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紅塵煉心 第四十四章 爬出墳塋

紅塵煉心 第四十四章 爬出墳塋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木風長老走了,管賢石和葉無悔也離開了。荒廢的庭院里多了一座新墳。

    木長老雖是修士,但是因為心中早有了武斷的想法,認為在那種熾烈的天劫下,聶瞳斷無幸免之理,所以只是看了一眼,就斷定聶瞳已經死去。他若是仔細觀察,定然會看出端倪,也不會將聶瞳連同其他尸體一并埋在了墳中。

    管大俠和葉無悔都不是修士,他們不了解修士進階需渡劫的情況。其實就是凡人一生,都會有百災千劫,說不定什么檻邁不過去就千難萬險,更遑論修士的渡劫了。

    修士渡劫,簡直就是死中求活,死里逃生。聶瞳心神受損,但生機盎然。普通人焉能看出?管賢石大俠和葉無悔都看不透聶瞳的真實狀況,所以才會有后來的重新掩埋。

    地下的聶瞳盡管沒有呼吸沒有知覺,但是體內充滿生機。因為吸收了妖道體內的所有精元,他體內的真氣很是充盈。雖說在對抗天劫時消耗了一些,但是相比于遭遇妖道之前,真氣還是多了很多。而且因為天劫的緣故,體內的真氣反而更為精純。

    他此番昏迷,主要是因為心神消耗過大,再加上最后一道劫雷的轟擊,才導致心神暫時失去意識。這跟他的心神處于魔幻劫中是不一樣的。魔幻劫中,心神無法脫困的話,聶瞳就真的會死去。而今只要心神得到休養,他就會蘇醒過來。

    真氣在經脈里緩緩流轉,不斷滋養著他的身體。心神的耗損自然也得到滋養,漸漸彌補著不足。然而心神的創傷,卻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恢復的。兩三天時間過去了,聶瞳一直沉眠地下,未能醒轉。

    說句實在話,聶瞳能有現在的這種狀態,已經不錯了。

    飛仙宗的木水靈身為天驕之輩,只是渡元胎境之劫,還落得那般凄慘。若不是她父親木知秋為她輸送真氣,又送去了很多靈石,她想要徹底恢復,還不知道要多長時間呢。

    聶瞳先是心神渡魔幻劫,后又遭遇天劫,可謂是心神與肉體同時遭受了劫難。劫中有劫,其危險的程度絕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簡單。幸虧體內的真氣充裕,這才僥幸保命。

    說來也巧,管大俠和葉無悔剛剛離開,地下的聶瞳就有了反應。意識于迷蒙中回歸本體,他想醒過來,想動一動身子,可就是動不了,如同“鬼壓身”一般。這時,他真想讓人拉他一把,或者動他一下,將他從夢魘中拉回到現實世界。

    可惜沒有人幫助,他只能靠自己。意識漸強,聶瞳極力想讓身體動一下。開始是手指動了動,然后是手腳齊動,他終于掙扎著扭動了一下身體。整個大墳因他的掙扎而抖動了一下,一些墳土滾落地面。

    經過長時間的掙扎,聶瞳終于擺脫了“鬼壓身”的狀態,意識成功支配身體。手腳并用,一起發力,雖然感覺到身體如被大山壓著一般,但還是佝僂著身體坐了起來。

    能在厚土壓身的情況下坐起身來,不得不說他肉身的力量又增加了不少。天劫在打擊的同時,也鍛煉了筋骨皮肉,更是洗滌了真氣。更為精純的真氣滋養全身,身體自然變得更為強勁有力。這就是禍福相依的結果。

    聶瞳坐了起來,身體上的壓力減少了一些,但是大腦還有些迷糊不清,混混沌沌。隨著時間的推移,意識逐漸清晰,他開始感覺到頭痛欲裂,身體也很不舒服。

    這種狀態下,他不愿意睜眼,也不愿意想其他問題。他下意識地只想抓緊打坐,也好盡快恢復清明,徹底擺脫掉鉆心的疼痛。

    調心入靜,采藥歸壺,真氣在經脈里運轉,慢慢滋養著身體,滋養著神魂。轉眼間,兩天時間又過去了,聶瞳從靜坐中醒來,大腦徹底清醒,而身體的痛感雖有所減輕,卻也格外的清晰了。

    心神重新掌控身體,聶瞳頓時感覺到身體各處都被外物擠壓著,而之前的經歷也紛至沓來。

    他無法睜眼,第一時間就調動神識查看四周,確定自己還在密室之中。因為他看到了捕快們的尸體,看到了孩童的干癟尸體,看到了一件殘破的道袍,看到了曾經密室的輪廓。

    他還看到了自己的小塔、毛筆、“人間有仙”秘笈以及因抵擋天劫而破碎的紙屑,可是,他卻沒有看到葉無悔和管賢石,更沒有看到妖道。

    這讓他疑惑不解,憂大于喜。沒有看到二人的尸體,總歸是好的。但是,妖道也不見了,他擔心妖道將他們帶了出去,性命一樣朝夕難保!

