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紅塵煉心 第三十六章 暗室驚魂

紅塵煉心 第三十六章 暗室驚魂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嗯,閣下天生福相,應是桃花朵朵開,盡享齊人之福!難道你真想舍棄財富佳人一心跟隨貧道苦修嗎?”白發老道手搖拂塵,笑瞇瞇地說道。

    “真的嗎?那個……不必了!哈哈,我要盡快再納幾房小妾,隔壁老王家的小紅紅,我已經相中很久了……”大胖子春光滿眼,笑成了一朵花。他打躬作揖,一搖三晃地走了。

    “呸!這個死胖子,家里都三房小妾了,還不消停!”有人對著胖子的背影罵道,話語里含著妒忌。

    看到胖子心滿意足地離去,又有一些人陸續走來,讓老道看一看他們的資質,或者面相,是否可以修道,甚至請教延年益壽的法門。老道一一答復,客氣地打發他們離開。

    管賢石只管喝悶酒,對于人們趨之若鶩的行為毫不理會。老道似乎十分在意管賢石,打發掉眾人,又不遺余力地繼續勾勸。什么紅粉骷髏空惹煩惱,什么煩惱皆由心生,之類的話語,老道前前后后說了得有一大籮筐,愣是沒能得到管賢石只言片語的答復。

    盡管打動不了管賢石,老道也不著急,更不離開。他直陳修道的利與弊,不厭其煩地規勸,活脫脫一個唐僧在世,嘮叨不斷。偶爾看向聶瞳與葉無悔,目光中似乎含著羨慕,透著慈祥。

    聶瞳聽著老道的話語,卻心生狐疑。他記得師傅曾經說過,修道之人不應該招搖過市。這老道即便是真的相中了管大俠的資質,按理說也只能暗中招納,而不是在鬧市里嘩眾取寵才對。可是,他卻大肆宣揚,一副唯恐別人不知的樣子。這讓聶瞳心生疑惑,認真觀察起來。

    他雖然低著頭吃東西,神識卻始終暗中觀察著老道。他發現,老道在看向他和葉無悔的時候,眼神里偶爾會透出貪婪的目光,好像在看什么寶貝似的。他心里暗自警惕起來。

    葉無悔接觸過仙子木水靈,對于修道之事很是向往。她很想跟老道搭話,卻被聶瞳拉手阻止。

    吃飽了飯,聶瞳拉著葉無悔站起身來,跟管賢石大俠話別以后,徑直走向二樓訂好的房間去休息。反正管大俠給了客棧老板一袋子錢,他倆又頭一次住店,也想體驗一番住客棧的滋味。

    葉無悔也是男孩打扮,所以跑堂的伙計就把她跟聶瞳領進了一個單間里面。屋內沒有多余的擺設,中間是一張木桌,上面放著茶壺茶杯,靠近北墻是一張木質大床,可供兩三人睡臥,床上鋪著被褥,看起來很是干凈。除此之外,屋內再無他物。

    葉無悔待伙計走后,立即詢問聶瞳為什么阻止她跟老道說話。

    “我覺得那老道看向咱們時的眼神有問題,似乎不懷好意。”聶瞳說出了自己的感覺。

    “不會吧?那老道看著慈眉善目的,不像是壞人。好了,反正也離開了,不說他。我困了,上床休息了。”葉無悔爬上床去,躺在床上舒服地打了個滾兒,說道:“好多天沒在床上睡覺了,還是床上舒服!”她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聶瞳沒有馬上休息。他盤膝坐在床邊,神識卻始終關注著一樓的情況。他看到那老道始終在管大俠的身邊不肯離去,而管賢石自顧自喝干了一整壇酒后,理也不理那老道,站起身來,走向門外。他的酒量看來很是不小,一大壇酒下肚,走起路來仍然很穩健。

    管賢石剛剛走到樓門口,前腳還沒邁出大門,就被人攔住了去路。“管賢石,你終于露面了。”來人身穿勁裝,中年模樣,一手握住腰刀,另一只手阻住去路。

    “哼!就憑你?”管賢石冷哼一聲,繼續朝外走去。

    “六扇門辦案,閑雜人等還不快滾?”那中年人大喝一聲,迅速拔出腰刀,刀鋒直指管賢石。唉!身為衙門的捕快,張口就囂張跋扈,也難怪百姓對官府不滿!對朝廷不滿!

    管賢石停住了腳步,跟那自稱六扇門的中年人對峙著。大廳里的顧客們卻一哄而散,有的人跑向二樓,有的人奪門而出,慌忙逃避。一瞬間功夫,顧客們就跑了個精光,就連跑堂的伙計們都躲了起來。唯有那個老道坐著沒動,似乎一點也不著急。

    聶瞳看到這種情況,心里有點擔心管大俠,但是想想自己也幫不上什么忙,只好靜觀其變。那老道一心想收管大俠為徒,不知道他會不會幫忙?管大俠身為游俠,想必不用別人幫忙也能應付吧?聶瞳心里想著,回頭看了看已經睡熟的葉無悔,繼續以神識看過去。

    那管大俠果然不負游俠的英名,他等到顧客們走光以后,突然欺身而進,徒手去捉對方拿刀的手腕。對方揮刀劈砍的時候,他卻閃身搶出門去了。

    中年人自然不肯輕易放過,迅速追出門去,纏斗管賢石。管大俠空手入白刃,邊打邊走,很快就走到自己的馬前。他抽出掛在馬鞍上的寶劍,轉身與中年人游斗。不多時,管大俠跟對方刀劍相架之際,飛起一腳,將對方踹飛出去。趁中年人摔倒在地,他翻身上馬,揚長而去。

