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鴛鴦仙緣 > 紅塵煉心 第三十四章 心碎了無痕

紅塵煉心 第三十四章 心碎了無痕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天上的鴛鴦成雙對,盤旋歡翔。地上的青年男子形單影只,借酒消愁,雨中醉臥孤碑。

    “抽刀斷水水長流,借酒消愁愁更愁。”是怎樣的情令人痛徹心扉?是怎樣的思念將人折磨成這般模樣?又是怎樣的仇恨讓人不肯化蝶雙飛?男子沉睡,沒人能揭開謎底。

    雨絲成線,織就漫天雨幕。可是,這纏綿的雨,能洗刷盡世間的恩怨情仇嗎?還是平添了多愁善感的思緒?答案,唯有……天知道。但是,此情此景,卻讓草亭內的三個小孩眼含淚花,各懷心思。

    目睹青年男子的舉動,葉無悔涕淚交流。她想起了娘親,想起了娘親的喋喋不休,想起了娘親半夜時分的獨自垂淚。她想起了父親,想起父親知道了娘親離世的消息后的黯然神傷。那樣一個英武的男子,僅僅兩日,就變得消瘦,青絲添白發。那一杯又一杯的苦酒,那一聲又一聲的哀嘆,顯現了他心中的痛楚難言。這男女之間的情愛,這男女之間的生離死別,為什么如此令人肝腸寸斷痛入骨髓?淚水迷離了葉無悔的雙眼,她陷入到痛苦的回憶之中。

    木水靈也是淚眼婆娑,憂思無盡。她想到了母親,憶起了母親將飛天綾搭在自己脖子上時的緊緊擁抱,憶起了母親離別時那難分難舍的眼神。那時,她才剛剛記事。她想到了父親,想到了父親獨坐山巔的孤獨身影,讀懂了父親看自己時那愛憐的眼神,以及殷切的期盼。不,我不能流連紅塵俗世,白白浪費時間。我要盡快回到父親的身邊,我要抓緊修煉……一個決定在木水靈的心里成形。

    聽了青年男子哀婉的歌聲,看到男子傷心欲絕的模樣,聶瞳也流下了感傷的淚水。他沒多想,他的淚水純粹是因為受到感染而自然地流淌下來。看到男子醉倒在雨水中的墓碑下,他毫不猶豫地沖了過去,試圖抱起男子,將他抱進草亭內。人家好心讓他們過來避雨,他覺得,也不應該任憑人家被雨水澆淋。

    男子盡管體態修長,但是并不太重。不過,聶瞳畢竟還小,氣力有限,光是將男子的手從墓碑上分開,就花費了他很大的力氣。勉強抱起人來,兩腿立即打起顫來。想要抱入亭內,他似乎力有不逮。

    葉無悔看到聶瞳的舉動,趕緊抹去臉上的淚水,跑過來幫忙。兩人一起抱住男子,仍舊有些吃力,走了沒幾步,就有些吃不消了。

    木水靈看到兩人的表現,盡管站著沒動,但是她的意念卻加入進來。聶瞳與葉無悔同時感覺到男子的身體瞬間變得輕盈,好似被一股力量牽引著一般。他倆腳步踉蹌著,奔入到草亭里面。輕輕放下男子,三人又陷入了沉默。

    連意念御物都不會,看來他真得不是修士。那么有潛力的神鳥跟著他,太糟蹋了!木水靈看了看聶瞳,堅定了自己的想法。看到聶瞳和葉無悔都低頭看著那個男子,她悄悄走出草亭,突然騰空而起。臨近兩只盤旋飛舞的鴛鴦時,她傳出了神念,同時抖動手中的飛天綾,一下將灰鴛鴦捆綁起來。

    “嘎——嘎——嘎……”灰鴛鴦的叫聲傳來,聲音里帶著驚恐。

    聶瞳與葉無悔聞聲抬頭,就看到木水靈已經落在五彩鴛鴦的背上,身旁是五花大綁驚恐尖叫的灰鴛鴦。

    “這神鳥跟著你浪費了!咱們有緣再見!”聲音清晰地傳來,卻因雨聲而短暫。雨水,同樣遮蔽了木水靈遠去的身影。

    “還我灰鴛鴦!灰鴛鴦是我的……”

    聶瞳乍見灰鴛鴦被綁,立即大叫著沖了出去。可惜,他不會飛行,追也是白追。葉無悔看到聶瞳追出去,很是擔心,也迅速跟了上去。

    雨似乎更大了些,灰鴛鴦驚恐的叫聲似乎還在聶瞳的耳邊回響。追出山外的聶瞳駐足遠望,任憑雨水打在臉上。他的神識在追尋,他的心如刀割般疼痛。灰鴛鴦伴他成長,陪他度過了幾年的人生孤獨。而今灰鴛鴦遭劫,他一下子體會到了……“親人”離散的哀傷。

    葉無悔趕過來,輕輕拉住他的手安慰道:“弟弟,別著急。她不是在飛仙宗嗎?咱們就去飛仙宗,把灰鴛鴦要回來……”她怕聶瞳被雨水淋病,一邊安慰著,一邊把垂頭喪氣的聶瞳重新拽回到草亭里。

    琴弦無聲,馬兒躲進亭檐下,安靜地避雨。而青年男子,依舊在沉睡。唯有雨聲伴奏著夢中的囈語,仿佛演奏著凄婉的挽歌。

    “婉秋……我還沒來得及娶你……我還沒承諾你一個……風光的婚禮……”