    聶瞳神識往外延伸,就看到了埋葬他的土層的全貌。看形狀,赫然是一座墳墓。他有些明了了,自己怕是被人當作死尸掩埋了吧?心里暗自苦笑一聲,他繼續延展神識。他想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葉無悔。

    神識瞬間籠罩了整個清風鎮,他看到了街道上稀稀落落的行人,看到了蹲在墻根處的一些行動不便的老人,看到了各家各戶各自忙碌的家人,更是重點找到了賓歸客棧,看到了<!--中间广告位置-->擇菜的伙計、忙碌的廚師、悠閑的老板以及為數不多的賓客。

    唯獨沒有找到葉無悔或者管大俠,他就繼續擴散神識,直至達到神識所能看到的極限距離。此時,他已經搜索了方圓十幾里的地面,神識比從前看得遠了好幾倍。他看到了零散在地里勞作的農民,看到了幾個蕭瑟殘破的村莊,還是沒能找到葉無悔,就連管大俠也影跡全無。

    怎么回事?難道他們最終也遭逢不測,被埋掉了嗎?聶瞳感到不安,心緒復雜。按理說,葉無悔還活著的話,不應該這么快就離開此地才是。他哪里知道,自己被埋在地下已經五六天了。

    感受到神識變強,他覺得也許自己的聽覺也應該有所提高。于是,他凝神細聽,自然而然地展開了聆音的神通。

    整個世界頓時嘈雜起來,他聽到了各種各樣的聲音。土層內的蟲鳴聲、微風輕拂地面的沙沙聲、各種動物的叫聲、嘈雜的人類說話聲等等。

    他聚焦賓歸客棧,聽到了賓客的議論聲。那些賓客說的最多的,就是荒廢的庭院里所發生的怪事。從無端降下雷電到墳墓埋尸,從孩童丟失說到罪魁禍首妖道的被人碎尸萬段,甚至有人還咒罵著妖道和捕快們。其中自然也說道了他的遇害,以及葉無悔和管大俠的獲救。

    哦,原來妖道已死,而無悔姐姐和管大俠果然獲救了!他們向西而去,難道是去飛仙宗?聶瞳心內安定下來,大致猜測到無悔姐姐西去的目的。

    他很快就意識到多想無益,還是盡快離開墳墓為好。身體一動,頓時牽扯了受傷的皮膚,陣陣痛感傳入心神。

    他這才關注到自己的傷勢,覺察到皮膚的龜裂,同時也注意到自己已經變成了光溜溜的。強忍著疼痛向下移動,神識尋找著自己的東西。

    皮膚雖然受傷,但是全身的力量卻翻倍地增長了許多,他很快就拿到了自己的東西,順便拿走了那件殘破的道袍。做完這些,他往上移動,很快就爬出了墳塋,向著最近的水坑跑去。全身黑漆漆的,看著都難受。

    水坑不大,方圓能有二十多米。聶瞳先將破道袍清洗了一下,翻弄的時候才發現道袍的里面還懸掛著一個錢袋子一樣的東西。神識一掃,他頓時吃了一驚。

    原來這“錢袋子”看著不大,甚至比普通的錢袋子還小一些,可是里面卻裝著遠比外形看起來大得多的一些東西。兩本泛黃的紙書,幾個玉瓶,十幾粒金疙瘩,幾十塊尺許見方的磚塊等等。這么多東西放在里面,空間仍是綽綽有余。聶瞳將自己的秘笈、毛筆和小塔也裝了進去,就開始洗涮道袍。

    這道袍肯定是妖道的,他心里想到。難怪這么多窟窿,原來是被管大俠的劍刺破的。沒想到妖道還如此愛財,竟然儲藏著金疙瘩。聶瞳顧不得翻看里面的東西,將道袍洗干凈以后就掛在了一旁的樹枝上。他怕有人經過,看到他光溜溜的身體。其實,他就是光著屁股在大街上跑,別人也不以為意的。他怕羞,但是有些多慮了。

    身上龜裂的黑皮倒也容易清洗,一塊塊黑皮清洗干凈,露出了羊脂白玉般的潔白肌膚。這肌膚,就是白凈的女子見了,怕是也要嫉妒幾分。

    看到一個婦女往坑邊走來,聶瞳趕緊爬上岸去,迅速將道袍裹在身上,跑走了。道袍很大,將聶瞳的整個身子都能遮住。這倒好,連褲子都可以省了。只是袖子太長,堪比花旦的水袖,他只好把它挽起來。

    之所以選擇這件衣物,他也是無奈。那個小孩的衣服太小,他根本穿不下去。捕快們的衣服,他又不愿意穿。妖道的袍子盡管已經殘破,但是用來遮羞足矣,所以他便順手拿了出來。

    聶瞳步履輕疾,幾乎足不沾地,很快就跑出了清風鎮。驚訝于自己的速度,他降低了速度,同時開始內視己身。

    他驚喜地發現,自己的經脈竟然拓寬了不少。這還不是最重要的,因為他看向下丹田時,發現金丹不見了,取而代之的竟是一個巴掌大小的氣團,看形狀,像極了閉目而睡的嬰兒。

    難道我的境界提升了?難怪會渡劫,原來我因禍得福,竟然進入到更高的境界了。聶瞳異常高興,有一股迅速拿出秘笈來探索新內容的念頭。不過,他還是堅持查看完了全身。

    體內真氣濃郁,滋養著五臟六腑與筋骨血脈。美中不足的是,中丹田里的“黑丹”從原來的雞蛋大小又變成了鴿子卵大小。他仔細感應,黑丹似乎更暗了一些,卻再沒有了從前那種觸之就情緒煩躁的感覺。

    通過這次事件,他知道黑丹很敏感,而且對真氣有很強的爭奪性。至于為什么會這樣,他就不得而知了。

    意外突破境界,聶瞳異常興奮,不知不覺間加快了腳步。他要盡快找到無悔姐姐,讓她知道自己還活著。

    殊不知,經過兩天兩夜的時間,葉無悔和管大俠已經遠在千里之外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10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