   <!--中间广告位置--> “有種別跑……”中年人一躍而起,叫喊著追了上去。

    聶瞳看到管大俠策馬狂奔,漸行漸遠,便放下心來,神識回收的瞬間,他看到大廳內的老道似乎有意無意地朝他這里瞄了一眼,然后才一抖拂塵,慢悠悠地走了出去。

    在老道看過來的剎那,聶瞳竟然有一種雙方在對視的感覺。他覺察到老道看過來的眼神里含著凌厲,泛著兇光,仿佛要擇人而噬一樣。

    只一眼,聶瞳頓覺遍體生寒,連呼吸都不順暢了。也正是在這一剎那,他體內的“黑丹”似乎又動了一下,連帶著心跳也加速跳動,進而感染了情緒。他覺得心里泛起一股莫名的煩躁。

    煩躁只是一瞬,旋即又歸于平靜。聶瞳沒有多想,開始打坐運行周天。有木水靈跟隨的幾天,他不愿意被她看出他也是修士,所以一直沒有打坐修行。至于葉無悔,因為肉眼凡胎的緣故,他覺得她看不出他是在修煉,在運行周天。

    聶瞳收回神識,一心打坐,卻不知那老道并沒走遠。老道走到街道上以后,趁著夜黑無光,突然閃身騰上屋頂。他確實以神識掃了聶瞳一眼,正是這一眼,讓他如獲至寶,心內狂喜。沒想到這小娃還是個修士,真是太好了!嘿嘿,活該他倒霉!老道心里想著,繼續以神識觀察聶瞳。

    怎么看不透他的修為?他這般年紀,身邊還跟著一個凡人,想來修為絕不會高。本道修行數十年,才僥幸結丹,他……嘿嘿,充其量就是個“筑基”罷了。老道心念至此,收了神識,屏住氣息,悄悄向客棧靠近。

    聶瞳沉浸在大小周天的運行之中,突然感覺脖頸子一陣劇痛,還沒弄清怎么回事,人就已經暈了過去。

    有了這倆孩子,再加上那個“管閑事”的,本道有把握破入元胎之境。嘿嘿!這個修士小娃還真是本道的福星啊!竟然主動送上門來。不,還是姓管的小子好,要不是他,本道也見不著這個小娃。嘿嘿嘿……一旦進入元胎境,本道再也不用擔心壽元問題了。不過,為了保險起見,我那“乖徒兒”也是時候徹底孝敬本道了……漆黑無光的密室里,老道看著唾手而得的聶瞳和葉無悔,欣喜若狂地展望著美好的前景。

    “黑丹”在中丹田內無聲地旋轉,刺激得心臟也跳動起來,聶瞳漸漸恢復了神智。他睜開眼,卻沒有看到東西。密室里沒有光,雙眼暫時失去了應有的作用。好在他擁有神識,仍舊能夠看清周圍的一切。

    他看到那個老道席地而坐,正在打坐練功,而葉無悔卻被反綁住雙手丟在一旁的地上。她一動不動,閉著雙眼,似乎還在沉睡。他心里一急,就想站起身來,結果發現自己也被縛住了雙手雙腳,動彈不得。

    這老道果然不是好人!可是,我倆還是小孩子,他把我們抓來干什么?聶瞳躺在地上,心里很著急,卻不敢發出響動。他忽然想起自己曾聽到客棧里的人們說過小孩失蹤的事件,心里更是驚疑不定。怎么辦?這老道該不會吃小孩兒吧?正在胡思亂想之際,他聽到有腳步聲由遠而近,緊接著就聽到小聲招呼的聲音:

    “師傅,徒兒幸不辱命,把那個‘管閑事’的給您老抓來了。”

    聶瞳循著聲音看去,看到來人竟是那個中年捕快。他的肩頭扛著一個人,另一只手還提著一個小孩。仔細觀看,那肩頭之人正是管大俠,他的手腳都被捆住,人卻軟趴在肩頭,似乎昏死過去了。再看那個小孩,只有三四歲,好像也在昏睡。

    聶瞳閉著眼睛,裝作還沒蘇醒的樣子,心里卻愈發焦急:小孩失蹤案果然與老道有關,現在連管大俠也被抓住了,怎么辦?誰來救我們呀?

    “好徒兒,辛苦你了!先把他們放在一旁,你過來,趕快讓為師為你療傷。”老道停止打坐,沉聲說道。

    密室里陰森黑暗,中年捕快卻輕車熟路地走到老道的身邊坐下。他似乎難以習慣黑暗,突然點亮了火折子。

    “師傅,亮一會兒好嗎?這里實在太黑了!”

    “嗯,你伸出手來,為師為你灌輸一些功力。”

    中年捕快趕緊將火折子放在一邊,乖巧地伸出了雙手。那老道卻突然出手,一掌切中捕快的脖子。捕快的眼神由欣喜轉為錯愕,神采卻逐漸渙散開來。

    “嘿嘿!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將靈魂獻給為師,你也算是盡孝了。”老道獰笑著,眼里泛著陰謀得逞的賊光,雙手迅速抵住了捕快伸出來的手掌。

    一旁的聶瞳緊閉著雙眼,神識卻看到了終身難忘的一幕。他看到,那捕快的身體肉眼可見地干癟起來,一道七彩靈光從捕快的頭頂冒出,瞬間被老道吸入口中。

    體內的黑丹高速旋轉;心臟也怦怦亂跳,趨于紊亂;呼吸簡直要窒息,顯得極不順暢;就連靈魂都受到了強烈的震撼,幾欲透體而出。聶瞳目瞪口呆,驚駭至極!

    (求點擊、收藏、推薦!)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9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