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玉山修真 第五十章 話難成句

玉山修真 第五十章 話難成句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飛仙宗每過三年,會在立夏之日招收一回弟子,但凡爬過梯路登上峰頂的人士,大都會被宗門納為弟子。平時偶有只身前來闖天梯的人,只要通過,也會收納。

    只不過,那些登上峰頂的凡人,大多借助了器物攀爬才艱難登頂。這些人,只會成為外門弟子。也有個別人徒手攀爬成功,因而成了一些峰主爭奪的對象。但是,像聶瞳這樣徒手攀爬且速度飛快的,卻是少之又少。

    聶瞳攀爬天梯的舉動,被天梯殿里的老道士所關注,也被對面山峰上的許多飛仙宗修士注意到。聶瞳攀爬的速度之快,幾乎引起了所有關注之人的驚訝。

    一道道神識掃過聶瞳的身體,想要查探他的修為境界。當無法看透修為的時候,很多人想當然地認為,這個闖天梯的十來歲少年應該是一個資質上佳的凡人,一旦修行,前途不可限量!

    于是,消息滿天飛,被很多想要招納弟子的山峰峰主所知曉。一些峰主或者直接動身,或者派出得力手下趕往天梯殿對面的山峰。

    一時之間,很多修士從不同的方向出發,飛往同一個目的地。有的駕馭仙禽而行,有的操控器物而行,有的直接御風飛行……離得近的,剎那來臨;離得較遠的,也在火速趕來。

    聶瞳專注于攀爬階梯,暫時沒有動用神識。等到他登上最后一個臺階發現自己已經登頂后,卻被眼前看到的一幕驚呆了。

    山頂開闊,殿堂林立。但是,這些卻不是讓聶瞳震驚的主要原因。

    讓他驚訝的,是山頂上那些或坐臥或直立或懸空的人們。他們全都目不轉睛地盯著聶瞳,直把他看得滿臉緊張,內心忐忑。

    聶瞳撓了撓頭,稍微平復了一下緊張的情緒,開口問道:

    “各……各位前輩,誰能……”

    聶瞳想問,誰能告訴他葉無悔和管大俠來過沒有,但是他的話還沒說完,一些人就急不可耐幾乎異口同聲地喊道:

    “我能收你為徒!”

    出聲的自然都是有資格授徒的“師”字輩人物,比如各峰峰主,或者長老等等。那些被師尊派遣來的弟子們卻不敢搶先說話,畢竟長幼有序,修真宗門更是注重尊師重長。

    陳凱駕馭著仙鶴,也停在空中。他是偶然聽到同門的議論,知道又有人來闖天梯,這才趕來一探究竟的。盡管看到的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人,但是也被聶瞳的表現所打動,于是就留了下來。

    可以這么說,周圍有很多像陳凱這樣的人,他們只不過是來看熱鬧的。此時此刻,在一些尊長面前,哪里還有他們說話的余地!

    那些“師”字輩的人們一出聲,聶瞳又被驚到了!他有些不知所措,環顧周圍的人,一邊擺手,一邊辯白道:

    “不……不是……我想……”

    他一著急,說話就更不利索了,臉色漲紅,喉嚨發緊,小手卻如風車般擺動不停。

    “想拜入宗門是吧?小兄弟,別著急,慢慢選,慢慢說,想拜誰為師,你指一下就行。”離聶瞳很近的一位年輕修士溫婉和氣地說道。看到聶瞳的表情,他認為是突如其來的驚喜刺激了聶瞳,讓他興奮的難以表達了。

    任誰也不會想到,擁有上佳體質的少年,竟然會存在語言障礙。越是緊張,越是難以表達!

    聽了年輕修士的話語,那些師字輩的人們不說話了,全都注視著聶瞳。有人微笑以對,和藹可親;有人表情嚴肅,高深莫測;還有人擠眉弄眼,甚至勾動手指,做出招攬的動作……

    “我……我想問……”聶瞳錯愕不已,環視周圍的人群,愈發緊張的話不成句。

    “小師弟,你甭問了,我來告訴你吧。咱們飛仙宗乃是領袖西部群倫的修真大派,這里鐘天地之靈秀,非常適合修行,派內高手如云,個個法力通玄神通廣大!小師弟,你來這兒拜師,真是來對了!”

    溫婉年輕修士又截斷了聶瞳的話語。他見自己說話沒有引起師長們的指責,就自作主張地喊起了“小師弟”。不得不說,說到宗門,他神采飛揚,自我陶醉,有著一種天然的自豪感。

    “不……我……我想說……你們可曾……可曾看見我的……”聶瞳趁溫婉修士陶醉之時,趕緊擺手,形同口吃地表達著。他不知道這些人為什么要搶著收他做徒弟,他只是想問一問葉無悔和管大俠來過沒有,可是由于緊張,說話就不利索了,到現在也沒能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沒等他把話說完,又有年輕修士打斷了他的話語。

    “看見了,看見了,就是因為看見了你的突出表現,咱師傅才親自趕來招<!--中间广告位置-->納你的。”年輕修士邊說邊指了指身旁的一位長須老道士。

    長須老道就是那個擠眉弄眼勾手指的人。聽到身邊徒弟說話,他捋了捋胡須,沖著聶瞳微微一笑,又點頭示意徒弟繼續說。

    那年輕修士得了師傅的鼓勵,頓時眉毛上揚,繼續說道:

    “小師弟,咱師尊可是三十六主峰的峰主之一,地位尊高,法力高深,你別猶豫了,趕緊過來拜師就好了!”