    聶瞳失魂落魄地站著,淚水無聲地流淌。眼睜睜地看著親密的伙伴被人綁走,他的心,一時難以接受。

    葉無悔感同身受,關切地摟住聶瞳,輕輕拍打著他的脊背,小聲勸說著:“弟弟,別難過,咱們一定能夠找回來的……”為了勸慰聶瞳,她早已忘記了饑餓。

    灰鴛鴦被擄走,聶瞳很傷心,同時生<!--中间广告位置-->出一股無力感。聽著葉無悔溫柔體貼的話語,他漸漸從傷感中擺脫出來。他盡管不齒于木水靈的行徑,卻也知道多想無益,只是徒增傷感罷了。他突然明白了一個道理:唯有提高自身的實力,才能保住自己的東西,才能保護好身邊的人!他下定決心,不管多么困難,也一定要趕往飛仙宗,將灰鴛鴦找回來。同時,他也堅定了一個信念,要勤加修煉,要盡快提高修為。

    “謝謝姐姐關心,我……沒事。”聶瞳拭去眼角的淚水,在葉無悔的耳邊輕聲說道。他輕輕掙脫了懷抱,就地坐下去,開始打坐修煉。

    葉無悔看到聶瞳不再言語,就靜靜地陪在身旁。她沒有見過修士打坐,不知道聶瞳在干什么。但是,她知道,聶瞳的心結,恐怕一時半會兒還不能解開。她想繼續安慰他,又怕攪擾了此處的安寧,所以,干脆也不再說話。她覺得,此時默默地守在一旁,也許比千言萬語更有說服力。

    下午過半,雨停了,太陽重新照耀天空。青年男子還是沒有從酒醉中醒過來。經過一段時間的打坐,聶瞳暫時脫離了痛苦。但是他和葉無悔一直守在男子身邊,不忍心就此離去。直到黃昏時分,男子才睜開了醉眼。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苦笑著說道:

    “兩位小友,有勞了。唉!我……忘情失態,讓你們見笑了。你們……那位小姑娘呢?”

    “她走了。”聶瞳回答道。提及木水靈,他的神情有些落寞。

    葉無悔沒有回應,肚子里卻有了響動。從早晨到現在都沒吃到東西,她確實餓壞了。

    “呵呵,小兄弟餓壞了吧?可惜,這里沒有吃的東西給你們。你倆守護了我半天,我正好也該吃點東西醒醒酒了。這樣吧,我帶你們去前面的清風鎮吃飯,就當作報答你們的守護之恩了。”

    男子說著話,站起身來去解馬韁繩。他沉吟了一會兒,繼續說道:“兩位小友,這里……是我愛妻的安眠之處,還請……不要告訴別人。你們的那位朋友……”

    “你放心,她不會回來了!”葉無悔聽出了男子話語中的含義,立即回答道。

    “哦,如此,甚好!”

    青年點點頭,收拾好琴弦和寶劍,將它們掛在馬背上,然后翻身上馬,又伸出手來,將二人拽上馬去。三個人,一匹馬,馳出小山谷,朝著清風鎮奔去。

    剛下過雨,空氣里的濕氣很重,道路有些泥濘,馬兒也跑得不是很快。青年男子專心駕馭著馬兒,默不作聲。聶瞳和葉無悔怕掉下馬去,也都緊張地不敢說話。

    沿途經過了幾處村莊,卻都是殘垣斷壁,破敗不堪,讓人心生嗟嘆。天色漸漸暗淡下來,遠處亮起了幾點星火。星火閃爍,與人生機與希望。

    “駕!”

    青年男子驅趕著馬兒,速度快了一些。一行人漸行漸近,星火已成片,散發著火紅的光芒。

    聶瞳習慣性地展開神識遠望,看到了滿眼的燈光,看到了豎立在道路上的牌坊。牌坊上的三個大字清晰地映入眼簾——清風鎮。

    清風鎮到了。

    馬兒迅速穿過牌坊,馳入清風鎮的主街道。街道兩旁的商鋪已經關門,卻有著三三兩兩的乞丐蹲坐在墻根處。仔細看去,那些乞丐都是老眼昏花的老人,個個衣衫襤褸,白發凌亂。

    青年男子嘆息著,驅馬來到一處燈火輝煌的居所,翻身下馬。

    “兩位小兄弟,下來吧,也只有這里才能吃飯住宿。”

    聶瞳看向這處所在,就看到寬敞的大門敞開著,兩邊各站著一個守門人,那門前的一對大紅燈籠高掛在兩側,顯得格外耀眼。燈籠上映出字跡——賓歸客棧。原來這里是個客棧。聶瞳心里想著,滑下馬去。葉無悔拉住聶瞳的手,也從馬上滑下來。他們往門的兩旁看去,沒有看到一個乞丐。

    有人從門內出來,一搖三晃,打著飽嗝,酒氣熏天。有人從遠處走來,行色匆匆。

    “喲!這不是管大俠嗎?快快有請。”一個守門人走過來,認出男子,趕緊接過馬韁繩,點頭哈腰地說道。

    “還有房間嗎?我的這兩位朋友需要住宿。”管姓青年問道。

    “有,有,有。管大俠來了,怎能沒有住處?快請,快請。”

    管大俠點點頭,示意聶瞳與葉無悔進去。三人剛走進客棧內,就聽到門外有人喊道:

    “我也要住宿,給我也來一間。”

    “都住滿了,你來晚了。”守門人喝道。

    “怎么那人能住,輪到我就沒有了?”來人不甘心地問道。

    “那是!沒看到人家是騎著馬來的嗎?你看看你,你有什么?”守門人耀武揚威,語含譏諷。

    “我……”來人頓時無語。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682/46609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