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紅塵煉心 第三十五章 若無閑事掛心頭

紅塵煉心 第三十五章 若無閑事掛心頭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賓歸客棧是二層樓閣式建筑。一層大廳寬闊,桌椅林立,供人就餐。沿著大廳正中的樓梯拾級而上,就到達了供人住宿的二樓。

    聶瞳和葉無悔跟隨管姓青年走進嘈雜的一樓大廳,立即有跑堂的伙計迎上來打招呼。

    “喲!管大俠來了,快快有請,正巧還有一張空桌。”

    聽到伙計的呼喊,大廳里頓時安靜了許多。正在飲酒就餐的食客們見到管姓青年進來,很多人站起身來拱手見禮。管姓青年邊走邊拱手還禮,示意他們自便。聶瞳心想,這管大俠看來是經常來這里,竟然有這么多人認識他。

    跑堂伙計將管姓青年讓到靠墻的空桌子上,手腳利落地用搭在肩上的手巾撣了撣桌椅,然后為三人倒上熱茶。他邊干活邊說道:“管大俠有些日子沒來了,感情又是行俠仗義去了吧?這兩個孩子……呵呵。管大俠這次來,怕是還要布施一番吧?”

    管姓青年點點頭,從懷里掏出一錠銀子放到伙計手中,說道:“這是兩位小友的住店費,你且收著。盡快上些飯菜,我的這兩位朋友可是餓壞了。另外,麻煩你把掌柜的請過來一趟,我有件事需要……”

    “不必請了,管大俠有事,吩咐一聲就是。今早聽到喜鵲叫,就知道會有貴客駕臨。果然,管大俠就來了。”一位肥頭大耳的中年人說著話,從樓上走了下來。他一搖三顫地走到管大俠地桌前,將伙計手中的銀兩拿過來,放到桌上,滿臉堆笑地說道:

    “這二位……小友,既是管大俠的朋友,怎么還能要錢呢?管大俠有什么吩咐,盡管說就是。只要不是殺人放火,兄弟我自然會傾盡全力去辦。”

    管姓青年點點頭,又從懷里掏出一個錢袋子放到桌上,沖著中年人拱手,說道:“掌柜的請了。我見那街頭又多了一些無依無靠的老人,實在看得心焦。老規矩,還要麻煩掌柜的平日間布施些粥飯,總好過讓他們餓死街頭!”

    “管大俠有心了!兄弟還要替那些老人家謝謝您呢!唉!小店的房間實在有限,要不然……也不至于讓那些老人家流落街頭!兄弟……唉……也是無能為力呀……”

    掌柜的苦笑著,卻迅速將桌上的錢袋子抄在手中,就連那錠銀子也沒有放過,隨手放入錢袋子里面。他扭頭沖著跑堂伙計吼道:

    “還站在這里干什么?趕緊去給管大俠上菜!本店的好酒好菜盡管上來,難道還要等著管大俠點菜嗎?”

    伙計唯唯諾諾,轉身走向后廚方向。不大一會兒,就上了一桌子豐盛的飯菜:熟牛肉、醬肘子、外焦里嫩的烤雞,一海碗東坡肉,外加兩盤素炒,兩碗大米白飯,還有一碗醬肉鹵湯。一大壇子女兒紅也擺到了桌上。侍立一旁的掌柜這才笑容可掬地陪笑道:

    “怠慢之處,還請見諒。管大俠請慢用,兄弟這就去吩咐廚子,盡快熬些粥飯送出去。”掌柜的拱拱手,又一搖三顫地走向廚房。

    看著滿滿一桌子飯菜,聶瞳心想,看這管大俠消瘦如柴的模樣,沒想到還這么愛吃肉食。葉無悔早就餓得前胸貼后背了,但是她卻沒有動一下碗筷。

    管姓青年也不多言,沖著他倆揮了揮手,算是示意他們用飯。他自己,則拍開酒壇子的泥封,自顧自喝起酒來。

    聶瞳和葉無悔仍然沒有動手,全都關切地看著管大俠,看著他手中的酒壇子。管姓青年看到他們的表情,就笑了笑,說道:“你們盡管吃飯就是,我……再不會……那個樣子了!”

    “管大俠……我們有……銀兩……可以自己……”聶瞳輕聲說話,卻被管姓青年擺手阻止。

    他咧嘴笑了笑,也小聲說道:“說好了要請你們吃飯,你們不用顧慮什么。俗話說,受人點滴之恩,當以涌泉相報。你們守護了我大半天,若還是不肯讓我請上一頓飯,那就是陷我于不義啊!唉!我也只好……絕食了!”管大俠說完話,將酒壇子放在一邊,只管盯著他倆看個不停,卻不再說話,也不再飲酒。

    聶瞳和葉無悔見狀,只好端起碗來吃飯,不再提及有銀兩的事情。管姓青年看到他們終于不再堅持什么,又倒上酒,獨自喝著悶酒。

    大廳里,不再如剛才那樣嘈雜,各個桌上的客人們小聲說著話,夾菜舉杯,都文明了許多。

    聶瞳一邊吃飯,一邊用心傾聽客人們的低語。他不太了解這位管大俠,看到很多人跟管大俠認識,就想從他們的談話中盡量多了解一些管大俠的情況。他耳聰目明,盡管那些人說話的聲音很低,也都能清晰地傳進他的耳朵里。

    “管賢石管大俠俠肝義膽,仗義疏財,只是不知,又是哪位貪官污吏遭了秧……”

    “天災人禍,民不聊生,那些狗官依舊橫征暴斂,完全不顧百姓的死活,活該他們遭殃!”