    年輕修士得意洋洋,長須老道也是喜上眉梢,配合著徒弟的話語做出招手的動作來。他這一招手,聶瞳竟身不由己地朝著道士飄過去。

    “慢著!”

    長須老道一招手,其他師字輩的人們頓時不干了,紛紛出手阻攔。

    結果,聶瞳只是動了一動,就又被定住了。他感覺到好幾股力量作用在他的身上,既有拉抻之力,又有下壓之力。盡管力度都不是很大,卻也讓他難以動彈。

    現在倒好,一句話沒能說完整,他連擺手的動作都做不成了!

    “王師兄只是外峰峰主之一,他那里的環境遠不如貧道的中峰,小兄弟還是跟我走吧!”說話的是一位面容和藹的道士。

    “陳師弟,你怎么說話呢?修士重在修心,環境的好壞,很重要嗎?”長須道士出言反駁,面帶慍色。

    “環境當然重要啦!小友,我也是中峰峰主,我那里的環境更好,非常適合居住與修行,你跟我走就對了!”一位懸空的中年道士也開口道。他也強調了環境的重要性,長須道士瞪了他一眼,沒再說話。

    “我可是本宗的長老,擁有很多資源,小友拜我為師才好。修行需要什么?小友,你懂的。”一位仙風道骨的道士說道。

    “小友別聽他忽悠,他不過是個外事長老,忙得很,哪有時間教你!你拜我為師更好!我也是長老,還很清閑,有大把的時間教導弟子。”

    “你們有我清閑嗎?”一道聲音從聶瞳身后傳來,聲音不大,卻讓周圍瞬間無聲。

    聶瞳感覺身體一輕,頓時恢復了行動的自由。他連忙回頭看去,竟是天梯殿里的老道士飄在身后的空中。

    “拜見木長老!”其他修士紛紛施禮,輩分低的,竟直接叩頭,行起了跪拜之禮。

    “嗯,不必多禮!”

    天梯殿老道士抱拳回禮,接著手掌虛抬,讓跪拜弟子起身。他沖著聶瞳點頭微笑,親切地說道:

    “小友看到了吧,貧道盡管只是個看門的,但是在宗門內的輩分很高的,而且你也知道,貧道真的很清閑的。你拜我為師,那些人都要喊你一聲小師叔的。怎么樣?輩分夠高了吧?”木長老指了指剛才跪拜的那些人。

    聶瞳心里納悶,還有一點點受寵若驚的感覺。到現在,他也不明白這些人為什么要搶著收他為徒。他很想大喊:我只是來找人,來要東西的。可惜他沒機會完整地表達。

    “哦,對了。小友,你拜我為師,我就回答你的問題,還可以把那兩個人也收為記名弟子如何?”木長老語氣舒緩,循循善誘。

    “前輩,你這么說,是不是無悔姐姐……和管大俠……”聶瞳從老道士的話語中察覺出,葉無悔和管大俠應該是來過了,他正要繼續追問,話語又被人打斷了。

    “是不是一個青年和一個小丫頭?我知道他們在哪里。”陳凱聽了老道士和聶瞳的對話,立即想起幾天前遇到過葉無悔的事情,于是開口說道。

    “真……真的……”聶瞳聽了陳凱的話,情緒頓時高漲起來。

    “當然!你只要拜這位道長為師,我就告訴你。”陳凱指了指先前說話的陳姓道長。

    “我……我……”聶瞳猶豫起來。他不想拜師,只想找到葉無悔和管大俠,順便要回自己的灰鴛鴦。

    “哼,陳十三,你真是養了個好兒子呀!”木長老瞪了陳凱一眼,冷聲說道。

    “嘿嘿!木長老,你老一向不喜歡收徒弟,怎么也來湊熱鬧了?”陳姓道士略顯尷尬地抱拳施禮,但是話語里卻沒有想讓的意思。

    “老頭子我突然想收徒弟了,怎么?不行么?”木長老直視著陳姓道士,語帶怒意。

    “行,行,當然行!不過,您老的性情……”

    “老頭子的性情怎么了?你說……”

    看到木長老跟陳姓道士捉急,其他人都默不作聲,但是嘴角卻不由自主地上揚起來。

    “哈哈,原來在這兒。好一個白嫩的小娃,貧道喜歡!”一個白眉老道突然電射而至,出現在聶瞳的身邊。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11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