不想寂寞修行。”管大俠拱了拱手,向著葉無悔和聶瞳靠近。

    “呵呵,好!好!好!”木老三有些惱怒地說道。他突然欺身而進,一把抓住聶瞳,轉身跳下了懸崖。

    (未完待續!)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11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