    “噓,小聲點。這里人多眼雜,小心有朝廷的鷹犬。”

    “唉!民不與官斗!那些狗官又豈是好惹的?”

    “是啊!你們知道嗎?一群六扇門的捕快一起圍攻<!--中间广告位置-->管大俠,要不然管賢石大俠也不會痛失愛侶!”

    “聽說了嗎?又有不少小孩失蹤了。”

    “怎么回事?快說來聽聽。”

    “唉!說來也蹊蹺,有的小孩在大街上玩著玩著就不見了,有的小孩半夜里被人擄走,他家大人早晨醒來才發現……”

    “我也聽說了,真是防不勝防啊!有一個老婆婆領著孩子玩,生生就被蒙面人給搶走了!唉,這世道!”

    ……

    原來他叫管賢石啊。看來他的銀兩都是從貪官污吏那兒順手拈來的,也難怪他有那么多的錢財。劫富濟貧,這就是他被人們稱為“大俠”的原因吧?招惹了官府人員,導致被捕快們圍捕,因而痛失愛侶,事情應該就是這樣的。聶瞳聽了人們的議論,對于管大俠的情況大致有了了解。他不知道管大俠的所作所為是否正確,但是對他的行為由衷地感到敬佩。

    人們議論的另一件事,引起了聶瞳的警惕。他和葉無悔還都是小孩子,目前又都是舉目無親,萬一被人擄走,恐怕沒人會理會。想到這里,他不由自主地攥住了葉無悔的手。

    葉無悔感覺到聶瞳用力攥住她的手,疑惑地看了看他,發現他有些緊張,眼神里含著關切,就湊到他的耳邊小聲問道:“怎么了?”

    “沒……沒什么。我吃得差不多了,你多吃些。咱倆……不要分開……嗯,我不會離開你的……”聶瞳正打算把自己聽到的有關小孩失蹤的事情告訴葉無悔,突然想到自己的耳神通不方便告訴她,于是就支吾著說了這么一番話。

    葉無悔雖然心有疑惑,卻知道當著別人的面不好多問,就又慢條斯理地吃著東西。從小時候起,她的娘親就教育她吃飯時不要不顧形象地狼吞虎咽,因為那樣就不是淑女了。

    聶瞳放下碗筷,看到管賢石已經喝下多半壇酒,正要勸解時,突然感覺到胸口處一陣波動,連帶著心跳都加速了不少。他趕緊調動神識查看,就發現中丹田里的“黑丹”躁動了起來,快速地旋轉著,好似非常興奮的樣子。正納悶時,耳邊傳來吟唱詩歌的聲音: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閑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聶瞳不由地扭頭看去,就看到一個頭發花白的老道吟唱著,走進門來。

    這老道士一身干凈的道士服飾,手中一柄拂塵,頭發盡管花白,卻梳理的一絲不亂,臉上褶皺叢生,卻很白凈,一雙小眼微瞇,眼神卻透著神采。他面帶笑容,旁若無人地吟詠著,卻徑直向著他們這里走來。

    聶瞳心想,我的“黑丹”莫名地躁動,難道跟他有關?凝神再看時,發現體內那豆粒大小的“黑丹”又沉寂下來,仿佛從未發生異樣一般。心內正狐疑時,那老道已經走到了桌前。

    老道也不用相讓,就坐在了空座上。他面含春風地看著管賢石,開口說道:“管大俠,貧道不請自來,你不會介意吧?”

    管賢石看了看老道,拱手說道:“道長請自便,賢石一介山野村夫,沒什么好介意的。”他說完話,就不再理會老道,仍舊飲酒吃菜。

    “不介意就好。賢石大俠,‘若無閑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你明白貧道的意思了嗎?”老道對于管賢石不太熱情的言辭不以為意,仍是面帶微笑地問道。

    管賢石將杯中酒一飲而盡,感嘆道:“好一句‘若無閑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何為‘閑事’?我還有‘好時節’嗎?”他像是在回答老道的問話,又像是在捫心自問。

    “實不相瞞,管大俠,貧道暗中觀察你有一段時間了。你的資質不錯,完全可以修道。貧道年歲無多,欲收一弟子傳承衣缽,你是個不錯的人選。”老道見管賢石無動于衷,就繼續說道:

    “修道之人講究出世修行,只要你放下心中的執念,不再理會紅塵俗事,未嘗不能得道成仙。”老道似乎相中了管賢石的資質,不厭其煩地勸說著。

    “我心中的執念,是我活下去的動力。我不會放下,更不會拜師修道。道長,你還是另選良才吧!”管賢石的語氣果決,算是一口回絕了老道的好意。老道的話語如同刺激了他的神經,他突然舉起酒壇子,直接往嘴里灌起酒來。

    老道不死心,依舊說道:“死者已矣,塵歸塵,土歸土。你痛苦、自責,也于事無補。別說你報不了仇,就算是報了仇又如何?人生終究不過百年光陰。可是,如果你跟隨貧道潛心修煉,人生將會不同,壽命將會延續……”

    老道喋喋不休,兀自勸說不停。管賢石喝干壇中酒,只管招呼伙計上酒,對于老道的話語似乎充耳不聞。

    聶瞳和葉無悔全都關心地看著管大俠,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周圍的客人全都看著老道,有些人似乎因老道擇徒的話語而意動。一個大腹便便的胖子真得一搖三晃地走了過來,涎著臉問道:

    “道長,你覺得……我的資質怎么樣?”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9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